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記 玄幻魔法

吞天記 第303章 巫山血螭

作者:風青陽

本章內容簡介:壓制,卻不能出手激戰。 「呵呵,只是留個紀念,你莫要擔心就是。既然你認識我了,那我也不多停留,告辭了吳煜,後會有期。」那巫山血螭轉身便化作神龍,衝上雲霄,呼嘯而去,那赤血魔也是淡淡一笑,化作血...

?吳煜御劍飛馳在藍天白雲之上,穿越朵朵白雲,沐浴在灼熱的陽光之中,渾身上下都充滿力量。

高速飛躍,自然狂風呼嘯,讓其衣衫獵獵飛舞,此刻歸心似箭,故而展開了最快的速度,腳下群山掠掠飛往身後,轉眼不見蹤影。

仗劍天下,心自逍遙!

那無盡魔海,至尊獵場,暗無天日,著實壓抑。

南方艷陽高照,林間鳥獸奔走,草木生機勃勃,腳下山河浩瀚,山間鳥語花香,重回如此世界,哪怕是空氣里最簡單的花香,似乎都來之不易。

數十場生死戰鬥,才換來這一切。

當然,那數十場戰鬥,也帶給了吳煜自身巨大的變化,讓他真正踏入了『修道者』這個行列。

「蜀山!蜀山……」

他遙望那遠方的青天蜀山,目光熾烈,一刻也不停留。

凡劍域浩瀚無邊,青天蜀山更如若神跡,劍修縱橫,仙道無疆。

卻就在吳煜剛離開青天蜀山沒多遠,身後有一股血腥氣息竟然瀰漫而來,這讓吳煜興奮的心情迅速跌落到了低谷,很顯然,在他身後無盡魔海的方向,有人追逐而出,而且這股血腥味,吳煜當然很熟悉。

他迅猛降落到地上,藏在一道綠意盎然的山谷之間,隱匿自己。

不過,對方顯然是追逐他而來的,當吳煜發現其存在的話,對方自然也發現了吳煜。故而,就在吳煜落在山谷之間的時候,他回身便看到一朵鮮血涌動的雲直接落下,驟然化作無數血霧,發出簌簌的聲音,就在轉眼之間,便已經將整個山谷完全籠罩。

原本綠意盎然的山谷,在很短的時間之內,便直接變得跟無盡魔海似的,沾染了血霧,諸多樹木迅速枯萎,變成模樣難看的枯木,如同被吸走鮮血的乾屍。山谷中所有鳥獸都化作了屍骨,連那清澈河流,轉眼間便化作血河流淌。

這便是妖的威力。

妖,並不只是獸,而是除了人之類,所有生靈之通神,前往新的生命境界。

「赤血魔1

在吳煜警惕時候,眼前一道血河流淌,果然就在吳煜的眼前,重新凝聚成了一個妖艷的血眼少女,正是赤血魔。那赤血魔見了吳煜,笑容滲人,直接道:「今日呢,給你帶來一個身份尊貴的妖,讓你認識認識。」

話音剛剛落下,吳煜身邊不遠處,一條已經化作血色的江河陡然翻滾了起來,血水炸起,漫天飛舞,河底之內一頭巨獸猛然出現,初看之間吳煜以為是一條血色的大蛇,略一細看,他才發現不是,這是一種讓他震撼的妖魔!

「龍?」吳煜幾乎脫口而出,對於神龍,他實在太熟悉了,傳說中的神龍,乃是一種仙獸,祥瑞之獸,世間凡人,甚至是修道者都很難看到,以神龍這種仙獸,怎麼說其血脈,都要超過神洲最強的妖魔嬰皇吧。

黃金鎮魔柱上,就盤繞有神龍,當然,那只是一種意象,實際上和神龍的關係,並不是特別大。

那從血河之中出來的妖魔,渾身上下有著血色、規則的龍鱗,長有四足四爪,騰飛起來,再看其頭部,有龍鬚龍牙,模樣與畫像中的神龍完全相似,頭似牛,眼似蝦,耳似象,項似蛇,腹似蛇,鱗似魚,爪似鳳,掌似虎。

唯一一點不同,便是這活生生的仙獸神龍,竟然沒有龍角。

還有,神龍乃是仙獸,怎麼眼前這龍,卻凶煞血腥,論境界,這龍絕對不如旁邊的赤血魔,但是論血脈,論威勢,感覺要壓制赤血魔一籌,甚至有種和九嬰差不多的感覺!

那,如此威武之妖魔,到底是不是仙獸,他又到底是誰?

吳煜很快就想起來了,自己在至尊獵場兩年多的時間,聽過這位身份尊貴之妖的存在。

「妖魔之中,第一王者為嬰皇,本體乃是九嬰之獸,共有九頭。而另外一位『燭皇』,據說實力萬分逼近嬰皇。」

「燭皇,本體為燭龍,又成為燭陰,乃是真正神龍的一種,不過因為生性冷漠、性情暴躁,故而未被算入仙獸行列,連真正的神龍,都不願意與其為伍。故而淪為妖魔。但論血脈,燭陰未必比九嬰弱。」

「燭皇無子嗣,但是有義子,也是其徒弟,據說年齡比九嬰大上兩三倍,乃是紫府滄海境界。這義子據說是燭皇在『神洲之外』的地方帶回來,也是一條神龍,不過,比起燭龍要稍微差上一點。其名似乎叫做:巫山血螭。」

無角之龍,便是螭。

眼前此龍無角,顯然便是那燭皇的義子,與燭皇同屬神龍一脈的巫山血螭!

吳煜記得,傳聞這巫山血螭可是九嬰的死對頭!這倒是可以理解,一個是燭皇的義子,一個是嬰皇之子,關係到兩大皇者後代的對抗。九嬰性情和善,而這巫山血螭,深受燭皇影響,雖然年歲不高,但是在整個神洲大地,都有赫赫威名,修道者大多數都只知道巫山血螭,卻不知道九嬰之存在。

即使在妖族之中,這巫山血螭也遠遠壓制九嬰,被大部分的妖魔看好,假以時日,定會碾壓九嬰,絕對主宰妖族。據說,這也是嬰皇想要改變九嬰那心性的緣由。

沒想到這樣的人物,竟然會與這『赤血魔』一起,追逐自己出來,吳煜自然感覺剛飛上了天宮,又跌落地獄。

不過,他還算冷靜。

這時候,那巫山血螭從血河之中飛起,盤繞在吳煜眼前,而後其龍鱗、血肉變化,逐漸從神龍變化成為一個男子。這是一個眼眸和長發都是血色的青年,血色長發及腰,隨風飛舞,一雙血色的眼眸明亮而鋒利,其身穿一件寬大的白色長袍,一塵不染,血色和白色搭配,有點觸目驚心的感覺。

這巫山血螭雙眼狹長,嘴唇薄而紅艷,一看便是那等殺人如麻的角色。

與其對視,吳煜確實感覺到,在這威勢連赤血魔都能壓制的魔頭般的角色面前,九嬰確實遜色多了。

當然,九嬰現在也還校

兩者相對,巫山血螭直接開口,他聲音卻很是陰柔,甚至有點像女人,只見他道:「你便是吳煜吧,你可知道,我是哪一位么?」

他聲音卻很溫柔,逐步靠近吳煜,轉眼就站在吳煜眼前。

吳煜靜心凝神,道:「當然知道。不過,閣下追逐我到此處。有何貴幹?」

「無他,只為認識一下你這位蜀山奇才爾。」

巫山血螭淡淡一笑,其忽然伸出手,輕彈一下,一個血色的小字驟然印在吳煜的手背上,吳煜臉色一變,提起手一看,其右手手背上,竟然多了一個古老的『龍』字!

大約只有指尖大小,吳煜絲毫感受不到其存在,只有肉眼能看見,但是卻抹除不了。

「你做什麼?」對方這舉動,匪夷所思,吳煜自認不是其敵手,如今受到其壓制,卻不能出手激戰。

「呵呵,只是留個紀念,你莫要擔心就是。既然你認識我了,那我也不多停留,告辭了吳煜,後會有期。」那巫山血螭轉身便化作神龍,衝上雲霄,呼嘯而去,那赤血魔也是淡淡一笑,化作血色雲朵籠罩在神龍身邊,兩者一起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就陰魔進了黑色瘴氣的海洋之中。

「這是什麼?」以吳煜對自己身體的了解,完全對手上這個符號沒轍,這個原本鮮艷的顏色逐漸暗淡了下去,沒過多久大約就只剩下一個微弱的痕,吳煜用丹元攻擊、抹除,都沒有什麼效果,這等符號,當然是用水洗不幹凈的。

「不是妖法,也不是法陣,按照我估計,是這巫山血螭的一種本命神通。」冥瀧幸災樂禍的笑了。

「本命神通?動靜這麼小?」正是因為動靜太小,和其他本命神通不同,所以吳煜完全沒有防備。

「本命神通又未必一定要動作大,有的大道神通,甚至會在完全沒察覺的情況施展,那才可怕呢。」冥瀧道。

「你了解該這麼除去這東西么?他專程來施展這東西,肯定有陰謀。」吳煜心裡有些鬱悶,他自然不明白這巫山血螭要做什麼。

「很遺憾,老娘我無能為力。」冥瀧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吳煜嘗試了諸多辦法,都沒有成功,那個微弱的痕暫時不對他造成任何的影響,但是卻一直無法清除。

「巫山血螭1吳煜雙目中火焰燃燒,顯然對方把自己當做是棋子來操縱了。

「此處不宜久留,我先離開,說不定回到蜀山,有人就能明白該怎麼破除了。」想到此處,吳煜便繼續御劍返回。

往下一看,原先綠意盎然的山谷,已經淪為了死亡之地,寸草不生。

對巫山血螭和赤血魔的厭惡,便又加深了一分。

一路上吳煜一直盯著那個符號,他感覺總有一天,這東西會發作,然後造成一種不可想象的後果,到時候那巫山血螭,肯定會躲在暗處偷笑。

「他們,到底想做什麼?」

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吳煜。

直到某一日,他已經看到那高聳入天際的青天蜀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