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9章 東吳祭祖

作者:風青陽  |  更新時間:2015-12-07 12:33  |  字數:4125字

「掌教,我想懇求你一件事!」

「說。」

「孫悟道如我生父,我要葬他,為他守靈,請給我七天時間。」

「准。」

如此,吳煜便在司徒明朗等人殺機重重的目光之中,和蘇顏離一起返回顏離峰。

「蘇師姐。」

雲霧之中,仙鶴之上,蘇顏離在狂風吹拂之下,長裙彩練獵獵作響,飛舞起來。

「何事?」蘇顏離側過頭看著他。

「多謝。」千言萬語彙聚在這兩個字之中。她讓吳煜想起了無憂公主,她也是個細心關照自己的人。

「不用,倒是你確實需要爭取,否則一年後,我也保不住你。須知,在通天劍派殺人,未必要自己動手。司徒明朗不會放過你的。他前程太遠大了。」蘇顏離叮囑道。

「我記住了,一年時間,我明白。」

對吳煜來說,今天能活下去都是上天眷顧,更別說有一年時間爭取,他根本就不怕。往後的路,他有信心走好,走得輝煌。

東嶽吳國,他還要回去呢。

回到顏離峰後,顏離峰的雜役們已經知道了發生的事情,他們個個如看神仙般的目光看著吳煜。

吳煜埋葬了孫悟道。

就在孫悟道曾經埋葬吳煜的位置上。

墓碑上刻:義父,孫悟道之墓。

雖然年紀差很大,但吳煜還是當他為父親。

和東吳皇帝完全不一樣的父親。

吳煜跪了七天七夜。

「我走了,一年後再來看你。」

「到時候,定要讓你更加驕傲。」

吳煜走後,那孫悟道之墓泛著金色的光芒,隱約顯露出一張布滿皺紋的笑臉。

一根金色的毫毛,從墓地當中飛舞起來。

那不像是人的毛髮,更像是一種獸的一根毫毛。

「吳煜,我們還會相見。」

毫毛越飛越高,直到隱沒在了黑暗當中。

「『他』的後裔,在這無盡世界,只剩下你我了。」

墓碑上的的笑臉,逐漸隱沒,最後一片漆黑。

……

思過峰,禁閉室。

一個禁閉室,完全封閉,長寬各有十尺,高五尺,連站直都不可能。

常年在這禁閉室之中,人都要瘋狂。

「吳煜。」

金丹仙人和蘇顏離站在禁閉室之外。

「掌教。」吳煜萬分恭敬。

「一年後,你若能打敗司徒明朗,就算沒有凝氣,我都收你為我風雪崖的第五位弟子。」金丹仙人道。

吳煜激動得傻了。

當初提前拜師,從未想過今日竟然能如願。

若是成功,他在這通天劍派的地位和蘇顏離差不多。那可以做的事情,可以修的道,就太多了!

「謝掌教!」

還沒成功,吳煜不能直呼師尊。

第五位弟子。

「一年後見。」蘇顏離淡淡一笑。

「蘇師姐!」吳煜抬起頭。

「怎麼?」

「我想問,你是第幾位弟子。」

「我排行第四,資質最末。」蘇顏離道。

「那我吳煜,定要成為你五師弟。」吳煜大聲道。

「行。」

禁閉室大門關閉。

可怕的寂靜、黑暗。

一年。

但對吳煜來說,心中的希望,就是最大的光源。

這一年,正是他安靜修鍊的最好機會!

他開始潛修。

離開思過峰後,風雪崖帶著蘇顏離,在雲霧之中飛馳。

「顏離,你說得不錯,他得到的造化,比我們想像當中好。不過,他心性不錯,我願做他引路人,庇護他。這是我與他之間的緣分。」風雪崖在前方說道。

「重情義,確實是個好人。心性、意志、天資,都有資格當你弟子。護教至尊這些年的弟子,越來越強,師尊你也感覺到壓力了吧。」蘇顏離沉吟著,衣裙在雲霧中飛舞。

風雪崖冷笑道:「這女人,若不是來自那個地方,還入不了我眼!」

……

鳴天峰。

一日,雲層亂舞,冰封千里。

一少年之聲,大嘯高空。

「有人凝氣成功了!」

「天啊,一步登天了!」

「誰!」

「還用說,鳴天峰,司徒明朗!」

一時間,碧波群山為此轟動。

當司徒明朗到達凝氣仙根期的時候,才方才有人想起被禁閉的吳煜,想起曾經發生在鳴天峰的那件大事,那一天,連掌教都出面了。

一切都對吳煜有利,只有他那句一年後要挑戰司徒明朗的話,成為了笑柄,尤其是司徒明朗凝氣成功後。

「等吳煜從禁閉室出來,一定會傻眼吧!」

看著鳴天峰上雲層翻滾,許多弟子忍不住笑道。

一個大人物,降臨鳴天峰,那是一位風華絕代的藍裙女子,脫去了少女的青澀,有了美婦之丰韻,更有一種無窮魅力,歲月給這位女子帶來了傾城之美艷。

她是,護教至尊!

沒錯,護教至尊是一位女子,也是一位金丹仙人。

「司徒明朗,從今日開始,你就是第五位弟子。」護教真人的聲音,席捲碧波群山,昭告天地,彷彿也在挑戰某人的權威。

「謝師尊,明朗必不讓你失望!」

鳴天峰上,司徒明朗等這一刻實在太久了。

看著天上藍色劍影上的護教至尊,司徒明朗眼神熾熱。

「吳煜,你的死期,越來越近了。我師尊已經歸來,就等你出關了。」

凝氣,一步登天啊!

……

每年八月十五,東嶽吳國都會舉行祭祖大典。

吳都,仍舊繁華。

皇室祭祖這一日,更加熱鬧。

先祖殿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