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8章 凶煞血滴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不過,說的也是,若是不大,怎敢在鳴天峰連殺五人。」 「這吳煜臉皮也厚,這樣都敢撿起來,這行為,和一條狗有什麼區別?真是沒有尊嚴埃」 雖然吳煜自己十分平和,但別人看了這畫面,只會覺得他接...

「吳煜,是那司徒明朗。」青芒對這位同齡人有些懼怕,見他出現,哆嗦了一下,縮到了吳煜身後去了。

吳煜確實現他竟然到了,而且,對方知道吳煜就在附近。

司徒明朗是碧波群山上近一年來風頭最勁的人物,能成為藍華芸的弟子,甚至諸多比司徒明朗強大得心弟子,都對其萬分羨慕,甚至於討好、拉攏。

他的到來,自然引起了多寶谷一定程度的轟動,至少周圍許多人探出頭來,艷羨,崇敬的看著這位少年妖孽,私底下討論其未來前程。

「說不定未來某一天,這司徒明朗會成就金丹,甚至,接任護教,甚至是掌教的位置呢。」

「以他的驚世天資,未必不可能埃」

在眾人注視之中,這位意氣風華的少年,沉著冷靜,目光睥睨,確實有絕世風範。他無視周圍人的目光,與那擺攤的弟子說了一句,轉眼間,那弟子就取出了那猴頭果,交到了司徒明朗的手中。

吳煜眼睛一眯,這次隱約看到,原來那猴頭果上,有一個並不大的,獸類的咬痕,正是這個咬痕,吸引著他的金剛不壞之身。

司徒明朗拿到猴頭果后,嘴角勾起一絲冷笑,而後淡藍色的眼睛環視眾人,道:「吳煜,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你想要這東西,對么?要的話,就出現在我眼前吧。」

眾人忍不住屏息,四處張望,心想:看來在那監察者之戰前,就有精彩的好戲可以看了。

「吳煜,別中計,他要羞辱你……」青芒忙想拉住他,不過,吳煜動作比她快了一些,轉眼就踏了出去,在眾人矚目之中一步一步走到了司徒明朗眼前五丈位置,青芒才鼓起勇氣,咬著雙唇跟著他出來。

「一年了,終於看到了你了。」那司徒明朗雙眼中閃爍著冰冷的光芒,讓吳煜稍微有些意外的是,這眼神中早就沒有了一年前對自己那種痛恨,反而轉變為一種淡淡的殺機,看來司徒明朗的成長,是變得內斂了。

雖然眾人愛拿吳煜和司徒明朗比較,但其實這少年,只是將吳煜當做是獵物。

「據說,你想得到這猴頭果?」司徒明朗舉起手中的仙靈,似笑非笑的看著吳煜,這等表情,可不像是一個十四歲的少年有的礙…

「沒錯。」

「那我就送你好了。」沒想到司徒明朗會說出這樣的話,吳煜還沒聽明白呢,對方忽然用力,將那猴頭果捏成了殘渣,而後扔在地上踩了幾腳,使其殘渣沾滿泥土,混在一起跟獸類的排泄物似的。

「拿去,別跟我客氣。」司徒明朗後腿了兩步,嘴角帶著淡淡微笑,對吳煜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哇1

如此行為,頓時讓周圍靜止般的眾人感嘆了起來。司徒明朗這舉動實在太狠了,不但毀了吳煜想要的東西,還順便戲弄了對方一頓。吳煜這時候,若是不出手,或者是做一些表示的話,那氣勢就完全被壓制下去了。

對到時候的戰鬥,也沒什麼好處。

畢竟兩者相鬥,氣勢也很重要。

一時間,所有人都很好奇,吳煜到底會怎麼做。正常來說,除非他當場打敗司徒明朗,否則都會被戲弄定了。

「我們走1青芒上前來,拉住了吳煜的手掌,正欲和他離開。她心裡很是惱怒,但也知道現在可不是戰鬥的最佳時機,今天這虧是吃定了。

卻不料,吳煜輕輕抽出了纖長的手指,不緊不慢,竟然走到了司徒明朗眼前不到兩步的地方,在這個位置幾乎可以感受到對方身上那澎湃的仙道法力,如針尖麥芒一樣刺在臉上。

「嘩1

吳煜竟然十分自然的蹲下去,將地上混著泥土的殘渣收起來,用一塊白布包好,默默的放在懷中,這個過程他幾乎沒有任何錶情,如此靠近司徒明朗,也更無懼怕,只有完成的時候,他才緩緩一笑,道:「多謝司徒師弟如此慷慨了,不過,這東西,應該是導致你過些時候戰敗的最大原因,你會後悔的。到時候,可不要哭鼻子。」

說完,吳煜咧嘴一笑,盡顯陽剛氣息,和司徒明朗的陰柔成了強烈的反對。爾後,他倒是懶得留在這裡,哪怕是在司徒明朗眼前,他仍然自然轉身,不緊不慢走到青芒的旁邊,然後再與小姑娘一起,頭也不回,並肩離開。

青芒嚇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她不斷回頭,擔心那司徒明朗追殺上來,不過每次回頭,司徒明朗還是站在那個地方,那藍色的眼眸當中,隱約有雷霆閃爍,青芒甚至能聽到天雷的轟鳴聲音,這讓她有些毛骨悚然。

說實話,這個過程,大家也是提心弔膽,直到吳煜離開,而司徒明朗身上煞氣瀰漫,他們才面面相覷。

「明明是司徒明朗羞辱了他,他竟然甘心低頭去接受施捨,實在是……」

「不過,他敢這麼靠近仇人,這膽氣可不是一般的大埃不過,說的也是,若是不大,怎敢在鳴天峰連殺五人。」

「這吳煜臉皮也厚,這樣都敢撿起來,這行為,和一條狗有什麼區別?真是沒有尊嚴埃」

雖然吳煜自己十分平和,但別人看了這畫面,只會覺得他接受了司徒明朗的羞辱。

估計只有司徒明朗自己,明明是自己羞辱對方,但竟然沒有爽快的感覺,反而心裡堆積了更多的陰鬱。司徒明朗內心有些糾結,他本覺得,自己不該和吳煜這卑微的雜役糾葛的,對方只要歸西,他就可以繼續求道了。

畢竟,身份上,天資上,有這麼大的差距。

可是,每看吳煜一次,那種憤怒,狂躁,就幾乎要淹沒他的理智,直到這時候,他現自己求道之心還是不穩固,他還是痛恨吳煜,根本做不到將吳煜當做是一個螻蟻來看。他現在有點後悔,自己沒有在吳煜剛出關的時候,親自去斬殺吳煜了。

現在,只有斗仙台一個機會。

「靜心,凝神,師尊說過,我將來真正的對手,是東勝神洲的天才豪傑,和一個螻蟻針鋒相對,只會降低修道意志1

司徒明朗只能這樣默念著,催眠自己。

等他內心冷靜下來的時候,吳煜早就走了,多寶谷重新熱鬧了起來,周圍聚集了不少人,基本上都是來恭維,討好自己的。有些需要靠自己打通關係的,也會親自送上諸多寶物,讓司徒明朗享用。

而這時候,吳煜已經回到弟**了。

「你太丟人了,我……」青芒氣得臉蛋通紅,她覺得士可殺不可辱,所以很難理解吳煜竟然去把那破碎的猴頭果收拾起來。

「青芒,沒有人天生就是天下第一,男子漢大丈夫,若不能忍辱負重,這漫漫仙路,可走不了多遠。」今天的事情對吳煜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倒是吳煜現,司徒明朗終究還是沒經過磨練的少年心性啊,看似脫了普通的境界,其實吳煜稍微一句挑釁,他就被怒火淹沒了。

「斗仙台之戰,我不想讓你輸1青芒略微激動,大聲說出了心中的想法。這小丫頭如今完全認可了吳煜,那急切的樣子,倒是有些可愛。

「好。」

吳煜沒有多說,以閉關衝刺為緣由,將青芒送了出去。

他如一陣狂風,迫不及待的回到了練功室,將練功室完全封閉之後,方才將白布拿出,小心翼翼放在地上,用手將之攤平,然後打開,那混雜著泥土的猴頭果碎肉,便出現在其眼皮底下。

「我之』仙猿變』,缺少一種契機,引子,原本以為這碧波群山根本沒有希望,卻不料竟然是那司徒明朗,親自將這神物,送到了我的手中。」

在那多寶谷,吳煜根本就沒有感受到羞辱,只有驚喜和期待,司徒明朗在他眼中終究還是個無法無天的孩童。

吳煜將那果肉挑出來,放在手心,他那手掌肌膚上泛著淡淡的金色,其中有數個竅穴都在這手掌上,在吳煜的掌控之下,一隻手掌便通紅,而後更是燃燒其淡金色的烈焰來,灼燒著那猴頭果的果肉。

「嘶嘶。」

金色火焰閃動之中,果肉迅被灼燒乾凈,化為氳氤之氣漂浮在這練功室之中,帶來陣陣的清香。不過,吳煜完全讓手掌心的事物所吸引,那竟然是一滴微小的,不仔細看便難以找到的血滴。

那神秘的血滴如同是活物,在吳煜的手掌心亂竄著,甚至偶爾還會變換出一隻凶煞猿猴的模樣。

「這應該是一種成為了妖的猿猴,應該很強大,不知道什麼原因,在這猴頭果上留下一個牙印,還沾了一滴血在其中。機緣巧合,竟然讓我找到1

吳煜心情激動,這樣的幾率實在太小,在這種情況之下,自己還能得到,那隻能算是運氣實在太好了!

「我定要用這血滴,修成仙猿變1

「到時候,那司徒明朗若是知道,是他親自造就了我的仙猿變,不知道他會是什麼表情?」

在渴望之中,壓抑了一段時日的吳煜,進入到了死關之中。

而整個碧波群山的弟子們,似乎也在等待斗仙台的那一場好戲。

據說,吳煜和司徒明朗,被安排到最後一戰。

……

兄弟們看得爽了,加入書架下。

/em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