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387章 屠鬼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后,再施展暴力術,那一刻吳煜才算是暴戾到了極致,雙眼之中甚至有濃郁的血『色』,那粗大的雙臂握著炎黃擎天柱,驟然一聲咆哮,爆發,整個人如離弦之箭,朝著青銅鬼修衝殺而去。 轟! 出擊時刻,...

c_t

樊青柳的對手年輕一些,剛才吳煜斬殺他的同伴,鬧出的巨大動靜,他已經看到了。。更新好快。

故而這時候,他想逃走。

但是,樊青柳卻攔截住了他。

「吳煜,你別想搶走我對手1樊青柳尖聲怒罵。

吳煜也攔在其眼前,他看著那位壯年鬼修,這鬼修壯碩,有一丈多高,連吳煜都直到他的腰部,如同一頭可怕的巨獸。

其『肉』身力量很是不錯,渾身如同是青銅鑄就,沒有頭髮,腦袋光潔如青銅球,面容猙獰,力量巨大,在正面『交』戰時候,樊青柳都不敢和他硬抗。

吳煜抱著雙臂,笑著道:「那我倒是,你能堅持多長時間,你的青柳營,能堅持多長時間。」

他不急著動手。

但是樊青柳撐不住,一方面在這海底打鬥,她受到了很大的限制,真正廝殺下去估計還鬥不過對手。

而且在五百多鬼修的圍攻下,青柳營的人已經死得越來越多!

她若是為了個人的利益,再做不聰明的纏鬥,到時候損失更大!樊青柳並不是笨蛋,也知道有些東西需要放棄。

她猛然看向吳煜,厲聲道:「那便讓給你好了,但是,你沒有偷襲的機會,以為這鬼修好對付么?」

她倒是聰明,直接離開,把這對手留給吳煜一個人。

確實,剛才正是有陳蒼松幫忙,吳煜才能那麼順利和快速解決了對手。

樊青柳自知對手厲害,自己已經沒希望打敗,故而讓給吳煜,這做法比陳蒼松聰明不少。

「你叫什麼名字,敢殺死我師兄,你不得好死1那青銅鬼修嗓『門』巨大,他不追樊青柳,而是留在吳煜眼前。

兩人都是剛硬之輩,這眼神衝撞,頓時間引起翻江倒海!四周不少人注意到這邊的動靜。

吳煜看了一下,齊天營那邊已經解決了,這裡陳蒼松和樊青柳已經解放,故而很快就能穩定住戰局,畢竟除了眼前這位和剛才戰死的那位,能擋住陳蒼松兩個人的還真不多。

他們兩個人,就頂兩百多鬼修!

皇甫破軍『交』付給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就是為自己而戰了!

「少說廢話,手底下見生死吧1吳煜那炎黃擎天柱指向對手,沉聲說道。

「還真有膽氣,修道者之中,如你這般人物不多1青銅鬼修聲音如鋼鐵摩擦,十分難聽。

他手上握著一樣超靈法器,那是一個巨大的狼牙『棒』,其中那密密麻麻的狼牙,估計還真是某種妖魔的牙齒,不但鋒利,更有一些撕裂『性』的效果,其上還有諸多法器陣。

「吼1這怪物般的鬼修撕裂浩瀚海『浪』,朝著吳煜衝殺而來,如同一條海底鯊魚!

「哼。」吳煜在此時身軀不斷變大,金『色』的『毛』發紛紛冒了出來,整個人化作一頭黃金猿猴,粗暴、凶戾,甚至是反暴躁,瘋狂!

「妖魔1那青銅鬼修不知道情況,還以為他是妖魔呢。

「妖魔,也能當炎黃仙軍?」他愣住了。

吳煜可不管這麼多,此刻他是以最巔峰的力量,在仙猿變之後,再施展暴力術,那一刻吳煜才算是暴戾到了極致,雙眼之中甚至有濃郁的血『色』,那粗大的雙臂握著炎黃擎天柱,驟然一聲咆哮,爆發,整個人如離弦之箭,朝著青銅鬼修衝殺而去。

轟!

出擊時刻,身後一座海底山峰都被反震,爆炸成煙塵。

「炎帝開天陣1

一棍橫掃,無盡金『色』火焰席捲,方才那金『色』的太陽再次出現!

但和上次的金光不同,這次是火焰,無直徑的火焰,在這海底深處噴涌,瞬間淹沒了那青銅鬼修。

陳蒼松、樊青柳正在一邊戰鬥,一邊看吳煜的笑話呢,他們哪裡會想到,吳煜在這種正面的衝擊之下,竟然再次展開了一種如此不可思議,甚至威力完全超越了剛才一招的恐怖攻擊!

當然,他們不知道這是暴力術的功勞。

是吳煜必殺的一招!

吼!

那鬼修也是一聲怒吼,奔襲而去,手上狼牙『棒』掀起萬道碧綠『色』的光華,化作巨大的狼群,滾滾衝擊,但瞬間就被吳煜那金『色』的火焰吞沒了!

面對面,巔峰、剛硬、熱血的衝殺!

只有更強者,才能打敗對手。

這一刻許多人將目光集中在這裡。

轟隆隆!

一時間,那金『色』火焰橫掃八千里,燒得海底掀起整個海域的濃煙,甚至淹沒的東邊的戰場!

一聲爆響,只有陳蒼松這種級別,才能看到樊青柳的對手,在吳煜的轟殺之中,當場戰死!

這在吳煜預料當中。

他以炎黃擎天柱,加上暴力術以壓倒『性』擊潰了對手,當場擊殺,對手雖然『肉』身強橫,但是在炎黃擎天柱的震動之下,瞬間身死道消,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至於他的須彌之袋,當然是讓吳煜在第一時間拿在手裡。

「修行即是掠奪。」

此刻重溫這句話,更知道其意義。掠奪,這並不是一個貶義詞,而是修行必然的道路,就算不能別人爭奪,那也要和天地爭奪,否則那些天地靈氣,怎麼會到身體之中,被你我掌控?

「強大方能俠義。」

後面這句話,則是前面的前提,首先,修道者是需要俠義的,俠義是掠奪的前提,不過要實現俠義,還需要強大,如何強大?自然是掠奪!

俠義需強大,強大需掠奪!

古往今來,這便是修行之本質。

當經歷這一場慘烈戰鬥,獲得珍貴的成果,也得到了通向金丹大道境第九重的道路,吳煜可謂是對這句話感悟至深。

不過,施展暴力術之後,籍肉』還是酸痛,『肉』身的戰鬥力大大下降,連續擊殺兩個同級別的高手,不可能不疲憊。

故而,他準備退回到齊天營那邊去,今天的戰鬥他儘力了,要論功績,絕對是全場第一。

這一邊,陳蒼松和樊青柳也穩住了戰常

炎黃仙軍在他們的幫助之下,反壓制了對手,傷亡瞬間不在增加,解決掉全部的對手,也只是時間問題。

「吳煜,別走1

沒想到這時候,終於可以『抽』開身的陳蒼松和樊青柳,卻趁著吳煜戰鬥之後攔截住了他。

其實這兩位,如今臉『色』還是很難看的,他們沒想到吳煜能夠兇狠到這種程度,自己怎麼也打不敗的對手,竟然讓吳煜全部擊殺了。

吳煜目光如火,掃在他們身上。他道:「兩位屢次找我麻煩,糾纏不清,如果再冥頑不靈的話,那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到時候就算兩位是我同僚,我也未必能控制自己,讓兩位付出一些代價,長長記『性』。」

吳煜不跟他們計較,他們倒還以為吳煜還欺負了。

陳蒼松和樊青柳吞了一口唾沫,他們相視一眼,最後陳蒼松硬了起來,道:「你別嚇唬我們,我們可不是三歲小孩。這可不是我屢次挑釁你,而是你挑釁我們!今天你搶走我們的對手,有了這麼大的收穫,總該有些表示吧?」

顯然他們還是眼紅吳煜的收穫。

光是兩樣超靈法器,怎麼說都價值三十萬功績了。

吳煜笑了,他看了這兩個傢伙一眼,笑道:「兩位怎麼不撒泡『尿』照照鏡子,瞧你們這小心眼的樣子,我要是你們,這時候都沒臉跟我說話了,還敢上來討要寶貝?你們腦子是進水了嗎?」

莫說現在自己比較疲憊,就算是受了重傷,吳煜都不怕他們。

「好你個吳煜,放肆!竟敢這樣跟我們說話?」樊青柳臉『色』鐵青。

眼看雙方要打起來,皇甫破軍卻從那邊過來,他虎目一瞪,道:「陳蒼松,樊青柳,今天細節我全看在眼裡,兩位若是仍然這樣執『迷』不悟,糾纏不清楚的話,我可要讓兩位先滾了。炎黃帝城百夫長這麼多,願意接這任務的多得是。」

應該是東邊的戰鬥也結束了。

兩人自然是不甘心,但是現在大家都在看這邊的情況呢。

齊天營的人也是義憤填膺,叫罵道:「這兩姘頭真是不要臉,我們吳統領見他們死傷慘重,過去支援他們,沒讓他們幫助,自己就擊殺了兩位大敵,這兩位可絕了,竟然還反過來想我們吳統領討要戰利品,真是絕了,人間極品啊1

方超群本是斯文人,這時候也忍不住道:「做人,可都要一些臉面,連最基本的臉面都不要,那和禽獸有什麼區別?和這樣的人並肩作戰,簡直是我等恥辱。」

大家都是清楚明白人,自然知道道理。

這件事情,也是樊青柳他們一時間心生嫉妒,頭腦發熱。

現在想起來,吳煜本就佔盡先機,這時候討要戰利品,確實是站在不利的位置。

如今萬眾譴責,簡直是丟盡了臉面!兩人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鑽進去,當然,他們心裡更加的痛恨吳煜,但是這時候也不得不裝出認錯的樣子。

陳蒼松道:「不好意思諸位,這事情是我沒想明白。」

「道個歉吧。」皇甫破軍淡淡道。

他還是希望和解的。

吳煜笑了笑,道:「是的,總得向我賠罪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