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218章我已是神

作者: 云云裳  |  更新時間:2013-04-20 15:08  |  字數:3456字

丹真嘴角浮起一個譏誚的笑容:「你說的對,我也會死言罷從她身旁走過,再也不看她一眼。那白色的斗篷沙沙作響,灑下一蓬淡青色的雪花,漸漸模糊了紫萱的眼睛。

丹真緩緩來到昏迷在雪地上的朝顏身前。

朝顏方才就置身漣漪的核心,卻似乎並沒有承受太大的爆裂之力,身上看不到一絲傷痕,只有一抹妖紅的血跡,靜靜綻放在她眉心之間。她側卧在雪地,胸前微微起伏,彷彿已進入了另一場夢魘。

丹真注視著她,突然一揚手,一道青光猝然而起,從朝顏眉心處直透而過。這一下變化太為突然,懷玉和南宮爵二人慾要馳援,已然不及。

朝顏一聲痛苦的呻吟,她眉心處隱然有一團血影破體而出,向丹真手上飛去。

丹真將來物握在掌心,眼中透出一絲深深的笑意,突一用力。五道夭紅色的液體,從她指間滲出,她闔目抬頭,將掌心緩緩印在額頭之懷玉和南宮爵二人望著丹真,臉色漸漸沉重——三隻青鳥的血,終於還是被她完全匯聚!

天空中,已漸漸沉寂的梵唱再次鳴響!

寧靜而空明的蒼穹再次變為濃濃的青色。整個世界,宛如籠罩在一片幽寂的青光之中,搖曳不休。

朝顏全身都因痛苦而顫抖,但神智卻似乎漸漸清晰,她茫然回頭,望著周圍·突然目光停佇在紫萱和小瞳身上。她的淚水怔怔而下,輕聲道:「殿下——」

丹真也不看她,踏著一地鮮血,一步步向懷玉和南宮爵二人走來。她光潔的額頭印上了五縷夭桃般的痕迹,襯著她白衣如雪,莊嚴寶相中,更透出奪目的風華。

正在伏地訟經的藏密大師們似乎隱隱感到了一絲不安,齊齊抬起頭來,虔誠而畏懼的仰望著踏雪而來的白衣空行母。

她在懷玉和南宮爵二人面前駐足。

「我從你們眼中看到了仇恨。為好友復仇·憎惡我的所為,都是很好的理由,然而——」她淡淡一笑,對懷玉道:「你的心底,只有殺戮本身。」

懷玉冷笑不答。

丹真輕嘆道:「我本來也想殺了你。然而我方才鮮血加額的瞬間,突然改變了主意。」

她仰望星空,道:「天地運行,眾生輪迴。其實並沒有一開始就註定的命運。而你我這樣的人,一次次企圖重新選擇,一次希望憑一己之力將命運逆轉·正是這些選擇,最終成了我們的命運。」她的眼中掠過一絲憂傷:「因緣,最後錯亂到這個樣子,眾生面臨的魔劫,是我的錯,我一開始就種下的錯。或許,任何人都不該插手因緣本身。」

懷玉冷冷道:「你插手與否,都是一樣。」

丹真默然片刻,輕嘆了一聲:「你說的對。」

「既然你我都已經明白,那麼——」她輕輕抬起衣袖:「接恆河大手印罷。」

恆河大手印!

傳說佛陀在滅渡前留在凡間唯一克制魔王濕婆的法寶。聽說這幾個字·諸藏地大德們都禁不住全身顫抖。

紛揚的落雪停止了飛舞。那一瞬間,萬物的核心似乎都被抽空。

只見她白色的衣袖似乎被微風揚起,她的手在月色中輕輕劃開了一道弧圓。這一划毫不著力·彷彿只是輕輕拂去鮮花上沾染的晨露。然而正是這不經意的一拂,這雪山、這寒冰、這落雪、這星、這月、這人,似乎都如同宇宙本身的渣滓,被她輕輕拂去一般!

朝顏的臉色陡變。這恆河大手印的起手勢,原來她曾經見過!

就在樂勝倫宮中,懷玉曾經帶著她,以濕婆之弓的力量,藉此招衝破樂勝倫九重伏魔鎖!

然而·同樣是這一個起手勢·卻在丹真手上展現出完全不同的姿態。

如同明月與烈日的對比,丹真的此招·更為優美、柔和—或許也更接近此招本身。

大地深處傳來一聲隆隆裂響,崗仁波吉峰頂沉寂千年的積雪·突然宛如受了諸天神魔的召喚,一起呼嘯、一起躍動!

重重積雪宛如不周山坍塌時傾瀉的炎天,以吞噬八荒、覆蓋萬物的威嚴,奔涌而下。

這足以震天捍地的雪崩,終於還是引動了。

大地拆裂,數十藏密大德幾乎站立不住,眼中也透出濃濃的惶恐——為這終於無法避免的末世天劫而惶恐!

天河亂瀉!

丹真站在崩雪中心,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笑意,手指又是輕輕一拂。

這個手勢,和剛才的完全一樣,只是方向卻截然相反!

大地的顫抖停止,無邊陰霾瞬息一掃而空,大地又是一片純凈的琉璃境界一塊岩石,一片落雪,都還在原來的位置上,毫髮無損彷彿方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覺。

丹真的手就靜靜虛懸在夜風之中,彷彿那被她發動的諸天滅劫,又被她輕易凝止在掌心。她就是一切的守護者、調和者,一切秩序的定義者、維護者,一切力量的發動者與歸往者。

她就是這凡世上唯一的神祗。

她注視著懷玉,淡淡笑道:「平心而論,這一招你能否接下?」

懷玉臉上的神色陰晴不定,良久,嘴角浮出一個冰冷的微笑,道:「恆河大手印共有三重變化,我只想知道,這最後一重是何等樣子。」

丹真冷笑收手,道:「恆河大手印有無數傳說。其實,每一種都是真的。它既是佛陀留下的降魔大法,也是西王母最強的招式。傳說大禹登上天庭之後,向始祖之神伏羲、女媧要求見識天下最強的劍法,於是伏羲用昆明池下的劫灰鑄劍、女媧創造出劍奴皇鸞——也就是後來的西王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