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351章 斷裂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為何南宮薇會這麼絕望? 甚至,到如今北山墨他們看自己的眼神,都絲毫沒有變化過。 「星河劍聖說過,讓我不談自己和九嬰之間的朋友關係,不過是普通的朋友關係,薇兒也不至於這樣吧……」 ...

開口的時候,吳煜思考了一下。

如果全部事情照實說,把巫山血螭的陰謀說進來,那九嬰的身份無疑就暴露了。

嬰皇之子,不說赤影劍聖等人想除掉,想必南宮薇首先都得要發瘋,這是她仇人的兒子。

所以,他知道不能說,可是就算是不說,逮住了一隻妖魔,估計他們都會順手殺掉,根本不可能放其離開。吳煜在這情急之下,只能嘗試一下,看看他們能夠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放九嬰離開。

不是說吳煜和九嬰關係有多好,他只是覺得,這件事情九嬰是中計了,他為了友情前來和自己敘舊,人也不是他殺的,那就不該為自己背黑鍋,吳煜做不到讓朋友為自己而死,而受磨難,哪怕只是普通朋友。

「無意路過?」赤影劍聖看了看吳煜,又看了看九嬰。

吳煜驟然明白,蜀山劍聖見多識廣,自己恐怕瞞不住他。

「吳煜,你似乎挺關心這妖魔的啊,順便問你一句,你應該是首先見到這妖魔么,為何不用本尾符通知我們?」赤影劍聖聲音冷厲,死死盯著他。

所有人都看向吳煜,包括在吳煜身邊的南宮薇,她面容有些顫抖,一聲不吭,獃獃的看著吳煜。

赤影劍聖還是不笨,吳煜深刻明白,他和九嬰的關係,確實是沒法矇混過關的,今天慕凌澈死在這裡,她身後有朔華劍聖和離火劍聖,他和九嬰,必須要有人為此而付出代價。

「你不說的話,那我們便先宰了這妖魔,再回去讓朔華劍聖好好問你。」赤影劍聖再提起那黑針,那黑針很細,但卻有一尺長,足夠將身體任何部分洞穿。

發展到這種地步,不是誰能力挽狂瀾的。

眼見吳煜無話可說,九嬰忽然道:「你們就別為難他了,我跟你們說真相吧,從頭到尾,可否?」

吳煜阻止不了他。

兩人對視,目光中還是有些無奈,今天如果有人贏了,那應該便是巫山血螭,不過,九嬰現在知道了真相,應該把這件事情,通知他父親了吧?所以想起來,九嬰還是沒那麼危險的。只要他現在不死。

九嬰有赤子之心,若不是身份區別,確實是個志同道合之人,若是人族,還真可以做個生死兄弟。

在赤影劍聖等人鋒利的目光之下,九嬰道:「幾年前我在一座叫做風雷道宗的宗門,和吳煜認識,共同對付一個叫做黑山鬼翼的鬼修。」

他將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巫山血螭的操縱,吳煜中的那本命神通,還有剛才發生事情的經過,都說得一清二楚,當然,其嬰皇之子的身份,自然是無法掩飾的。最後他總結道:「吳煜之所以殺人,跟他自己一點都沒關係,他純粹是讓那巫山血螭控制,前來殺我,而這女子卻忽然冒出來,擋在其眼前,故而無法控制自己的他,意外殺了這女子,此事,與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你們一定要找一個人復仇,可以找巫山血螭,如果不敢找他,或者找不到他,那找我也無所謂。」

連赤影劍聖,都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麼多的內幕,甚至關係到燭皇和嬰皇一脈的競爭,毫無疑問這件事情會對整個神洲都造成動彈,巫山血螭這件事情敗露,絕對是引來那嬰皇的滔天怒火,甚至無盡魔海還有可能引發內戰。

「我先找巫山血螭1赤影劍聖聽完之後,第一個反應是:那巫山血螭肯定在附近。

他正起身,一個本尾符飛到了李初雪手裡,李初雪一看,道:「黑煙王帶了幾個妖魔,正進攻陰陽山,把劉晉給殺了。」

「把人都帶到中央礦洞去1赤影劍聖吩咐了一下,瞬間消失,而李初雪押送了九嬰,北山墨他們帶著慕凌澈的身體,一齊趕往中間有碧欒金王的礦洞,至於吳煜,南宮薇正站在其眼前,吳煜最難面對的就是她,此刻她的眼神,可以說是失望,甚至是絕望,是痛苦,是悲憤,是世界的崩塌……

「可以聽我解釋么?」吳煜聲音乾涸道。

「不可能了。」南宮薇茫然搖搖頭,指向李初雪那邊,道:「這件事情你逃不了干係,過去吧。」

這句話,吳煜聽得有些心痛,他意識到兩人那麼長時間的感情,竟然如此脆弱,好像就在這一刻,徹底的撕裂,化作一地碎屑。

南宮薇幾乎相當於是押送,和吳煜一起到了陰陽山中間位置,他們往前看,前方血流成河,當赤影劍聖掠過之後,不管是黑煙王還是其兄弟,或者是他請來的幾個妖魔,全部都成了屍首,甚至其座下那些小妖,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能逃離,回到無盡魔海的妖魔,寥寥無幾。

簡直是一場屠殺。

修道者和妖魔之間的仇恨,血淋淋的展現在吳煜的眼前。

如此畫面,所有人看了,都難以呼吸。

赤影劍聖已經不在這裡了,估計是去追巫山血螭了。

南宮薇站在吳煜眼前,她那香肩微微顫抖,不敢再看吳煜。其實吳煜覺得,他也是被人控制,慕凌澈的死,還真怪不了他,為何南宮薇會這麼絕望?

甚至,到如今北山墨他們看自己的眼神,都絲毫沒有變化過。

「星河劍聖說過,讓我不談自己和九嬰之間的朋友關係,不過是普通的朋友關係,薇兒也不至於這樣吧……」

吳煜剛想到這裡,赤影劍聖渾身染血回來了,從其猙獰的臉色來看,他應該沒有追到巫山血螭。

那赤影劍聖一回來,南宮薇忽然厲聲道:「諸位,嬰皇害了我娘親,在此我要殺他兒子,也讓他嘗嘗失去親人的滋味,諸位沒有意見吧?」

李初雪都不敢說話。

北山墨道:「殺,妖魔就該死,南宮姐姐,我來幫助你,今日便讓那嬰皇痛不欲生1

這裡還是得靠赤影劍聖做決定,那赤影劍聖眉頭微皺,道:「薇兒,你確定不回去和你父親商量一下么,畢竟若是九嬰一死,兩族之間,勢必會有很嚴重的衝突。」

主要是這件事情比較大,他覺得有可能,需要由蜀山七仙來決定。

不過,南宮薇直接道:「若是我父親站在這裡,就不會跟你廢話這麼多,他早死了。今日,你們誰都攔不住我1說這話的時候,南宮薇還格外看了吳煜一眼。

「薇兒,冤有頭,債有主。九嬰和你娘親的死,沒有任何關係。」吳煜不得不提醒她,他有些困惑,他知道仇恨的力量多麼可怕,可是他自己就不愛牽連他人,他不知道是自己的仇恨不夠重,還是南宮薇被仇恨蒙蔽了自己,有時候他又覺得自己和她相愛,就應該和北山墨一樣站在她這邊,為何自己做不到?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南宮薇咬著紅唇,曾經的美好在眼前掠過,她閉上眼睛,頭也不回朝著九嬰走去。

九嬰倒是不怕,他眯著眼睛看著南宮薇,道:「聽你的意思,似乎是我父親害了你的娘親。要說實話,你確實可以復仇,就算你最終殺了他,那也是天經地義的。但是我還是勸你,世間自有因果報應,你把仇恨牽連到我身上,殺我只為了讓他痛苦,其實是被仇恨蒙蔽了你的雙眼,你道心不夠純粹,吳煜也是為你著想,為何你不能冷靜下來?如今催促著你殺人的這些人,才是害你的人。」

「你不是人,是妖魔。凡是妖魔,皆無資格活在這世間。」南宮薇一字一頓道。

九嬰無奈笑了,道:「世間萬物,善惡都乃後天造就,人有惡人,妖有善妖,你心裡被種族偏見中佔滿,想必這是你父親從小灌輸給你的。如此,你是個可憐之人。」

九嬰也是為了吳煜著急。

幸好,自己說了真相,斬殺慕凌澈的事情,按照道理是跟吳煜沒關係的。所以仔細一想,吳煜最多在蜀山受到一些懲罰,自己若是再強調讓他們莫要將這件事情牽扯到吳煜,只會讓他們更痛恨吳煜,想到這裡,九嬰見那南宮薇氣勢洶洶而來,忽然吹響了一聲口哨。

驟然之間,天空陰沉了下來。

「我的朋友,我打敗執法者,從至尊獵場逃出來,原本是想履行當初約定,和你切磋一二,卻不料發生這樣的事情,我會回去找巫山血螭算賬,而你,我似乎無能為力,你只能靠自己了。」九嬰以一種傳音之秘術,暗中對吳煜道。

「你若可以逃走,就不用管我,我自有辦法。」

兩人皆是無奈,這件事情罪魁禍首是巫山血螭,吳煜將來也會找他算賬的。他現在只是覺得九嬰不該死,當九嬰吹響那口哨的時候,他忽然有所預感。

「我那父親,還真是料事如神,料到有人恐怕要對付我,所以讓『巴叔』保護我,真沒想到能排上用常」

九嬰話音剛落下,連赤影劍聖都驚呆了,天空之上,陡然出現一個巨大的黑影,那黑影之上有兩顆油綠色的巨大眼睛,如若是天上碧綠色的太陽,一時間,整個蒼天都黑了。

「巴蛇1赤影劍聖認出來之後,臉色慘白,不敢動彈。

不過,巴蛇靈智很弱,唯一的方式就是張開嘴巴,二話不說,直接將九嬰給吞了進去,瞬間將李初雪的超靈法器也都吞了進去。

然後,天空開始明亮。

巴蛇很快就消失了。

留下愕然的眾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