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的貼身家教 都市言情

大小姐的貼身家教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打擊報復

作者:咫尺間

本章內容簡介:,那就阻礙不了我們發聲、執筆!既然咱們的武器沒有喪失,那這份文件對我們又有什麼效力?哈哈,王庸大概以為憑藉紅頭文件四個字就能嚇住我們,只可惜他太年輕了1 「老哥們,加油!今晚集體來一波批判,讓...

「這……好像分量不輕啊1一個守候在電腦前的記者喃喃自語。

「紅頭的,當然不輕了!要知道許多類似的文件都曾經法院視為具備法律效力的!現在再看張慶之微博那番話,真是有點可笑埃一般性的文件大家可以無視,可以裝作領會不到上頭意思。但是這種紅頭文件,誰敢故意裝看不見?」另一個記者同事抱著水杯道。

「更重要的是,這份紅頭文件下發部門不是什麼農林畜牧,而是咱們媒體的主管部門啊!這就相當於直屬上級發話力挺國學,以後誰還敢為了追求眼球效應胡說八道?我得趕緊去找總編,問問咱們的政策要不要調整……」第一個記者匆匆而去。

同樣的一幕還發生在諸多媒體辦公室里。

媒體們的反應還需要醞釀一段時間才會呈現出來,但是友們的反應卻會第一時間暴露在絡。

「!垃圾部門,垃圾國家!竟然選擇給落後腐朽的國學唱讚歌,這個民族沒救了!有能力的還是儘早移民吧1

這是國學反對者的怒罵。

「贊贊贊!沒想到國家直接發文力挺國學,雖然只是規範性建議,但是紅頭文件已經證明了主管部門的態度。那就是華夏文化不容玷污!華夏民族不容詆毀1

這是國學支持者的讚美。

普通友還好,哪怕再反對或者支持這個決策,也無關生活。罵過誇過之後,第二天依舊吃自己的飯上自己的班。

而那些打著國學旗號牟利的圈內人士,一下子就炸了。

在一個張慶之新建的微信群中,各路反國學人士正忿忿的罵著王庸。

「官商勾結!王庸肯定跟那個姓曹的有不可告人的勾當!不然姓曹的為什麼屢次力挺王庸?」

「咳咳,老兄小聲點。這種話還是少說為妙,畢竟曹部長是咱們的主管領導,要是被有心人截圖發到曹部長那裡,貽害無窮啊1

「哼,我才不怕呢!文人的風骨我還是有一點的!他們敢做,我為什麼不敢說?」罵曹部長的學者大有威武不能屈的架勢。

「老兄威武!不過友情提示一句:發出去的消息兩分鐘后就不能撤回了。」

咻!

話音未落,只見威武不屈的那名學者已經光速撤回了第一條消息。

群內看到這一幕的學者心中忍不住一陣鄙夷。

這個時候,張慶之則冒了出來:「大家別慌。雖然我之前錯誤估計了王庸的手段,但是只是一個紅頭文件而已,沒什麼可怕的。大家要有信心。」

「張老師這話過於自信了吧?什麼叫紅頭文件而已?您不在體制內,大概不知道紅頭文件意味著什麼吧?」一個曾經在體制內呆過的學者反駁道。

「呵呵,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我知道紅頭文件很厲害,但是也僅限於厲害而已。它名義上是法律文件嗎?有法律效力嗎?警察可以拿著這份文件對我們實行抓捕嗎?監可以拿著文件對我們進行全封殺嗎?不能!既然堵不住我們的嘴,捆不住我們的手,那它憑什麼讓我們戰戰兢兢?」張慶之不屑的道。

聽了張慶之的話,群里頓時一陣沉默。

隨後數個學者齊齊刷出一串大拇指。

「張老師說的對啊!我怎麼就沒想到這一茬呢?」

「對啊,封不住我們的嘴巴,綁不住我們的雙手,那就阻礙不了我們發聲、執筆!既然咱們的武器沒有喪失,那這份文件對我們又有什麼效力?哈哈,王庸大概以為憑藉紅頭文件四個字就能嚇住我們,只可惜他太年輕了1

「老哥們,加油!今晚集體來一波批判,讓大眾看看咱們到底有沒有被嚇到1

「好1

隨著號召,群內的學者像是集體高朝了一樣,摩拳擦掌的準備開始新一輪針對國學的反攻。

於是,本來議論紛紛覺得張慶之等人肯定會暫避風頭的友,忽然發現張慶之等人不光沒有迴避,反而變本加厲一連發了好多篇新文章。

這幾篇文章言辭更加犀利,如果去除那些書面用語,分明就是一個潑婦的叉腰罵街。

「好像紅頭文件對這些人沒有什麼約束力啊?」友們目瞪口呆。

「嗨,說到底不過是一份規範建議。知道什麼叫建議嗎?就是我勸你素質高點,但是你要是不聽勸,我也不能報警把你抓起來。能有約束力才怪呢!這回王庸怕是有點失策了。」有友搖頭感嘆。

短短一晚上時間,似乎這份起初被大家看的異常重要的紅頭文件就這樣成了笑柄。

張慶之等人依舊上躥下跳,蹦躂的厲害。

王庸等人依舊沉默無聲,做不出實質性的反擊。

國學依舊看上去岌岌可危,在人們心中地位搖擺不定。

這一晚,看上去似乎是反國學陣營的勝利,他們用強硬的姿態向新成立的國學協會宣告了他們絕不妥協。

外界對於國學協會的前景一時間都有些不看好。

只是,不看好的聲音僅僅持續了一晚就戛然而止。

因為第二天,華夏國學協會對外召開了發布會。

一干協會大佬全都出現在發布會上。

大佬們看到王庸之後,幾乎沒有一個不佩服的五體投地的。

事實證明他們選舉王庸為第一任會長極為明智,本來在他們心中需要一個月才能審批完成的申請,僅僅一天時間就審批下來。而且政府還給了紅頭文件支持。

這放到其他任何一個學者身上都難以想象。

只有王庸,說到做到了。

「王會長,昨晚張慶之等人好像跳的挺厲害的啊!他們對咱們的規範建議似乎挺不屑的。」一個學者不無擔憂的沖王庸道。

王庸神秘一笑:「秋後的螞蚱還能蹦躂兩天呢,別說是大活人了。放心,昨晚就是他們最後的狂歡。今天發布會召開完畢,他們一準欲哭無淚1

「真的假的?」學者狐疑的問。

王庸沒回答,而是指了指時間,示意發布會開始了,讓這個學者拭目以待。

「各位記者朋友好,又見面了。以後我說這個『又』字的頻率恐怕會更高。因為從華夏國學協會成立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決定了這個協會將會全方位的滲透進有關國學的行業引導之中去1王庸站在台上,道。

一個記者目光一閃,立馬道:「王老師這番話是不是意味著,國學協會將會對整個國學文化行業展開獨裁式的管理?」

這記者的話里透著幾分挑釁之意,故意將國學協會的成立說成是獨裁管理。

眾人以為王庸會矢口否認的,沒想到王庸竟然直接點頭:「如果你一定要這麼理解的話,我只能說——是的1

嘩!

所有記者嘩然。

就連其他協會成員學者們也急了。

王庸怎麼能承認?這會落人話柄的!

正當一眾協會成員沖王庸使眼色,示意王庸趕緊改口之時,卻聽王庸忽然指向他們,面色略帶激憤的道:「他,他,他……這裡的哪一位老師不是國學界的泰山北斗?哪一位不是在國學界卓有建樹的大佬?哪一位對於國學沒有深入的研究?而這樣的人在整個國學協會足足有一百三十八位!我不敢說已經囊括了全華夏所有國學大佬,畢竟民間也有能人志士。但是我敢說,至少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已經在列!

我就想問諸位記者朋友,這樣一群人、這樣一個協會,憑什麼不能代表國學正統,憑什麼不能為全國樹立標杆,憑什麼不能實行一統式管理?!

如果這群人不能,那麼誰能?那些學問沒有這些人深厚,資歷沒有這些人老,對待國學沒有這些人熱愛的商人騙子能嗎?

你覺得人民更樂意看到一群專業人士的管理,還是一群以賺錢為目的的商人管理?1

問話的記者目瞪口呆,嘴唇張了幾下,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其他記者也是愣祝

王庸這個回答太鋒利了,像是一把開刃的刺刀直接就刺進了所有人心裡。是啊,如果一群最專業的人都不敢進行大刀闊斧的管理,那麼誰敢?

王庸說完,沒有停歇,也沒有在給予其他記者提問的機會,而是一鼓作氣道:「既然你們說我們是獨裁式管理,好吧,那我們就獨裁一回!

接下來,我宣布幾條針對整治國學亂象的條文。這幾條,同樣不具備法律效力,同樣是國學協會跟一些組織的自發行為。」

聽到不具備法律效力,現場大半記者都撇了撇嘴。

那還不是白說?沒有法律效力,誰會搭理你啊!就算你們掛上宇宙國學協會的牌子也沒用。

可當王庸逐條宣布完第一條之後,記者們忽然怔祝這些沒有法律效力的條文,似乎比具備法律效力還要狠啊!

「一:我們國學協會已經跟央視、燕京電視台、齊魯衛視、明珠衛視、藍莓衛視、芒果衛視等電視台達成協議。凡是出現在國學協會黑名單上的學者,以上電視台一律不會聘請其錄製節目。」

「電視封殺?這一招夠狠!咱們都小瞧王老師的手段了。不過王老師是怎麼做到聯合這麼多電視台的?」記者們聽了之後,齊刷刷感嘆道。

對於張慶之等學者而言,電視露面是他們的主要曝光手段,也給他們帶來了不菲的利益。如今這些國內大型電視台全都對其關閉大門,張慶之的損失可想而知。

而王庸提到的電視台,幾乎囊括了國內收視率前幾的衛視,這種合縱連橫的手段不得不讓人佩服。

這些記者卻是不知道,王庸本身藉助《華夏好先生》跟《國學論劍》兩檔節目,就跟燕京電視台、央視結下了緣分。而齊魯衛視則是子玉風晴那邊給找的關係。其他衛視,王庸雖然沒有什麼人脈,但是周道鯉、顧衷德等一干學術大佬們卻是都有弟子在那裡任職。

加之這次的文件是所有文化行業的主管部門下發的,政治嗅覺敏銳的電視台自然不會拒絕。

合作就順理成章的達成,幾乎沒有浪費什麼口舌跟時間。

而這一招,也是對張慶之這種電視學者的致命打擊。

張慶之也就還不知道,知道以後絕對會氣瘋。

王庸分明是狐假虎威,利用官方鐵拳對個人進行打擊報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