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貼身家教 都市言情

大小姐的貼身家教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殺是為了證明

作者:咫尺間

本章內容簡介:在的痕。 ……………………………… 當天下午,整個墨西哥的大毒梟們都收到了一封訃告。 訃告用華夏語跟英語雙語寫成,內容簡短精鍊:明日5號,我方將為陳之行同志舉辦追悼會。望XX...

「誰?1

莫雷諾嘩啦一下從泳池裡站起,怒聲問道。

只可惜,那個手下已經氣絕身亡,無法回答莫雷諾的問題了。

「敵襲!敵襲1門口又傳來一聲尖銳的呼叫,緊隨而至的還有喉管被切斷的窒息聲音。

莫雷諾忍不住脊背發涼。從門口守衛發出警報到死亡,前後間隔連一秒鐘都不到。

這種死亡速度,絕對是有頂級殺手摸了進來!

是誰派來的?鄰城的宿敵還是墨西哥軍方?

莫雷諾顧不上裹上浴袍,嘩啦啦帶出一大蓬水,跑向屋內。

而莫雷諾手下則嚓嚓子彈上膛,除了留下一隊人保護莫雷諾之外,其餘人全都湧向了門口。

門口,一個右手持劍的男人如殺神一般緩緩踏進庭院。

在這個男人的面前,橫七豎八躺著七八具屍體,那些人死亡姿勢各不相同,但是有一點一樣。那就是他們手中的槍械連一顆子彈都沒來得及射出。

「你是誰?」一個毒販戰戰兢兢問道。

「這麼快就忘了我了?」王庸冷冽一笑。

忽然整個人化成一道虛影沖入人群之中,手中心月狐軟劍在空中交織出一張劍氣縱橫的死亡之網。

鮮血紛飛,人頭滾滾……

幾十個人面對王庸一個人,非但沒有阻攔王庸一下,反倒是被王庸砍瓜切菜一樣瞬間殺光。

「饒了……我……」剩下一個毒販渾身戰慄,連扣下扳機的勇氣都沒了,只是一個勁的求饒。

王庸看著他,眼中殺機凜然:「那個華夏老人站在你面前的時候,你可曾有過一絲心軟?」

毒販一驚,瞬間知道了眼前之人是誰:「你是王庸!你是王庸!你怎麼可能回得來?那可是華雷斯啊1

王庸沒理睬這個毒販的震驚,心月狐軟劍揮出,一顆人頭衝天而起,摔落在地上。

一雙眼睛兀自睜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陳老,就是他殺害的你,我為你報仇了。」王庸喃喃道。「不過始作俑者還沒伏罪,我就不能停下殺戮的腳步。」

王庸輕輕將心月狐軟劍上的血珠抖掉,抬腳朝著莫雷諾藏身的屋子中走去。

還沒靠近,就聽噠噠噠的槍聲傳出,顯然莫雷諾已經做好了防禦。強大的火力網封鎖進口,只要王庸敢進入,就會被子彈撕成碎片。

莫雷諾此刻終於看清那個「回來了」的傢伙到底是誰。

「王庸?!他沒死在華雷斯?媽的,算他命大!不過他竟然敢主動送上門,那就讓他有去無回!給我狠狠打!打死王庸賞十萬美金1莫雷諾惡狠狠道。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屋子裡的毒販登時興奮起來。一個個眼睛血紅,彷彿看到了一沓行走的鈔票,將子彈瘋狂的傾瀉過去。

庭院瞬間被掃成了一片殘渣,溫泉泳池裡的女人一個個驚聲尖叫著奔逃,不小心撞上槍口的則瞬間仆倒在血泊里,抽搐幾下不動了。

「如果是以前,我還真要費些手腳。不過現在……」王庸眼睛一眯。

忽然一道綠色光華從王庸身上泛起,如飛掠虛空的仙劍,嗖的一聲穿透庭院的玻璃窗戶進入室內。

「什麼東西?」距離窗戶最近的毒販僅僅看見一道綠芒破窗而入,就死在了原地。

綠芒猶如具備生命一般,在狹窄的室內上下飛舞。飛行的軌跡勾勒出一幅幾何圖案,每一段幾何線條的兩點都代表著兩條人命的死亡。

只不過片刻,剛才還噪雜兇悍的火力就變得鴉雀無聲。

一股濃重的血腥味道從窗戶里飄出,聞之作嘔。

「回來吧。」王庸隨口道。

綠色光華從室內返回,到達王庸身前半米處,幽幽懸停於空中,上下震動如一隻殺人蝶。

「這東西堪稱屠戮利器啊!普通人面對它根本就沒有什麼抵抗之力,一下就被擊殺了。雖然不如子彈距離遠,可不需要填充,更重要的是能夠隨心所欲的變幻攻擊線路,防不勝防。」王庸看著懸停的玉腰奴,暗暗想到。

現在王庸僅僅能夠操控不到三十米,如果邁入丹勁達到昔拉那樣的兩百米距離,恐怕場面更會一邊倒。

這些毒販可能還沒看見王庸的人,就已經斃命了。

「是我進去還是你出來?」王庸輕輕看一眼躲在一張沙發後面的莫雷諾,道。

莫雷諾瑟瑟發抖,他完全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只看見一道詭異的綠光在屋子裡繞來繞去,然後所有手下就都死了。

「這不是真的!這一定不是真的1莫雷諾使勁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

「我知道了,是幻覺!只要把王庸殺了,幻覺就會消失1莫雷諾忽然恍然大悟,以為洞徹了真相。

他從地上摸起一把槍,臉上肌肉連連抖動:「我莫雷諾這輩子殺的人不計其數!怎麼可能被你小小幻術嚇到!我現實中做的事情都比你的幻象可怕一百倍!就在不久前,我還將一個華夏留學生玩完之後剝掉整張皮,扔出去餵了狗……」

莫雷諾面色猙獰,一步步走向門口。

「怎麼樣,怕了嗎?這就是我,莫雷諾!杜蘭戈的教父1

王庸站在窗外聽著莫雷諾的敘述,臉上殺機驟然閃現。

嗖!

玉腰奴驟然劃破空氣,飛入室內。

莫雷諾始料不及,瞬間被玉腰奴擊中。

只是似乎王庸失手了,玉腰奴僅僅在莫雷諾胳膊上劃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未能一擊斃命。

莫雷諾哈哈大笑:「看來你的幻術被我的煞氣破掉了!去死吧1

說著,莫雷諾手中扳機扣動,噠噠噠子彈傾瀉而出。

王庸面色冷冽,靜靜道:「我只是想讓你跟那些慘死的平民一樣,仔細感受一下死亡的恐懼而已。」

「什麼意思?」莫雷諾問。

王庸沒有回答,只有玉腰奴急速飛行的綠光在莫雷諾身邊亮起。

玉腰奴如一隻織繭的蝴蝶,瞬間就在莫雷諾的身上繞出層層疊疊的光圈。

莫雷諾直到此刻才明白王庸意思。每一道綠光閃過,都會在他身上帶起大片的血肉,短短一瞬,莫雷諾全身上下就已經找不到一片完整的皮肉!

正如莫雷諾喜歡剝皮一樣,王庸給了他一個不相上下的刑罰。

凌遲。

「不要!不要1莫雷諾驚恐大叫,眼中充滿絕望。

可王庸沒有絲毫的憐憫之意,一直催動玉腰奴完成整個刑罰。

嗖,玉腰奴從莫雷諾身上飛出,徑自衝進溫泉泳池。將上面的血液沖刷乾淨之後,投入王庸掌心。

屋內,莫雷諾已經變成一個血人,地下滿滿都是碎肉。噗通一聲,莫雷諾終於支撐不住,摔倒在地。

他終於知道了,原來死亡是如此痛苦的一件事情。

庭院中一道蜿蜒的血河緩緩注入溫泉泳池,將整個泳池染紅。滿地散落的屍體被輕風吹拂,發出幽怨的嗚咽之聲,似乎在向世界痛訴自己的悲慘遭遇。

王庸目光冷漠,轉身離開莫雷諾居所。

有時候,殺,是為了證明正義存在的痕。

………………………………

當天下午,整個墨西哥的大毒梟們都收到了一封訃告。

訃告用華夏語跟英語雙語寫成,內容簡短精鍊:明日5號,我方將為陳之行同志舉辦追悼會。望XX先生準時參加,過期不候。

收到訃告的毒梟們一臉愕然,不明白這個玩意怎麼會到他們手上,訃告里的「陳之行」又是誰。

當陳之行的資料放到這些毒梟案頭之後,毒梟們愕然發現陳之行不過是一個移民墨西哥的華夏糟老頭子,在杜蘭戈經營一家華夏餐館。

這樣一個老傢伙,談不上有錢,又沒有權勢,有什麼資格把死亡訃告送到呼風喚雨的毒梟手裡?

直到當天的報紙出來,縈繞在這些毒梟心頭的疑團才瞬間解開。

只見墨西哥幾大報紙上都刊登了這份訃告,內容幾乎一模一樣。

而唯一不同的是,報紙上的訃告結尾多了一個落款。

治喪人:王庸。

「是王庸1瞬間,所有毒梟茅塞頓開,知道了陳之行是誰。

不就是那個死在杜蘭戈華夏學堂門前的老頭子嗎?

感情王庸向所有毒梟發布了這麼一份訃告,是要毒梟們給那個糟老頭子當孝子賢孫去!

「呸!也不看看他是什麼玩意兒!給我燒了它1有的毒梟直接將訃告扔給手下燒掉。

「王庸這是準備跟所有毒梟同時開戰?他以為他是誰?不自量力1有的毒梟隨手將訃告扔進垃圾桶,嗤之以鼻。

而距離杜蘭戈比較近的幾個毒梟,則面色凝重盯著這份訃告。

由不得他們不凝重,實在他們剛剛收到一個驚天消息。

杜蘭戈的地頭蛇莫雷諾,被人殺了!現場殘忍至極,莫雷諾全身上下都找不到一塊好肉,活生生疼死。而莫雷諾幾十個手下,大部分人連一顆子彈都沒能發射出去,就不明不白死了。

調查結果顯示,殺手沒有動用任何熱武器,所有人死亡的傷口都是冷兵器所致。

結合王庸這份訃告來看,八成莫雷諾就是被王庸做掉的。

「去還是不去?」一時間這幾個毒梟陷入了仿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