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四百二十九章 揀經驗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常,也覺得自己賺到了。 他們三個離開之後,特里艾爾這才看向白起道:「怎麼樣現在有什麼感覺」 白起知道特里艾爾問的什麼意思,答道:「恩,是和從前有些不一樣的地方,我感覺自己好像脫離了召喚...

可是,千萬軍團,現在可還有百萬的戰力,這樣灰溜溜的逃走,自己這軍團長,恐怕也別指望在做下去了。籃色,..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不行,一定要繼續戰鬥下去。」一軍團長內心暗道。

本來這一次泰坦之王沒有讓一軍團出手,是他自己為了給神獸種族鼓舞下士氣,才妄作決斷的,這話說的好聽是鼓舞士氣,可說的不好聽,也可以叫做逞能,或是逞強。

可不管怎麼說,贏了,他臉上還能有些光彩,算是被責罰,那也是將功贖罪,可若在打輸了,那可變成殺雞儆猴了。

「拼了那傢伙怎麼說都只是一個人,個分隊長還有沒有活著的了」一軍團長頭也不回,這樣看著楊戩道。

他的身後,立刻站出來幾個泰坦族:「軍團長,我們在。」

一軍團長點了點頭:「第一小隊,跟著我和那傢伙戰鬥,其他的小隊,給我殺那些人類,我不信,那些人類的士兵,也都像他這樣強大。」

「是,軍團長。」其他幾個小隊的隊長,一聽進攻人類,士氣頓時大漲。

只是一小隊長的心中,卻在默默的流著淚。

楊戩可還沒準備停手,這會兒,楊戩只因為沒有攻擊,是因為剛剛的活動,使身體的酒勁上來了,所以,他需要幾秒鐘穩定一下心神。

正準備再次動手,卻見到泰坦族分成了幾個小隊,正在向四周散開,明顯,是為了躲避楊戩。

看到這裡,特里艾爾立刻想要下令,他知道,泰坦族這是要攻擊人類了。

一連幾道命令下去,眾將紛紛抱拳應是,可剛要離開,卻聽到謝必安大聲喊道:「等等,大人你看,縛妖索。」

「縛妖索」特里艾爾聞言止住了眾將,將目光向下看去,只見到楊戩的手中,拎著一根金色的繩索。

「那是什麼東西」特里艾爾對這繩索有些不太明白。

謝必安咽了咽口道:「嗨,大人你可能忘了,這縛妖索乃是女媧娘娘的寶物,當年在封神時期賜予二郎神楊戩的寶物,這根縛妖索天生是妖物的剋星,無論什麼妖魔,只要被縛妖索捆到,誰都無法在掙脫。」

特里艾爾這才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

特里艾爾決定,先不動手,在等等看,他,二郎神到底有多強。

泰坦族的一軍團長正帶著泰坦族衝鋒,卻見到那人類拿出一根繩子來,這可把他給氣壞了,怎麼的這是準備將自己給綁了么

他答對了,可也答錯了。

因為,楊戩確實是要將他被綁了,可是,他卻也只是楊戩準備捆綁目標的其中之一。

楊戩手持著縛妖索,慢慢向前走了幾步,立刻將手中縛妖索向一邊一甩。

縛妖索立刻變長,而且速度快的驚人,幾乎是短短几秒的時間,縛妖索竟然將所有的泰坦族饒了一圈,猛然間,楊戩一鬆手。

咻咻

縛妖索直接緊緊收起,同時還自行的打了個結。

那些泰坦族原本是散開的,可沒想到短短几秒的時間,他們被一股巨力推動,隨後雙眼一花,便被上嗷ゼ紛

「喂,你們這群混蛋,不要在擠了。」

裡面的泰坦族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斷的叫喊著並且向外面用力的推搡著。

可外面的泰坦族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想用力去推別人,只有最最外圍的一些泰坦族才清楚是怎麼回事,他們竟然被一根繩子給捆了。

這可把一軍團長氣壞了,一根小小的繩索,將近千萬的泰坦族給捆個結結實實,這簡直是天界最好笑的笑話,他用手中的泰坦之劍不斷的割著繩索,妄圖將這繩索給割斷。

可惜的是,這繩索不割還好,越割越緊。

慢慢的,裡面的泰坦族都被憋的喘不過氣兒來了,可越是這樣,他們越掙扎,越掙扎縛妖索越緊。

「啊哈哈哈哈」楊戩看著眼前的泰坦族哈哈大笑。

可泰坦族必定是數量太多了,而且,實力也是神級的強者,這縛妖索雖然能夠將他們困住一時,可也極其的吃力。

楊戩雖然有些醉意,可卻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縛妖索乃女媧娘娘所賜的寶物,可出不得任何的意外,眼見縛妖索要被掙斷,楊戩立刻將縛妖索收回。

即便是如此,這數分鐘的捆綁,也讓眾泰坦族差一點被憋死,當他們被鬆開之時,幾乎全都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哼」楊戩微怒,這群傢伙,差一點點將自己的寶物毀了,這可激怒了楊戩。

「小黑,動手。」

楊戩說了一句,手中在一次那個縛妖索拿在了手中,縛妖索可不是只有捆綁這一能力的,只要將其當作兵器來用,那是鞭子。

這一甩,縛妖索直接延長到千米,隨即向著泰坦族抽去。

啪的一聲。

泰坦族頓時飛起了不少的族人。

嗚嗚

「啊該死,這到底是什麼氨

泰坦族的士兵,一個個被抽的齒牙咧嘴,凡是被縛妖索抽過的地方,更是火辣辣的疼痛,泰坦族的士兵們已經記不得有多久沒有疼痛過了,這一番鞭撻,可是讓他們過足了癮。

一軍團長絕望的看著楊戩,他實在是不知道這個時候,自己該說些什麼。

對方只有一個人吶只有一個人。

可是這樣,千萬的泰坦族士兵根本無法前進一步,被一個人類,困在原地不說,還被打的落花流水。

泰坦族的士兵更是不堪,他們連跑的心都有了,可是身為天界最強的種族戰士,他們實在是沒有臉面敢後撤一步。

啪啪啪縛妖索一遍一遍的抽打在泰坦族士兵的身上,這一會兒的功夫,死亡的數量,絕對要比剛剛還多。

哮天犬不斷的在泰坦族士兵的周圍遊走,因為哮天犬速度極快,而周圍又到處都是泰坦族的士兵,所以,泰坦族也不敢揮劍亂砍,這一劍下去,他們絕對砍不到哮天犬,只能砍到自己的同族。

「進攻,給我進攻,不惜一切的進攻那個人類。」

泰坦族軍團長也是拼了,他不信,這人類算是攻擊強大,難道防禦也這麼強若真是這樣的話,天界不早換主宰了么他又怎麼會現在才出現

泰坦族的士兵,到了現在,也是充滿了怒火,沒有人願意這樣一直被抽打著,反正不沖也沒有好日子過,那還不如頂著攻擊衝上去,一人一劍,還不信傷不了他。

有了這個想法,泰坦族的士兵,開始全力衝鋒了。

百米,五十米,二十米。

在泰坦族馬上要衝鋒到楊戩面前的時候,楊戩的額頭上,忽然睜開一隻眼睛,這眼睛眨了眨,瞬間發出一陣耀眼的金光。

啊一個個泰坦族的族人雙頭死死的抱住雙眼。

所有的泰坦族被這金光照耀到之後,頓時有一種極其疼痛的感覺襲來。

「特里艾爾,我的時間快要到了,我現在能做的,也只有這麼多,我不能造太多的殺孽,那些士兵雖然失去了戰力,可還沒有真正的死亡,所以,他們交給你來處理了。」

特里艾爾抱拳,深深的躬身行禮道:「多謝二郎真君。」

「哈哈哈哈哈哈我走了」二郎神楊戩一邊笑著,一邊帶著哮天犬向半空飛去,慢慢的,他們二人的身影漸漸消散在半空之中。

聽到那個瘟神竟然走了,一軍團長是悲喜交加,他知道,那個傢伙一定不是北天界的強者,不管他來至何處,現在,他終於要走了。

可是一軍團長悲的是,算他走了又能如何那個傢伙在臨走前,竟然將所有的泰坦族全都閃瞎,雖然這情況極有可能只是暫時的,可對面的億萬人類軍團,會放過他們么

當然不會,這麼好的機會,特里艾爾怎麼可能會放過

「所有軍團還有誰沒有升階至十七階的」

特里艾爾的身後,頓時有三個主將站了出來。

「恩,命令你們的士兵,給我下去盡情的戰鬥,一但到了十七階立刻返回,其餘的眾將,以自己最強的戰技攻擊這些泰坦族,這可是你們最好的一次衝擊十八階的機會,錯過了,可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是。」

眾將這一次真的可以笑個幾天幾夜了。

十七階的泰坦族,這個世界最強大的神族之一,如今,近千萬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全都雙目失明,這根本不是在刷經驗,這是在揀經驗。

眾將一個個翻身跳下時空之舟,看的那幾位主神,好一陣羨慕。

這幾個主神,實力雖然都已經到了十八階,可是,能夠擊殺泰坦,這可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譽,即便是這些雙目失明的泰坦,那也絕對是能夠載入史冊的事情。

可惜啊,特里艾爾是肯定不會讓他們動手的,召喚空間的主將實力迫切需要提升,這個時候,眾主神也不可能去搶什麼功勞。

眾將跳下時空之舟之後,第一時間命令已經晉陞到十七階的士兵將泰坦族團團圍住,而其它的士兵則是立刻衝進泰坦族的陣營中大開殺戒。

這不是虎入狼群,而是一群老虎入了狼群。

鮮血除了鮮血整個戰場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一切。

一聲聲慘叫連續不斷的從泰坦族的口中發出,僅僅擊殺了半數的泰坦族之後,所有的軍團,紛紛退出戰圈。

無疑,這六支軍團如今,已經全都到了十七階,所有的士兵,將泰坦族圍繞著里三層外三層,出了召喚軍團的士兵,外面根本看不到一切。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這些士兵的內部,卻在發生著一場史無前例的屠殺。

白起,雖然不是第一個晉陞到十八階的主將,可是,卻是所有人之中,下手最為無情的一個。

人屠這個綽號,在這一刻,表現的淋漓盡致。

特別是現在的黑龍王之怒,每一次發出,都有數千的泰坦族士兵被擊中,而且,白起下手也極為的狠辣,死在他手中的泰坦族,絕對超出了百萬。

「喝」戰鬥著的白起,猛然一聲大喝,他的身體,一陣極強的衝擊力,瞬間流遍全身的每一處毛孔。

白起跳出了泰坦族的戰圈,直接落到了時空之舟上。

可當白起落下的那一個,鮮血瞬間染濕了大片的甲板。

所有主神紛紛倒吸一口冷氣,他們不是沒殺過人,可絕對沒有這麼殺過。

嘩啦啦白起卸下鎧甲。

鮮血順著鎧甲流向地面,大致一看之下,竟然有十幾斤。

「白起,快去召喚空間清洗一番。」特里艾爾也是被白起這般模樣震撼到了,心道白起若不做劊子手還真是浪費人才了。

過不多時,半空之中再一次飛來一人,直到落到甲板上,眾主神這才看清楚,此人是高順。

這到也符合眾主神的推斷,以這兩個傢伙的脾氣,若是不先飛出來,那才叫怪事兒呢。

和白起一樣,高順,也立刻去召喚空間清洗去了。

這一次,時間等的稍微晚了些,一直到了傍晚,戰圈中這才再一次飛出一人,這一次飛出來的主將,眾主神一眼能認出。

小醋,也只有他才能飛行的如此飄逸。

根本沒等特里艾爾開口,小醋直接向著召喚空間走去,小醋平時極為喜歡乾淨,如今自己像個血葫蘆一般,他可受不了。

在等了一會,這一次,竟然直接飛出了四人。

眾主神有些好奇,難道這四個傢伙是一起晉陞到十八階的么

可特里艾爾卻無奈的笑了笑,他知道,他們沒有提升,因為,沒怪了

當四人落下,英子一拳砸在甲板的桌子上,顯然有些憤怒。

「英子,你這是怎麼了」特里艾爾明知故問。

「哼你還說,你不知道我是個女孩子么」英子的臉龐極為的俊俏,再加上這一臉的血水,讓人看了以後,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被征服感。

「哦怎麼他們欺負你了」

「他們敢」

特里艾爾做出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道:「那我可不明白了」

「哼跟他們在一起,我連個怪都搶不著」

后羿點了點頭,身同感受的道:「是啊師父,手都射麻了,白大哥他們,他們,哎」

英子瞪了一眼后羿:「你還抱怨,你那多重箭和箭雨不也沒少擊殺么我呢一拳一個,他們一劍一片啊特別是那白老頭,一劍下去,都頂我殺一個小時了,一個小時氨

「哈哈這是誰在說我壞話氨

白起笑著,從船艙中走出。

可英子卻沒好氣兒的瞪了白起一眼。

白起也知道,這個時候,英子正不爽,沒辦法啊,誰讓自己太強勢了呢連忙對著英子道。

「丫頭,不是十八階么白大哥以後只要一有機會,幫助你,怎麼樣」

「哼」英子撅著嘴,向召喚空間走去。

她還能怎麼樣呢殺都殺完了,在說什麼也沒用了不是,正巧,感到白起洗漱完畢,這才想到,自己可還一身的鮮血呢,轉身向召喚空間走去,去清洗身上的血污了。

白起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小丫頭,竟然都跟我撩起臉來了,看來,這一次,小丫頭是真生氣了。」

特里艾爾笑著看了看后羿和黑白無常道:「你們也去吧,這一身血水,可不好受。」

后羿本來是挺鬱悶的,可看了看英子,覺得自己還好,即便是黑白無常,也覺得自己賺到了。

他們三個離開之後,特里艾爾這才看向白起道:「怎麼樣現在有什麼感覺」

白起知道特里艾爾問的什麼意思,答道:「恩,是和從前有些不一樣的地方,我感覺自己好像脫離了召喚空間的束縛一般,但是,似乎又和召喚空間有者分不開的聯繫。」

「不過」白起說著,大拇指在自己的中指上輕輕一劃。

一滴滴鮮紅的血液緩緩流出。

「王上你看,從前我的鮮血,有些污黑,可是現在,這鮮血已經正常了。」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白起,看來我們的猜想是正確的,這奇之淚的最大作用,是讓死人復活,也可以這麼說,讓亡靈恢復肉身。」

白起點了點頭:「應該是這樣,所以,王上才在晉陞主神之後,讓兩位夫人有了身孕,沒想到埃」

白起搖頭苦笑了一會:「沒想到來到這異世界,活了幾百年之後,才真正的成為一個人類。」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凱絲琳不解的問道。

因為特里艾爾和白起的對話,是當著眾主神的,早在之前,雷亞多參與過這個話題之中,所以,特里艾爾也沒打算隱瞞什麼。

可這一切,凱絲琳卻始終不清楚。

特里艾爾這才看嚮導師道:「導師,其實你應該知道,白起將軍,一直都是我召喚出來的主將,因此,當初的他,並不是一個真正的人類。」~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