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77章 神行護身符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 不過,這時候卻是為吳煜斬斷塵緣。 「這寶物的好處,我已經和你說明了,畢竟最後都會給你,你如何使用,靠你自己決定。」 風雪崖讓人尊敬的地方在於,他不會幹涉吳煜的決定,從選擇伏...

風雪崖到來時候,動靜很校

吳煜當時正在『武軍殿』中修鍊,琢磨『大品天仙術』,穩定兩個法源。

心神都沉浸在這絕世法訣中的時候,忽然之間聽到有人喚了一聲『吳煜』,他心神一顫,立刻睜開眼睛,那雙眼中射出一道金光,刺向眼前人。

「師尊1

萬萬沒想到,風雪崖竟然出現在他的眼前。

這風雪崖,仍然是那副絕世劍仙的樣子,面色冷淡,連那白色劍袍都顯得冷厲,讓人不敢直視。

那中年男子的英俊面容,倒是會讓不少小姑娘都傾心。

「數月不見,你不但凝氣成功,更一舉踏入凝氣境第二重,哪怕從我的角度來看,當真是不可思議1

在嚴厲之外,乃是一種驚訝,一種欣喜,可以感受到連他的目光當中,都有一種自豪的感覺。

雖然說,風雪崖暫時還不曾給過他真正的指導,但吳煜的身份地位,都來自於他,這師恩仍然很重。

吳煜微微一笑,不驕不躁,問:「師尊怎麼來了東吳,是有要緊之事么?」

見吳煜直入主題,他也不廢話,道:「我這次來,你帶你回去的。」

「回去?」道理來說,仙國監察者有十年任期,吳煜需待上十年才對,這才幾個月呢,風雪崖親自帶自己回去?

見吳煜疑惑,對方道:「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我前幾天去了一趟東海,和『赤海七鬼』打過一個照面了,關於他們弟子『幽靈姬』被你所殺一事,他們不肯善罷甘休,估計會有吳都找你,所以,你需和我回去。」

畢竟,他不可能守在吳都保護自己。

那『赤海七鬼』,據說還是海上著名鬼修,個個都是恐怖存在,手下有數萬性命,甚至更多,乃是『赤海』一帶的主宰,那『赤海』的海域,差不多有十幾個東嶽吳國這麼大。

此前,風雪崖讓自己不用擔心『赤海七鬼』的事情,所以他親自過去了一趟,顯然對方態度強硬,沒有解決。

吳煜知道,如此一來,自己是真要回通天劍派了。

「那第二個原因呢?」吳煜問。

風雪崖慎重道:「這是一件大事,碧波群山發生了一些變化,可能會引動未來局勢的變化,因為這件事情,我已經下令召回不少在外歷練的弟子了。」

「什麼事情1連風雪崖都說是大事,絕對很驚人吧。恐怕這件事情比起赤海七鬼的威脅都要大。

風雪崖道:「這件事情和你有關係,等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現在不說,估計也是很難說清楚。

從這兩件事情來看,自己返回通天劍派,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他便問:「師尊,何時動身?」

「馬上。」

吳煜沒想到這麼快就要和吳憂分別了,自己這一走,如果姜君臨和赤海七鬼回到吳都尋找他,那吳憂肯定是凶多吉少,尤其是鬼修,可不會在乎凡人的生死。

「怎麼,有事?」風雪崖見他猶豫,便問。

吳煜將自己和姜君臨的衝突說了一遍,順帶說了一下吳憂。

風雪崖沉吟了片刻,凝視著吳煜道:「說實話,既然踏上修道這條路,凡塵的緣分,就應該斷了。」

「師尊,斷不了。」關於這件事情,他有自己的態度。

風雪崖並不堅持,他道:「可以理解,好吧,第一,我給『中元道宗』的宗主『姜燮』寫一份書信,讓他管教一下他那位挾持凡人的廢物兒子。第二,赤海七鬼這邊,倒是有點難辦。」

畢竟,鬼修不守規矩,很難限制他們。

「一般來說,他們知道你回了通天劍派,就不會繞到吳都來,但凡事就怕萬一……」他皺著眉頭沉吟了一陣子。

「師尊,可有什麼寶物,可以守護她?弟子絕不會白要,將來一定還給師尊。」吳煜認真道。

「放你的狗屁。」風雪崖瞪了他一眼,道:「我風雪崖身為師尊,豈會要弟子歸還東西!不過,你倒是說到點子上了,我這有一樣寶物,倒是可以派上作用,但,這本身是我為你準備的,對你有大用之物。具體要怎麼用,我尊重你的選擇。」

這風雪崖乃是驕傲之輩,但卻是讓人尊敬。

沒想到,他還為自己準備了東西。

對方不再多說,手掌從須彌之袋之中,取出一張黃色的符紙,那符紙上畫著符文,符文扭曲,甚至在變動,奧妙無比,大約呈現出了兩個字,一個是『行』,一個是『護』。

這符籙一出,倒是讓周圍靈氣都動蕩了起來,顯然是收到這珍貴符籙的干擾,顯然這符籙比起紅火符、金焰符等都要高深,珍貴。

「這是『神行護身符』,是我在一處古當中得到的,乃是比我強的修道者製造的,至少我造就不了這東西。它是我送給你的保命東西,一旦你受到致命攻擊,這符籙便會自動引動,威能釋放,形成一道球形屏障,將你包裹,這符籙還有一張『尾符』,是從這上面撕下的部分,只要我將那『尾符』放在身上,神行護身符便會高速飛行,將你帶回我身邊。保你一次安全。我總共有兩張這符籙,一張給了顏離,一張留給你。」

說到這裡,他再補了一句,道:「這『神行護身符』飛行,不到金丹大道境,根本都追不上,雖然只能使用一次,但等於一條性命,你說,是不是重寶?」

風雪崖這是用心良苦,總共只有兩張的符籙寶貝,就準備給兩個小的徒弟。

不過,這時候卻是為吳煜斬斷塵緣。

「這寶物的好處,我已經和你說明了,畢竟最後都會給你,你如何使用,靠你自己決定。」

風雪崖讓人尊敬的地方在於,他不會幹涉吳煜的決定,從選擇伏妖棍就可看出來了。

吳煜看著這絕世劍仙,對方聲音固然冷淡,但自有一番深情,那便是師恩。今日這份恩情,他深刻記下了,他接過那『神行護身符』,這確實乃是一條性命,但吳煜當然願意將這條性命,送給吳憂。

「師尊,我打算將它給我姐姐。」

「凡人使用,需要滴血其上,隨身攜帶。我在吳都外等你。」

風雪崖並沒對他的決定發表什麼意見,顯然他早就知道吳煜會做出這樣的選擇,說完之後,他便轉身離去,給了吳煜和吳憂道別的時間。

「多謝師尊1

正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哪怕風雪崖走了,吳煜還是磕頭,行禮。

以風雪崖這麼看淡凡塵的人,交付給吳煜的重寶,吳煜轉手就給了他姐姐,他也沒有阻止,這便是一種恩情。

碧波群山出了大事,風雪崖也沒有多少時間,吳煜連忙到『靜安宮』找到了吳憂,她正在閱讀以往東吳皇帝留下的書簡。

見她之後,路上想的很多離別的話,都卡在喉嚨,根本說不出口。

「姐,我要走了。」

千言萬語,就這麼簡單了。

「好埃」吳憂微微一笑,她走上前來,一如從前般將吳煜整理了一下衣物,輕聲道:「記得好好活著,我永遠想念你。」

「姐……」

這一別,就是道與凡。

「別這樣,以後又不是沒法見面了。」吳憂道。

是的,日子也還長。

吳憂有一眾武道強者擁護,再有吳煜鎮壓,沒人知道吳煜離開,這東嶽吳國,至少沒有凡人能夠傷害她。

至於修道者……

吳煜二話不說,擦破了她的皮,滴血在『神行護身符』上,而後交付在吳憂手中,道:「這是我送你的禮物,見它如見我,一息也不能讓它離開你的身體,就算是洗浴也要抓在手裡,放心,它不怕濕,也不怕火。」

「好。」吳憂收好了這禮物,她蘭質蕙心,自然知道這是保命的東西,也是能讓吳煜安心離去的東西。

「去吧。」吳憂拍拍他的肩膀,溫柔一笑,就如吳煜上次出征。

「其實和你以前領兵打仗,並沒什麼區別。只是你現在打的,是修道者的仗。」

吳煜明白了。

「道理是一樣的,那我就不做出生離死別的架勢了,姐姐,再見1

吳煜轉身,大步離開!

走出『靜安宮』,走出『皇宮』,走出『吳都』!

去追尋他的成仙之道!

那吳憂站在宮內,遙望他離開的身影,不自覺已經,淚滿衣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