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43章 姐弟聯盟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怕他忽然離肉已經是深夜了,或者她真的把這當成了一場夢吧。 「怎麼會……怎麼會……」在夢裡,她一直在叨念著這三個字。 可是,這熟悉的體溫,更說明他就是吳煜。只是他長高太多了,就一年多的...

「嗯?」吳憂抬起頭來,回想起今日在天吳宮看到的孫悟道,她當時有些恍惚,總覺得此人有些熟悉。

「孫悟道上仙剛來吳都,就斬殺了一頭蛇妖,那蛇妖不可能這麼巧,就今日正好潛入吳都。更大的可能是,蛇妖可能一直潛藏在吳都,只是沒有被發現,沒有被斬殺。吳都這些時日,一直都有人失蹤,定是讓蛇妖吃了。由此可見……很可能,是昊天上仙縱容蛇妖吃人1

吳憂剛還瘦弱萬分,可一想到這一點,她猛地一拍書桌,雙眼放光,讓旁邊的丫鬟嚇了一跳。

「怎麼可能,昊天上仙可是護國上仙,怎麼縱容妖孽……」丫鬟顫抖說道。

但吳憂完全沒聽她的話,更是的一聲站起來,眼神更加銳利,道:「一年多前,吳煜被發配邊疆,但途中遭遇蛇妖攻擊,這是幾個逃回來的士兵說的,不可能有錯。和我們吳都扯上關係的蛇妖,不可能有兩頭,很顯然,是昊天上仙指派這蛇妖,殺了吳煜1

她思路很清晰,一下子就說到了關鍵。

「啊1那丫鬟完全跟不上她的思路,這時候已經嚇得臉色煞白,對她來說昊天上仙就是神仙,神仙怎麼會算計凡人……

「由此來看,當初吳煜登基前夜,竟然發生那等事情,這定是昊天上仙和羲妃聯合起來,設立下的陰謀。」

直到今日,她才知道關鍵。

從始至終,她都是相信吳煜的。

「天啊1丫鬟花容失色。

「煜……」

吳憂哪怕滿心仇恨,但也只能失魂落魄坐倒在椅子上,那晶瑩的眼淚奪眶而出,瘦弱的身子靠在那書桌上抽泣。

「沒想到你竟然遭遇了如此可怕的陰謀,被上仙算計,滅殺,我如今雖然知道一切,但是卻也無能為力,煜,姐姐對不起你……」

她哭得很凄慘。

印象當中,吳憂從來沒有如此哭泣過。

「公主,公主……」

那丫鬟也是流著眼淚,有點不知所措。她所知的無憂公主,一直都是個堅強的人埃

「他們太強大了,我們姐弟,根本不是對手。如今你已經去了,還背負了罵名,遺臭萬年,而我馬上就要被帶到東神國……」

吳憂在這寂靜的無憂宮當中,茫然的看著四周。對她而言,人已經逝去了,知道這些真相,無非是徒增痛苦。

「哪怕我心裡有一萬個決心,要為你復仇、正名,但我一介凡人,我能做什麼……」

那種無力感,那種怨恨、憤怒,只能將她打垮。

她的對手,可是神仙。她手無縛雞之力,怎麼能和神仙斗……

「而且,我的死期也不遠了。」

吳憂不禁苦笑。

「凡人的性命,竟然如此脆弱。仙是仙,我等是草芥。」

她今日所領悟的,就是吳煜登基前夜,他所領悟的。

「彌裳。」過了一陣子,吳憂沉靜了一些,她面對那丫鬟,正色道:「你是我最親近的姐妹,如今他們用我母族的存亡來威脅我遠嫁東神國,老實說,我命不久矣。趁著還有些時間,你拿些財物,我派人將你送到我母族封地,從此過些安寧的日子吧。」

丫鬟彌裳一聽,連忙跪倒在地上,悲泣道:「公主,我……我要隨你去東神國,我要隨你去死,我這條命你是的,你若是死了,我彌裳絕不苟且偷生1

「彌裳,你沒必要這樣……你的命,是你自己的,你還有父母,你不能亂來。」吳憂含淚搖頭。

「父母……可是……」彌裳陷入到了深深的掙扎當中。一邊是父母,一邊是公主。可最後她還是下了決定,道:「公主,我想好了,你把送於我的財物,交給我父母,他們自然有我弟弟照顧,我這一生都是你的,我不能讓你一個人,去闖那東神國的賊窩,你別勸告我,我不聽。」

「彌裳,你連我的命令都不聽1吳憂板起臉。

「此生,我只不聽這一條。」彌裳堅定的抬頭。

「你這是何苦……」吳憂實在不知道怎麼堅持了。她和彌裳相擁在一起,像是真正的姐妹,骨肉至親。

不多時,彌裳在她懷裡睡著了。

她扶著彌裳,讓她在書房中的床上先睡著,自己回到書桌這邊,剛剛回來,竟然看到有一個高大的男子,竟然背對著自己站在這裡,當他回頭的時候,那獨特的妖猴面具,一下就讓吳憂知道他是誰了。

新來的護國上仙。

吳煜一直就在窗外,聽著他們的對話。

吳憂還是那麼聰明,從蛇妖的消息,就想出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吳煜也明白了,原來昊天上仙他們竟然是用吳憂母族的安危來威脅她遠嫁東神國,怪不得她沒法抵抗。

他和吳憂同父異母,吳憂的母親出身高貴,乃是東嶽吳國大氏族的嫡親,吳憂母親雖然逝去了,但是氏族還在,其中長輩、兄弟姐們和吳憂的關係都極好,否則羲妃他們也威脅不了吳憂。

這一夜,她的痛苦和無力,也讓吳煜有些心如刀割。

所以,他做出了一個決定,吳憂怎麼說也是值得信任的,她不會那麼輕易露出馬腳,那為何自己不和她相認,讓她知道自己還活著?

免得讓她更加痛苦。

最好的辦法,那就是他們姐弟,一起複仇,把這些人趕出吳都。這,本是屬於他們的吳都。

所以,他進來了。

「孫悟道上仙,你怎麼來了……」吳憂臉上還有沒幹的淚痕,她連忙擦拭。

吳煜心中的驚濤駭浪,對方是根本看不出來的。面具之下,實際上他的眼眶也濕潤了。

他邁了幾步,走到吳憂跟前,而後伸出雙臂,輕輕擁抱吳憂,其動作雖然緩慢,但吳憂並沒有掙扎,她一直都在盯著吳煜的雙眼,而後更是眼神顫抖,就在吳煜抱住她的時候,她瞪大眼睛,幾乎是顫抖的說出兩個字:「吳……煜……」

沒錯,不用吳煜說,她認出來了。

那是血濃於水的親情,是十幾年共同的成長。

他的氣息、他的眼神,甚至是走路的架勢,樣子,吳憂都熟悉到深入骨髓,今天在天吳宮對視一眼,吳憂就察覺到他的熟悉。

反而羲妃他們,看再多次都不可能知道。

在天吳宮的時候,其實吳煜有刻意改變了聲音,否則吳憂怕是要當場認出他來。

抱著懷中顫抖的人兒,吳煜聲音沙啞,輕喚了一聲:「姐,我回來了。」

這一聲熟悉的聲音,讓吳憂更是做夢一樣,她顫抖的伸出雙手,觸碰到了吳煜那妖猴面具,雖然很冰涼,但是還是讓她喜極而泣。

「弟弟。」

吳憂伸手抱緊了他,像是怕這就是一場夢,怕他忽然離肉已經是深夜了,或者她真的把這當成了一場夢吧。

「怎麼會……怎麼會……」在夢裡,她一直在叨念著這三個字。

可是,這熟悉的體溫,更說明他就是吳煜。只是他長高太多了,就一年多的時間,原本還和吳憂差不多的身高,現在幾乎要高了一個腦袋。

吳煜心情稍微平復了一些,畢竟吳憂遭遇的震撼更大,她早以為吳煜是讓那蛇妖給生吃了,一點都沒抱著他還活著的希望。

「讓我看看你。」她抬起頭。

吳煜摘去了面具,看著眼前的她,忍不住流露出一絲笑容來,直到這時候,吳憂真正確定,他真的回來了。

這不是一場夢。

「姐,時間緊迫,我們先冷靜下來,我講述一下來龍去脈。」重逢是喜悅,可未來仍然有難關,需要克服。

「好,好。」吳憂也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吳煜這才道:「當初,我被陷害,坐著囚車被運往邊疆……」

對這至親的姐姐,他幾乎沒有任何保留,將前面一年多的遭遇,包括孫悟道、如意金箍棒的事情,都告訴了吳憂,然後自己競爭到了仙國監察者的身份,重新返回吳都。

「沒想到,這一場劫難,竟然給你帶來了如此造化。不過,你心地善良,明辨是非,這一切都是你應得的。」聽完這一切,吳憂雖然覺得匪夷所思,但也接受了這現實。

「沒想到,我的弟弟竟然是仙人了……」吳憂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你錯了,我們只是修道者,並不是仙人,除了有些手段,更強一些,所謂的仙人和凡人,根本沒有區別。這等仙人,實際上就是人。」

「所以,昊天上仙,也只是個人。」吳憂明白了。

兩人整理了一下,便談到了東神國的事情。

「我暫時不是姜君臨和昊天的對手。很難阻止,一定得有辦法才行。」吳煜皺眉道。

「我了解了……辦法……」

吳憂也在思考。

他們已經進入到了一起複仇的心態中。

不一會兒,吳憂道:「也許可以這樣。你裝著對我一見鍾情的樣子,拚命追求我,甚至讓民眾們知道。同時我也宣揚東神國的劣跡,我們造成一種追求愛情的假象,這樣一來,你為了追求我,和那東神國的護國上仙對抗,如果你能打敗他,就能趕走東神國,雖然算是搗亂,到也有理有據,你是通天劍派的弟子,只要不暴露身份,他們不能殺你。你也有理由保護我。」

「有道理1吳煜恍然大悟。

這可真是絕了。

這等辦法,他是想不出來的。

「關鍵在於,我得有打敗那位東神國護國上仙的實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