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3章 琉璃仙宮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就有已經十四歲的司徒明朗,司徒明朗長高了不少,雖然只是多了一歲,但如今已經開始有翩翩公子之模樣了,尤其是凝氣之後,仙氣環身,氣質更高,在凡人心中,怕是和下凡的少年神仙,已經沒有區別了。 ...

碧波群山遼闊無邊,其中以主峰』通天峰』最高!

通天峰之上,有』通天仙宮』,乃是通天劍派一大核心,掌教至尊風雪崖,居於其中,掌控劍派傳承、大事。

通天峰劍氣衝天,直插萬里雲霄,十分霸道。

不過,碧波群山之中,還有一座山峰,幾乎可以和其比肩,那就是』琉璃天山』。

』琉璃天山』雖也在碧波群山之中,但卻是異類,因為其上終年白雪皚皚,整座山峰如同寶石琉璃,插於碧波群山之上,就像是這片群山的眼睛,晶瑩剔透。

這』琉璃天山』乃是通天劍派最美之山峰,自然,也是尋常弟子、長老,都禁止進入之地。

琉璃天山之上,有一座琉璃仙宮,乃是護教至尊』藍華芸』之修行、居注處理劍派大事之地!那琉璃仙宮,絢爛優美,如雪上明珠,據說乃是一塊天然的天地珍寶直接雕刻而成。

琉璃仙宮,藏於七彩雲霧之中。

就在這時候,一行人走下了琉璃天山,其中就有已經十四歲的司徒明朗,司徒明朗長高了不少,雖然只是多了一歲,但如今已經開始有翩翩公子之模樣了,尤其是凝氣之後,仙氣環身,氣質更高,在凡人心中,怕是和下凡的少年神仙,已經沒有區別了。

其一雙淡藍色雙眸其中,隱約有雷霆閃爍,一閉一睜之間,著實嚇人。

「五師弟絕世奇才啊,這才凝氣一年,就已經將』御雷術』修得大成,如今掌握了一門道術,算是徹底凌駕在武道之上了。」

一位仙風道骨的男子說道。

「明朗能有此成就,還得感謝三師兄的教導。」司徒明朗很是謙遜,那神態、語氣,都讓人覺得如沐春風,暗嘆此子未來絕對不可限量。

「都是你自己的努力。」

幾個護教至尊的親傳弟子,互相恭維,倒也熱鬧。

「明朗,師尊今日可是讓你,去競爭成為』仙國監察者』,讓宗門派遣你去執掌凡人仙國?」

那三師兄問。

「師兄怎麼知道?」這是藍華芸單獨和他說的,司徒明朗還沒告訴這三師兄呢。

這四位都笑了起來。

「小師弟,你太可愛了。老實告訴你吧,其實啊,我們四個在成為師尊弟子后,都當過一段時間的仙國監察者,當仙國監察者,雖然要離開宗門,去凡塵歷練,但好處還是很大的,畢竟凡人世界,地大物博,而凡人都不識仙物,最終都會到仙國監察者的手中,我們當仙國監察者那些時間,其實都在凡間得到了不少好處。」

「眾所皆知,仙國監察者是個肥差。而且,也是唯一可以很自由,出去透透氣的機會埃你無法想象,到了凡間,那些凡人會如何尊敬我們,在他們心中,我們就是世界的主宰者,他們稱呼我們為護國上仙,連那些凡間皇帝的妃子,只要我們想得到,他們都會拱手送上,因為,他們太弱了1

說到這裡,幾個男人們心照不宣的笑了起來。

「原來如此,看來我必須要成為仙國監察者了。」司徒明朗從凡間而來,自然知道,凡間其實有不少被埋沒的好東西。

「似乎還有一段時間,才能競選仙國監察者,在這段時間,我得先讓那吳煜嘗嘗死亡的滋味。」

司徒明朗眼中,電光閃爍,殺氣顯露。

這裡他心裡的一根刺,不除之,永遠都難受。

「今天,是那吳煜出關的日子啊,就是不知道,他敢不敢出現1

傍晚時分,司徒明朗回到獨屬於他的』傲雷峰』,這是藍華芸親自賜給他的山峰,不亞於蘇顏離的』顏離峰』。

司徒明朗不願意讓任何人到他的』傲雷宮』當中,所以那傲雷宮一片陰暗,當他踏進這空曠的大殿時候,在陰暗當中,隱約有一個人正走出來。

「夜孤雨。」司徒明朗抬起頭,看著這個比自己還要高一個腦袋的女子,這是一個身材極好的女子,十分高挑,穿著一身漆黑色緊身的衣物,乃是某種獸類的外皮所製成,包裹在其身上,更顯露出其驚人的身段,那凹凸有致的身姿,簡直算是尤物了。

更要命是其一張臉蛋,也是嬌媚萬分,令人難以把持。

不過,她身材是火辣,但雙眼卻萬分冰寒,彷彿藏著刀劍,一眼就能讓人毛骨悚然。

「司徒明朗,你可回來了。」夜孤雨面無表情,正是這模樣,怕是讓男人更想征服。

不過,司徒明朗卻似乎沒什麼興趣,直接問道:「你聽到什麼消息了?」

「今天吳煜出關,回到瞭望天峰,據說,接連打敗了鍛體境第八重的青芒,和鍛體境第九重的裕懷山。而且,基本上是一招戰敗。」夜孤雨說這話的時候,凝視著司徒明朗的眼睛,彷彿想從其眼中,看到一絲驚訝,或者是恐懼?

卻不料司徒明朗噗嗤一笑,道:「真是能折騰,估計是為了打敗我,憋足了勁修鍊。」說到這裡,他抬頭再看夜孤雨,淡淡道:「就按照我們約定的做。你為我殺了他,他的凝氣丹歸你,我助你到凝氣境界。時間就在今晚。」

「你就這麼著急么?」夜孤雨清冷一笑。

「急。」

「行。等我取了他的腦袋來見你。」

夜孤雨越過了他,那婀娜的魔鬼身姿,瀑布長發半遮著渾圓翹臀,這背影確實迷人,司徒明朗這時候回頭盯著了她,這道目光讓夜孤雨心裡一笑,道:「這少年老成的傢伙,終究還是抵不住我的誘惑么?」

在這通天劍派,似乎還沒幾個人能目不斜視的面對她,好似一點興趣都沒有的樣子。

「給你這東西,我師尊親自給我臨摹的』金焰符』,你要不是他對手,就用這』金焰符』滅了他。」司徒明朗道。

「呃?」夜孤雨還以為,是他終於忍不住了呢。竟然是給了這金焰符,這倒讓她驚訝了,道:「這麼貴重的東西,顯然只有你拿得出,到時候大家懷疑到你身上怎麼辦?」

司徒明朗冷笑道:「懷疑到我身上又能如何?他死了就是死了,我師尊在,無人能動我。」

「那你為何不自己動手?」

「因為,我不想髒了自己求道之劍,我早想通了,我不能被兩個廢物哥哥的仇恨影響了我的求道心境,我的劍,只能面對比我更強的對手,比如說蘇顏離!而不是這走了狗屎運的卑微雜役1

司徒明朗很想笑,這一年他變化很大,藍華芸給了他正確的指導,但恐怕劍派中的人,還真以為他有多麼痛恨吳煜呢,那只是他的一個眼中刺罷了。只需拔掉就行。

「你太驕傲了。」夜孤雨搖搖頭,回頭消失在黑暗當中。

她發現自己小看這司徒明朗了,他不像是個孩子,才這點年紀就太成熟了,自己本想以身體誘惑他,讓他痴迷自己,受自己控制,但今日一看,他求道之心如此堅固,根本不會對自己有任何心思。

「還不如宰了那吳煜,拿了凝氣丹算了。」

「我差一步就凝氣,怎麼說,宰了這雜役也是輕而易舉。」

……

顏離峰木屋的後山,樹木並不高,多是灌木,環繞在這墓地周圍。彎月並不亮的光芒傾灑下來,地上隱約有鬼影的感覺。

吳煜三叩九拜,為孫悟道灑下酒水。

「孫伯,你改變了我的命運,我卻沒能讓你安享晚年。」

這是吳煜心中,恐怕一生都難以忘記的遺憾了。

如今,他只能對孫悟道傾述。

「你給我的造化,我定珍惜,讓你看到我有更廣大前程。」

「如今禁閉結束,我仍會專心修行,刻苦努力,直至可以回到東吳,拿回屬於我自己的一切為止1

東嶽吳國,一個吳煜必須要回去的地方。

一年時間,已經很長了。

昊天上仙、羲妃、萬青!滅絕之仇,怎可忘記!

「吳憂姐姐,如今怎樣了……」

在吳都,他最放不下的就是她,忘不了姐弟之情,忘不了她對自己的照顧。

「矯情了。」

吳煜站起身來,眼中金光流露,他翻出了今日蘇顏離給自己的《金焱屠龍訣》,開始認真琢磨。這樣還能讓孫悟道親眼看著自己進步,他在九泉之下,定會更欣慰。

「『東海斬鯨劍』只是中品武學,招式簡單,意境不足,已經不足以支撐我此刻修為,而這《金焱屠龍訣》,號稱屠龍,倒是更加霸道,極品武學,怎麼也不會差吧1

想到此處,他便認真研讀,初看之下,發現果然十分適合自己,畢竟這是掌教至尊給自己挑選的。

「果然,有師尊就是不一樣。可以避免走很多彎路。」

吳煜便沉醉在這武學之中,沉醉到深處,他取出了鎮妖劍,開始在孫悟道墳墓之前演練,許久沒有接觸到如此複雜、高等的武學,一時間竟有些忘我了。

「這《金焱屠龍訣》,竟然是掌教所創造的。怪不得如此孤傲,霸道,大開大合,有開山斷河,入海屠龍之氣勢,訣竅不高,但更重一種精神意志,一種不死不休的勇氣。」

「這一點,和我這金剛不壞之身,倒是完全契合,甚至像是為我這金剛不壞之身量身打造的一樣。」

越是研讀、演練到深處,吳煜就越是震撼,越是痴迷。遇到這就像是為自己而存在的武學,那修行,掌握的速度,簡直不是一般的快!

當初吳煜在吳都學東海斬鯨劍,專門去了東海,在海浪之上練劍,連續一年,才將東海斬鯨劍修成。但如今,甚至在一夜之間,就可琢磨出一些來了。

下半夜,一陣殺機,將沉醉在劍勢之中的吳煜驚醒!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