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6章 鳴天峰之戰

作者:風青陽  |  更新時間:2015-12-07 12:33  |  字數:4320字

吳煜坐在仙鶴之上,前往『鳴天峰』。

他忘不了,那一句句安慰。

忘不了那些千叮萬囑。

忘不了這一個月,每日返回木屋,他給自己準備的飯菜。

那是家的感覺,是深沉的愛。

老人的布滿皺紋的臉上,一直很嚴肅,但那目光中的關愛,在腦中揮之不去。

當吳煜奪得入門考核冠軍時候,他那自豪、驕傲的大笑,更是讓吳煜徹骨心痛。

「司徒晉!」

此人囂張跋扈,肆無忌憚的樣子,闖入到吳煜的腦海之中,吳煜甚至能夠想像到他是如此殺了孫悟道的,那等場面,只會讓吳煜渾身每一寸都燒起仇恨的怒火。

他剛讀過門規,禁止外門弟子私自廝殺,若有仇怨當稟報。

「鳴天峰!」

到了。

渾身的血、肉、骨骼、筋脈,甚至是五臟六腑,此刻都在燃燒著金色的怒火,血絲遍布其眼睛,那驚人的煞氣瀰漫,前所未有!

「司徒晉!」

吳煜暴怒之聲,在這鳴天峰迴盪。

一時間,鳴天峰嘩然,這是挑釁啊。

「我司徒晉在此。」

鳴天峰上,傳來了一個弔兒郎當,漫不經心的聲音。

那是在『鳴天台』上,是鳴天峰最大的一個廣場,平日里有不少仙門弟子在此處切磋。

吳煜驅動仙鶴,如今是正午剛過去一個時辰,陽光仍然**,燒得吳煜血肉皮膚之間,一道道金光遊走,血肉之內,骨骼之中誕生出熊熊金色烈火。

鳴天台上有不少仙門弟子,都看到一個彷彿燃燒著金色火焰的少年,從天而降,在仙鶴還沒到達鳴天峰的時候,他就跳下,重重的落在鳴天台上。

那巨石鑄就的鳴天台,被撞擊撕裂出網狀的裂紋來!

「這是誰!」

周圍有不少人圍觀,都是仙門弟子,都不弱。但事不關己,他們懶得搭理。

司徒晉、王逸陽、花千幽和柳暮雪從一間雅房之內走出,來到鳴天台上,老遠他們就看到殺氣衝天的吳煜,那兇惡的眼神確實震住了他們。

「怕個屁!我們有四人,而且通天劍派禁止外門弟子廝殺,否則逐出師門,甚至就地格殺。他還能拿我們怎麼著?」司徒晉冷冷一笑,毫不在乎,大搖大擺朝著吳煜走來。

「據說這個是吳煜,是剛剛經過入門考核的雜役,你看他手中有一把鎮妖劍。就是不知道,他和司徒晉四人有什麼矛盾?」

「司徒晉的弟弟很逆天,他的地位也水漲船高,最近得罪了不少人。」

以司徒晉的秉性,願意和他為伍的人並不多。

吳煜沒聽周圍人的議論,當看到司徒晉,看到這旁邊三位的時候,他心中只有一件事情,就如他的發誓一樣,今日不殺了他們,他誓不為人。

司徒晉是主凶,其他三位是幫凶。

「踏踏!」

吳煜手中,精鋼長劍換成了接近法器的鎮妖劍,在烈日的照耀下,鎮妖劍閃爍著冷血之光,其上那些大妖的圖案彷彿活了過來,在劍中嘶吼、咆哮,血氣瀰漫。

吳煜二話不說,一步步鎮壓上去,眼眸都快成金色,和司徒晉對撞。

「我道是誰,原來是顏離峰的小雜役,據說今天入了仙門呢。怎麼不回去你顏離峰耀武揚威,來找我司徒晉呢?」

旁邊王逸陽笑道:「八成是他那死鬼老父親沒命了。當然,就一個老不死的東西,翻山越嶺的,沒命很正常。活了這麼大年紀還不死,這就是浪費我通天劍派的糧食。」

聽他們嬉笑,兩位美人忍俊不禁,笑罵他們。那**的嬌軀,飽滿的曲線,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

司徒晉臉色陰狠,直接道:「吳煜,跟你說實話吧,那老傢伙就是老子宰的,我看他不順眼,怎麼著?你還敢和我拚命呢?你有這能耐么?你有這狗膽么?」

他有恃無恐!

他有四個人,這裡是通天劍派,而且還是在光明正大的鳴天峰,有二十多個仙門弟子看著呢,還有更多人往這裡來呢!

他司徒晉的弟弟司徒明朗,十三歲,武道圓滿!整個鳴天峰,都沒人敢招惹他司徒晉!

否則,以王逸陽這三人的孤傲,怎會聚集在他身邊來,以他為首?

「哈哈……」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其實經常會有這樣的鬧劇。但基本上沒什麼大事,好不容易進了仙門,誰敢冒犯門規殺人?

「招惹司徒晉,這傢伙剛入仙門呢,真是可憐。」

「司徒晉有那弟弟,註定沒人敢動啊。」

「一人就敢闖過來叫囂,這吳煜就是個有頭無腦的傢伙。」

仙門弟子們鬨笑了起來,司徒晉笑得更歡,挽住旁邊花千幽的柳腰,肆無忌憚的盯著吳煜。

嗖!

吳煜加快了速度,真的殺了上來!

司徒晉臉色一變。

「你們別動手,我來會會他!」

司徒晉臉色陰霾,放開了花千幽,抽出一把寶劍,寒光閃爍,顯然只比鎮妖劍差一些,他舞動那長劍,以他司徒世家的中品武學《寒冰殺劍》攻擊上來。

「廢物,吃我『天寒地凍』!」司徒晉心有驕傲,仍想和吳煜真正分出勝負,那天寒地凍劍勢展開。

「破風斬浪!」

吳煜在靠近時候,猛然爆發,整個人彷彿和天上的烈日融合在一起,無比刺眼,其雙手握住那鎮妖劍,暴起,斬下,那衝擊之力簡直如十萬斤的巨獸!

撕拉!

「啊!」

暴怒之劍,瞬間和司徒晉的寒冰長劍對撞,這據說是有仙人加持過的長劍,在鎮妖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