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48章 生死一線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那你就在那天動手。假如還是如今境界,你可不能去拚命,那對你沒好處,你需要做的是庇護我的母族,而我只要出了吳都,就可服毒自盡,就讓東神國娶回去一具屍體。」 「弟弟,這對我來說,已經是很好的結局...

那天過後,幽靈姬果然再沒出來』覓食』。

不過,在天吳宮九弒君已經說過讓吳憂休養一個月時間,雖然幽靈姬在吳都的樂趣已經失去,但他們也沒急著走。

吳憂有自己的關係網,吳都有多少嬰兒她都清楚。

幽靈姬能不作亂,正好給了吳煜衝刺的時間。

這次倒是和對付司徒明朗那次相似,都是為了一場決戰而衝刺。不過問題是,那一次機緣巧合得到了』凶煞血滴』,這次顯然不會再有這等運氣。

通神一棍,需要吳煜耗費巨大驚喜。

「從』金剛鍛肉』到』仙猿變』,要麼需要堅持、忍耐,要麼需要契機。唯獨這第十層』通神一棍』,竟需要通徹般的感悟。」

這對吳煜來說,似乎還是第一次。

其難度,幾乎要超過前面總和。

經過一段時間琢磨,吳煜得出結論。

「武道通神,通神一棍,若是有機緣,有明悟,可能一天就成,若是兩者全無,那恐怕十年百年,都有可能被困在這個境地。」

一個月時間,只能說相當驚險。

「修道一途,嘗試者如過江之鯽,但成功者並不多。我不算特殊,且不可小看仙道。小看仙道,仙道就會小看我,那我終生,怕是無法通神。」

無法通神,戰敗幽靈姬的幾率只有兩成。

一旦自己輸,無憂公主這一生,定是無盡地獄,簡直不敢想象……

正是如此,似乎給吳煜的壓力有些大了,如果只是為了自己的復仇,他的壓力似乎不會如此巨大。

正壓纏身,如同是附骨之蛆,使得吳煜在修行時候,時刻都無法真正專註,甚至內心狂躁,如此一來,更讓他在漫長的時間之內,一點收穫都沒有。

越是讓自己冷靜,那越是冷靜不了。

冷靜這東西,不是自己想要,就能得到的。

牽扯到吳憂,想要靜心凝神,實在艱難。

吳煜天天都在數著時間,一天天過去,留給他的機會已經不多了。

吳憂造勢已經差不多了,這些時日關於她嫁往東神國的事情,民間出現了不少反對的聲音,甚至有人成群結隊到官府大鬧,有人聚集在街道上遊走吶喊,鬧出不少動靜,所幸沒有出現傷亡。

經歷一系列醞釀,光是在吳都之中,至少有八成百姓,不願意讓無憂公主遠嫁東神國。尤其是這一個月時間,東神國駐紮在吳都外的護衛軍隊,和當地民眾也產生了不少衝突,對方心狠手辣,出手根本不留情。

因而,東神國名聲更差。

但吳憂知道,這一切都取決於吳煜。

雖然過些時日就是決定生死的一天,吳憂還算淡然,吳煜至少帶給了她希望。

「其實,知道你還活著,這對我來說已經是天大的好消息了。我的生死,已經不重要了。」夜裡,吳憂來到塔樓之上,拄著圍欄,看著這吳都的夜色。

「還有幾天。」吳煜聲音有些沙啞。

「三天。」

「三天1伏妖棍重重的落在地上。

絞盡腦汁,竟然都沒有絲毫成果,修行這條道路,竟然如此艱難!

剩下三天,拿什麼和幽靈姬爭鬥?

「吳煜,你冷靜聽我說。」吳憂回過來,面色安寧,她握住了吳煜的雙數,一雙美眸注視著吳煜,溫柔道:「弟弟,這等事情還是別勉強了。一個月差不多過去,兩成的勝算,姐姐是怎麼也不會讓你去拚命的。」

「不行1

「你冷靜點。我問你,你可以保護我的母族么?」吳憂問。

「當然可以。」只要有吳煜在,這元昊要滅吳憂的母族可沒那麼容易,再者吳憂的母族,本身也有一些戰力。

聽到這話,吳憂便溫婉一笑,道:「那就好辦了。假如你在這三天有所突破,那你就在那天動手。假如還是如今境界,你可不能去拚命,那對你沒好處,你需要做的是庇護我的母族,而我只要出了吳都,就可服毒自盡,就讓東神國娶回去一具屍體。」

「弟弟,這對我來說,已經是很好的結局了。至少你還活著,至少我有權力自殺,而不是連自盡的可能都沒有,至少你可以庇護我的母族……」吳憂眼中含著溫潤的淚水,其實她真的很滿足。

吳煜心情有些狂躁,他搖搖頭,道:「姐,三天後不管如何,我都會出現在你眼前。」

「吳煜,你連我的話都不聽呢?」吳憂板著臉,想要嚴肅一些,可眼淚決堤而出,再也忍不住了。

「什麼都能聽,就是這件事情,我不能聽。」吳煜堅決,果斷的說道。

「你-…我可告訴你,如果你沒有足夠的把握就直接出現,我便死在你眼前。」可能對吳憂來說,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吳煜的性命,她不懂修行,以為一個月定會有機會,但是修行那有這麼容易。

這是他們第一次如此衝突……

吳煜心亂如麻,他仔細想了一下,在這裡和吳憂僵持根本沒有作用,他深呼吸一口氣,道:「姐,剩下三日,你按照他們的安排就是。我心裡有分寸,不會讓你為難的,相信我。」

爭吵下去也沒有辦法,誰也沒辦法說服誰,吳憂幾度哽咽,但她更清楚,以吳煜的個性,不管她怎麼威脅,他定然還是我行我素。

「行,那我先走了。珍重。」

她便離去。

望著她離去那瘦弱的身影,吳煜死死的握住拳頭,仇恨、憤怒、狂躁,這些因子在他身上瘋狂的激蕩。

「生死一線,這就是仙道1

不只是他生死一線,無憂公主也是生死一線!

吳煜彷彿看見了這條路上無止境的荊棘。

「管不了這麼多了,連自己姐姐都保護不了,那我吳煜還修什麼仙,還修什麼道1

「三天後,無非是打,無非是砸,那我就要砸他個,天翻地覆1

他沒有留在這無憂宮的練功室,而是去了上仙峰,這裡空無一人,天地開闊,因為現實擠壓,因為和吳憂那無奈的對話,他心中積蓄了太過的暴怒和的苦悶!

在這空曠、筆直、巍峨的上仙峰,荒無人煙,他握住了那伏妖棍,盡情的砸,盡情的破壞,就如他說的那樣,砸了個天地轟鳴,砸了個天翻地覆!

但是,那也不是通神一棍。

直到累了,吳煜躺在碎亂的石頭上,望著蒼天。

「不知道那齊天大聖,會不會有如此無力的時候。」

「就是不知道,他是怎麼破解的。」

吳煜站起身來,望著吳都,氣血翻滾。

……

三日時間,轉眼而逝。

這一日,對吳都來說乃是大日子,雖然東神國的隊伍正午時分才會離去,但一大清早,吳都的街道上就站滿了人。

吳都的主幹道,名為』東海大道』,也是在早晨時分,吳都禁衛軍已經在』東海大道』上維持秩序,防止不要命的民眾們影響到東神國隊伍離去的進程。

這一個月時間,東吳皇室可知道,因為無憂公主的遠嫁,引起諸多吳都義士們不滿,甚至有一群武林人士聚集在吳都,準備攔截九弒君,守護無憂公主。

這其中,甚至有武道修為超過五重天的豪傑。

吳都今日的天氣十分陰冷,甚至下起了小雨,人們站在寒風當中,凍得哆嗦,只能互相挨在一起,但這並不能阻擋他們留在這裡的決心。

人們伸長了脖子,看著皇宮的方向。

有些武林人士,直接站在屋頂,抱著刀劍,面色陰冷。

東海大道上的禁衛軍們,看到這些武林人士,不禁也有緊張,畢竟這可是有不少的名聲響亮的存在。在這場冷雨之中,氣氛越來越沉重。

東邊的無憂宮,似乎也十分蕭索,護衛、宮女們臉上並無喜慶之色,而是憂傷滿面,他們也聽到了不少的風聲,心裡很清楚,他們那善良、美麗的公主,將來的日子恐怕如同是下了地獄。

在無憂公主的寢宮之內,十幾個女子正忙上忙下,為吳憂梳洗打扮,穿上嫁衣,彌裳在邊上為其梳頭,卻一邊流淚。

吳憂怔怔的看著銅鏡中的自己。

「吳煜三天都不在……」

越是這樣,她便越是緊張,心裡有預感,今日,絕對不是一個平靜的日子。

「如果他能知難而退就好了。」吳憂渴望著……

但是,當心中浮現出吳煜的樣子時候,吳憂怎麼也想象不到,這個堅定的少年,會選擇放棄!

「公主,東神國的車隊,已經在外等候了。九弒君親自進來了。」不一會兒,一個侍衛匆匆忙忙進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