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6章 中元道宗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當真是尋死。」 轟轟! 他握緊拳頭,捶打著練功房的地面,那岩石地面實際上早就讓他弄破裂了。 「修仙一道,這種緊迫,殘酷的壓力,怕是不少,我小看了仙道,故而如今,內心才會如此壓...

「蘇師姐,我想成為東嶽吳國的仙國監察者。」吳煜問清楚情況,知道自己到任后,昊天上仙才會離開,便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蘇顏離卻直接搖頭,道:「這恐怕不行,按照規矩,只有凝氣境核心弟子才能當仙國監察者。基本上都是剛凝氣成功的在競爭。你還沒凝氣。」

吳煜可不管這規矩了,他簡略說了一下自己在東吳的事情,而後鄭重道:「蘇師姐,此事對我萬分重要,若是可成,大恩不言謝。」

規矩是規矩,可她蘇顏離可是掌教的親傳弟子,這等事情,吳煜相信憑她的關係,輕而易舉。

見吳煜如此堅持,且又有血海深仇,她便道:「這次仙國監察者的安排者,仍然是木歌長老,木歌長老忠於我師尊,和我關係良好,你只要有凝氣的實力,應該有競選之資格。不過,我必須得跟你說明兩點。」

「蘇師姐請說。」這是大事,對方也是嚴肅對待。

「第一點,司徒明朗也會參與競選,若是知道你也參與,他定會動用關係,安排自己和你對戰,到時候爭鬥無眼,他就算當場殺你,也可以狡辯過去。你要參與,需做好和他死戰的準備。你和他之間,顯然只有一個人可以成』護國上仙』。」

這一點,吳煜並不意外,但這並不是阻礙他回東吳的理由。

蘇顏離更加嚴肅,一字一詼點,更加重要。假若你成了東吳的護國上仙,到達吳都,那』中元道宗』的護國上仙肯定會挑釁你,這是老規矩了。每十年輪換,涉及到資源競爭,就會有矛盾。但是,你是回去復仇的,所以你要記住一點,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是你殺死了對方。畢竟這時候,你代表通天劍派,他代表』中元道宗』,一旦被』中元道宗』知道是我們通天劍派的弟子斬殺了他們的弟子,那就是宗門之間的衝突,涉及巨大,一旦衝突嚴重,為了整個宗門,恐怕只能將你交出去,這些,你可懂?」

吳煜生在宮廷,對這種勢力鬥爭當然很清楚,蘇顏離說得很有道理,他是以』通天劍派』弟子的身份回去的,絕對不能當眾斬殺昊天上仙。引發兩派矛盾。

吳煜看過東勝神洲記,其中對附近的』中元道宗』記載最多,因為那是通天劍派最大的競爭宗門,雙方之間水火不容,相比較通天劍派修劍,』中元道宗』更加正統,號稱是天下正道,反而通天劍派成了他們眼中的邪門歪道。

沒想到,昊天上仙竟然有如此背景,著實難纏。

「你確定要參與么?」蘇顏離說了利弊,需要他慎重思考。不過,不管任何艱難險阻,重回東吳,那是吳煜此刻最大的渴望。

「確定。」

「行,那我就將你送上斗仙台,往後你的生死,你自己把握。」

那斗仙台,是凌駕在』登仙台』之上,乃是通天劍派弟子爭鬥,切磋,更浩大,莊重之地。

「好1

吳煜眼中閃爍著熊熊烈火。

在他還在想著吳都曾經發生的事情的時候,蘇顏離一襲白裙,已經飄然而去,天上仙鶴飛舞,伊人嬌影在天上劃過絕美的軌跡,很快就消失在了雲霧之中。

「蘇師姐,內心還是希望我留在碧波群山,安心成長吧,但我既然選擇了這條戰鬥之路,就要走到底了1

她雖然有時候挺嚴肅,僵硬,甚至是冷淡,可吳煜心中記得她對自己有過多少幫助。不只是自己的潛能,她也認可自己的性格。

……

「五師弟,仙國監察者的參選名單已經公布了,今年比較特殊,六個國家,正好一共有十二人參與競選,故而賽制設置得很簡單,分成六組,每組兩人,兩人決勝負,勝者就可以當仙國監察者。」這一日,藍華芸的一位親傳弟子,來到了傲雷峰。

「十二人?之前不是說十一人?」司徒明朗從練功室中快步走出,其行走之間,腳下隱約有風雷閃動,讓其速度如雷霆,一步就竄出去老遠,百步距離,瞬間就到了。

那弟子朗聲一笑,道:「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那吳煜竟然也參選了,現在大家都在議論紛紛呢,畢竟這吳煜遠遠沒有凝氣,哪來的資格?他是掌教那一脈的,正常來說,該出面反對的是我們,但我們想,你絕對不想反對,對吧?」

司徒明朗放聲大笑,道:「反對個屁,我們一萬個支持,他既然送上門來找死,我還有趕走他的道理么?正愁我離開宗門之前,沒什麼機會殺他呢,畢竟他一直躲在望天峰弟**內當縮頭烏龜。現在上了斗仙台,就沒那麼容易下去了。三師兄,我得去師尊那裡,讓她發話,把我將吳煜安排到一組。」

「你放心吧,我先跟師尊說了這事,她已經安排好了。」

「很好。」司徒明朗淡淡一笑,本來他最近求道心切,想讓夜孤雨直接斬了吳煜就行,沒想到夜孤雨有去無回,吳煜終日縮在弟**,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都不知道,他也一直沒機會去結果吳煜。

這根刺在心裡終究是越來越讓人煩躁,影響他專心修行,這下好了,殺人和競選兩件事情重合到了一起,他念頭暢通,大可專心修行。

「好是好,就是太奇怪,你說,他似乎斬殺了夜孤雨?這等速度,有點可怕。」那弟子尋思道。

「據說他得了造化,在肉身鍛造上很驚人,但凝氣境的爭鬥,誰比肉身力量?」司徒明朗冷笑一聲,他對吳煜其實很了解,所以更知道他的膽大包天,也知道他的弱點。

道術,就是他無法抵抗的噩夢。

「本不想讓我的劍,沾了你的卑微之血,但你惹得我無法專註,那我可就不客氣了。沾了臟血的劍,清洗數日,應該可以洗凈污穢。」

望著』斗仙台』的方向,司徒明朗隱約有些期待。

當競選名單公布的時候,確實在通天劍派上引起了一定的不滿,吳煜確實名氣很大,但這樣破壞規矩的事情,出現第二次,就有些噁心了。

第一次,是他連殺五人,卻只是被禁閉。

故而這段時日,眾多核心弟子、外門弟子,甚至是雜役,都在討論吳煜這個人物。許多人都想看看這到底是何方神聖,不過,吳煜一直深居望天峰弟**當中苦修,不曾露面。

實際上,吳煜深知自己還不是司徒明朗對手,所以趁著這最後時間,去衝擊凡胎鍛體境第九重』仙變』之境界。

金剛不壞之身當中相對應的法門,名為《仙猿變》,似乎修成之後,可以變化為仙猿之神軀,比起凡人肉身,力量、速度、防禦、恢復力要更加兇猛,只是更為消耗力量。

仙猿變可不簡單,吳煜琢磨了許久,基本上沒多少進步,他有所察覺,應該是缺少了一種關鍵性的東西,但』金剛不壞之身』的法門上,並沒有提示。

他是人之身軀,而仙猿變,似乎是需要猿猴的血脈,才可能促成,所以他在思考,是否是需要一種猿猴之血脈,或者是其他寶物,讓他能有和猿猴接近的契機。

如此琢磨,其實過去好長時間,距離那仙國監察者之戰的日子,似乎越來越靠近,至今沒有頭緒,那一戰仍然是必敗之局,這讓他心情有些煩悶。

「若勝不了,此生,就不知道何時才能斬殺昊天上仙。」

一旦他回歸中元道宗,自己是不可能復仇的。

時間緊迫,層層重壓,修行到煩悶的時候,吳煜有一種要把這弟**都給毀掉的衝動。

「是我自己把自己逼上這條絕路的,我對自己太有信心了,導致如今暴躁,煩悶,無法寸進。以現在的狀態去對付司徒明朗,當真是尋死。」

轟轟!

他握緊拳頭,捶打著練功房的地面,那岩石地面實際上早就讓他弄破裂了。

「修仙一道,這種緊迫,殘酷的壓力,怕是不少,我小看了仙道,故而如今,內心才會如此壓迫,自古以來,成仙者,哪有一步登天1

一方面是急切的渴望。

一方面,是現實的阻礙。

這將吳煜逼得心中怒火燃燒。

「吳煜,你幹嘛呢1忽然,青芒那清脆的聲音在外面響起,估計是這邊動靜太大,驚擾了她。

「青芒。」吳煜心情掙扎了一下,眼中的金色消退而去,他整理了一下衣物,來到外面,見青芒正埋怨的看著自己,道:「你真是吵死了,我想睡覺都睡不成。」

「抱歉。」吳煜很無奈。

「還是那樣沒有頭緒么?現在好像剩下十幾天了,你再沒有進步,估計……」青芒見他稍微有些迷惑,也不生他的氣了。

「嗯。」對吳煜來說,看來,只能以這樣的狀態,對戰司徒明朗,看能不能險勝了。

「是不是缺什麼寶貝,我們要不一起去』多寶谷』走走吧,那裡有一些我們還算能買得起的東西。」青芒提議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