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76章 東吳女帝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會真正放心,去走他自己的道路。 終於,安定了下來。 吳憂休息了一夜,這一夜吳煜一直陪伴在她身邊,他夜裡都沒有睡覺,看著床上這個女子出神。 「她是凡人,總有一天,會離我而去。」<...

姜君臨戰敗之後,騎上『鶴馬』就立馬逃走,虧他之前還神情倨傲,如今卻灰頭土臉,著實可笑。

「算你逃得快,這些時日你讓我姐姐吃的苦頭,下次見面,定要十倍再還給你。」

沒有天雲鵬代步,顯然是追不上了。

再者,吳煜如今心裡更擔心吳憂的安危。

連續在這城牆上四天多時間,莫說是女子,就是有一定武道修為的人,都未必承受得祝

如今這戰鬥結束,吳都的百姓們已經從屋中跑出來歡呼,沉寂數日的吳都,如今算是再度沸騰。

在他們心中,吳煜已經是一個超過了開國大帝的神話了。

嗖!

吳煜卻二話不說,回到了無憂宮,如今吳憂正在寢宮當中休養,里裡外外包圍了好幾重,大多都是誓死周圍她的死士。

如今,吳煜戰退姜君臨的消息還沒傳來,故而院子里氣氛很緊張。

吳憂半躺在床邊,哪怕是絕色容顏,經過這番折磨,也會有所凋零。

吳憂心掛吳煜,根本不能好好休息,那蒼白的臉色,垂落的長發,無不顯得我見猶憐。

「姐姐1

忽然之間,一道金光衝進房中,正是毫髮無傷的吳煜。

他將伏妖棍扔到了一邊,一時間,眼睛里只有這個親人了。

「姜君臨,已經重創逃遁了。」吳煜淡淡一笑,如今風波過去,他內心也沉靜了不少。

他快步走上前去,伸手抱住她,隱約感覺其瘦弱的身子在懷中抽泣,但這是幸福的驚喜,可以感受到,她緊繃的心弦這時候才徹底放鬆。

「親情……」

懷中的溫熱,讓吳煜深刻的體會到了這兩個字,到底有多深的意義在裡面。

人這一生,能有幾個血濃於水的人呢?

吳煜只有這一個姐姐了。

幸好這次,她安然無恙。

「我發誓,從今往後,再也不會讓你身陷險境,姐,不管是誰,都不能欺負你,哪怕是妖魔鬼怪,各路邪神,誰敢碰你,我吳煜都和他們死戰到底1

這是誓言!

「我只想讓你好好活著,去追逐你的道。」

吳憂抬起頭來,她也是內心堅強之輩,這時候連面色都紅潤了不少。

吳煜連忙從須彌之袋中,取出一樣藥性溫和的仙靈,雖然沒有靈紋,但有續骨生飢活血壯氣之妙用,雖然效用一般,但很適合吳憂現在虛弱的情況。

「服下這『白靈芝』,調養一個月時間,再輔助我教你的『搏海長拳』,便可讓你恢復到最好的狀態。」

「好。」

吳憂深知,這時候把自己的身體調養好,吳煜才會真正放心,去走他自己的道路。

終於,安定了下來。

吳憂休息了一夜,這一夜吳煜一直陪伴在她身邊,他夜裡都沒有睡覺,看著床上這個女子出神。

「她是凡人,總有一天,會離我而去。」

想到自己百歲時候,可能正是壯年,但是吳憂卻已經年邁,老去,他心裡就有一種難以言之的刺痛。

不過,生死輪迴,這是天道規則,哪怕是神仙都無法左右吧。

清晨,吳憂醒來的時候,精神已經飽滿了不少,服下仙靈之後,面色也紅潤了一些,一番梳洗打扮后,她恢復了平日里公主的模樣。

不過,她仍然有憂色,問:「那姜君臨負傷逃走,但以其驕傲的個性,如果返回那中元道宗,尋找幫手,再來對付你怎麼辦?」

並非沒有這可能。

吳煜淡然道:「你放心,假如他真無恥到這種地步,我有對付他的辦法。」

吳憂很信任他,故而這才放心。

實際上,假如姜君臨真的這樣做,請來不少強者來滅殺吳煜的話,吳煜還真沒有辦法。

天雲鵬被斬殺,吳煜想向碧波群山那邊傳個信都困難。

「如果只是姜君臨自己,他再過來,那也是送死。」

有了這簡直逆天般的『定身術』,吳煜還真沒有怕過姜君臨。

他準備先在吳都待上一些時日,等吳憂身體調養好了再說其他。

剩下的時日,除了琢磨『定身術』之外,吳煜終於有時間,去向冥瀧討教心中的疑惑。

他對這整個修道界,有一種巨大的渴望,他想了解這個世界,想知道成仙,需要走幾步路。

「冥瀧。」

「你敢喊奶奶姓名?」

冥瀧一般藏在金箍棒中沉睡,無聊時候,便會捉弄吳煜。

「絕世小美人……」

對這老妖婆,吳煜也沒什麼辦法,只能用這『違心』的稱呼了。

「有屁快放。」

冥瀧在他眼前出現,正睡眼朦朧,模樣倒有些可愛。

如今正是深夜,吳煜坐在天吳宮頂上,看著漫天繁星,遙望遠方,充滿了憧憬。

「你在『一元』之前,是大人物,你說,這個世界有多巨大?東勝神洲之外,除了海島,還有其他么?」

冥瀧狡黠一笑,道:「你想知道?」

「當然。」

她便神神秘秘道:「這只是相當寶貴的信息啊,價值非常之高,你想知道的話,我和你非親非故,也不能白白告訴你,對不對?看在我們都是這金箍棒傳人的份上,一枚『問道神丹』好了。」

她擺著一副便宜了吳煜的表情。

果然……

這吃貨、財迷,根本不肯鬆口,任何東西,都要交換,一會是問道神丹,一會還有其他稀奇古怪的要求,反正吳煜都不敢輕易答應。

他怕假如有一天,自己真成仙了,那估計會被她坑慘。

「你我也算相依為命,看在這交情份上,跟我講一下不行么?」吳煜有些不悅。

「不行。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光『大品天仙術』和『定身術』,都便宜賣你呢,當年奶奶我可不做這便宜買賣。」

看來這兩樣東西,讓她挺後悔。

「那你告訴我,想要成為神仙,凡胎鍛體、凝氣仙根,然後結成金丹,再往後,還需要幾步才能成為飛上天庭?成為那天兵天將?」

這也是吳煜很想知道的。

《東勝神洲記》只記載了金丹大道境,往後很模糊,只說了東勝神洲核心位置,有諸多超越金丹大道的存在,簡直揮手之間,天崩地裂。

「這個信息更貴了,我就不和你討價還價了,兩枚『凰心丹』。你要是覺得可以,就記在我們賬上。」冥瀧不懷好意的說道。

吳煜:「……」

到頭來,還是拿這傢伙沒有辦法。

「你就不怕我現在全部答應你,到時候什麼都不給你,甚至就算我有那能耐,也不會讓你起死回生?」吳煜威脅道。

冥瀧捂著肚子,哈哈大笑,道:「我很放心,這如意金箍棒選擇了你,我就知道你是什麼秉性,就你這樣正氣凜然,一諾千金的人,是不會對我這小女子食言的。」

「那為何它會選了你?」

言下之意,便是冥瀧完全沒有這些品質。

冥瀧翻翻白眼,道:「定然是覺得老娘美膩了,你管這麼多幹嘛?窮鬼,一顆凝氣丹都沒有,關你屁事,別打擾我睡覺1

說著,她便的一聲消失在吳煜眼前,怎麼也不肯出現了。

「算了,還是回去問師尊。」

也許冥瀧說得沒錯,不過是萍水相逢,非親非故,為何她就要給自己一切,告訴自己一切?從一開始的『大品天仙術』她就標明了,這是買賣,不是贈與。

往後的日子,從冥瀧這裡得到的信息不多。

大致可知道,她確實是十二萬年前一個大人物,在實力已經接近成仙的時候,得到了『如意金箍棒』,獲得了一些傳承,實力暴增,碾壓天下正道,最後是被天下正道圍攻而死,一縷殘魂被如意金箍棒吞了,變成現在這古怪模樣,沉睡至今,直到吳煜出現。

吳煜倒是想成仙,然後想辦法讓她起死回生。

但,成仙,何其之難?

至少,這漫漫長路,無窮無盡,吳煜這也只是剛剛踏上這條路,前路有多少荊棘,他可想象不到。

大約二十天後,姜君臨並沒有帶人前來,倒是這時候吳憂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正所謂,國不可一日無君。

元昊被吳煜弔死之後,東嶽吳國陷入一定混亂,鄰國也虎視眈眈。

這一日,吳煜決定,讓吳憂登基為帝,為東嶽吳國千古第一女皇帝,統治東吳!

當吳煜在吳都說出這個決定的之後,沒人反對,只有歡呼!

似乎,百姓們早就想到了。

吳憂自小就是治國之才,頗有見地,先帝也曾多次與她討論國事,在治國方面,她的才能是元昊百倍,把這東吳交付到她的手中,吳煜很放心,而吳憂也有一展抱負的機會。

她並不排斥,反而很樂意。

「我會讓這個國度,人人都幸福安康,每個人都擁有笑臉。你大可以去放手修你的道!哪怕百年之後,你歸來,我已經不在,我的子孫們,也會把你的故鄉最美的一面,讓你看到1

登基前夜,吳憂含著眼淚,說出這句話。

百年……

吳煜這才發現,雖然血脈相連,但是他和吳憂之間,隔著一道鴻溝,那鴻溝,恐怕就是:道。

「好。」

唯有這個字,才能說出他的心情了。

登基十日,果然整個東吳,再度進入了穩定。

只要姜君臨不來找麻煩,吳煜便準備在這裡再坐鎮幾年時間,陪伴吳憂,卻沒想到十日之後,那風雪崖竟然到了吳都,找到了吳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