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21章 金焱屠龍訣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山等人從窗戶當中探出頭來,大聲鬨笑。 就在這時候,天邊傳來了兩聲仙鶴的鳴叫,吳煜和蘇顏離已經到了,但蘇顏離並不想下來,在空中,她將一本著金邊的秘典交給了吳煜手中,道:「這是我師尊賜給你的極品...

思過峰。

天上雲舒雲卷,仙霧瀰漫,偶有山風吹拂,席捲而來,颳得仙山樹木沙沙作響,陽光穿過雲層,灑在無盡的群山之上,金光閃耀,地上如同是鋪上了金箔。

不遠處有一株勁松,生長於山崖之上,蒼勁有力,綠意盎然。在那勁松之下,一襲白衣迎風招展,彩練飄揚,如瀑長發黑亮筆直,一時間映入吳煜眼帘。

這時候伊人回眸,可見其膚若凝脂,唇如櫻紅,眼眸如水,嬌軀立於這山間,當真就是一副絕美之畫,只屬上天,不屬人間。

「蘇師姐。」吳煜沒想到,她會在百忙之中來等待自己出關,心中微有些驚喜。

「恭喜,重見天日。」蘇顏離難得莞爾一笑,這笑容倒讓常年居於黑暗中的吳煜,感覺到了人情的溫暖,一時間竟有些失神。

「莫看了……」蘇顏離輕喚一聲,倒不羞怯,而是落落大方,這倒讓吳煜有些不好意思了。畢竟往後她可能會是師姐,切莫唐突了她。

「思過峰離你望天峰有些距離,我知你今日出關,故而送來仙鶴,方便你回去。走吧。」

就在蘇顏離旁邊,有兩隻高大仙鶴。

「好。」

上了仙鶴之後,這靈獸迅速騰飛雲霧,關於這一年有多少變化,吳煜很想知道,不過在他還沒問話之前,蘇顏離便道:「司徒明朗在大半年之前,就凝氣成功,成了護教至尊的弟子。他等這一天已經等太久了。」

看來今日她來送自己,不只是擔心腳程太遠,也為吳煜安危著想。

「吳煜,我無法時刻保你。」蘇顏離在仙鶴上正視著他,眼眸里光芒閃爍。

「明白,我可自保。」吳煜淡淡一笑,聽得這個消息,卻並未讓他驚訝,畢竟這在情理之中。他這份定力,還有如今精神、血肉之間的變化,讓蘇顏離稍微放心了一些。

「看來,我還是小看你了,你努力一年,自保該還是夠的。」蘇顏離點頭說道。

但,吳煜想要的並不只是自保。

……

望天峰上最高處,即是望天台,是和鳴天台類似之處,望天峰弟子在閑暇時刻,會聚在這望天台,飲酒論劍,探討仙路。

外門弟子都還是凡人,離不開衣食住行,故而這裡的』聽雨樓』是最為熱鬧的地方。

來自五湖四海的美酒佳肴,被凡人供奉到這裡,讓這些仙人們免費享用。

聽雨樓一個靠窗的位置,坐著一位青衣少女,年紀不大,還未長開,但就只是這年紀,就出落得十分標誌,正是少女青芒。

周圍幾乎全是望天峰的弟子,大部分都是同一批進入仙門的雜役,趙丹龍和句惑都在這裡,不過,他們都沒有坐在青芒這邊,偶爾眼神往來,都會有一絲尊敬。

青芒正不耐煩的望著窗外,小嘴兒嘟起,那是因為在其對面,正坐著一位邋遢中年,一頭亂髮,滿臉鬍鬚,穿著一身髒亂的長袍,一雙細小的眼睛渾濁不堪,卻又閃動著不懷好意的想法,上下打量著青芒的身子,手中提著一壺美酒,一邊海飲,一邊對青芒說著恭維的話。

「青芒,真是不簡單啊,才入門一年,你就已經到了鍛體境第八重,才十三歲呢。你看趙丹龍、句惑,都讓你扔在後面吃灰塵了埃」中年人嘿嘿笑著,那神情,是人都能看出來,他在打青芒的主意。

「真是下流1趙丹龍等人很氣憤,但也不敢上前,因為這位中年是望天峰的老弟子,在這裡很有勢力,這一年時間,趙丹龍這些新人沒少被欺辱。並且這中年本人,在望天峰混了幾十年,也有鍛體境第九重的勢力,達到仙變之程度。

這中年人臭名昭著,據說最喜歡小女孩,青芒這一年時間,沒少被騷擾,但也敢怒不敢言,當然青芒有後台,但她是個倔強孩子,這等事情不想麻煩長輩,若不是那後台,怕青芒早就遭殃了。

「裕懷山,我不想和你說話。」青芒本想在聽雨樓散散心,遇到這人,當真晦氣。

「別這樣,跟哥哥我聊聊唄。」裕懷山再弔兒郎當,也有仙變的實力在,這是青芒最忌憚他的地方。

他在這裡虎視眈眈,青芒被他的人都圍住了,也不好離開,她剛站起來,卻又只能被逼得坐下,一雙小眼睛閃爍著憤怒的光芒。

「青芒小妹妹,這就對了,陪哥哥我喝幾杯,再走也不遲嘛。」裕懷山猥瑣笑著,那模樣真讓人恨不得抽他耳光。

聽雨樓內氣氛有些尷尬,裕懷山嘿嘿一笑,望著窗外,道:「今天你坐在這窗口做什麼?我猜到了,好像一年前的今天,鳴天峰發生了一件大事啊,算起來,今天有個叫做』吳煜』的小傢伙,是要禁閉結束,回望天峰了?」

「青芒,你是在等他么?他可搶走了你第一的名頭。」裕懷山不懷好意的看著眼前這小女孩。

青芒懶得搭理他,不想說話。那裕懷山便自顧著笑了起來,道:「不可否認,這吳煜是運氣好。但是可惜了,司徒明朗這妖孽已經凝氣,成為了護教至尊的弟子,無論是天資、地位、實力都碾壓這吳煜,吳煜要是聰明,這輩子就留在禁閉室算了,這要是敢出啊,我猜,他活不過三天。」

「裕師兄,你太看得起他了,我猜就一天,不,半天。據說,那司徒明朗一年來,都在等待今天呢。」

眾人鬨笑了起來,畢竟吳煜這是個傳了一年的笑話,當司徒明朗一步登天之後,所有人都在期待,吳煜出關后,還能活多長時間?

青芒氣得發抖,雖說交集不深,但她深刻知道吳煜的為人。

「司徒明朗,殺不死他,一年時間,吳煜絕對比我更強1青芒啪的一聲站起來,氣呼呼的說道。

「我一年前輸給他,今天來等他,就是為了跟他再戰一次,看看這一年時間,我和他誰進步更多。你們滾開,別煩著我。」

說完,青芒握住了長劍,從聽雨樓三樓的窗戶跳了下去。

「這小妞,氣呼呼的樣子,太可愛了。」裕懷山等人從窗戶當中探出頭來,大聲鬨笑。

就在這時候,天邊傳來了兩聲仙鶴的鳴叫,吳煜和蘇顏離已經到了,但蘇顏離並不想下來,在空中,她將一本著金邊的秘典交給了吳煜手中,道:「這是我師尊賜給你的極品武學,你有空可研習。與你之前施展劍勢,有相似之處,威力更大。」

吳煜萬分驚喜,如今』東海斬鯨劍』已經滿足不了他的力量爆發,正缺一門武學,沒想到那風雪崖也料到了。

雖然對風雪崖來說,一門極品武學不足掛齒,但對吳煜來說,實在太關鍵了,可稱作是極品的,價值不亞於鎮妖劍。

「《金焱屠龍訣》。」秘典上五個大字,如神龍盤踞,霸道萬分。確實和東海斬鯨劍很像。

「我需閉關苦修了,保重,期待你成為我師弟的那天。」蘇顏離送完了秘典,便騎著仙鶴離去,那如畫中仙人般的婀娜身影,隱沒在了雲霧之中。

她性格沉靜如水,但有時也剛硬凌人,整個通天劍派,崇敬、愛慕蘇顏離者,其實數不勝數。

裕懷山就是其中之一。

當然,他是色胚,仙門中美貌女子,他無不垂涎,只是如蘇顏離這種,他是萬萬不敢多看一眼的。

吳煜算是一個奇葩了,成瞭望天峰弟子一年,今日才算是真正歸來,即將定居此處。他就如新人一樣,落在瞭望天台上,剛將』金焱屠龍訣』收起來,就看到了飛馳而來的青衣少女。

「青芒?」

「吳煜1一年不見,這小女孩都已經亭亭玉立了,她站到吳煜眼前,又喜又怒,道:「當初入門時候,你答應我,當我朋友,轉眼你就要被關一年,放我鴿子,我要找機會重新打敗你,都找不到人。」

「這……世事難料,我也不想埃」吳煜苦笑不得,女孩的情緒就是奇怪。

「不行,今天你跑不了,一定要和我分個高下才行。」青芒忽然抽出了長劍,瞪大眼睛看著他。

「剛剛見面就動刀劍,不好吧?」吳煜道。

這時候,聽雨樓上有許多人跳下來,原來是聽說青芒要挑戰剛回來的吳煜,一時間鬧開,所有人都來湊熱鬧了,其中,當然就包括那裕懷山了。

「很多人看輕你,你是打敗過我的人,怎麼可以被別人看輕!接劍1青芒鼓著勁,當真是說到後面,就直接動手了。

「原來如此。」吳煜明白了,她之所以這麼急切,並不只是想超越自己,而是為自己不平,想讓自己展現出實力來,讓周圍那些看輕自己的人好好看看。

也許對青芒來說,朋友是很重要的。

刷!

吳煜先是推開數步,躲過了青芒一劍。

「時隔一年,青芒再戰吳煜,快來看啊1

「吳煜?哪個?啊,是那個殺人司徒明朗的哥哥,被禁閉一年的那個?」

「他出關了?」

這風波迅速就傳遍瞭望天峰,許多還在修行的外門弟子,紛紛出來,其中許多人都聽說過吳煜的大名,卻沒看過吳煜本人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