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10章 生死由命

作者:風青陽  |  更新時間:2015-12-07 12:33  |  字數:4044字

所謂驗證其實很簡單,無非是報上姓名,屬於哪一位上仙。主事者手中有具體的信息,吳煜也在記載之中,今年正好十五歲。

「你是鍛體境第六重?」那主事者抬頭疑惑的看著吳煜,倒不是他要為難吳煜,而是吳煜的資料裡面,沒有記載他修為的信息。

「沒錯。」吳煜點頭。

「去試試。」

如今已經接近正午,大部分的雜役基本上都驗證過了,據說達到要求的共有三百多人。

考核之前,需要身份認證,還需要境界認證。

在主事者之後,有一百匹粗壯,氣血澎湃的戰馬,每一匹戰馬都是通體漆黑,脾氣火爆,喘著粗重的氣息,如今正暴躁的蹬著青石地面,怕是要把這地面踏碎。

戰馬上綁著粗壯的繩索,最終匯聚在一起,而吳煜在主事者的安排之下,握住了這繩索。是否真有鍛體境第六重,最簡單的驗證,就是直接和一百匹戰馬角力!

「那是誰!」

「不認識!」

有部分人沒來得及上登仙峰,就在山下看驗證。吳煜常年在顏離峰,於整個通天劍派來說,基本沒人認識。

「啪!」

主事者一鞭甩開,頓時間化作漫天鞭影,抽在戰馬身上,那些戰馬吃痛,瘋狂奔跑起來。

「好強!」

這一鞭讓吳煜內心敬佩。

但戰馬之力爆發,繩索上傳來恐怖的力道,眼前上百戰馬掀起猛烈濃煙,那氣勢簡直如戰場上殺敵。

「回來!」

吳煜早有準備,單手握住繩索,以馬步扎在地上,渾身肌肉、筋脈、骨骼相輔相成,尤其是五臟精純強韌,擁有巨獸之力。

「喝!」

那上百戰馬,竟然被倒拖了回來!

「成了!」

主事者扔給吳煜一張紅色的符紙,道:「這是紅火符,若有性命之危險,或者自願退出,只需捏碎,就會有紅光環繞,自會有仙門弟子救你。」

「竟然是符籙。」吳煜握住這紅色的符紙,其上書寫著複雜的符號,看不明白,隱約可以在其中感受到來自仙道的力量。

據說這是強大的仙人,才能繪製出的東西。

他小心藏好紅火符,走進了山底的一個洞窟,此處洞府上有三個大字:通仙路!

入門考核,第一關。

……

「這吳煜,還沒來!」孫悟道左顧右盼。

旁邊一個粗壯肥胖的雜役,佔了吳煜的位置。

已經是正午了。

在這個位置,可以看到誰最先殺出通仙路。

通仙路一戰,登仙台一戰,通過者從此就是上仙。

周圍有十萬雜役弟子,一個個伸長了脖子,人頭躦動卻不敢吱聲,安靜等待開始。

天空之上,一個個仙鶴飛舞,每一個仙鶴上,都有一名通天劍派的正式弟子。他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今日居高臨下,自然是在看熱鬧。

不過最引人注意的,乃是這場考核的坐鎮者:傳功長老!

在登仙台之上,有一座懸浮在空中的白玉平台,底部有幾個陣圖在閃爍,彷彿有風吹下,將那白玉平台推到空中。

平台上有三個白玉座位,中間的座位最大,其上坐著一位白眉、白髮、白袍的老者,臉色嚴肅,不怒而威。

這正是傳功長老『木歌』。

左邊的座位沒人,右邊的座位有一位白裙少女,竟然是蘇顏離。不少顏離峰的雜役,都看到蘇顏離在其上,頓感十分自豪。

「顏離師侄,這次顏離峰,可有不錯的雜役?」

傳功長老木歌隨口問。

他知道以蘇顏離的脾氣,一般雜役弟子,她不會太關注。

「有一位,名為吳煜。」蘇顏離道。

「此人有何特殊?」木歌倒是好奇了。

「我不知道,正是想知道如何特殊,今日我才來此處看看。」蘇顏離道。

「原來如此,那我可要多關注一下了。」木歌呵呵笑道,當然哪怕是笑,都讓人萬分敬畏。

畢竟這位乃是通天劍派真正有大地位的存在。

「蘇顏離竟然來了!」

天上仙鶴三五成群,其中一個絕佳的位置上,司徒晉等兩男兩女都在此處。

「司徒晉,一群雜役入門有什麼好看的,我們可是仙門直接在外挑選入門的,比這群還要考核的雜役強十倍。」紅衣少女高傲說道。

司徒晉笑道:「花千幽,反正也沒什麼事情,來看看他們困獸之鬥,圖個樂子。」

紅衣少女名為花千幽。

那高挑藍衣女子,名為柳暮雪。

另外一位高瘦男子,則是王逸陽。

他們在凡間都是天縱之才,武道世家之後裔。

尤其是司徒晉,其家族在凡間乃是隱世武道豪門,這一代有兄弟三人被選進通天劍派,分別是大哥司徒康,老二司徒晉,還有最逆天的老三司徒明朗。

「司徒晉,我們也別太驕傲,據說這次雜役弟子中,有三位已經到了鍛體境第七重,比我們還強上一層。」

「第七重,那是我大哥的程度!」司徒晉無比羨慕。

據說,下面通仙路之戰,已經開始了。

「我們來猜猜,這三位誰先從通仙路出來好了。」

……

「踏入此門,生死由命!」

眼前一座石碑,其上用鮮血書寫著八個大字,光看一眼,就精神轟鳴,震撼人心。

「仙道無情,成仙之路,不可回頭!」

又是一座石碑。

「修行即是掠奪,強大方能正義!」

最後一座石碑,最為高大。

「沒錯,修行就是向天地掠奪,唯有強大,方能伸張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