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44章 幽靈姬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修。」 吳煜燒了那信件,看向吳都的方向。 「姐姐是死是活,就看今晚了。」 心中,那個陪伴著自己成長的溫婉女子,揮之不去,這十幾年來每一個細節,那種血濃於水的親情,如刀刻在渾身骨...

「幾日之後,東神國人就會到來,我趁這幾日修行。若有突破,自然最好。」

深夜,和無憂公主將一些計策商量好之後,吳煜做出這樣的決定。

「嗯,如今一切的辦法,都建立在你能打敗東神國護國上仙的基礎上。不過,我雖不能修行,但也知道凡事不能操之過急,你需靜心凝神。」

「明白。」

吳煜不準備回上仙峰。

無憂宮中就有他以前的練功室,除了吳憂誰都不能靠近,一年多了,他重新回到這個地方,靜心修行。

『金剛不壞之身』第一重的前半段,多數是鍛造肉身的各方面,直到凝神、脫胎、仙變。

凡胎鍛體境第十重,名為:通神。

武道通神,是一種意境,是武道大成,是凡人的極致,到了這個極致,才有通往修道的基矗

這更多是一種精神的蛻變,是精神意志和肉身的合二為一,到達一個武道圓滿的境界。

武道通神,在凡間被稱為至尊武神。

當然,吳煜現在戰鬥力方面,遠超至尊武神。

「這』金剛不壞之身』第一重的最後一個境界,』仙猿變』之後,為《通神一棍》。」

其實,這最後一部分法訣的名字,也是當初吳煜選擇伏妖棍的原因。

通神一棍,一棍通神。

看似簡單,實際上蘊含著這門道的至理。

「我若能施展出這』通神一棍』,就能到達通神之境界。那麼不但武道圓滿,金剛不壞之身的第一重,也算是圓滿了。那時候,才算是真正完成了金剛不壞之身的第一重。」

「就是不知道,那時候會有何等變化。」

吳煜握住伏妖棍,駐在地上。

「看似簡單,實際上』通神一棍』比起』仙猿變』,當真要艱難太多。」

這需要一種領悟,一種蛻變。

可能,也需要一種契機。

「東神國的事情,我雖然不去想,但畢竟時間緊急,還是會對我造成很大影響。我的內心,必須要真正安靜下來,去琢磨這』通神一棍』。」

吳煜在暴躁和冷靜當中掙扎,搖擺。

而這幾日,有了希望的吳憂,則在做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暗中將東神國九弒君的惡毒事,傳遞給吳都人民,包括滿朝文武,也包括販夫走卒。

九弒君臭名遠揚,吳都民眾本來就有所了解,再加上吳憂推波助瀾,那吳都幾十萬人,估計都知道新皇帝元昊要把無憂公主嫁給那魔鬼,這簡直無異於將無憂公主推向地獄。

無憂公主做了十年善事,在吳都的口碑還在曾經的吳煜之上,在吳都人民中的聲望是很高的。

她之所以散播這些,也是做一個鋪墊。雖然就算是幾十萬人,也未必能幫助她,但至少會讓皇帝元昊千夫所指,他要維持統治穩定,就需關注民意。

在吳煜的苦修之中,幾日時間眨眼過去。

「煜,如何了。」

正午時分,無憂公主站在練功室的門外詢問,關於吳煜的存在,她連彌裳都沒有說。

吱呀一聲,吳煜打開石門。他時刻都帶著那妖猴面具,這時候搖搖頭,道:「通神之境界,是武道最後一關,實在太難了。沒有絲毫進展。」

那』通神一棍』看似簡單,實則高深莫測,吳煜揮出了上萬棍,都沒能碰磋。

吳憂抿抿嘴,神態有些蕭索,道:「今日清晨,東神國有三千軍隊已經駐紮在吳都之外。而那九弒君帶著一些親信,已經進了皇宮,我估計其護國上仙也在隊伍之中。今日晚宴,我需要出席,和九弒君見面。」

這一天還是到了。

「現在只能希望,那位護國上仙不怎麼中用了。」想要到達通神境界,暫時來說不可能。只能硬著頭皮去應對了。

「按照規矩,我現在還有護國上仙的身份,有鄰國護國上仙到來,他們估計也會邀請我,我先回上仙峰看看。」

兩人行走出去,正要分開,忽然丫鬟彌裳匆匆來報,吳煜便隱藏在黑暗當中。

「公主,陛下到了。在』清幽殿』等你呢。」

「他來做什麼?」這新皇帝元昊,是一個最不討喜的人,自他出生起,吳憂就討厭他。

到了清幽殿後,元昊背著雙手站立,很有架勢,等吳憂到來,他咳嗽了兩聲,面色陰沉,道:「吳憂,晚上我將宴請東神國九弒君,還有其護國上仙』幽靈姬』上仙。你務必到場,見見九弒君。明日,你就得梳妝打扮,讓九弒君娶回東神國。」

「知道了。」吳憂淡淡說道。

那麼,一切就看今晚了。

那元昊冷厲的雙眼審視著吳憂,忽然冷笑道:「吳憂,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告訴你,這兩天出了任何差池,你母族都得下地獄!你乖乖的討好九弒君,乖乖嫁到東神國,過你的日子,你最好別給我鬧自殺,你若死了,我等兩國關係必然緊張,到時候我元昊第一個滅的就是你的母族,你的表親1

他不但要吳憂嫁過去,更不能讓她自盡,這是折磨,更是報復。

「明白。」吳憂淡淡回應,目光都不曾波動。

「吳憂,好好享受你未來的人生吧,哈哈!你和吳煜一個德行,誰讓你們曾經太過鋒芒畢露呢?一文一武,雄霸天下啊,可惜了,最後都輸給了我元昊。」

他穿著龍袍,邁動著大步,大搖大擺的離開了無憂宮。

帶著妖猴面具的吳煜從側殿走了進來,看著元昊離去的方向,面色陰沉,道:「若不是看在他和我們同樣流著父皇血脈的份上,我都想宰了這畜生。」

他把仇恨鎖定在昊天和羲妃,不波及元昊,就是因為元昊怎麼說還是同父異母的兄弟。

吳憂卻搖搖頭,道:「你錯了,他可不是你兄弟。」

「此話怎講?」吳煜怔了一下。

「他和元辰,應該都是昊天上仙的兒子。」吳憂肯定的說道。

「我靠?」吳煜從沒想過這一點,如今聽她一說,果然他們的長相看起來更加接近昊天。和吳煜父皇相差有些遠了,吳煜雖然是庶出,但和先帝年輕時候區別不大。

「你如何肯定?」

吳憂道:「女人的直覺。」

雖然她沒有十足的證據,但吳煜絕對相信這是真的。不肯定的時候,她不會亂說。

「既然如此,非我兄弟,那也不需要客氣。」

說完之後,吳煜回到了上仙峰,果然不久,昊天上仙的信鴿飛上了上仙峰,信鴿讓天雲鵬直接吃了,信件到了吳煜手中,果然是邀請吳煜晚上去天吳宮。

他這護國上仙,雖然不能管東吳,但是見見那』幽靈姬』上仙,還是需要的。

「幽靈姬,一聽名字,就是鬼修。」

吳煜燒了那信件,看向吳都的方向。

「姐姐是死是活,就看今晚了。」

心中,那個陪伴著自己成長的溫婉女子,揮之不去,這十幾年來每一個細節,那種血濃於水的親情,如刀刻在渾身骨骼上,幾世輪迴都磨滅不了。

「若要她死,就先滅了我吳煜吧1

熊熊火焰,在這上仙峰燃燒。

……

夜晚,吳都仍然繁華。

許多民眾聚集在街上,望著皇宮的方向。

「據說,明日無憂公主,就會被那十惡不赦的九弒君娶走。」

「東海島嶼,民風彪悍,到處都是燒殺搶奪,簡直就是人間地獄,沒想到這麼善良的無憂公主,會有如此命運。可惜了……」

「若不是無憂公主,我們這吳都許多人都活不下去吧。是她給了我們生活的機會,不但給我們銀兩,還派人教我們求生的本事。」

「可惜,我們受此大恩,竟然沒能幫助她什麼1

許多人都在抹著眼淚。

「真不知道元昊陛下是怎麼想的!我們堂堂東嶽吳國,怎需要和那海盜的國家聯盟!我們國力如此強盛礙…」

「煜太子倒是說過,等他登基,一定滅了東海盜賊……」

「別提煜太子了,多少人提了他的名字,被砍了腦袋!無憂公主就是跟煜太子關係太好了。才有如此下常」

「這麼美麗善良的一朵蓮花,竟然被送到那東海的魔鬼泥沼之中!可憐!可悲1

幾乎是條條大街小巷,都在議論這件事情,許多人都眼眶通紅,為無憂公主感覺到惋惜,今日九弒君帶著東神國將領穿街而過,許多人親眼看到了這群窮凶極惡之徒。

吳煜坐在天雲鵬上,從吳都的條條街道上掠過,轉眼皇宮就在前方,那天雲鵬鳴叫一聲,俯衝而下,目標正是天吳宮!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