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320章 開陽劍仙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心了一些。畢竟她並沒有性命之危險。 「你知道『開陽劍仙』是誰么?」沈星曜忽然問。 吳煜搖搖頭,這個似乎就是讓南宮薇閉關的人。 沈星曜表情略微嚴肅,道:「這一屆的蜀山七仙,以『北...

?沈星曜說的這件事情,方才吳煜在『斗仙戰朝的時候,不少黃劍級弟子就提到過。

他自身也有類似的苦惱,在這黃劍域,幾乎沒有他能發揮的地方。

還是沈星曜想得周到,早就給吳煜安排好了。誠然,或許他是看中自己的天資,但這些幫忙,確實給吳煜帶來了巨大的幫助。

「大恩不言謝。」吳煜拱手道。

沈星曜淡淡道:「修道一路,最終還是靠的自己,你出身不如其他天才少年,與我當年相似,我只是做個順水人情,足你解決些小事,不足掛齒。」

頓了一頓,他又道:「總的來說,我看好你修道的意志,純正執著,有赤子之心,故而我也想看看,在至尊獵場都能活著出來的你,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純粹的看好,欣賞,沈星曜很是直白,不遮掩自己的目的。

「若準備好,便去『升仙殿』等待你的對手到來吧。」沈星曜道。

這是那玄劍域域主設立的考驗,畢竟吳煜要破格進入玄劍域,總得拿出一些驚人的表現來。至少所有黃劍級弟子,就算是前一百名加起來,估計都未必能擊潰『玄劍仙榜』第九。

「我無牽無掛,這就過去。」

總的來說,吳煜自然渴望能夠在有生之間,迅速到達青天蜀山的峰頂,去看看那鄰近天宮的風光。

從凡劍域到黃劍域,再到玄劍域,只隔不到半年,速度已經算是超凡,前無古人,甚至也後無來者。

不過,吳煜出言告辭,走了兩三步,又駐足,他想起沈星曜是認識南宮薇的。

他想必知道一些詳情,何不問問他?

與其空等,總需要心裡有些數,不然吳煜也會擔心,都過了這麼長時間,她會不會在蜀山輪迴洞出事。

念及此處,他便回頭,與沈星曜那如若星辰般的目光對視,鼓起勇氣問:「劍聖,我想向你打聽一個人。」

沈星曜直接回應道:「南宮薇,是吧。」

他果然認識,且也知道吳煜曾經和南宮薇有過交集。

「她曾和我說,要進蜀山輪迴洞兩三年,如今差不多四年了,怎麼還是沒有消息?在裡面這麼長時間,正常么?」吳煜問。

卻不了沈星曜回答道:「南宮薇兩年前已經從蜀山輪迴洞出來了。」

「什麼?」吳煜略微愣住了,兩年前出來,那時候自己還在『至尊獵朝廝殺,自己一年前回到蜀山,也鬧出過不少動靜,她怎麼沒來找自己?

「不過,據說她在蜀山輪迴洞得到了很大的造化,幾乎脫胎換骨,故而剛出來,便讓『開陽劍仙』要求閉關,消化傳承,鞏固基礎,到如今已經閉關兩年了。」沈星曜接下來道。

原來如此。

吳煜也覺得,如果可以的話,她也沒有任何理由不來見自己。

畢竟,曾經也是她留給吳煜九方鎮魔柱的。

「造化?傳承?『開陽劍仙』?」

當聽到南宮薇得到了造化,甚至是傳承,吳煜也自然為她感覺到高興。所謂道侶,至少在天資上要是相等的,往後在修道生涯,才能互幫互助,若不然只會成為另外一方的拖累吧。

沈星曜道:「沒錯。她在輪迴洞中,得到了其『南宮一族』的先祖之一『彩凰劍帝』的傳承。彩凰劍帝之歷史十分久遠,我所得到的傳承來自『星域劍帝』,當星域劍帝年輕時候,彩凰劍帝已經是傳說了。以最高成就來判斷,彩凰劍帝應該比星域劍帝還要強上三分。所以,順利的話,南宮薇未來恐怕可以成新的『蜀山七仙』之一,論潛力,比你現在算大得多了。」

蜀山仙門的歷史十分久遠,無數的歲月之中,出現過無數蜀山七仙這種級別的人物,許多人在成仙之前身死道消,盡皆留下傳承,領悟,造福後人。

吳煜目前所聽到的傳承,星域劍帝應該是第一,沒想到南宮薇氣運這麼好,甚至得到了比沈星曜更好的造化。

吳煜由衷為她高興,心裡也安心了一些。畢竟她並沒有性命之危險。

「你知道『開陽劍仙』是誰么?」沈星曜忽然問。

吳煜搖搖頭,這個似乎就是讓南宮薇閉關的人。

沈星曜表情略微嚴肅,道:「這一屆的蜀山七仙,以『北斗七星』來各自命名,天樞為第一,開陽為第六。蜀山七仙,以戰力從一排到七,開陽劍仙排名第六,但年紀倒是蜀山七仙中最小的,其真名為:南宮暄。」

南宮暄!

吳煜瞬間明白了,從這個姓氏,再從南宮薇此前的言行來看,這南宮暄要麼是南宮薇的父親,要麼是其祖父,其中是父親的可能性比較大。

「開陽劍仙就一個女兒,對其要求極高。」沈星曜一句話,確定了南宮薇的身份。

怪不得她不敢告訴自己,原來是『蜀山七仙』的女兒,這等身份,要是一早告訴自己,估計會把自己嚇壞。

吳煜也是幸運,隨便跑去金丹洞躲張浮屠,竟然就遇到了開陽劍仙的女兒。

說到這裡,吳煜點點頭,道:「成,我明白了。」他只需要知道南宮薇現狀,心裡有數就行了。

剛說到這裡,沈星曜忽然道:「吳煜,目前來說,你們有一定的身份差異,定會受到不少阻礙,這似乎不是一條容易走的路,開陽劍仙也不好對付,你與南宮薇種種,絕對逃不過其眼睛,如果不放棄的話,我勸你早做思想準備。」

沈星曜說得很直白,吳煜明白,這確實是一種壓力,畢竟他如今對整個蜀山仙門來說,也只是在黃劍域、玄劍域比較出名的天才,但也不算是最頂尖,再加上南宮薇得到先祖傳承,怕是水漲船高,若是自己沒有更好的表現,這條路很難走。

吳煜心裡有數,道:「我只求不辜負伊人,她若需要我,我便不走,她若放棄,我絕對不留。」

當初九方鎮魔柱下一張紙,對吳煜觸動很大,情竇初開,此生難忘。

「行,這事你自己把握,無人干涉。」沈星曜並不阻礙他。

如今心裡有數,吳煜算是放下了一塊石頭,他告別了沈星曜之後,離開域主府,幾乎沒過多停留,便往黃劍域的『升仙殿』而去。相比較凡劍域的升仙殿,這黃劍域的升仙殿,規模至少有十倍以上。

實際上關於吳煜挑戰玄劍級的事情,這升仙殿的人,反而知道得比吳煜自己更快,故而當吳煜到來的時候,升仙殿之中,早就聚集了不少人,有大量黃劍級弟子,也有不少從玄劍域下來的玄劍級弟子。

隨著時間流逝,甚至玄劍級弟子更多,畢竟這一戰,幾乎也關係到玄劍寄尊嚴,故而圍觀者眾多。

升仙殿之內,如鋼鐵叢林,空間更大,進行幾場戰鬥,完全不是問題,當吳煜走進升仙殿的時候,周圍至少有上千人,基本上黃劍級弟子在一邊,玄劍級弟子,則在另外一邊。

從場面上,玄劍級弟子自然佔據上風,諸多黃劍級弟子面對他們,只敢站在角落處。

這個消息對玄劍域震動比較大,因為玄劍域從來沒有境界不到,卻要通過考驗衝進去的弟子,若不是沈星曜,這事根本不可能成。

故而當吳煜來到這裡,議論的聲音才會如此之大。

黃劍級弟子對吳煜比較熟悉,而玄劍級則陌生為多,他們大部分是中年修道者,至少修道百年以上,已經過了黃金期。

甚至有不少老者,對吳煜指指點點。

「這小傢伙,便是吳煜了,據說剛上黃劍域就完全沒對手。還打敗過我們玄劍域的陳浮遊。」

「關鍵是,他只有區區金丹大道境第六重。」

「你們猜,他這次挑戰能不能過去?」

「肯定不能啊,你們別忘記,域主給他挑選的對手是誰?他可比陳浮遊強大了,陳浮遊在玄劍域,只能算是中等,而他是最頂尖的十個人之一,根本沒有對比性,十個陳浮遊,都不是其對手。」

「說的是『蕭寰山』是吧?玄劍域域主『東嶽劍聖』的親子,據說,這還是他主動請戰的。蕭寰山性情厚重,比陳浮遊強太多了。我看好蕭寰山。」

「既然如此,打個賭好了,賭吳煜贏的一賠五,賭蕭寰山贏的五賠一,誰敢下吳煜?」

「行啊你,還敢做莊,我出三百元金丹,賭蕭寰山贏。」

「我也來,碰下運氣算了,賭吳煜,下五十元金丹,要是他破天荒勝了,我得贏兩百五,輸了損失也小,嘿嘿。」

玄劍級弟子那邊特別熱鬧,尤其是有了打賭,都在下賭注,賭注之大,都把坐莊的嚇住了。當然大多數人壓的是蕭寰山,不過也有壓吳煜的。

坐莊也是賭,從目前賭注來看,得是吳煜贏,他才能大賺。連五倍的賠率,都沒多少人下吳煜,可見眾人對這場戰鬥結果,心裡已經有數。

吳煜來到場中。

「稍等片刻,蕭寰山快到了。」一位穿著黑衣的中年人,才是這升仙殿的殿主,怕是個接近天劍級的存在。

吳煜環視一周,竟然在人群當中看到了陳浮遊,沒辦法,他的目光太陰狠,吳煜一下子就發現了他。

「這麼長時間,確實夠他恢復了。」吳煜笑了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