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354章 道心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跟自己說:他日歸來,願與君,雙仙殿。 可如今,雙仙殿是什麼?吳煜看不到,他和心和南宮薇隔著一堵牆,就算是去了雙仙殿,又能如何…… 他退後幾步,沒有回答,只是悲哀的看著她。其實南宮薇這...

忽然之間,一片寂靜。

那數十萬人,愕然看著吳煜,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或者是追求什麼。

開陽劍仙算給他面子,留了一條生路給他。當然,雖然言語中說明了他以後不可能再和南宮薇有結果了,但至少性命上無憂。

可,吳煜偏偏選擇了一條倔強的死路。

要說受到刺激最大的,便是滿懷希望的南宮薇,但或許她心裡有預感吧,當吳煜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就如有預料那般。

吳煜與她目光交接。

在她的眼神里,吳煜看到了決然的失望,那是一種很艱難,很痛苦的表情,這目光如刀子般刺在吳煜的心上。吳煜對她無限愧疚,他願意做很多的事情去補償,但是關於立誓斬殺九嬰這件事情,他做不到。

聽得吳煜這句話,開陽劍仙反而笑了,他還巴不得吳煜這麼倔呢,否則也說服不了南宮薇,將這小子直接斬了算了。

吳煜雖然沒見過他,但是他卻因為吳煜而頭疼的許久。

當著眾人的面,開陽劍仙宣判道:「既然你做不到,無法做到將功補過,而你過錯太大,蜀山是有規矩的地方,我今日當著所有蜀山弟子的面,賜你吳煜死罪,從此往後,我蜀山仙門,再無你這號人物1

賜你死罪!

驟然,吳煜有回到羲和殿的感覺,那一日昊天上仙高高在上,道貌岸然說,賜你斷魂散。

死,怎麼可以用恩賜這個詞來說!

這四個字,讓吳煜感覺到這蜀山無比的寒冷,那開陽劍仙冷淡,默然的目光,就像是一把森然的劍,在他的靈魂當中攪動。

是啊,雖然自己很想敬重他,但畢竟他從未將自己當做自己人。

「北山墨,你來執行1開陽劍仙宣佈道。

這更讓吳煜心寒,顯然,他不但要自己死,還要以屈辱之方式讓自己死。

北山墨,無非是做夢都渴望,能有一個在大庭廣眾之下,在南宮薇面前,光明正大斬殺自己的機會?

「是!六師尊。」北山墨冷然一笑,準備已久,踏步而出,那看著吳煜的目光,充滿了得意,驕傲,他道:「吳煜,我早料到會有這麼一天,特地為你準備了一把從未染血的超靈法器,以你之血,祭煉其新生。」

自由,生死!

如今若和北山墨一戰,吳煜自認為沒什麼把握,可沒有選擇。

不過,到了這關頭,吳煜最糾葛的還是南宮薇,對這些審判,她又是什麼態度?這件事情,必須要鬧得這麼大,自己就真的罪該萬死么?

或許心靈相通吧。

在北山墨出手之前,南宮薇在他之前,已經站在了吳煜的眼前,兩人終於這樣近在咫尺的對視,中間再無開陽劍仙等阻隔。或許這樣,才能夠坦誠相見。

發生這件事情后,吳煜一直渴望能有一個,能和她面對面交流的機會。

就算這段感情很危險,吳煜也要掙扎一下,就這樣結束了,他還不甘心。

「我想最後確認一下。」在萬眾矚目之下,南宮薇聲音清冷,目光之中如有兩隻鳳凰在涅槃燃燒。

吳煜點點頭。

「如果說,我和九嬰有一人要死,你想讓誰生?」南宮薇目光灼熱看著他。

「你1這沒什麼可以猶豫的,在吳煜心中南宮薇比他重要十倍以上。

「但,如果讓你為我殺他,你就做不到?」南宮薇咬牙問。

吳煜皺著眉頭,道:「薇兒,對於你娘親的事情,我決無異議,我也願意助你復仇,哪怕付出性命也無妨。但是,你也可以想想,這件事情和九嬰有什麼關係?和其他妖魔有什麼關係?他們都是無辜的,用不著遷怒他們吧?」

南宮薇面容冷淡,很失落的一笑,哪怕是絕世容顏,如今也有些慘淡,她凝視著吳煜,一字一頓道:「妖魔乃是世間骯髒之物,絕無好壞之分。嬰皇殺我娘親,我便要誅他九族,否則難解我心頭之恨!九嬰必須要死,終有一日,我會蕩平無盡魔海!我蜀山先輩,都以斬妖除魔為己任,歷史上無數先烈死在妖魔手中,這仇恨深如大海!你卻跟我說,他們是無辜的?」

吳煜深深明白了。

她不但是要殺九嬰,她此生是以滅絕妖魔為己任的,這是她心裡的魔障。

既然是魔障,又怎會是自己三言兩語能夠勸告的。

她心裡埋著這座火山,平日里沒有爆發,兩人才能相處甜蜜,可如今吳煜碰觸到了這座火山啊!

「我此生,就要繼承先輩遺願,受我先祖彩凰劍帝之命,將無盡魔海蕩平,將妖魔斬盡殺絕!此乃每一位蜀山弟子之重任!吳煜,若我有一日踏平無盡魔海,殺戮群妖,你是否要阻止我?」南宮薇雙目冒火,聲音銳利,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責問吳煜。

她也是傷心了,所以流出的淚水,馬上都會被火焰燒灼乾淨。

那北山墨起鬨道:「我北山墨,也受青冥劍帝之遺願,此生必斬殺嬰皇、燭皇!殺盡天下妖魔,解救我人族蒼生,吳煜,你是不是也要阻止我?」

如今所談論的話題,已經並不局限九嬰了,而是意志的碰撞,是最後的攤牌。

當他們兩人在此發誓,激情萬丈,吳煜心中更明白一句話了。

道不同,不相為謀!

道不同,不相為謀!

他很清楚,他不是生在蜀山的人,他無法去繼承蜀山仙門對妖魔的仇恨,他所遇到的妖魔,有九仙和九嬰這兩人,給他影響太重了,尤其是九仙,吳煜殺了她,她卻留在吳煜的魂靈之中。

南宮薇的質問,已經無關九嬰。

而是他們兩人,最根本,最徹底的衝突。

道的衝突。

「吳煜,做好你的選擇吧,大道無疆,你不是蜀山劍修,何須背負這宗門仇恨,一旦背上,只要妖魔不滅,你的道,永遠都無法真正圓滿。仇恨,是修道者的攔路石。」冥瀧一本正經的說道。

「吳煜,回答我!你若願意隨我掃蕩妖魔,以此為志,我可以不計前嫌,許我諾言,此刻便和你去雙仙殿1南宮薇又說出了一句讓人目瞪口呆的話。

只是,她不再稱呼自己哥哥,吳煜便知道,她只是在為這段感情做垂死掙扎。

那一日,她神色緊張,拘束,跟自己說:他日歸來,願與君,雙仙殿。

可如今,雙仙殿是什麼?吳煜看不到,他和心和南宮薇隔著一堵牆,就算是去了雙仙殿,又能如何……

他退後幾步,沒有回答,只是悲哀的看著她。其實南宮薇這句話,在逼迫自己的同時,也將吳煜逼迫到了絕境。

他在無數人緊張目光當中,深吸一口氣,哪怕心裡翻滾,驚濤駭浪,他都要說出口,他大聲道:「薇兒,我的志氣,不在於掃蕩妖魔,而是得道成仙!所以,哪怕今日我騙你我說能做到,他日我也無法改變自己,抱歉,我讓你失望了。」

「呃……」南宮薇也退後幾步,愕然看著她,那雙眼之中,那兩隻鳳凰彷彿都在悲鳴。

開陽劍仙倒是笑了,北山墨也笑了,他們知道,這句話絕對會讓南宮薇徹底死心的。雖然對南宮薇來說殘酷了一些,但他當父親的,自然知道長痛不如短痛,今日若是沒他們這場對話,他直接殺了吳煜,恐怕南宮薇後半生都會受到巨大影響,甚至疏離和他的關係。

很抱歉。

吳煜望著她,咬牙說道:「人各有志,我有我的道,你有你的道。今生怕是沒有這緣分了,來世再做夫妻。」

他眼眶通紅。

「你所謂的道,哪怕付出性命都不能改變么?」南宮薇慘然問他。

「不能。」

簡單兩個字,是其不可動搖的意志。

也許是自私,也許是付出不夠,也許他根本沒那麼愛她,只是因為她的主動,故而也順勢愛了她,但吳煜無法想象,如果自己變得和北山墨那樣讓她滿意,那還是自己嗎?

那如意金箍棒,可會原諒自己?

其實這兩個字說完,兩者之間,已經徹底結束了。

曾經她站在冰天雪地里,將裝著九方鎮魔柱的須彌之袋羞怯的交付到吳煜手裡,成了吳煜心裡最美的畫面。

可是,他們不一樣……

不一樣,如何能成神仙眷侶……

「南宮姐姐,你先讓開,我幫你將這狼心狗肺的畜生,碎屍萬段1北山墨見機走上前來,他知道這是斬殺吳煜最好的時機。

「滾1南宮薇忽然怒視著他,一聲吼叫。

「姐姐……」北山墨氣得發爾根本不愛你,連這麼一點小事都做不到,你仍然要為這個沒心沒肺的人付出么?真正愛你的人,是你的父親,是我們蜀山所有人,而不是這個連為你做一點小事都做不到的吳煜1

「薇兒,結束了吧。」開陽劍仙也道。其實若不是照顧南宮薇的情緒,在他開陽劍仙面前,吳煜哪裡能活這麼長時間?

南宮薇身體有些搖晃,這麼多的目光,讓她也很難適應。

現在大家都在等她開口,是殺,還是不殺。

南宮薇終於凝視著他,她面色慘然,如今對視,決定吳煜的生死,確實有些殘忍了。

她會要當場殺了自己么?

吳煜不敢多想,如果她要動手的話,可能自己不會反抗,但如果北山墨動手,他想拚死一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