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體里的傢伙們

我身體里的傢伙們 第九百八十章 不一樣的韓宇

作者:軟軟的金毛

本章內容簡介: 事實上,這也許還不是他成功糊弄了過去。 當得知他安然無恙的消息之後,原本一切的焦慮與擔憂就隨之消散,接著回歸尹執腦海中則是一份更加冷靜的理智。 既然沒有什麼大礙,有些事就以後...

只有你在把手機關機,然後自我封閉地消失一段時間后,你才會明白自己究竟有多忙。

韓宇不需要一段時間,他只需要半天時間就足夠了。

沒有時間去整理思路,甚至沒有時間去考慮接下來該怎麼做,不管是否是自己主動趕出來的失誤,第二天早上,自己一個下午完全與世隔絕的後遺症就如期而至了。

首當其衝的人當然就是尹執。

事實上,韓宇很懷疑要不是自己消失的時間還算短暫,只要稍微再拖久一點,尹大社長極可能就不會顧忌曾經和自己的約定,直接擺駕闖進自己的家中。

要是這樣的話,不出一個小時,恐怕所謂他在家中病倒昏迷的消息就會在他的親友之間火速傳開。

哪怕是考慮到老人家的承擔能力,林父和金家或者鄭家方面不會得到通風報信,但至少韓宇敢肯定,像允兒、泰妍,乃至是鄭氏兩姐妹,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得知這件事。

對於他的情況,上一次尹執的態度就已經表明得很清楚了,如果被她察覺到自己的病情明顯愈發嚴重,韓宇毫不懷疑她會幹出這種聚眾脅迫自己就範接受正規治療的舉動。

「昨天下午你在做什麼?」

即便是心中有種隱隱不能言的躁動感,尹執在工作的時候依然能夠用理性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言行,她清楚自己在每一個時間段的第一要務是什麼,所以等韓宇接到她的電話時,他人已經通過LEON娛樂的保姆車來到了片場,正在進行角色化妝中。

面對來自於自己身旁鄭夢蘭鄭護士那一道含義有點特別的視線,韓宇的表現充分展現出了他良好的職業素質。

他目不斜視地端坐在椅子上,任一邊的慧琳手上拿著各式各樣的化妝用具,在自己臉上施為,另一面就對拿在鄭夢蘭手中的手機平靜說道:「心情不太好。」

對於太聰明的人,尤其是女人,言多必失,恰到好處地說明理由,彼此能夠聽明白就好。

「哦?是嗎?」

電話那頭尹執的語氣還是那麼寡淡,聽起來像是友人間在閑聊家常一樣。

「所以,一個下午都在睡覺嗎?」

「嗯。」韓宇從鼻中輕輕回了一聲。

撒謊是沒用的,尹執知道他昨天早上去祭拜了韓以詩,而通過自己手上那個白色腕錶,她更知道自己昨天一個下午都在家中,對自己處於什麼樣的意識狀態也是了如指掌。

「真的……韓老師你在睡覺嗎?」

這時,一直蹲在旁邊的鄭夢蘭貌似好奇地插了一句嘴,話是這麼說,但她看向韓宇的眼神中分明帶著一絲不加掩飾的探究與狐疑。

「據我的觀察,韓老師你的性格應該不是那種會這麼容易意志消沉的類型礙…真的,沒出什麼其他事情嗎?」

聽聽這句話,簡直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們兩個事前就通過氣了。

韓宇早猜到尹執十有八九會聯繫擔任著自己隨身護士的鄭夢蘭,說不定連權允兒現在都得到通知了。

在這三個女人達成的共識中,估計只要發現自己有絲毫的不對,就會如餓虎撲食般一齊湧上來,連唬帶瞪眼地把自己綁到醫院去。

因此,韓宇的反應也很果斷。

「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他扯扯嘴角,接著失笑似的補充道:「你們的神經是不是得太緊了?如果真出什麼意外的話,我會自己一個人憋在家裡,然後第二天一大早就沒事了嗎?」

這倒也是。

一聽他這話,頭腦單純的鄭夢蘭就眨眨眼,舉著手機,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至於在電話那頭,尹執的聲音也安靜了下來,過了片刻,女助理才繼續說道:「昨天下午因為聯繫不到你,所以有些事情只能趁你還沒開拍跟你說一下了。」

過關了。

韓宇心中頓時舒了口氣,完了,又默默地補上兩個字。

暫時。

作為過去十年他的身邊人、到眼下他事業上唯一的助手,尹執對他的認識太深了。

說句不好聽的話,從某種角度來說,她可能比林允兒、鄭秀晶她們還要了解自己。

畢竟,這世上知道老闆最多秘密的人,一定是每天跟他寸步不離的助理或者秘書。括弧,尤以女助理為甚。

好在尹執如今被公司的事務給絆住了腳,否則她要是本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韓宇還真不敢保證一定能騙過她。

事實上,這也許還不是他成功糊弄了過去。

當得知他安然無恙的消息之後,原本一切的焦慮與擔憂就隨之消散,接著回歸尹執腦海中則是一份更加冷靜的理智。

既然沒有什麼大礙,有些事就以後再來算賬也無妨,把更要緊的問題先解決掉才是正確的處理方式。

這可以說是她和韓宇兩個人之間的默契,無需明言。

「好了OPPA,可以了。」

慧琳剛好也完成了工作,韓宇對鄭夢蘭示意地招招手,就起身,拿著手機走到了一個無人的角落裡去。

「行了,你可以說了。」

「第一個,當然是劇組方面的事情。雖然有些話明知事後說也沒什麼意義,但我還是得重複提醒Boss你一遍……萬一以後再有這種情況發生,請你至少事先通知我一聲,不然,這樣的任性行為不說公司,劇組方面也很為難。」

尹執的話讓韓宇有一點心虛,他聽出了女助理話中那似乎若有所指的深意,他並不是一個恣意妄為的人,尹執當然也深知這一點。

有質疑,但不明說,這應該說是女助理在給他一個台階下了。

於是,他的臉上也馬上配合地露出了一個淺淺的苦笑,拿著手機態度誠懇地說道:「嗯,我知道了。之前我也有好好跟李導演他們道過歉。」

「我的意思並不是要Boss你去道歉,我只要你一個態度而已。」

尹執冷淡的語氣中依舊帶著點刺,「安撫的事情、解決事後的事情公司會派人去做,沒必要由你親自來。身為會長,難道你自己不覺得有點丟臉嗎?」

這話,聽著是好話,只是這口吻怎麼就那麼讓人不開心呢?

韓宇搖搖頭,「除此之外,還有什麼事嗎?」

「接下來兩件事是公司的事情。第一件,和JYP公司有關。」

「嗯?」

一瞬間,韓宇眉頭動了動。

「簡單地說,JYP想要和我們成為戰略合作夥伴。」

電話那頭的尹執又丟出了一個重磅炸彈。

韓宇稍稍站直了一下身體,儘管臉上不見什麼驚訝之色,神情也沒有太大的變化,可要是鄭夢蘭兩人還站在他身邊的話,可能就會發覺,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感覺,變了。

不再是那種散漫的樣子,也不再是之前那副想要矇混過關的低姿態,彷彿在短短的一秒之內,一副前所未有的模樣就在他臉上凝聚而出。

認真、鄭重、冷靜,流淌在他的眉宇間,淡而不顯。

換個角度來說,如果此時尹執站在他的身邊,就會略微吃驚地感覺到……一點熟悉至極的氣質。

那種類似於掌權者的上位氣質。

在目前,還沒人知曉,在某人腦海中恢復過來的那另一份記憶,究竟給他帶來了怎樣的影響。

……

「怎麼回事?」

「可能是因為新生資本的緣故?反正就是提出了這麼一個意向。」

尹執說著,語氣中也似是帶上了些微冷的諷意,「我們最近的大動作,有不少人都看在眼裡,沒有什麼動靜可能是因為還摸不准我們的底子。」

一隻修長的手抬起來摸了摸下巴,韓宇不假思索地說道:「這個合作意向,是在向我們示好,也是在試探我們。」

「……對。」好像沒有料到他今天居然會主動參與進事情的分析,電話那頭尹執的聲音緩了一下,才篤定地說道:「即便不願意承認,JYP至少現在的規模比我們要大上很多,我想不出他們和我們合作的基礎是什麼,唯一有可能的原因,也許是因為Boss你?」

「做到這個份上沒有人是傻子。」

「嗯。」

尹執自然也明白自己這句玩笑話其實一點都不好笑,即使此前JYP對韓宇表現出了不同尋常的熱情,但正如韓宇所說那樣,要說JYP沒有其他目的,沒人相信。

「不過就算是玩笑,我的看法還是先談談看。」

稍垂的雙眼流露著點意味莫名的光澤,韓宇拿著手機回頭望了一眼劇組的動靜,嘴中淡淡道:「沒必要。」

電話那一邊,手中轉動的鋼筆停了下來,尹執下意識一蹙眉,就要說些什麼,結果,卻被他輕描淡寫的一句話給堵了回來。

「之後我會親自去找朴振英談的。」

「你?」尹執聲音中終於出現了愕然,當即追問,「為什麼?」

「反正沒有我出面,你們最終也沒辦法敲定下來,不是嗎?」

「我不是問這個,我是問你怎麼突然會插手公司的事情了?」

「有些事情我要找朴振英談一談,公事只是順帶的。還有,你不是一直覺得我這個會長當得不夠合格嗎?怎麼樣?這樣的事情,應該足夠我這個會長出馬了吧?」

某人說到最後輕鬆起來的玩笑口吻並沒有讓尹執的臉色隨之放鬆下來,只覺得心中一陣怪異。

她沉思了一會兒,就說道:「你確定?」

「身為會長,這點決定權我應該還是有的吧?」

話說到這份上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尹執乾脆地說道:「既然是你的決定,我沒意見。」

「放心吧,我總不至於坑自己的公司。說第二件事吧,劇組這邊快開始了。」

「第二件事,可能就是Boss你不太喜歡的話題了。」

「等一下,我猜猜看……和新女團有關?」

「差不多。實際上,應該說和T-ara也有關係。」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