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四百一十章 泰坦族的報復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特里艾爾聞言又是一陣火起,站在城牆,向著泰坦族大聲喝道:「泰坦族,我特里艾爾回來了」 召喚之門,在聖龍城的城牆上打開,一隻只幽靈龍咆哮著衝出召喚之門。 他們已經感受到了特里艾爾的憤怒...

血池內的戰鬥,特里艾爾根本沒有耗費多少時間,為了近一步提升召喚軍團的力量,特里艾爾並沒有讓已經晉陞神級的士兵出戰,為的是鍛煉其它軍團,讓他們能夠儘快的提升。,..搜索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有了特里艾爾的精心安排,還未升階的兩個軍團實力正在突飛猛進,即便還沒有突破,也紛紛到了突破的邊緣。

特里艾爾打開召喚之門,待召喚軍團的士兵全都走進之後,便帶著眾將向血池外走去。

「白大哥,你有沒有想過,金剛最終會進化成什麼兵種」

高順,看著白起問道。

白起微微笑了笑:「這想是想過的,可惜,每一次兵種的進化,都與原來差距頗大,一時間,還真的很難猜測,金剛到底會進化成何種軍團埃」

高順雙目看向半空,似乎是在幻想著金剛進階后的模樣,過了數秒,這才回頭道:「還真是無法斷言他們的模樣,不過,身為金剛,即便是進階,也將是召喚軍團防禦力量最出眾的士兵,快了,這樣下去的話,用不了兩座血池,白大哥和后羿的進團,肯定會有一支將會升階。」

白起和后羿點了點頭,兩座血池,高順說的還是太保守了,按白起的預計,在有一座血池,金剛便有可能,立即升階。

「大人小心,外面有埋伏。」

特里艾爾正旁聽高順和白起交談,耳中,忽然傳出無影的警告聲。

特里艾爾沒有停止腳步,繼續向前走,但是,手指卻連連擺動幾次,當眾人的注意力全都看向特里艾爾的時候,特里艾爾這才比劃出一個手勢。

多年以來,特里艾爾和眾將漸漸習慣了用一些簡單的手勢交流,這樣的手勢雖然使用不多,可在這種時候,卻能夠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大家,比神識聯繫,還要方便許多。

眾將看了一眼特里艾爾的手勢,立刻會意,不過,這裡的幾位,哪個不是身經百戰,早培養出處事不驚的心態了。

特里艾爾當先走在前面,隨後的幾人,也同時相互變換著各自的位置。

看似毫不在意的走動,可內中,卻根本不是那麼的簡單。

當眾人走出山洞之後,特里艾爾的心裡,立刻鎖定了一個方向。

在特里艾爾的身後,眾將魚貫而出,當小醋最後走出洞之後,特里艾爾直接拔出毀滅者之劍,向著一個方向劈去。

劍氣出現的非常突兀,隱藏在巨石后的泰坦族根本沒有想到,對方一出來,會動手,他們明明已經隱去了氣息,到底那小子是怎麼發現的

可這個時候,在想是為什麼,已然是不可能,巨石碎裂,五名金身泰坦自然也暴漏出來了。

頃刻間,特里艾爾的身後,周圍,一個個金身泰坦跳了出來,將眾將團團圍祝

既然是奉命來暗殺特里艾爾,這幾個金身泰坦自然不會多說什麼,一見面,便立刻拿出泰坦之劍。

眾將,微微一笑,直接運足神力,立刻升至半空,直接落到了時空之舟上,而那些金身泰坦全部注意力都在特里艾爾的身上,沒有了眾將的存在,他們正好少了一些麻煩。

特里艾爾手持著毀滅者之劍,臉上沒有絲毫的驚慌之色,對付十幾名金身泰坦而已,他甚至都直接命令眾將遠離自己,根本都不需要別人的幫助,特里艾爾又怎麼會將這些泰坦放在心上

「泰坦之王的膽子不小,竟然明知道我是星空主神,也敢派人來刺殺我」

為首的泰坦冷哼一聲:「星空主神真是笑話,我泰坦族還真沒有把你放在眼裡。」

特里艾爾笑著點了點頭:「很好,那你們怎麼還不動手若是在不動,那我可要先動手了。」

特里艾爾手中毀滅者之劍圍著自己的身邊一劍掃向四周,毀滅者之劍上,一道圓形劍氣,直接向著四周擴散開來。

雖然只是隨手一劍,可特里艾爾必定已經是十八階的強者,在加上手中的毀滅者之劍威力極大,這劍氣,金身泰坦也不敢硬接,紛紛閃避開。

雙方一但動手,絕沒有任何的緩和餘地。

十幾名金身泰坦長劍同時舉起,幾乎在同一時間,十幾把泰坦之劍,同時向著特里艾爾的方向落下。

「人類,死吧」

特里艾爾的目光左右掃視一番,根本沒有躲閃。

毀滅者之劍做出一個戰技的起手式,隨後,特里艾爾便一聲暴喝:「二星毀滅。」

地面上,特里艾爾的頭頂上空,星圖快速出現,隨即便直接旋轉起來。

毀滅到了二星,旋轉的速度已經比一星快了很多,而且,這一次出現的可不僅僅是一張星圖,而是兩張。

下方的星圖旋轉的方向由左至右,而上方的星圖,旋轉的方向則是由右至左,兩張星圖呈交叉旋轉的方式旋轉著。

星圖上方,一股無形的吸力,不但沒有制止金身泰坦的攻擊,反而是,將他們的身體,快速的拉向特里艾爾。

對於特里艾爾,泰坦族在來之前,自然是做過一番調查。

但是,卻沒有任何的種族知道,特里艾爾的毀滅竟然會用到如此的嫻熟。

他們想到過失敗的可能,想到過晉陞星空主神之後,特里艾爾所擁有的力量。

可是他們卻從沒有想過,特里艾爾竟然已經將毀滅這個戰技,熟練到了這般恐怖的田地。

在看那十幾名金身泰坦,此時的他們,早被毀滅的恐怖威力嚇得有些傻了。

這十八名金身泰坦,有五名具有十八階的實力,這樣的實力,在北天界擊殺任何一個人,都是綽綽有餘,即便是要死幾個進去,也不可能完成不了這任務。

可誰能想到,僅僅接觸的第一個戰技,特里艾爾便上來是最強的戰技,而且,這戰技已然到了可以隨意秒殺這十幾名金身泰坦的地步。

「不」

最先靠近毀滅星圖的那名金身泰坦,直接落到了毀滅的星圖中,別說要擊殺特里艾爾,算想要收手,都已然來不急了。

特里艾爾站在那星圖的下方,想要擊殺特里艾爾,除非有能力穿過星圖才行。

這十八個金身泰坦哪有那樣的能力,別說穿越星圖,能逃離星圖,他們都已經感到無比的慶幸了。

可悲劇的是,十幾名泰坦因為擊殺特里艾爾的決心非常強衝下來的方式,更是極為的野蠻,此時此刻,他們在想離開,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毀滅星圖的吸力無比的強勁,迎合著衝下來的泰坦族,讓原本需要幾秒時間才能落下的泰坦族,只花費一秒的時間,便落了下來。

特里艾爾不住的冷笑著,眼睜睜的看著十幾名泰坦族紛紛落近星圖中,這才收了毀滅,將長劍至於自己的身後。

「自信是好事,但你不能無知,即便是泰坦之王,無知也只能讓你送命而已。」

特里艾爾自顧自的說著,可怎麼聽,都像是說給別人聽的。

距離特里艾爾不遠的草叢中,一道身影立刻遠遁,特里艾爾這樣看著那身影離去,嘴角邊,卻是一抹笑意。

「時空扭曲。」

大地瞬時靜止了,過不多時,那已經逃離很遠的泰坦族,猛然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剛剛隱藏的草叢中。

他的額頭上,汗水已然是滾滾而落,可他根本不死心,繼續向著遠處遁去。

特里艾爾哈哈大笑著,因為,他發現這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時空扭曲。」

短時間的靜止之後,時間在一次倒流,那飛離的泰坦,他又回到了隱藏的草叢中。

這一次,金身泰坦可不是淡淡冒冷汗了,他的臉色,都已經變得蒼白起來。

可他除了跑又能如何十幾名泰坦,被特里艾爾一招秒殺,他根本沒有和特里艾爾一戰的能力。

咬了咬牙,那泰坦在一次向前跑去。

這一次,特里艾爾沒有急著施展時空扭曲,反而是等那金身泰坦走遠了之後,這才高高舉起右手。

「時空~扭曲。」

那金身泰坦都要哭了,他發覺自己已經走出了很遠的一段距離,可是,最終卻又一次回到了原點。

金身泰坦傻傻的站在原地,看著特里艾爾不發一言。

而特里艾爾則笑著向他一步步走來,一邊走,一邊說道:「怎麼不在跑了」

那金身泰坦警惕的看著特里艾爾,手中直指特里艾爾的泰坦之劍,都有些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你,你到底想怎麼樣」

那金身泰坦的聲音,也表明了他現在十分害怕。

特里艾爾繼續一步步走向金身泰坦:「怎麼樣這應該是我問你才對吧不遠萬里跑來,是為了被我一個戰技秒殺你還問我想怎麼樣好吧,誰讓我這個人比較仁慈呢既然你問了,那我回答你,我不想把你怎麼樣,但是,我會殺掉你。」

那金身泰坦的心中猛然一沉,隨即放聲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殺吧,有本事你儘管殺,反正,有大量的人類陪葬,算是死,我也不寂寞了。」

特里艾爾的臉色微變,他一把抓住那金身泰坦,將他的身體,舉向半空:「你在說一句,到底,什麼叫大量的人類陪葬」

「哈哈哈哈」

那金身泰坦,除了笑,根本不回答特里艾爾的話。

特里艾爾憤怒的看著那金身泰坦:「你不說是吧」

那金身泰坦仍然一個字,也不肯回答。

特里艾爾這才將毀滅者之劍橫斬,那金身泰坦感覺到自己的雙腿一陣發麻。

「啊混蛋,你殺了我吧」

特里艾爾呵呵呵的笑著,只不過,這笑聲,彷彿是一個魔頭一般,從滿了殘忍的意味。

「我在問你一句,到底誰給你陪葬。」

那金身泰坦很想繼續閉嘴,可他真的是怕特里艾爾,在一次做出什麼折磨他的舉動。

「我可以說,但是,我要你答應我,給我個痛快的。」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道:「沒問題,只要你肯說出實情,別說是殺了你,算是放了你,我也可以答應。」

「不需要,既然完不成任務,我只有死路一條,回不回去,根本沒有區別,我只想快點死,希望你在聽到我說的話之後,不要在繼續折磨我好。」

特里艾爾焦急無比,可臉上,卻根本不能做出這些表情,否則,這金身泰坦根本不會多說一句話。

「好,我可以答應你。」

看到特里艾爾答應了下來,那金身泰坦這才說道。

「人類的主城,泰坦族正在攻擊,現在,應該早攻破了吧」

特里艾爾聞言臉色大變:「你說什麼」

特里艾爾打開召喚之門,一把將那金身泰坦丟進了召喚空間,轉身走。

時空之舟在一次急速前行,特里艾爾直接封閉了艙門,在位面圖上,直接鎖定了八大主城的方向。

那金身泰坦可是苦了,沒有了雙腿,又被丟進了召喚空間,現在的他,當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疼的他幾次險些昏厥,可召喚空間的屬性偏偏不讓他死亡或昏迷。

但是,雖然無法死亡,召喚空間卻在不住的吸收他的神力,沒有神力的支撐,金身泰坦越來越無法壓制身體內的疼痛。

完全是在活受罪,而且是想死都死不成。

特里艾爾一心擔憂八大主城的安危,日夜趕路,終於回到了比蒙城之中。

但是,當艙門打開的那一刻,入眼之處,卻是一片狼藉。

比蒙城,房屋被摧毀了大半,幾乎整座城市,各處都在燃燒著火焰,連個人影都見不到。

特里艾爾仰天長嘯,腦海中,是滔天的怒焰。

「泰坦族泰坦族今天,你對我人類所做的一切,我一定要你們加倍奉還。」

特里艾爾帶著眾將進入到比蒙城之中,直接向著比蒙城隱蔽的傳送陣走去。

那傳送陣的位置是特里艾爾幫耶特選定,所以,想要找到它,並不困難。

可惜,特里艾爾所到的整整四座城市,全都沉寂在硝煙之中,人類的屍體遍布城市的各個角落,一個個死狀凄慘,絕大部分人類,更是被電成了黑炭。

特里艾爾沒有時間浪費,繼續向著另一側的城市傳送。

終於,在第五座城市,特里艾爾見到了正在進攻人類的泰坦族。

為了對付人類主城,泰坦族出兵百萬,由一名十八階的金身泰坦帶領,對人類展開了瘋狂的報復。

如今,泰坦族正在進攻城池,負責守護聖龍城的,正是時空主神雷亞多。

見到特里艾爾出現,雷亞多激動萬分,他根本顧不得說什麼,對著特里艾爾大聲喊道:「該死,你總算回來了,若是在過幾天,八大主城可全完了。」

特里艾爾大步走向雷亞多,厲聲問道:「巴格迪在哪他為什麼不指揮戰鬥」

雷亞多無奈的搖了搖頭:「我們的戰鬥已經打了幾個月,巴格迪身負重傷,早沒有了戰鬥的能力。」

特里艾爾聞言又是一陣火起,站在城牆,向著泰坦族大聲喝道:「泰坦族,我特里艾爾回來了」

召喚之門,在聖龍城的城牆上打開,一隻只幽靈龍咆哮著衝出召喚之門。

他們已經感受到了特里艾爾的憤怒,一出現,便立刻向著泰坦族發起攻擊。

這一次,特里艾爾是真的怒了,召喚空間之中,所有的軍團全部接到了戰鬥的指令。

帶著眾將,特里艾爾直接沖入泰坦族的陣營中,血光頃刻間瀰漫了整個大地。

還在戰鬥的泰坦族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聽到一個人大聲的咆哮著,隨後,戰鬥便發生了變化。

那負責帶領攻城的十八階金身泰坦軍團長,只聽到對方有個叫什麼特里艾爾的傢伙回來了

可他根本不知道特里艾爾是誰,但是,當他見到不斷有士兵出現之後,表情頓時凝固了。

幽靈龍,大量的幽靈龍,整個天空,密密麻麻的幽靈龍將陽光遮擋的嚴嚴實實。

別說一絲光亮,只要抬頭一看,除了幽靈龍,你便什麼都看不見。

「這些幽靈龍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

那金身泰坦軍團長詫異的問道。

他的身邊,一個同為十八階的金身泰坦毫不猶豫的答道。

「軍團長,它們一定是攻擊我們的那些幽靈龍。」

金身泰坦軍團長看著那金身泰坦怒道:「我當然知道是它們,可我要問的是,它們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那金身泰坦有些茫然的看著泰坦族的軍團長,心中暗道,你問我我問誰啊

可他嘴上自然不敢直說,可想要回答,他又哪裡會知道答案

「我問你呢,你為什麼不回答」

泰坦族的軍團長看著那傢伙,半天不回答,有些憤怒的吼道。

看到軍團長真的火了,那金身泰坦實在無奈的說道:「我我,我也不知道。」~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