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2章 自在醉翁劍道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說的,就只有青芒這小姑娘了。 「嗯嗯1青芒也不喜歡被這麼多人看著。 到這時候,她也明白許多,心裡驟然很滿足,這一年她也在關注吳煜的命運,現在看來,雖然吳煜所展現的能力只是驚鴻一瞥,但她...

不多時,望天台上已經人頭躦動。

對這忽然崛起,做出驚天大事,又被禁閉一年的吳煜,望天峰的弟子們都萬分好奇,而這其中,又有不少其他山峰的外門弟子混在其中。

人群之中,青芒長劍來襲。

「接我一劍1

鍛體境第八重,脫胎換骨之後,青芒如同經歷新生,身軀凝練到新的程度,可更加大量的吞吐仙山之靈氣,一舉一動之間,彷彿和仙門聯繫在一起,飄渺不定,難以捉摸。

「三丈青血1

青芒手中劍勢變換,腳下步法神奇,確實今非昔比,那劍道定是屬於上品武學,甚至是極品武學層次。

嗖!

眾人關注之下,那一點青芒一劍,竟然殺出三丈劍氣,如同空中飆血,殺氣騰騰,轉眼之間就刺到吳煜眼前。

「吳煜要輸1

周圍諸多弟子,其實更加看好年紀更小的青芒。

那裕懷山看著青芒動手時候的巧妙身段,眼中**倒是更強烈了。如此少女,最是青澀。

叮!

千鈞一髮時刻,青芒那如風暴般的劍勢,在刺向吳煜咽喉的時候,卻戛然而止,一把泛著青光的長劍穩穩的停在吳煜咽喉前一尺之處,再也不能寸進。

「怎麼回事?」眾人瞪大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青芒在鼓足了勁,想要抽出自己的長劍,第二眼則看到震撼畫面,那就是:吳煜背著一隻手,只伸出一隻手,確切的說是兩根手指,夾住了青芒的絕殺的長劍,那兩根手指簡直如金剛火柱,任憑青芒怎麼用力,長劍都被鎖死了。

吳煜雖然是凡胎鍛體境第七重』凝神』之境界,但有金剛不壞之身,又有一千五百匹戰馬神力,而青芒雖然已經脫胎換骨,但只有五百戰馬之力,在三倍力量的絕對壓制下,吳煜神軀剛硬,輕易夾住她的長劍,輕而易舉。

「你放開1青芒腦子一片空白,奮力拉扯,畢竟她雖希望吳煜更強,但也更希望自己能超過他,可如今這狀況……

這時候,吳煜聽她要求,便放開手指,不料青芒用力過度,一抽之下就要往後倒去,眼看就要坐到在地上,吳煜忙掠過去,伸手拉住了她。

結束。

哪怕是最後時刻如同掠影般的速度,都足夠震撼到在場的望天峰弟子了。

很顯然,吳煜輕鬆出手,輕鬆展示了絕對可以碾壓青芒的力量!連這都看不明白,當然就不配為通天劍派的弟子了。

望天峰上,竟然悄然寂靜,所有人都面色僵硬,有些尷尬,原本以為會是一場大戰,但這也結束太快,動靜太小了。

「青芒,你覺得如何?」吳煜並無炫耀之心,只是滿足一下青芒的要求。不過,這時候經歷最初的茫然,青芒終於反應過來,如嘴裡含了個雞蛋似的看著吳煜,道:「我就這樣輸了嗎?你是不是變戲法了?」

「當然沒有,這邊人多,我們下去再聊。」吳煜看了一下周圍,確實,整個望天峰還能和自己有話說的,就只有青芒這小姑娘了。

「嗯嗯1青芒也不喜歡被這麼多人看著。

到這時候,她也明白許多,心裡驟然很滿足,這一年她也在關注吳煜的命運,現在看來,雖然吳煜所展現的能力只是驚鴻一瞥,但她覺得未必會被司徒明朗碾壓。

「等等1

就在這時候,一聲故作深沉的聲音在旁邊響起,吳煜回頭望去,只見那望天峰的弟子當中,走出一位頭髮、鬍鬚都凌亂的中年人,因為飲酒,其臉上有些紫紅,隨意披了一件長袍,其上因灑了一些酒水,再沾了泥土,顯得十分骯髒。

「這位師兄,有何貴幹?」吳煜知道他來者不善,如今他已經是外門弟子,若有麻煩,權當是練手,絕不會如此前那般只能隱忍了。

此人正是裕懷山,他故作大笑,看著這個年輕氣盛,目露金光,天生如有帝皇之威的少年,道:「青芒是我的人,你就這樣帶走她,經過我的同意么?」

他身後有一群差不多年紀的外門弟子,也跟著起鬨,道:「對啊,吳煜,你剛出關呢,就要帶走我們的小嫂子么?」

「你這是橫刀奪愛啊1

「呃?」吳煜還沒見過如此不要臉的,這裕懷山的年紀都能當青芒的爺爺,甚至是曾祖父了,還敢說出這樣的話來,實在是不要臉到極致。

吳煜環視了一周,大約明白了,心道:「此人應該是這望天峰的老弟子,老弟子仗著修為高,稱王稱霸也正常。」

並不是所有人都順從裕懷山他們,如趙丹龍他們,聽到裕懷山這話,就很生氣。

當然,最生氣的還是青芒,被這麼厭惡的人大庭廣眾之下,簡直相當於出言羞辱,她氣得雙眼通紅,提上手中長劍,立馬殺了上去。

「裕懷山,我今天要撕了你的嘴1

她越是氣憤,對方卻反而覺得越是好笑,一群人便笑開了。

「他氣青芒,實際上還是想看我有什麼能耐。」吳煜心中清楚,他做事向來直接,既然如此,他也不廢話,直接按住正好出劍的青芒,瞬間越過了他,手中鎮妖劍上陡然如同有金色火焰燃燒,吳煜一步十丈,手中殺劍朝著裕懷山當頭斬去,一千五百匹戰馬神力,一經爆發,連這望天台的地面都在顫抖!

「哇1

吳煜這出手之果斷、直接,當真出乎預料。

那裕懷山還在大笑當中,渾然不知道吳煜還敢這樣出手,倉促之間拔劍橫擋!

「他們竟然開戰1

「裕懷山修《自在醉翁劍道》,乃是上品武學,又有鍛體境第九重之仙變之境界,吳煜絕不可能一年時間,從第五重到第九重1

在吳煜出手時刻,很多人心中是這樣猜想的。

想法,剎那消逝!

而在剎那之間,甚至眾人只看到一陣金光閃過,而後當的一聲巨響!

裕懷山以劍來擋,可難以想象的是,吳煜那力道太過磅,當鎮妖劍斬在裕懷山之劍上后,直接將之斬成兩段,那斷劍以巨力飛出,在裕懷山的嘴上,撕裂出一道血腥口子,差點到腦後去了!

「啊1

裕懷山痛得半死,剎那之間就跪倒在地上,就如青芒所說,吳煜撕裂了他的嘴巴!

啪!

吳煜一腳將他踩在地上,手中鎮妖劍刺進了其咽喉,但是卻不斬斷其脖頸,只是讓裕懷山感受到了死亡的滋味。

「青芒是我朋友,她還是個孩子,你再胡言亂語,下次斷的就是你的腦袋。」

每一個字都如尖刺,刺進了裕懷山的身體,讓他忍不住心中顫抖。

「好,好……」今日,是裕懷山的陰影。

而其身後那些兄弟、夥伴們,當然不敢上前了,連鍛體境第九重的裕懷山都接不住一招,他們上去就是找死。

或許這時候,他們才知道吳煜當初是怎麼在鳴天峰上,連續斬殺五個弟子的。

而且,掌教至尊親自出現,保住了他!

如今,在所有人的注視當中,吳煜連走路的樣子,似乎都顯得可怕,讓他們禁閉嘴巴,害怕如裕懷山這樣慘。

「走。」

帶著目瞪口呆的青芒,吳煜在眾淖⑹擁敝校走下瞭望天台,第二次到了他的弟**當中,當初本應該在這裡住下的,沒想到就直接被關了一年了。

「你這裡,我順便給了找了十個雜役,這一年時間,都在給你打理得好著呢。」青芒道。

解決了一個大麻煩,現在她心情很好。

「謝謝你,青芒。」

「不客氣,今天你也幫了我,算扯平了。」她還是很有骨氣的……

「你到底到了什麼境界礙…」

一路上,青芒都在追問這個問題,她太好奇了。

同時,她也擔憂,因為說起來,吳煜真正的對手,還是比裕懷山可怕多了。

轉眼傍晚,吳煜將青芒送了回去,看著這仙山中美麗的夜色,他心裡清楚,今天的表現估計已經傳遞到那司徒明朗的耳朵里了。

「掌教至尊,也會知道我的進步。」

吳煜並不怕司徒明朗,對此刻的他來說,所有的挑戰,反而是一種誘惑和渴望,甚至,他已經在渴望,自己把司徒明朗都打敗的時候了。

那時候,顯然,他會真正讓整個通天劍派,都因此震撼!

「那時候,我就能成為掌教的第五位弟子1

那是吳煜如今最渴望的事情。

不只是因為掌教很強,可以給自己更多資源。

更是因為,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沒有他就沒有自己,而且,他是救了自己兩次性命。光是恩情,就已經是再生父母了。

因他出關,通天劍派似乎風起雲湧。

但吳煜漠不關心,更不懼怕,夜裡,他乘著仙鶴,飛躍碧波群山,來到顏離峰,來到了孫悟道的墳墓之前。

「孫伯,一年後,我回來陪你了。」

……

麻煩大家登陸閱讀,點擊一下加入書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