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5章 仙國監察者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傲。修道者最重法力,至於肉身力量,是凡間武者看重的東西。 「不過,真正的金剛不壞之身有一萬字,我要修鍊完畢,肯定很可怕。」 接下來,蘇顏離給了他一些指導,讓他眼界開闊了不少。他很感謝蘇...

整個碧波群山之中,有數條寬大江河貫穿而過。

河裡有諸多魚蝦,甚至藏有成妖的野獸,整個通天劍派的雜役弟子,基本上都在江河裡抓取魚蝦,餵養仙鶴等靈獸。

夜裡,吳煜來到浪潮滾滾的江河邊,在昏暗的夜色之中,將手中一樣黑物扔進江河中,江水如此湍急,等明天天亮,這黑物早就離開碧波群山了。不過,更大的可能是餵了魚蝦。

「紅顏白骨,再美的容顏,也逃不過生死。」

那黑物,正是夜孤雨。

「我留你生路,你卻給我死路,我已仁至義盡了。」

這是夜孤雨自己尋死,否則吳煜並不會輕易殺人。

「顏離峰這麼大,蘇師姐似乎在閉關修行,估計無人知曉。」

實際上這偌大的通天劍派,總會有人在競爭、仇殺之中默默死去,這江河之中,早就不知道葬了多少屍身。

趁著夜色,吳煜迅速回到瞭望天峰,到了弟的』練功室』中。他封閉了練功室,將自己留在這裡,扯開衣物,這時候方能看到,實際上那金焰符的烈火,仍然在他體內灼灼燃燒,五臟六腑,筋骨血肉仍然在火焰燒之中,他只是將這痛苦壓制下去,求得了一線生機罷了!

「金剛不壞之身,乃鋼鐵之身,火焰之身,金火合一,幸虧今天是金焰符,若是換做寒冰、風暴、雷霆等其他符籙,我三息之內,必死無疑。我之身體,本就是太陽、地火鍛造的鋼鐵不壞之軀,火焰的殺傷力對我而言,稍微有些小了。」

這正是他今日能活下來的原因。

不過,這金焰符的霸道能量,仍然在他身上灼燒,若是不驅逐的話,總有一天,會將他燒得灰飛煙滅。

渾身上下,都是火爆烈焰,坐在地上,連那岩石都被燒得黝黑,身上也根本穿不得衣物。

「該怎麼辦?」

第一想法,是求助蘇顏離,看她是否能解救自己。

但如果自己能解決的話,他是不太想麻煩別人的。

「金剛不壞之身第一重的第八層,用以』脫胎』之法,名為《靈明石胎》,』靈明石胎』中記載,我需在烈火當中,鍛造七七四十九天,忍受烈火焚身之苦,使得前面所鍛造的血肉、筋骨、竅穴、五臟六腑等真正融合在一起,脫胎換骨,方能成』靈明石胎』1

如今,吳煜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我正愁,不知道怎麼去尋找一種能燒自己七七四十九天的烈火呢。這金焰符如附骨之蛆,灼燒我身,似乎正好可以,當做用來修行』靈明石胎』的契機1

堅定了內心的想法之後,吳煜便靜下心情,開始琢磨金剛不壞之身的第八層。曾經得到的一千字法門,如今已經修鍊得差不多了,如果能搞定靈明石胎,那就差仙變、通神。

嘗試之下,發現這金焰符,當真可行。

「司徒明朗,你耗費大力氣,用這貴重的金焰符來殺我,卻怎麼也想不到,它竟然能助我衝上更高的境界吧1

吳煜靜心凝神,以《靈明石胎》中的法門,開始有規律的燒,融合渾身所有部分,從頭頂百會穴,到達腳趾,都需烈火燒。

這個過程,沒有驚天動地,只有長久的灼燒之痛,日復一日,比起之前所有的過程,都需要更大的毅力,一天比一天難熬,當難以堅持的時候,吳煜便觀想那心猿,心神沉澱,那會好受一些。

正是這寂寞、煎熬的過程,持續四十九天,吳煜完成了』靈明石胎』中的每個部分,終於將那金焰符的火焰,盡數吸收,消耗完畢,而這時候他也正好達到脫胎換骨,成就靈明石胎!

整個練功室,四處充滿污穢之氣,地上也有諸多黑色污物,那都是吳煜身上所排出,這十多年來吃下的毒素、廢渣,如今身體如純凈金身,內部一塵不染,如此脫胎換骨,將來才有可能踏上仙道。

當其走出練功室,那陽光傾灑在身上,如同新生募》羯希流轉著淡金色的光芒,背上那』卍字』更加閃耀,雖然只有四十九天,但其長發、眉毛等都已經長出來了,這正是脫胎換骨之效,新的毛髮,看似柔順,實則也堅韌似鐵,不再容易被燒沒。

沐浴在陽光之下,少年沖著這天地,發出一聲高聲吼叫,震顫了無數山林!一股浩然陽剛之氣,勃然爆發,席捲許遠。

「痛快1

如今成就靈明石胎之後,威力更猛!當吳煜握緊拳頭之後,更能感受到渾身巨力,他發現自己的進步,已經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

「尋常武道十重天,方有兩千匹戰馬力量,而我方第八重』脫胎』之境界,就已經有三千匹戰馬神力。真正到了一人可當千軍萬馬的境界。恐怕,我已經逐漸能和凝氣之高手相比了。」

這種進展,他連自己都覺得可怕。

「對別人來說,我能打敗裕懷山,已經是不可思議了,就是不知道他們是否知道我斬殺了那武道十重天的女人。」

其實自己能安心修鍊四十九天,就說明那女人的死,似乎並沒有多少人關心。

三千匹戰馬之力,換做一年前,這簡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這金剛不壞之身,越是往後修行,就越是可怕。

他內心沉靜,在接下來一段時間,專心琢磨那』金焱屠龍訣』,儘可能的增強自己的力量。曾經吳都的噩夢,夜裡都會來襲,吳煜已經急著要回歸了。他覺得,只要把這第一重的金剛不壞之身完成,應該就差不多了。

有一日,蘇顏離前來拜訪,那日吳煜正在練劍,她觀看了許久,眼眸中靈氣氤氳,直到吳煜結束,她才道:「你當真脫胎換骨了,你年紀雖然比司徒明朗大,但這一年來的進展速度,是他的數倍。師尊收你為徒,怕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沒想到在通天劍派擁有巨大地位的她,會給自己如此評價。

「那我現在是否能打敗司徒明朗?」吳煜還不太清楚,凝氣之後,會有多強的實力?

蘇顏離卻搖搖頭,道:「以戰馬計算力量,是武道境界的演算法。凝氣是進了仙道,便不能這樣算了。畢竟道術之威能,是凡人之力無法抵抗的。不過,司徒明朗剛凝氣,真要計算,大約相當於擁有五千匹戰馬力量,大約是你現在的兩倍。」

這樣說起來,吳煜心裡大概有譜了。司徒明朗學會了道術,自己現在還不是其對手,交戰必輸。

「看來,我要再進一重,才是其對手。」吳煜心裡想。

「吳煜,你這凡胎鍛體境之法太可怕,但切莫驕傲,因為仙道修行,最關鍵的不是肉身,而是法力,等你到了凝氣境界,戰鬥力還是以法力為準。」

吳煜連忙點頭,若不是蘇顏離說,他確實有些驕傲。修道者最重法力,至於肉身力量,是凡間武者看重的東西。

「不過,真正的金剛不壞之身有一萬字,我要修鍊完畢,肯定很可怕。」

接下來,蘇顏離給了他一些指導,讓他眼界開闊了不少。他很感謝蘇顏離,對方肯定也是有愛才之心,才會如此關愛自己。

「聽說有一名叫夜孤雨的弟子失蹤了,她和司徒明朗走得近,是你殺的么?」交談完畢后,蘇顏離那明亮的美眸忽然盯著吳煜,她境界很高,在她的注視之下,吳煜很難撒謊。

「是。」

蘇顏離點點頭,卻並不責備,仙門弟子私下的爭端她是看得多了。

「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沒人追究,不過,司徒明朗近兩個時間沒來找你,並不是他忘記仇恨了,而是他在準備競選當仙國監察者,等他成功之後,你還是危險。」

蘇顏離並不會幫助自己擋司徒明朗,吳煜心裡很清楚,自己想當掌教的弟子,全憑自己能力,司徒明朗是自己的一道考驗,能敗司徒明朗,就是成功,失敗就會滅亡。通天劍派弟子無數,掌教至尊可不會無故偏袒自己。

倒是』仙國監察者』這個名字,引起了吳煜的興趣。在吳煜追問之下,蘇顏離大約講述了一些仙國監察者的職責,還有收穫。

「我們通天劍派弟子,在沒得到長老允許之前,不能私自離開碧波群山,去當凡人國度的護國上仙,差不多是唯一能出去的機會了。」蘇顏離淡漠道。

護國上仙!

這個消息對吳煜來說,簡直就是重磅炸彈!

原來,昊天上仙就是仙國監察者,只不過在任時間比較長罷了。

「蘇師姐,我想問問,東嶽吳國,是否在這幾個國家之內呢?」吳煜很緊張問。

實際上是這樣,通天劍派和周圍一個叫做』中元道宗』的門派相互之間有協定,各自監察數個國家十年,上一個十年,是』中元道宗』在監察這些凡人國度,監察期間那些凡人國度出產的所有資源,都屬於中元道宗。

現在十年已經到了,該換通天劍派,去派遣弟子,監察這附近幾個國家了。

「南山趙國、東嶽吳國,一共六個國家,都屬於這個十年,我們通天劍派監察的範圍。」蘇顏離不太清楚吳煜的身世,她對凡人階段的事情,並不是很感興趣。

對吳煜來說,這太重要了,也就是說,昊天上仙可能要回歸宗門了,他恐怕只有成為東嶽吳國的新護國上仙,才能和他遭遇。

…………

紅包口令:90676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