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45章 天吳宮鬥法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堂堂正正的正統大道,傳承自』赤海七仙』,怎麼會飲嬰兒之血呢?」 說完后,昊天他們都笑了起來,然後轉移話題道:「幽靈姬,九弒君,如今你們也見到了無憂公主,不知道兩位對無憂公主是否滿意?」 ...

轟。

吳煜落在了天吳宮外的地面上。

「是孫老弟到了么,請進。」那昊天上仙當真是個偽君子,前幾天還在這天吳宮鎮壓了吳煜,如今還是擺出一副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將吳煜迎接進了天吳宮。

說實話,他倒不是看得起吳煜,而是擔心逼得太狠了,惹了吳煜身後的通天劍派。

畢竟按照兩派約定,應該是吳煜駐守這吳都,他們該走了。

進了天吳宮之後,只有昊天、太后元羲和皇帝元昊在,今日姜君臨和元辰估計都不會出常想必他們返回吳都,也應該有其他事情。姜君臨這樣的人物,可不會耗在皇宮這小地方。

上次出面鎮壓吳煜,估計是元辰唆使的。

當然,他們也未必走遠。

他們不在現場,對吳煜來說就是有利的。

不一會兒無憂公主就到了,吳煜為了後續做一些鋪墊,便全程和無憂公主對話,倒是把元羲、元昊和昊天冷落了。

「無憂公主今日真是漂亮。」吳煜忍不住讚美道。

那皇帝元昊冷笑插嘴道:「為了見未來夫君,肯定要裝飾一番了。」

吳煜點點頭,道:「自古美人配英雄,那九弒君想必也是個英雄俊傑,長得估計也是一表人才,英俊瀟洒吧,否則和無憂公主就不匹配了。正所謂,一朵鮮花,可不能插在牛糞上。」

這話說得眾人有些尷尬,那太后元羲輕捂櫻唇,嬌聲一笑,道:「孫上仙真會開玩笑,這男人啊,不能只看外貌,還得看本事,九弒君就是個有本事的人。」

話剛說完呢,外面就有動靜。

吳煜有所察覺,果然有一種汗毛炸起的感覺,來人定然不是善類。

自古以來,殺人如麻者,身上都會有死氣,煞氣,甚至有冤魂環繞,如今站在天吳宮之外的人,正是殺人如麻之輩。如此之人,為仙道所不容,甚至比妖魔更應誅滅。

今天的主角,到了。

人還沒到,一陣粗獷的大笑聲便傳來,吳煜抬頭看去,只見那天吳宮的殿門上出現了一個巨大陰影,那是一個身材粗大的男子,和吳憂差不多高,但是體型卻要粗壯三倍以上,那肌肉虯結的手臂足有吳煜大腿那麼粗,裸露在外的黑皮膚,更是紋上了不少紋身,應該是一頭猛虎,其身上沒有多少布料,應該是用一件黑熊皮包裹腰部,展現出一股野獸般的煞氣。

再往上看,年齡應該有五十以上,完全光頭,頭頂有一道巨大疤痕拉到臉頰,估計是曾經差點給人破了腦袋,一隻眼睛已經瞎了,另外一隻眼睛也格外猙獰,一口黃牙更是慘不忍睹,定是時常吃生肉,才會如此污穢。

這,正是九弒君。

一隻醜陋的野獸。

怪不得太后元羲要說,九弒君是有本事的人。

醜陋成這樣,天下罕見。

哪怕無憂公主見多識廣,如今見了這九弒君,都有一種乾嘔的感覺。至於吳煜,心中更是怒火翻滾,若自己回來晚了,讓無憂公主跟著這九弒君走,甚至還不能自殺,那無憂公主真的是等於進了地獄了。

「鄙人九弒君,拜見兩位東吳上仙1那九弒君十分粗獷,一進來就大笑著,對吳煜和昊天上仙行禮。

直到這時候,吳煜才看到九弒君身後的人。

幽靈姬。

九弒君身體太過粗壯,正好擋住了吳煜的視線,實際上不管這九弒君怎麼兇殘、醜陋,真正讓吳煜忌憚的,還是這幽靈姬。

那是一根渾身包括在黑裙中的女子,身材不高,但也婀娜,其頭上帶著黑色斗篷,看不清面貌,但給吳煜印象最深的是那陰森的煞氣,她比起九弒君內斂,但那種殺人如麻之後形成的煞氣,怕是要比九弒君多上千倍。

「好強……」

吳煜面具下的臉,再度皺著了眉頭。

「這吳都之中,姜君臨肯定是最強的。往下就是昊天和這幽靈姬。論煞氣、陰森,幽靈姬更重,不過,昊天修為正統,法力雄渾,應該比幽靈姬高上一個境界。而幽靈姬,雖然很可怕,但在境界上,想必比司徒明朗強大一個層次,或者是兩個層次……」

光是猜測,不能完全確定實力,甚至有可能廝殺起來,對方更有隱藏手段。

「總而言之,這幽靈姬比我承受的極限還強。廝殺起來,我的勝算不足兩成。」

這是一個相當危險的數字。

畢竟吳煜的真正境界,才是武道九重天。

他和無憂公主早就約定好了,如今便在桌子上畫了兩筆,天吳宮交談不便,吳煜這是在告訴吳憂,他的勝算只有兩成。

無憂公主明白了。

這個勝算太低了,她心裡也預想過這樣麻煩的境地,故而硬生生承受住了。

「請入座。」

昊天上仙滿面紅光,這裡沒有普通凡人,他親自將幽靈姬迎接上座位,至於那九弒君,其實算是幽靈姬的跟班,一直跟隨在幽靈姬身後。

這時候,他怕是看到了無憂公主,頓時雙眼放光,挪不開眼睛了。

無憂公主美名遠播,他就算在東海,那也是如雷貫耳。

一時間,全部入座,直到這時候,那幽靈姬才將斗篷拿下,斗篷下是一張很普通的臉蛋,算不上美人,但是一雙略帶著暗紫色的眼神有些恐怖,就如一個黑暗漩渦,凡人根本不敢和她直視。本該是紅色的嘴唇,竟然也呈暗紫色,嘴唇邊上還有一個黑色印記,影響美觀,讓這幽靈姬看起來更不好看了。

名字倒是很妖嬈,但長相卻和吳憂差遠了,怪不得那九弒君就跟沒見過美人似的,從始至終都盯著吳憂,眼睛都快掉下來了,那粗暴、充滿慾望的眼神,讓吳憂十分不舒服。

「孫悟道,我是女子,尚且不縮頭縮腦,你怎不取下面具,讓我等看看真容。」那幽靈姬摘下斗篷后,第一個針對的竟然是吳煜。

不過,這幽靈姬雖然長相一般,但聲音卻格外動聽,軟綿綿的,令人有一種酥麻之感覺。

「天生醜陋,不願意以真面目見人。」吳煜回答。

「呵呵,能有我醜陋么?」幽靈姬淡淡笑道。

「幽靈姬氣質動人,比我好看十倍。」今天因為幽靈姬太強,故而計劃有變,吳煜為了無憂公主的性命,也不得不改變態度了。

這話倒是讓那幽靈姬噗嗤一笑,不再追問,這時候太后元羲吩咐無憂公主倒酒,無憂公主便站起身來,逐一斟酒,以她皇家公主的體態,自然更是讓九弒君看得眼睛都直了。

「這酒兒倒是香醇,就是沒有嬰兒之血那般滋養。」品酒之時,幽靈姬眯著眼睛,一副享受的樣子。

嬰兒之血!

若不是鬼修,怎會說出如此辭彙。

見眾人幾乎窒息,那幽靈姬連忙笑道:「和諸位開個玩笑罷了,我幽靈姬乃堂堂正正的正統大道,傳承自』赤海七仙』,怎麼會飲嬰兒之血呢?」

說完后,昊天他們都笑了起來,然後轉移話題道:「幽靈姬,九弒君,如今你們也見到了無憂公主,不知道兩位對無憂公主是否滿意?」

九弒君連忙點頭,道:「滿意,十分滿意,能娶無憂公主這等美人為妻,那是我九弒君八輩子修來的功德1

他這八輩子,估計只有殺孽,何來功德。

昊天上仙淡淡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之前約定,明日你就可贏取無憂公主,回東神國了。我們無憂公主,也等待你們多時了。」

「沒問題,完全沒問題。」九弒君笑容滿臉,但看起來也十分猙獰。

吳煜心裡如沉積的火山,他如今在權衡,是不是該就在這時候發難,聲稱自己愛上了無憂公主,要和九弒君競爭。如果是這樣,就必須和幽靈姬交手了。

不過,吳憂竟然在他之前,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尤其是目不轉睛的九弒君。

只見吳憂一邊用方巾擦拭著眉角的眼淚,一邊抽泣,那副樣子當真是我見猶憐,楚楚動人。在吳煜印象當中,她可從來沒有這麼嬌柔的模樣,哪怕是流淚,也是硬氣的。

「啪1元昊大怒,拍了一下桌板,站起來道:「吳憂,你在搞什麼……」話還沒說完,他就被昊天上仙按了下去,想說的話都被堵了回去。以他們的角度來看,吳憂這顯然是在想辦法逃避,但這不能明說,畢竟幽靈姬他們就在這裡。

「無憂公主怎麼了?」九弒君見她抽泣,心怕是要化了。

「我……沒什麼。」吳憂搖搖頭,一副努力剋制的樣子。

「不,一定要說,若有什麼難處,作為你未來的夫君,我定為你解決。」九弒君拍拍胸膛,大氣的說道。

在他逼問之下,吳憂只能道:「其實……並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我從小在吳都長大,親人們都在這邊,這一去東神國,不知道何時才能歸來,想起未來背井離鄉,心裡就忍不住難過。這些時日都在生病,還沒時間和諸多親人朋友好好告別,也沒能好好再看看吳都,故而心中傷感……」

「這樣啊,可是,你嫁給我,必須得到東神國埃」九弒君為難道。

「如果……如果可以不那麼著急,不用明日就走,再給我一個月的時間,讓我留戀一會吳都,那就好了。而且,我大病初癒,到東神國的路上,舟車勞頓,就怕身子撐不篆…」

吳憂很清楚這九弒君抵抗不住什麼。

「行,那就先休息一個月,大不了我等就在吳都一個月時間,好好看看這繁華的吳都。」九弒君立馬就答應了下來。

到這時候,吳煜才明白吳憂的意圖,她是拖延一個月的時間,給吳煜修行、準備的機會。她今日這表現,當真是絕了。

九弒君一下就答應了下來,這連昊天上仙他們一時間都不好說什麼,眼看他們似乎要反對,吳煜便道:「既然如此,就多留一個月吧,我看幽靈姬法力雄渾,難得遇見知己,也想請教一番。」

毫無疑問,幽靈姬就是鬼修。

「行,那就逗留一個月。」果然,在吳煜這句話之後,幽靈姬做出了決定,其實九弒君都聽她的,逗留一個月這種事情,真正還得靠幽靈姬發話。

果然,有幽靈姬這麼一說,昊天上仙他們只能閉嘴了。

不過,吳煜在這時候插嘴,卻讓昊天上仙他們注意了一下。

當然,吳煜就是讓他們察覺,自己好像對無憂公主有意思。

這樣,一個月後,自己在大庭廣眾之下搶婚,他們都不會覺得太突然了。

宴會到一半,無憂公主就稱身體不適,需要休息,故而離開了。吳煜也沒有停留太久,至於離開之後天吳宮還發生了什麼,他就不知道了。

「至少,還可以拚命一個月1

一個月之後,就不可能再有機會了。

吳憂的生死,全在這一個月的努力之中。

「勝,則生,敗,則一起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