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 歷史軍事

大明文魁 八百七十八章 商議

作者:幸福來敲門

本章內容簡介:裝出大喜的樣子道:「正好,晚生正要見撫台。」 「哦,那還正巧了,何事啊?」 「晚生要向撫台揭發歸德府同知林延潮貪墨朝廷數萬畝淤田之事。」 這黑臉大漢笑了。 鄭明國也討好...

里啪啦。

五六名看起來精明能幹的書辦在打著算盤,還有三人在類似帳本的書上,一筆一筆的寫著什麼。

一個屋子裡,唯有兩人什麼事也沒有做,站在那說話。

這二人一名看起來像是讀書人,但不是書獃子的樣子,眼睛很活,身上也沒有讀書人的傲氣,與對方說話是低下身子去,明顯有幾分討好。

對面之人不過是師爺打扮而已。

這時候屋門一開。

開封府知府辜明已一提官袍,跨過門檻走進屋裡。

一屋子的人,除了那書生外,其餘人都是叫了東主,老爺。

那書生斟酌了下,上前行禮道:「晚生鄭明國見過府台大人。」

辜明已不置可否,一旁師爺道:「老爺,這一次多虧了這位鄭公子。」

辜明已沉著臉上,露出笑意,點點頭道:「你就是林延潮的門生?聽宋先生說這一次揭發林延潮這賊子,你可是立了大功。」

書生連忙道:「晚生不敢當。」

「你是什麼時候作他的弟子?」

「在京師時,那時他為天子日講官,後來跟隨他至歸德,在同知署任一名小吏。」

「天地君親師,你是他門生,為何揭發他?」

鄭明國道:「既是為了公義,也是為了府台。」

辜明已道:「不要拿這些話敷衍,本府要聽真心話。」

「這……這雖說先生待晚生不薄,但晚生不願屈身為吏,終日抄抄寫寫的,沒有半點煙火氣。晚生乃監生出身,想要一個官身,但先生沒給。」

「不過官身而已……本府可以給你,但要看你願不願意配合本府。」

鄭明國急切道:「晚生願意。」

「好,你先寫一個告林延潮的狀子,到時宋先生會教你,先退下吧。」

「是。是。」鄭明國退下。

一旁宋師爺對辜明已道:「此人利欲熏心,不是林延潮派來的。」

辜明已點點頭道:「方才本官也試過他了,如你所言,但不是本府多心,再三謹慎,不會有錯。從歸德府取來的魚鱗冊,以及買賣田帳本如何?」

宋師爺道:「反覆看過了,其中又從四百三十七頃可疑淤田中,找出三百六十五頃,也就是三萬六千五百七十二畝,這林延潮就是說破天去,也解釋不清。」

辜明已問道:「林延潮是如何作假賬的?」

「手段無非是詭寄飛灑,就是攤至民田或化整為零,但手法絕對是熟手作的。若非是林延潮實在太貪心,要將這三萬六千多畝的地都隱匿起來,換作老夫,也不一定能看出來。」

說著宋師爺捏須,目光一厲道:「但宋某這三十年的錢糧師爺可不是白當的。」

辜明已笑著道:「仰仗宋先生了,對了,你說這替林延潮作假賬的熟手是誰?」

宋師爺道:「我從鄭國明那打探過了,是其幕客丘明山,這一次也隨林延潮來開封,但中途支去了山東。此人是歸德本地人,乃楊鎬推舉給林延潮,但名聲很不好,是個名副其實的小人。」

辜明已點點頭道:「什麼樣的官,用什麼樣的師爺,看來是不會錯了,扳倒林延潮后,這丘明山要抓來……讓他來給本府辦事。」

宋師爺笑了笑稱是。

辜明已又問了宋師爺幾句,再三確認無誤后,最後一點疑慮也沒有了,出聲道:「明日各府知府齊集,就是林延潮,付知遠束手就擒之時。」

午後的陽光撒下。

茶樓里,鄭明國舉起茶杯呷了一口,笑了笑道:「好茶1

然後他對身旁跟隨他多年的書童道:「那幾件破舊的冬衣都可以丟了,再過一兩個月,咱們就要去蘇州,那裡陽光明媚,不似這裡風厲得如刀一樣。給我斟茶1

書童稱是,然後給茶杯里斟滿茶

鄭明國又呷了一口,看了一眼茶座中央賣唱的盲人父女,生起幾分憐憫,然後嘆道:「回去收拾行李,後天事情就可以定下,我們馬上就走,一刻也不要停留。先生下面有幾個人十分厲害,但事情過去了,大局落定后,我早已遠走高飛。」

鄭明國說到這裡,拿食指往桌上輕叩了幾聲,又對書童吩咐道:「但錢還是要省著花。」

說完鄭明國起了身,從袖子里取了一吊錢放在桌上,然後走下茶樓。

走至樓梯時,鄭明國腳步頓了頓,取了幾個銅子賞給了盲人父女。他心底略微有些寬慰,大概是獲得『我雖背叛了先生,但大體上還是個好人』之類的心境。

然後鄭明國背著雙手,與書童一併離開了茶樓。

待快要行至客棧,經過一個巷角時。

「你們是什麼人?」鄭明國驚道,幾名官兵包圍了他,他抬起頭,但見巷子左右的小樓上還有弩手。

「鄭明國?」一名黑臉漢子問詢著。

「是……不是。」

對方收起畫像道:「鄭明國請吧1

「你們是什麼人?是歸德府……」

「不,我們是巡撫衙門的人。」

鄭明國聞言先是一愕,然後立即裝出大喜的樣子道:「正好,晚生正要見撫台。」

「哦,那還正巧了,何事啊?」

「晚生要向撫台揭發歸德府同知林延潮貪墨朝廷數萬畝淤田之事。」

這黑臉大漢笑了。

鄭明國也討好地笑了笑,這時一個人走了過來。

鄭明國的心沉了下去。

「陳管家,你也在?」鄭明國臉色蒼白地向陳濟川打招呼。

陳濟川點點頭道:「不放心你,順路過來看看。」

陽光已是沉了下來,而鄭明國身子也是軟了下去,但黑臉官兵已是拽住了他的衣領,如提小雞般拎起。

陳濟川向一旁嚇得魂不附體的書童道:「你是他的書童吧,也跟我們走一趟,放心,不會要你的命。」

次日,河南布政司巡撫衙門。

虎頭牌,列戟下,數百名巡撫標兵列崗站隊,戒備森嚴。

大門面闊五間。

官員們坐轎,坐馬車在巡撫衙門前下了后,將手本遞給守門官看過後即被放行。

隨從是不能進了,但官員們在衙門口碰見了,便說著笑著打了招呼,然後寒暄幾句。

有的官員面有隱憂,有的則是心底歡喜,眾官員都知道今日之議,乃巡撫落實潞王就藩之事。

天子下旨訓斥河南巡撫的詔書,已是上了邸報了,眾官員看了詔書,上面措辭強硬。

楊一魁不可能背這麼大的鍋,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在潞王就藩的事上向馬玉全面妥協。所以一會的集議上,巡撫估計會向各府縣攤派,層層施壓。

眾人說說聊聊即走進了巡撫衙門。

不久開封府知府辜明已的轎子也已是到了。

身為河南布政司『首府』,他來巡撫衙門的次數可不少。

官場上默認是,首府官員必為一省巡撫私人。如果不是,那麼結果好比,首輔內閣大學士與天子對著干。

但辜明已偏偏不是,若不是他後台硬,恐怕早就被楊一魁調走。

辜明已坐在轎子里時,一直閉目沉思,一會如何如何將林延潮,付知遠拿下,再幫潞王在就藩的事上多爭取一些,如此以後他河南首府的位子更穩了。他不著急考慮什麼升遷,治下人口兩百萬的四品知府,整個大明朝沒有幾個。

辜明已下了轎子,左右看了看,就有幾名卑官上前奉承。

本是要進衙門的官員見了他都停下腳步,站在一邊相侯。

見官員們都在候著他,辜明已笑著揮了揮手道:「各位請吧,今日集議恐怕會很長。」

如眾星捧月般,辜明已在十幾名官員簇擁中進入巡撫衙門,然後到了二堂。

日頭漸漸升起了。

二堂里已候著不少官員,辜明已入內后感覺氣氛還好,還有幾聲說笑聲。

他轉過頭看了一眼,但見東角里,穿著五品官袍的林延潮,正與幾名官員說話,神態輕鬆隨意,看不到一絲憂慮。

林延潮看見了辜明已后,也是看了過來,然後遙遙行禮,十分的恭敬。

辜明已心底有些譏笑,大概是覺得林延潮還能如此悠閑多久,實是可笑。

辜明已也是還禮,禮數上還是作足了,再等等就是掀牌的時候。

省里大員還沒到,馬玉也沒來,故而二堂上眾官員各自閑聊。辜明已自也有一幫交好的官員,談論之間他沒有覺得今日自己這一幫的人,比往常似少了三分之一。

二梆敲過後,堂鼓擊響。

眾官員都是起身,面北行禮。

然後巡撫楊一魁,左布政使龔大器,按察使楊一桂,巡按曾乾亨等省里大員齊至,此外馬玉,高淮兩名內監,以及禮部都給事中萬象春,璐王府左長史蕭生光等京里的官員。

行禮參見后。

眾人坐定,楊一魁問道:「堂外還有無官員?」

堂下稟至道:「還有各府佐貳官。」

楊一魁道:「既是本省集議,讓他們也上堂來吧。」

於是各府的佐貳官也被請至堂上。

這等聚議,都是要五品官員以上的,而且河南佐貳官,多是散廳,沒有什麼權力,來省里也只是正印官的傳聲筒,請不請他們上堂其實沒什麼區別。

但楊一魁發話了,他們也被請上堂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