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324章 慕凌澈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吳煜就深刻明白,他們這些在天劍域,甚至是蜀山仙域長大的,從沒將外面進凡劍域然後一路上升的蜀山弟子放在眼裡,在他們心中只有他們和他們的父母才是真正的蜀山仙門,是正統,如吳煜這種,也是鄉野莽夫。 ...

原來此人已經一隻腳踏入到了紫府滄海境,據說,頂多半年之後,便會從玄劍域升到地劍域,和諸多玄劍級弟子,早就不是同一個層次的人物。

聽別人述說,似乎此人在玄劍級地位超然,是名副其實的玄劍域第一人。不過,問題是他豪言已經放下,這時候若是害怕而強調修改,難免會遭人笑話。

當然了,他也沒擔心,畢竟自己剛在這裡設下斗仙戰場,第一個來應戰的就是那玄劍仙榜第一。

可,就在吳煜剛有這個念頭的時候,忽然天空之上傳來一聲清脆的女聲,一下子鎮住了這斗仙戰場,那人道:「誰在討論我?誰欲挑戰我?」

轉眼之間,一眾人士從天而降落,聲勢浩大落在吳煜眼前!

大約有六人,全部都是年輕修道者,面容都算稚嫩,一看便知道修道歲月不超過五十年,且都天資聰穎之輩,才能保留這麼年輕的相貌。

如吳煜也是這般,估計未來五十年之內,他都會保持現在這十七、十八歲左右的相貌。

這一眾年輕人,可都不是等閑之輩!其中陳浮遊、蕭寰山都在其中,但以站位來看,這兩個蜀山劍聖之子,在這六人的小團體之內,也站在邊緣,不算是中心人物。

吳煜一眼掃過去,四男兩女,幾乎都是丹元磅之輩,其中最弱者,都在陳浮遊之上,少年們器宇軒昂,道心熱烈,少女們甚至要更勝一籌,其精氣神,於整個蜀山仙門來說,均是前列,其眼神、動作,無不顯示器高貴出身,身上諸多細微的配飾,實際上都是法器,擁有保護身體的功效。

不過最突出的還是中央的一位女子,那女子不著劍袍,身穿著一襲長裙,裙上百花齊放,栩栩如生,此女乃人間絕色,可以國色天香來形容,無論體態或者是面容,都是上上之選,便是肌膚也是如雪之白,玉之潤,頭上帶著一朵紅花,更是錦上添花,讓其如若在百花叢中而生,身帶百花之香氣,令人沉醉。

只是其眼神十分高傲,目中有倨傲之色,令人難以接近。

其餘一名女子,雖然也是絕色女劍修,但顯然無法和其對比。

聽之前其餘玄劍域弟子描述,此女出身不比蕭寰山弱,甚至更強,其母親為『朔華劍聖』,父親為『離火劍聖』,其中母親朔華劍聖據說實力更強,地位更高,修為超越東嶽劍聖都不少,乃是蜀山劍聖最強的一個層次,遠不是現在的沈星曜能相比的。

她便是玄劍仙榜第一,其名為『慕凌澈』,從小在蜀山仙域長大,第一次為人所知,便是直接出現在玄劍域,朔華劍聖讓其直接挑戰玄劍仙榜,當時初戰便是玄劍仙榜一百名,如今十年過去,衝到了玄劍仙榜第一,幾乎踏進紫府滄海境界,此等天資,算是絕佳。畢竟,當時她初次挑戰,也就和吳煜一樣,只有二十歲。

慕凌澈還有一個外號,叫做『花仙子』。

除了慕凌澈,其餘幾位,除了陳浮遊都是玄劍仙榜前二十的人物,且都年輕有為,身份尊貴,至少都是資深天劍寄兒子,也正是如此,玄劍域之中,他們是一個以『慕凌澈』為首的小團體。

當然,對吳煜來說,他們是一群在蜀山有深厚背景的天才幸運兒。

六人怕是盯上了吳煜,這時候,那慕凌澈挑起雙眼,聲音帶著驕氣,審視吳煜,道:「此前可是你說,連玄劍仙榜第一挑戰你,你都敢應戰?」

吳煜看看蕭寰山和陳浮遊,顯然,他們知曉了吳煜在黃劍域挑戰過斗仙戰場,知曉吳煜缺少錢財,會來此處,故而邀請來慕凌澈,在這裡設下埋伏,想必是要出一口氣。

果然那陳浮遊道:「吳煜,男子漢大丈夫,莫要在兩位『弱女子』面前失了誠信與膽量,傳了出去,也是貽笑大方。」

至於那蕭寰山,冷眼看著吳煜這個正面擊潰他的對手,眼神有忌憚,也有強烈的不滿和攻擊的**,其餘四人,倒是玩味的看著吳煜。

情況一下子緊張了起來,旁邊玄劍級弟子們面面相覷,自然看出來他們在針對吳煜,故而有人暗中朝著吳煜使眼色,讓其莫要答應。

卻不料,吳煜沒退半步,道:「確實沒錯,我站在這裡,只要是玄劍級弟子,誰都可以挑戰我,拿走這兩千元金丹。」

噗嗤。

他們六人忍不住笑了,眾人看看吳煜,再看看那一袋元金丹,紛紛流露出憐憫的神色。

陳浮遊笑道:「看的出來,這蠢貨是想來斗仙戰場撈一把,但估計是實在太窮了,只能拿出兩千元金丹。可憐,可憐。」

吳煜也笑了,針鋒相對,道:「陳浮遊,上次把你打得屁滾尿流,贏了你一萬元金丹,確實差不多花光了,所以你這次又是來給我送元金丹的嗎?」

「你1陳浮遊目露殺機。

玄劍級弟子們惴惴不安,好在斗仙戰場這裡有幾位地劍級弟子,都是經驗豐富的老者,這時候已經圍在了四周,斗仙戰場是禁止重創或者殺死對手的,他們也是防止意外事件的發生。

不過,哪怕是地劍級的老者,其實也忌憚這些年輕人,一來他們未來成就肯定很高,二來他們都有深厚的背景,一旦他們後背的人物發飆,地劍級弟子。

就在這時候,那慕凌澈面色默然,拿出一個須彌之袋,扔向主持的地劍級弟子,瞥了一眼吳煜,道:「裡面有十枚『滄海元氣丹』,你要是贏了我,便是你的。」

滄海元氣丹!

這是等級極高的丹藥,要煉丹能力很強,且至少也是紫府滄海境後期才有可能鍛造出來的丹藥,這種丹藥已經是普通的金丹級別之上,被稱為『極品靈丹』!

一枚滄海元氣丹,所能提供的浩瀚靈氣,相當於上千元金丹不止,當然,其效力也很恐怖,不是紫府滄海境界,根本無法承受。

在玄劍域,要兌換一枚滄海元氣丹,就需要一千功績。

慕凌澈財大氣粗,隨手拿出十枚滄海元氣丹,價值便相當於一萬枚元金丹,遠遠超過吳煜的兩千元金丹。

按照斗仙戰場的規定,雙方的賭注應該相等,慕凌澈這是額外拿出八千元金丹。

她道:「剩下八千元金丹,買你向陳浮遊、蕭寰山磕三個響頭賠罪。」

吳煜還沒見識過極品靈丹,故而愣了一下,其實他如今浸淫煉丹之道,一枚滄海元氣丹的成丹對他來說很有研究價值。

不過,磕頭賠罪這就免了,他道:「那便拿回八枚。我不需占這便宜。」

陳浮遊冷笑道:「你是怕輸吧1

「交戰便有勝負,勝負乃兵家常事。何懼之有?」吳煜觀慕凌澈的神態、威勢,便知道她其實算半個紫府滄海鏡了。這等級別對手,他只有五成勝算。

戰鬥隊他來說是一種道,若是害怕戰鬥而退縮,那不是他吳煜。

「行了,退下1慕凌澈不耐煩擺擺手,讓蕭寰山他們讓出戰場,而她長裙在大風之中擺動,那花香撲鼻,在其嬌軀四周,花瓣飛舞,她在這壯闊美景之中,美得如畫中女子。

只是那神態確實倨傲,破壞了這畫風。

她也不打算收回那八個滄海元氣丹,而是直接準備好了出手,其雙眼凝視吳煜,道:「吳煜,我知曉你最近風頭最勁,連續踩下我兩個朋友當墊腳石,造就了你此刻如日中天的氣勢,今日我慕凌澈來這裡,便是要告訴你,這浩瀚世界,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莫要取得點小成績就洋洋得意,橫行霸道,不將別人放在眼裡1

吳煜淡然自如,與慕凌澈針鋒相對,道:「此道理我比你更懂,又何須你來教我?不過是想為你同伴出氣,別說得這麼冠冕堂皇。」

「哼,不識好歹,果真是鄉野莽夫1

從這最後四個字,吳煜就深刻明白,他們這些在天劍域,甚至是蜀山仙域長大的,從沒將外面進凡劍域然後一路上升的蜀山弟子放在眼裡,在他們心中只有他們和他們的父母才是真正的蜀山仙門,是正統,如吳煜這種,也是鄉野莽夫。

至於蜀山仙門之外的修道者,如通天劍派、西南群道等等,更加不被他們放在眼裡了。

慕凌澈立馬便動手,她倒是奇怪,與其他劍修不同,她雖出手卻不出劍,而是直接飛舞起來,丹元洶湧,一時間其身上掀起一股旋風,驟然之間百花齊放,無數花瓣在狂風作用之下,瞬間漫天飛舞,在短時間之內,就將慕凌澈和吳煜兩人完全籠罩在其中,吳煜驟然來臨到一片花海當中。

放眼望去,整個世界都是花的海洋。

那濃郁的花香,撲鼻而來,輕輕呼吸一口,便有一種登仙之感覺。

這種戰鬥方式,倒是十分特別,不過,在沉醉於花香的之後,吳煜陡然驚覺:「這或許,是一種大道神通啊1手機用戶請訪問m.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