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16章 鳴天峰之戰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 「司徒晉1 吳煜暴怒之聲,在這鳴天峰迴盪。 一時間,鳴天峰嘩然,這是挑釁埃 「我司徒晉在此。」 鳴天峰上,傳來了一個弔兒郎當,漫不經心的聲音。 那是...

吳煜坐在仙鶴之上,前往『鳴天峰』。

他忘不了,那一句句安慰。

忘不了那些千叮萬囑。

忘不了這一個月,每日返回木屋,他給自己準備的飯菜。

那是家的感覺,是深沉的愛。

老人的布滿皺紋的臉上,一直很嚴肅,但那目光中的關愛,在腦中揮之不去。

當吳煜奪得入門考核冠軍時候,他那自豪、驕傲的大笑,更是讓吳煜徹骨心痛。

「司徒晉1

此人囂張跋扈,肆無忌憚的樣子,闖入到吳煜的腦海之中,吳煜甚至能夠想象到他是如此殺了孫悟道的,那等場面,只會讓吳煜渾身每一寸都燒起仇恨的怒火。

他剛讀過門規,禁止外門弟子私自廝殺,若有仇怨當稟報。

「鳴天峰1

到了。

渾身的血、肉、骨骼、筋脈,甚至是五臟六腑,此刻都在燃燒著金色的怒火,血絲遍布其眼睛,那驚人的煞氣瀰漫,前所未有!

「司徒晉1

吳煜暴怒之聲,在這鳴天峰迴盪。

一時間,鳴天峰嘩然,這是挑釁埃

「我司徒晉在此。」

鳴天峰上,傳來了一個弔兒郎當,漫不經心的聲音。

那是在『鳴天台』上,是鳴天峰最大的一個廣場,平日里有不少仙門弟子在此處切磋。

吳煜驅動仙鶴,如今是正午剛過去一個時辰,陽光仍然**,燒得吳煜血肉皮膚之間,一道道金光遊走,血肉之內,骨骼之中誕生出熊熊金色烈火。

鳴天台上有不少仙門弟子,都看到一個彷彿燃燒著金色火焰的少年,從天而降,在仙鶴還沒到達鳴天峰的時候,他就跳下,重重的落在鳴天台上。

那巨石鑄就的鳴天台,被撞擊撕裂出狀的裂紋來!

「這是誰1

周圍有不少人圍觀,都是仙門弟子,都不弱。但事不關己,他們懶得搭理。

司徒晉、王逸陽、花千幽和柳暮雪從一間雅房之內走出,來到鳴天台上,老遠他們就看到殺氣衝天的吳煜,那兇惡的眼神確實震住了他們。

「怕個屁!我們有四人,而且通天劍派禁止外門弟子廝殺,否則逐出師門,甚至就地格殺。他還能拿我們怎麼著?」司徒晉冷冷一笑,毫不在乎,大搖大擺朝著吳煜走來。

「據說這個是吳煜,是剛剛經過入門考核的雜役,你看他手中有一把鎮妖劍。就是不知道,他和司徒晉四人有什麼矛盾?」

「司徒晉的弟弟很逆天,他的地位也水漲船高,最近得罪了不少人。」

以司徒晉的秉性,願意和他為伍的人並不多。

吳煜沒聽周圍人的議論,當看到司徒晉,看到這旁邊三位的時候,他心中只有一件事情,就如他的發誓一樣,今日不殺了他們,他誓不為人。

司徒晉是主凶,其他三位是幫凶。

「踏踏1

吳煜手中,精鋼長劍換成了接近法器的鎮妖劍,在烈日的照耀下,鎮妖劍閃爍著冷血之光,其上那些大妖的圖案彷彿活了過來,在劍中嘶吼、咆哮,血氣瀰漫。

吳煜二話不說,一步步鎮壓上去,眼眸都快成金色,和司徒晉對撞。

「我道是誰,原來是顏離峰的小雜役,據說今天入了仙門呢。怎麼不回去你顏離峰耀武揚威,來找我司徒晉呢?」

旁邊王逸陽笑道:「八成是他那死鬼老父親沒命了。當然,就一個老不死的東西,翻山越嶺的,沒命很正常。活了這麼大年紀還不死,這就是浪費我通天劍派的糧食。」

聽他們嬉笑,兩位美人忍俊不禁,笑罵他們。那**的嬌軀,飽滿的曲線,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

司徒晉臉色陰狠,直接道:「吳煜,跟你說實話吧,那老傢伙就是老子宰的,我看他不順眼,怎麼著?你還敢和我拚命呢?你有這能耐么?你有這狗膽么?」

他有恃無恐!

他有四個人,這裡是通天劍派,而且還是在光明正大的鳴天峰,有二十多個仙門弟子看著呢,還有更多人往這裡來呢!

他司徒晉的弟弟司徒明朗,十三歲,武道圓滿!整個鳴天峰,都沒人敢招惹他司徒晉!

否則,以王逸陽這三人的孤傲,怎會聚集在他身邊來,以他為首?

「哈哈……」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其實經常會有這樣的鬧劇。但基本上沒什麼大事,好不容易進了仙門,誰敢冒犯門規殺人?

「招惹司徒晉,這傢伙剛入仙門呢,真是可憐。」

「司徒晉有那弟弟,註定沒人敢動埃」

「一人就敢闖過來叫囂,這吳煜就是個有頭無腦的傢伙。」

仙門弟子們鬨笑了起來,司徒晉笑得更歡,挽住旁邊花千幽的柳腰,肆無忌憚的盯著吳煜。

嗖!

吳煜加快了速度,真的殺了上來!

司徒晉臉色一變。

「你們別動手,我來會會他1

司徒晉臉色陰霾,放開了花千幽,抽出一把寶劍,寒光閃爍,顯然只比鎮妖劍差一些,他舞動那長劍,以他司徒世家的中品武學《寒冰殺劍》攻擊上來。

「廢物,吃我『天寒地凍』1司徒晉心有驕傲,仍想和吳煜真正分出勝負,那天寒地凍劍勢展開。

「破風斬浪1

吳煜在靠近時候,猛然爆發,整個人彷彿和天上的烈日融合在一起,無比刺眼,其雙手握住那鎮妖劍,暴起,斬下,那衝擊之力簡直如十萬斤的巨獸!

撕拉!

「啊1

暴怒之劍,瞬間和司徒晉的寒冰長劍對撞,這據說是有仙人加持過的長劍,在鎮妖劍的暴亂怒斬之下,瞬間崩碎。

叮叮叮!

數道劍刃碎片刺在了司徒晉身上,其中一道直接插在其嘴角,炸起鮮紅之血。

撕拉!

鎮妖劍被稍微震離軌跡,沒能將司徒晉當場斬成兩半,但也直接斬下其一條手臂,那手臂飛了出去,鮮血飛舞,簡直在烈日下灼燒。

轟!

這等場面就一個瞬間,簡直讓所有圍觀的仙門弟子驚呆,剛才所有的嘲笑,這時候都僵住了。

司徒晉滾倒在地上,蜷縮在一起,如瘋一般在慘叫,和剛才囂張的樣子判若兩人。

一招敗退,差點沒命!

此刻的吳煜,如同魔神,其眼神冰冷,再度一劍朝著司徒晉胸口刺去。

「司徒晉1

「住手1

他們沒想到,吳煜真有這膽量,他真要殺司徒晉!

為了一個將死的雜役!

王逸陽等人,如今腦中一片混亂,吳煜如此憤怒,也超過了他們的想象,此刻他們慌亂衝上來,三人聯手擋住了吳煜,司徒晉在慘叫中爬出一條血路,爬出了戰鬥範圍。

「叫我哥出來!叫我哥出來啊1丟了一條手臂,司徒晉簡直瘋了,雙眼通紅。

他認為,有王逸陽他們攔在眼前,至少可以撐到他大哥從裡面出來了。實際上,剛才他就和他大哥司徒康在一起。

一聲驚呼。

啪!

一個身影倒在司徒晉的旁邊,渾身染血,司徒晉嚇得渾身哆嗦。

「柳暮雪1

身邊這高挑的女子正是柳暮雪,在一息之前,司徒晉也在打她的主意,想把她也弄上床,而此刻她心口中了一劍,穿胸而過,鮮血染紅全身,一雙蒼白的眼睛死死盯著蒼天。

死不瞑目!

「死人了1

一時間,整個鳴天峰徹底騷亂!

普通的恩怨打鬥,和死人,那簡直是兩回事!

這件事情,鬧大了!過不了多久,整個通天劍派的目光,都會聚集在這裡來,長老,核心弟子等,都會知道這裡發生的大事!

無數人驚呼!

興許是司徒晉人品太差,周圍二十多人如此靠近,竟然沒人上來幫忙!

實際上,吳煜此刻如同殺神,如此殺神,哪怕高吳煜一個境界,也不敢貿然插手,萬一吳煜還有其他手段,為了司徒晉而丟了性命,且參與到這大事當中,相當不值。

啪!

正在司徒晉看著柳暮雪的是屍身,渾身顫抖,哆嗦的時候,另外一個身體直接倒在他的身上,司徒晉單手奮力推開,那人倒在他身邊,同樣瞪大眼睛,不過是看著司徒晉的。

「花千幽1

這個差點被自己搞定的美人,同樣怔怔的看著自己,死不瞑目。

嬌媚紅顏,瞬間化作了屍骨,其身體正在失去溫度,對司徒晉而言再無誘惑,只有恐懼。

「呃……」司徒晉簡直忘了渾身的痛,只有恐懼。只是,就算是要後悔,現在也來不及了埃

「司徒晉,我恨你。」

最後的王逸陽,跌跌撞撞倒在了司徒晉旁邊,以最怨毒的眼神看著司徒晉,而後斷了氣。

連殺三人,連死三人!

嗡!

司徒晉看到了劍刃染血的吳煜,烈日灼灼之下,他的身上也如同燃燒著金色烈火,雙眼金光亂冒,刺穿了司徒晉的心神!

出大事了!

鳴天峰,無數人在驚呼。

「輪到你了。」吳煜提前上前,司徒晉很幸運,沒有第一個死去。

但也不幸,他親眼見證了王逸陽他們的死。

那種恐懼和痛苦簡直無法想象,當吳煜上前的時候,司徒晉瘋了一般往後爬,嚇得小便失禁。

「找死1

陡然一聲暴喝,前方一道寒光來襲,吳煜正要滅殺司徒晉,卻又被阻止了。眾人不禁感慨,這司徒晉的命真是大,又被救了。

司徒康正在飲酒作樂,剛才司徒晉說出來解決個小麻煩,沒想到就一瞬間,死了三個,司徒晉也丟了半條命。

出現在吳煜眼前的乃是一位比司徒晉高大的男子,和司徒晉長相相似,但無囂張之色,更多的是冰冷和內斂,穿著一身堅硬的甲胄,儼然一副將領的打扮。

「哥,殺了他!滅了他啊1司徒晉撕心裂肺的大叫,他兄長司徒康乃是鍛體境第七重!且專心修行,比起司徒晉強上十倍。

鍛體境第七重,名為『凝神』,鍛造的是大腦,完成之後,乃是質的飛躍,要遠超鍛體境第六重。凝神之後,修習武學,體悟仙道,都能突飛猛進!

「竟造成如此殺孽,我要替仙門將你碎屍萬段1司徒康抽出一把寬刃大劍,鋒利霸道,更加接近鎮妖劍。

吳煜恩怨分明,道:「你與我無冤無愁,閃開,我不想殺你。」

司徒康冷笑,道:「你搞錯了,是我要殺你1

他親弟弟被斬去了手臂,夥伴死了三個,他怎能不動怒?況且,現在他有了殺人的借口,就算上面責罰,也輪不到他。

首犯,司徒晉還沒死,就算斷了一臂,他若有資源,還是能接上。

要殺司徒晉,必過司徒康這一關。

吳煜沒有選擇!

萬眾矚目之下,他手持鎮妖劍,衝鋒上前,每一步踏在地面上,都造成一片龜裂,連殺三人之後,他的殺機再度提升!

「橫掃滄海1

「東海斬鯨1

……

喜歡就加入書架吧。晚上還有1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