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67章 五日驚魂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敬,便知道這可能也是一個上仙。 姜君臨、元辰不善的目光看過去。 「誰?」 一個高大的將領跪著上前,緊張道:「元辰皇子,還有這位上仙,我是東吳的武元帥,軍中統領,我們找到了無憂公...

吳都,黑夜。

皇城之外,元羲、元昊的身體已經被放下,和昊天上仙的屍體擺在一起,以草席蓋著。

今夜,圓月高掛。

月色之下,地面上的血跡散發著詭異的光芒。

不遠處,還有諸多吳都的百姓沒有散去,緊張的看著城門方向。

就在這時候,忽然有一隻白皙的手伸來,提起了草席,露出了裡面的昊天上仙,他的腦袋已經被放了回來,不過已經難以分辨了。

「嘖嘖,這吳煜真恨,都不成人形了。」

月色之下,可以看到說話的人披著一件銀亮的狐裘大衣,渾身散發著一種令人著迷的邪異氣質,那剛硬的面容,晶瑩如玉的皮膚,在月光的照耀下,更加出眾,恍若天仙下凡。

正是姜君臨。

在他身後,跟著略顯消瘦的元辰,他眼睛裡布滿血絲,緊握雙拳,原本俊秀的面容,這時候也顯得猙獰。

「姜師兄,你一定要幫我1

元辰倒沒嚎啕大哭,只是聲音嘶啞。

那姜君臨回頭一笑,道:「這倒是沒什麼問題。你放心好了,我得了這昊天的好處,有了這生生果,當然會給他一個交代了。」

「謝謝師兄。」

那姜君臨往回走了幾步,伸手攔住了元辰的肩膀,提了提眉毛,歡笑道:「元辰,說實話吧,這昊天和這凡人,把你從小就送到中元道宗去,你也沒見過他們幾次,也沒什麼感情,現在他們沒了,正好你少了拖油瓶,以後就死心塌地跟著我就成了,知道么?」

元辰沒怎麼猶豫,道:「多謝師兄,往後元辰只屬於師兄。不過,再怎麼說,我和他們之間也有血脈聯繫,所以定要滅了那吳煜。」

「放心吧。」

姜君臨倒沒怎麼將吳煜放在眼中,他笑道:「這吳煜倒是絕了,不知道得了什麼造化,竟然有這麼快的進步。我這剛得到仙國監察者的名單,他就在這吳都成功復仇,這時機倒是把握得挺好。」

生生果提前成熟了一天後,他們剛收取了生生果,恰好得到了名單,在歸來的途中,就得到了昊天已經被斬殺的消息。

「元辰,你怪我為了生生果,沒有和你這父親一起回來么?」姜君臨低頭盯著元辰,目光爍爍的問。

元辰微微一顫,連忙道:「絕對不會,我明白生生果對你的重要性,而且你也不知道這吳煜這麼厲害。再說了,那生生果的根莖,乃是劇毒之物,你也想收取,讓宗主練成毒丹,為了幫助我父親,你連那根莖都沒來得及取走就來了,元辰萬分感動。」

「嘿嘿。師兄對你的好,你心裡明白就好。」雖然屍體就在身邊,姜君臨還是自顧著笑著。

那元辰繼續道:「是姜師兄給了我一切,在我心裡,姜師兄可比我父母強多了。」

至於元昊這位同胞兄弟,元辰的世界里,他就是只不起眼的螻蟻,元辰才懶得注意他。

「甚好。」姜君臨拍拍他的肩膀,心情大好。

他笑了一陣子,才道:「那吳煜殺了人,逃得老遠,我要逮著他不容易,不如我將這吳都幾十萬人綁起來,都吊著,逼迫那吳煜出現,他一天不出現,我就弔死一萬人,你覺得怎樣?」

元辰嚇得一顫,道:「師兄切莫這樣,殺傷凡人,有損功德,這對你往後升仙可沒有好處。」

「都是愚蠢的傳聞,傻子才信。我對凡人來說,就是神仙,身為神仙,不殺個億萬人,怎麼對得起自己的能耐。」姜君臨微笑道。

「師兄!請別拿此事開玩笑,若讓宗主知道,也不會原諒你的1元辰大急。

「我還就真的,是跟你開玩笑呢。」姜君臨就是戲弄他,見他緊張萬分,更覺得好笑。

就在這時候,竟然有一個隊伍靠近他們,方才姜君臨是騎著鶴馬歸來的,很多人見到元辰對他很恭敬,便知道這可能也是一個上仙。

姜君臨、元辰不善的目光看過去。

「誰?」

一個高大的將領跪著上前,緊張道:「元辰皇子,還有這位上仙,我是東吳的武元帥,軍中統領,我們找到了無憂公主,猜測對你們定有所用,故而給你們送上來了。」

這武元帥,一直都是元羲的心腹,這段時日,他隱約在元羲的話語當中,聽到元辰皇子似乎帶回了一個更加可怕的上仙。

所以,他做了這次賭博。

「無憂公主1

姜君臨和元辰相視一眼,目光都亮了起來,只見那姜君臨伸手一抓,隊伍中一架馬車就已經破碎,其中出現了一個傾國傾城的女子,正是無憂公主。

嗖!

一股巨力作用在無憂公主的身上,將她拉扯到姜君臨的眼前,一時間,長發飛舞。

「果然是她,吳煜的姐姐,和吳煜關係很好。」元辰陰冷一笑,他正愁著怎麼讓吳煜送上門來呢,無憂公主這就出現了。

「剛剛讓人找了,她不在無憂宮,你們是在哪裡找到的?」元辰問。

「回元辰皇子,是在』山泉鎮』的一間客棧。是你們元族一位叫元豐的人帶來的。」武元帥跪著說道。

「行,滾吧。」

元辰一翻手,武元帥等都滾了幾圈,離開了他們的視野,這時候那元辰才面色陰冷盯著吳憂,就要上前。

「怎麼?」姜君臨將吳憂放在地上,而後按住了衝動的元辰。

「先把她折磨半死,解恨。」元辰咬牙切齒的說道。

姜君臨搖搖頭,道:「跟你說了,不就死兩個沒用的父母呢,別讓仇恨蒙蔽了你的雙眼,放鬆一點,這就是一件小事,搞定就成,你這怒氣沖沖的樣子,我可不喜歡。」

「是,師兄。」

元辰深呼吸了一下。

他心裡清楚,其實姜君臨就沒將昊天上仙當做是一回事,他不但自己不當一回事,也要求元辰不當一回事。

但沒辦法,他可是在中元道宗都一手遮天的存在,若不是他,自己算個鳥?

那姜君臨倒是饒有興緻的看著吳憂,笑了,道:「你一介凡人,看到我,怎不嚇得屁滾尿流?」

吳憂站在這裡,瞄了一眼地上的三具屍體,那便是吳煜的大仇人,她顯然已經知道,吳煜已經完成了他兩年來的夙願,她為吳煜而欣喜。

她淡淡看了姜君臨一眼,道:「你也不過是一介凡人,只是強了點,有什麼可怕的。無非就是殺了我,可我又不怕死,所以,為何要怕你呢?」

其實,她知道這兩人肯定會以她為誘餌,逼迫吳煜到來。

吳煜已經復仇,未來乃是康庄大道,身為姐姐,如果因為自己,反而讓吳煜回來這裡,丟了性命,她可無法接受。

如今她希望姜君臨和元辰迅速滅了自己,這樣吳煜就不用來送死了。

至少吳憂覺得,哪怕是死,地上還有三個陪葬的,那也划算了。

若不是這次吳煜歸來,她已經在東神國受盡折磨了。

聽得吳憂這話,那姜君臨笑了笑,道:「看來你還挺偉大的,看來是想激怒我,讓我殺了你,這樣吳煜就不會來這送死是么?但是,我偏偏不能讓你如願。」

他輕而易舉拉著吳憂,跳上了城門,這時候那橫樑上的麻繩還沒有解開,姜君臨順道用曾經勒住元羲的繩子纏住了吳憂的脖子,將她放在城牆一處凸起上。

他這是模仿吳煜,只要吳憂一不小心,怕是會從那摔下,活活弔死。

「無憂公主……」

看到今日第三個人被吊在上面,吳都百姓們慌張了起來,在這吳都,關心無憂公主的人至少有九成以上,他們可都不希望無憂公主就這樣沒命。

沒想到,昊天上仙死後,又有一個上仙出現,今日的風波,竟然還沒有結束。

「凡人的性命雖然脆弱,但每個人都會珍惜,我不相信你敢自荊有種,你跳下去?」那姜君臨靠在城牆上穩住自己,似笑非笑的看著吳憂。

吳憂看了一眼天際,她知道吳煜這時候肯定正瘋狂趕來。

「抱歉,是我不太小心,暴露了行蹤。」

她苦笑了一下。

但無論如何,如果兩個人必須之間做出一個選擇的話,她自然是想讓吳煜活下去。

故而,她幾乎沒有猶豫,從那凸起處跳下!

只要她死了,吳煜固然憤怒,他肯定會復仇,但,至少他不用急著衝進來,他可以隱忍,吳憂相信他不會衝動到失去理智,否則他就不會帶著妖猴面具進吳都了。

麻繩逐漸拉直。

「真是奇女子。」

姜君臨看得目瞪口呆,他所見凡人,基本上都貪生怕死,敢如吳憂這樣,二話不說就跳下去的,他還是第一個見到。

不過,他可不會讓吳憂死了,只見他伸手一抓,吳憂便被吸上去,重新回到了那凸起處,而後他念了幾句口訣,那乾涸的城牆上竟然生出了不少藤蔓,將吳憂徹底固定在這裡,為了防止她咬舌自盡,還把她嘴巴封住了。

「你只需看著,我宰了你弟弟就行。」

「說實話,我懶得動手,但欠了這個小小人情,我也沒辦法,哈哈……」

姜君臨在吳憂耳邊說完,笑著落在了地上。

「傳出去,告訴吳煜,我就給他五天時間好了,五日之內,他若是不到,我就把他姐姐弔死在這裡。」

姜君臨的聲音,席捲全城。

實際上,當吳煜知道吳憂正被吊在城門上,不說五日,就是一天時間,他都忍不祝

姜君臨還算客氣,不管這時候吳煜逃得多遠,五天時間,也足夠趕回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