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435章 紅顏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這反應逗得一笑,她很少有笑容,也看不見,但是從聲音里可以聽出來。 吳煜有些激動,道:「你會不會忽略了一個地方?如果是重要的東西,在重要的地方,我想這炎黃古井,最奇怪的地方,最中心的地方,不是古...

?

地宮雖然大,但是卻太安靜了,當時秦芙媱估計也不遠,故而吳煜進來不久,她也緊跟了進來。

她很擅長隱藏自己,從其此時面色來看,說不定他就已經知道吳煜手裡這看似再普通不過的藍色絲巾,竟然是道器。

莫名其妙就收穫一道器,吳煜還有些迷糊呢。

但是秦芙媱現在面色不善,眼神很是銳利,倒是讓吳煜有些不悅,他本就吃軟不吃硬,這下便是二話不說,直接將那『海心綾』裝進須彌之袋之中。

秦芙媱也是有些著急了,這下見吳煜臉色冷淡,她立刻變臉,強顏歡笑,迅速回到了以前的樣子,親昵看著吳煜,嬌聲道:「弟弟,剛才是我唐突了,我向你道歉。但是……但是這裡是我先發現的,你現在拿到的東西,是我要找的東西,你就這樣拿走了,稍微有些不對吧……」

其實她現在才這樣和顏悅色,已經有些晚了。吳煜也算是看出,秦芙媱心性並沒有自己想象當中好,在真正涉及到她的利益的時候,她是會翻臉的。

記得在雲曦城,她給自己讓了個對手,那隻能說,她看不起打敗那鬼修的收穫吧。

吳煜並沒怎麼猶豫,他搖搖頭,道:「不行,地宮不是你的,這東西是我發現的,也不可能交給你。」

秦芙媱聽著,那嬌艷的臉色,再次凝結了冰霜,她估計是看吳煜似乎不太肯鬆手,便計上心來,看向雒嬪,引言怪氣道:「雒統領,這似乎是一道器。這麼珍貴的道器,整個神洲擁有道器的人數,我估計不到二十。最多也就三十,你竟然不動心?」

她這是想挑撥離間呢。

如果混戰,她倒是有機會。

卻不料雒嬪冷淡道:「別當我是傻子,道器要有這麼容易出現的話,這神洲到處都是道器了。」

「你不信?」秦芙媱心裡有些抓狂。其實是不是道器,是她自己猜測的,畢竟這是一個隱藏的空間,以她對這裡的了解,這裡能出現道器的可能性相當之大。

那瞬間驚鴻一瞥,她更覺得不是凡物。

她反問之下,雒嬪並沒有搭理她,而是道:「別擋路了,我們要走了。」

秦芙媱很不甘心,她伸手擋住兩人去路,氣得臉色發白,她凝望吳煜,今日的事情讓她很不甘心,故而她問:「吳煜,你來炎黃帝城,我對你很好吧,這次,你讓我太傷心了,你怎麼可以這樣……」

被這麼一個大美人幽怨的怪自己,吳煜確實有些尷尬,但這一會想起雒嬪說,這才是秦芙媱的本來性格,他心裡堅定了一些,說實話這海心綾如果讓給雒嬪,他還能接受,但秦芙媱就算了。他搖搖頭,道:「秦姐姐,我仍然當你是朋友,但是說實話,我還是覺得這地宮的寶貝,誰尋到就是誰的,我若心情好,送你也有可能,但你要來跟我搶,恕我不能就範。你若是不攔著我,我想以後,我們還是朋友,如何?」

雒嬪卻不客氣,她很平淡的說道:「別擋我的路。」

兩人一前一後說話,顯然是站在同一條戰線上的。

秦芙媱怒火中燒,她自己一想,在這裡和他們兩位動手,她是什麼便宜都不可能得到的,如今形勢對她不利,她只能冷著臉讓開,道:「搶走我的東西,朋友兩個字,你就別提了。」

不提也罷,吳煜也不靠她什麼,他和雒嬪兩人直接越過秦芙媱離開,那秦芙媱回過頭看著他們離開,握緊雙拳,咬牙切齒,待那湖底圓台蓋上之後,她才狠狠道;「既然如此,那就走著瞧1

出來之後,吳煜和雒嬪便離開了地宮。

尋了個地方,吳煜研究了那『海心綾』一會兒,當其稍微灌輸一點丹元進去的時候,那海心綾上頓時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法陣,十分瑰麗,足有上萬法器陣,光是看到這上萬法器陣,便知道這絕對是道器!

吳煜連忙斷了丹元,否則的話,這海心綾的『道器之靈』蘇醒過來,吳煜估計掌控不住它。

哪怕是一瞬間,吳煜便親身感受到這道器的恐怖,他再不懷疑這海心綾是道器這件事情了。

忽然得到這麼珍貴的寶貝,吳煜心情至今不能平復。

「怎麼了?」雒嬪在風沙當中前行,回頭望著他。

「你確定不要這道器?感覺它挺適合你的。」吳煜問。他想象了一下,綁在她脖子上應該挺美的。

但是給秦芙媱就不適合,她氣質冷艷,不適合這麼清雅之物。

雒嬪搖搖頭,她應該是微微笑了一下,道:「說過了,用不著。」

既然如此,吳煜就不再多說,兩人還是按照之前的節奏來,雒嬪在找她的東西,而吳煜則繼續通過炎黃古魂鍛煉自己,淬鍊金丹,炎黃古魂帶來巨大的進步,超過了他煉製丹藥和繪製法陣。

大約又過去了半個月時間。

他們已經搜索到了距離那古城很遠的地方了。

苦苦尋找不得,雒嬪有些迷茫,最近一段時間,她那天劫發作得越來越兇猛,她那湛藍色的眼睛都暗淡了不少,行走之間,看得出來十分疲憊。

她坐在黃沙中的岩石上,遙望遠方,忽然有些落寞的說道:「吳煜,我可能要死了。」

吳煜正在淬鍊金丹,被她這話嚇了一跳,他連忙站起身來,站在雒嬪下邊抬頭看著她,可以看到她神情確實有些暗淡,他便道:「別亂說話了,無緣無故,怎麼可能會死。」

不料冥瀧道:「她可沒騙你,她其實應該是挨不過天劫,就是不知道是遭遇哪一道,如果不是她運氣好還是怎麼,其實早就灰飛煙滅了。現在也只是強撐而已。她說要死,那就真的撐不住了。」

吳煜聽完,心裡一片凄然。

他想不通,在他心裡雒嬪是很完美的人,就如紅顏這兩個字,莫非你便是紅顏命薄么?

雒嬪見他神色暗淡,便微笑道:「你不需傷心,生死這東西,看淡就行了。世間除了神仙,誰又能不死呢,早晚都是要離開這人間的,不得道,早晚都是一個結果。」

吳煜細想,她說得確實沒有錯,世人都逃不過生死,哪怕有修仙之路,但是從古至今,成功又有幾人。

但他不甘心。

他望著雒嬪,雖然不知道她的樣子,但想象之中,她如海中的精靈一樣完美,這女子就如大海般波瀾壯闊,又深邃,沉靜,智慧。

她這樣的人,也要逃過死亡之劫么?

他脫口而出,道:「我等修仙,便是為了不死!不管前路如何,不管死亡鄰近,我覺得,至少應該奮鬥到最後一刻。不到身死道消,又怎知沒有奇,又怎知勝負?」

雒嬪怔了怔,道:「你說得也對,都追求一生了,走過那麼多的路,怎能在最後一刻,去享受死亡前的安逸呢,是應該,死得絢爛一些,就如煙花一樣,在毀滅的前一個瞬間,要是最為絢麗的時刻嗎?」

她落寞、暗淡的眼神,多了一些神采。

「還需多謝你,在我最後這一段日子,陪伴我去尋找生的希望。」雒嬪忽然凝望著他,目光里充滿著深情。

吳煜抿嘴一笑,道:「都是緣分吧。不過,我覺得你不會死,至今為止,不都是在找希望嗎?」

「可是,已經找遍了吧,這炎黃古井無窮無盡,誰知道這樣找下去是否有盡頭?這炎黃城主,不會讓我們在這裡逗留太長時間的。這裡炎黃古魂有限。」

吳煜把自己想象成她,往這無盡世界一看,確實,這樣很容易就會失落、迷失,因為這個世界,遠比自己想象當中要大得多。

這樣找下去,只會讓自己更加無力。

他不斷轉動腦子,他想幫上忙,所以他去回憶尋找路上一些可疑的地方。

雒嬪說:「回想起來,我這一輩子,好像沒什麼朋友。更無一個傾述的人,過得挺孤獨的。吳煜,你算是我的朋友么?」

也許是覺得撐不久了,她變得有些多愁善感,話也多了起來。

吳煜則在思考問題,沒有聽到她的話,他是苦思冥想,想了個遍,雒嬪正等他回答呢,忽然之間,吳煜一拍大腿,大嚷了一聲!

「怎麼咋咋呼呼的。」雒嬪被他這反應逗得一笑,她很少有笑容,也看不見,但是從聲音里可以聽出來。

吳煜有些激動,道:「你會不會忽略了一個地方?如果是重要的東西,在重要的地方,我想這炎黃古井,最奇怪的地方,最中心的地方,不是古城么?或許有沒有可能,你要找到的東西,會不會在那古城?撐住坐鎮的地方?」

聽完之後,雒嬪愣了一下。

吳煜的出發點是,她在古城擔心那炎黃城主發現自己,故而著急離開,忽略了那塊地方。

她尋思之後,點了點頭,馬上就跳下岩石,道:「你說得有道理,我們回古城。」

他們出來很長時間了,這還是第一次準備返回。

「有可能?」吳煜確實很想幫上她的忙。

紅顏白骨,確實很可惜。

「有。」雒嬪冷靜回答。

……

今天狀態不太好,寫了刪改許多,寫不出第三章。暫時兩更。明後天會爭取多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