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三百九十一章 預言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都是您的兒子,從今天起,他將不在是聖龍族的一份子,請父親放他走吧。」 聖龍王冷哼一聲:「走杜比身為聖龍族的王子,篡權之罪乃是其一,弒父之罪乃是其二,看樣子,他是想連你個這個兄弟也不放過吧那好,...

短短的四個字,卻震懾了全場的無數人。籃。色。書。巴,..搜索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找到了他是說找到了么」

「怎麼可能這是真的大殿下他」

「我的天哪,大殿下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不可能。」

一眾聖龍族士兵,自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可是,特里艾爾身為聖龍族的駙馬,他怎麼可能當著這麼多族人的面說謊

特里艾爾背後的羽翼張開,頃刻間向著聖龍崖下飛去,過不多時。

轟,的一聲傳來。

隨後,特里艾爾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背後,正背著一個讓所有聖龍族熟悉的身影。

「陛下」

「聖龍王陛下」

頃刻間,全場聖龍族紛紛跪倒在地,特里艾爾的身後,一個老者,面容憔悴,渾身血污,可聖龍族的族人根本不需要仔細觀察,他們的聖龍王,他們怎麼會認不出來

「父親」

四殿下巴克利跪倒在地,淚水滾滾而落。

「孩子,站起來,偉大的聖龍族,絕不流淚。」聖龍王看著巴克利道。

巴克利趕緊將眼淚擦乾,走過去,將聖龍王攙祝

過不多時,便有聖龍族的族人,將一張椅子拿到廣場中間,聖龍王坐到椅子上,這才將目光看向大殿下杜比。

杜比,渾身顫抖著跪在原地,從聖龍王被特里艾爾背起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完了。

「杜比,我的兒子,你可有話要說么」

杜比慢慢的抬起頭:「父親,兒子錯了。」

「恩,很好。」聖龍王點了點頭:「既然你承認了,那麼,巴克利,將他帶到刑台,怎麼做,你該知道。」

巴克利看了看杜比,咬了咬牙跪下說道:「父親,不管怎麼樣,他都是您的兒子,從今天起,他將不在是聖龍族的一份子,請父親放他走吧。」

聖龍王冷哼一聲:「走杜比身為聖龍族的王子,篡權之罪乃是其一,弒父之罪乃是其二,看樣子,他是想連你個這個兄弟也不放過吧那好,手足相殘,乃是其三,我身為聖龍族的聖龍王,如果說,因為他是我的兒子,我可以不顧聖龍族的族規將他放了,那麼,今後,若是在有族人犯下重罪,是不是也要放了,難道他們,不是我們聖龍族的孩子么」

巴克利沒有在說什麼,他根本無話可說,大殿下杜比所犯下的罪,每一條都該殺,可是,身為自己的大哥,這麼多年,要讓巴克利親手擊殺杜比,巴克利是絕對下不了手的。

聖龍王看了看巴克利,他沒有責怪他,能夠在這個時候,顧忌手足,巴克利還算有些良知。

「孩子。」

聖龍王的目光看向了特里艾爾。

特里艾爾連忙跪下來道:「父親。」

「恩,很好,我知道你剛剛來到聖龍頂,這本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可是,為父想請你做一件你不願意的事情,你能答應我么」

特里艾爾嘆了一口氣:「父親,這」

特里艾爾當真是有些為難,身為聖龍族的駙馬,他回到聖龍族的第一件事,是親手砍了自己的大舅哥,這事兒。

「你不要為難,每個種族,都有每個種族的規矩,若是你們都不肯下手,我親手殺了他。」

特里艾爾低頭想了想,頓時,拿定了注意道:「父親,既然如此,那我願意為父親排憂,杜比交給我好了。」

特里艾爾轉身向著杜比看去,隨後,向著巴格迪道:「帶他走。」

巴格迪一把抓住杜比的後頸,這樣按著他,想前走去。

走過聖龍王身邊,大殿下不住的回頭看著聖龍王,他沒有說話,因為他羞於啟齒,這樣,他被巴格迪押解到了崖邊的刑台上。

特里艾爾看了一眼巴格迪,巴格迪立刻後退了半步,特里艾爾拔出毀滅者之劍,劍鋒直指大殿下。

唰特里艾爾根本不給大殿下任何的思想準備,一劍向著杜比的後頸刺去。

聖龍王的眉頭頓時一皺,他雖然被長期的關押,身體上的神力,也被杜比以特殊的辦法耗空,可是,眼力卻沒有絲毫的偏差。

他清楚的看到,特里艾爾的刺出的長劍,明顯的偏移了一寸左右。

一寸的距離,對於普通人而言,或許根本沒有什麼影響,可是對於十八階的杜比而言,這是生與死的差距。

聖龍王搖了搖頭:「這個小子,他還是選擇放了他。」

聖龍王的心裡,終於釋然了,在剛剛聖龍王確實想要殺了杜比,因為他所做的一切,死不足惜,可在長劍落下那一刻,聖龍王立刻後悔了,那必定是他的兒子啊,自己竟然要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去

可在這個時候,聖龍王發現,特里艾爾的刺出的長劍還是留有餘地的,那一劍恐怕會讓杜比的實力大損,甚至可以由十八階直接掉到十七階,但是,這一劍卻不會將它殺死。

此時此刻,聖龍王對於特里艾爾的做法十分滿意,必定,話是他說的,而特里艾爾也讓他這個聖龍王,在所有族人面前,有了足夠的尊嚴,同時,這一劍極為隱晦,也能夠保住杜比的命,可以說,這是一舉兩得的好事,特里艾爾處理的非常完美。

可在這個時候,杜比猛然回頭,右手抓向特里艾爾。

異變突生,巴克利立刻叫道:「杜比,你敢。」

的一聲悶響。

隨後,便是「氨的一聲。

大殿下杜比的身體,直接向著懸崖下飛去。

巴格迪一直在防備著杜比,見到杜比攻擊,自然立刻出手制止。

這一拳砸下去,杜比的身體直接飛下聖龍頂,數萬米的懸崖峭壁,即便是找到了大殿下的屍體,恐怕也摔成了肉泥了。

「自食其果,這是自食其果。」聖龍王這一次可沒有在有什麼不忍。

明明特里艾爾已經做出了放你一馬的舉動,你卻以為所有人都和你一樣,事情到了這個時候,仍然不知悔改,杜比,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三天後,聖龍王漸漸恢復了一些神力,也有了主持大局的能力,在聖龍頂,聖龍王擺下巨型酒宴,不但是為了硬接特里艾爾的到來,更是為了慶祝,聖龍王得以從見天日。

可有關聖龍王被困的事情誰敢多提所以,整場宴席,成了特里艾爾的歡迎宴。

特里艾爾也知道,這個時候,可不是推辭的時候,硬是成為了整場晚宴的主角。

這些天,特里艾爾居住在聖龍頂,一直享受著聖龍頂殿下級別的待遇。

對於特里艾爾的提議,聖龍王沒有反對,所以,最近兩天,特里艾爾正在著手在聖龍頂選位置,準備安裝傳送陣,整日,到也十分的忙碌。

聖龍頂,皇族密室之中。

聖龍王站在一座雕像前,他的身後,正是四殿下巴克利。

「我的孩子,你知道,他是誰么」聖龍王看著眼前的雕像,詢問道。

巴克利搖了搖頭:「父親,這個人,我從未見過他是」

聖龍王先是尊敬的行了個禮,這才說道:「他是這個世界的主宰,巴克利,你要時刻記住這張面容,不論何時,也不能忘記。」

巴克利早被主宰二字震驚了,他看著雕像,敬畏的道:「父親放心,我一定時刻將這張面容謹記於心。」

聖龍王點了點頭:「幾百萬年前,我跟隨主宰封印了這裡,為了幫助主宰完成一個志願,我選擇留在了聖龍頂。」

「那是一個人類的男子,為了等他,我苦苦在聖龍頂等待了近五百萬年,你該知道,這個人類的男子是誰吧」

巴克利毫不猶豫的答道:「父親說的可是特里艾爾」

聖龍王點了點頭:「不錯,正是他,你現在該知道,為什麼我會那麼輕易的答應布蘭妮的婚事,為什麼,我會不惜一切代價幫助他了吧」

巴克利點了點頭:「父親,特里艾爾是我的妹夫,而且他人品極佳,算是跟主宰沒有關係,我也照樣會幫助他的。」

聖龍王笑了笑:「是啊,特里艾爾確實是我見過最優秀的人類,可是,我的孩子,因為他的特殊身份,我們始終要知道,自己的位置。」

「特殊身份」對於聖龍王的話,巴克利不是很理解。

聖龍王點了點頭:「近五百萬年來,我始終覺得,主宰的話,有著一定的含義,如果沒有猜錯,特里艾爾是主宰大人選中的繼承人,你該知道,如果特里艾爾成為了主宰,那麼我們黃金聖龍族,將成為主宰的守護神獸,這份榮譽,整個天界,只有一個種族可以享有,其地位的尊崇,還用我說么」

巴克利自然明白,這守護神獸的影響何其之大,上一任主宰,因為沒有守護神獸,但是,卻有守護神族,那是神聖天使族。

因為主宰的關係,每一名神聖天使,只要降臨天界,都將成為萬獸朝拜的存在,即便是黃金聖龍族,見到聖神天使,也要跪下行禮,可見,主宰守護者,擁有何等地位

當然,每一名主宰是有著不同的守護者的,因為上一任的主宰,守護者是神聖天使,所以,神聖天使自然不會成為這一任主宰的守護者。

能否抓住這次機會,那要看各個種族,如何的表現了。

能夠對自己說這些,巴克利知道,聖龍王,這是準備將位置傳給自己了。

他內心無比的激動,但是,卻沒有表現的太放肆。

「父親,如果特里艾爾真的是主宰,那麼,我們黃金聖龍族自然要竭盡全力守護在他的身邊,可是,如果一直守護者他,勢必會引起特里艾爾的懷疑,這對他未來的成長並沒有好處,甚至,他會懷疑我們別有用心,我們該怎麼做」

聖龍王笑了笑道:「這正是你要去面對的事情,巴克利,聖龍族的事情,我已經是越來越力不從心,我準備在最近的幾天,便要隱退,至於如何處理聖龍族與特里艾爾之間的關係,那可不是我的事情了,我的孩子。」

「父親,您不能這麼對我,至少,您應該給我個指引。」

聖龍王哈哈的笑了起來道:「巴克利,你還需要指引么你的妹妹是特里艾爾的妻子,加入特里艾爾能夠繼任主宰,那麼,任何一個種族,都不可能成為主宰的守護神獸,你要做的,是將事情告知你的妹妹,不過,現在還不能告訴她,一定要等布蘭妮心態成熟之後,才行,你懂了么」

巴克利苦笑道:「父親,這也算指引」

聖龍王道:「我的孩子,沒有人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變化,你要我給你指引,我又如何知道未來到底會發生什麼,身為新一任的聖龍王,我只能將事情的真相告知你,若是你沒有能力去解決他,你也不是一個稱職的聖龍王。」

「這好吧父親,不過,我還是覺得,有些事情,順其自然反倒是最好的解決辦法,其實或許我們什麼都不用做,恰恰是最正確的辦法。」

聖龍王點了點頭:「這是一場賭博我的孩子,特里艾爾是不是主宰的繼承人都只是我的猜測,如果他不是的話,那麼,你隨時要有思想準備。」

巴克利笑著道:「父親,不管特里艾爾是什麼人,我知道知道,他是我巴克利的妹夫,只要有需要的地方,我巴克利會毫不猶豫的去幫助他,因為,他是個值得幫助的傢伙,正向他會毫不猶豫的幫助我一樣。」

幾天後,聖龍頂在一次迎來喜事,聖龍王巴克利,繼位,而老聖龍王,則選擇了環遊北天界,數百萬年了,因為主宰的吩咐,老聖龍王始終沒有離開過聖龍頂,是時候,該出去走走了。

「這真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巴克利。」

繼位儀式之後,特里艾爾坐在巴克利的龍王殿中,向著巴克利說道。

可巴克利卻只是搖了搖頭:「你覺得這位置很好」

特里艾爾點頭道:「這位置,我至少看不出來,哪裡不好」

巴克利道:「從今天起,我將無法在向從前一樣,四處遊歷,從今天起,我將無法在向從前一般,隨你到處征戰,從今天起,我將每天坐在這裡,聽著一群老傢伙和我說三道四,特里艾爾,如果你覺得這位置很好,那不如你來坐坐」

特里艾爾舉起一杯果酒,慢慢的喝下:「你還真是不知道滿足,巴克利,誰說聖龍王不能戰鬥了誰說,聖龍王必須要呆在家族中身為人類的首領,我不照樣來到了北天界,想要讓自己的種族強大,身為首領的我們,更要去爭取一切對我們有利的事情。」

巴克利聞言,道:「你是說,我照樣可以離開這裡去過我從前想要的生活」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聖龍族的事情,還是需要你來打理的,可是,這並不妨礙你離開一段時間,巴克利,離開這些年,你知道不知道北天界發生了奇怪的事情」

巴克利搖了搖頭:「你指的是什麼」

特里艾爾放下酒杯道:「最近幾天你太忙了,巴克利,我從聖龍族族人的口中得知一些有用的消息,黑市,變天了。」

巴克利站了起來,從聖龍王的座位上,走了下來,一直來到特里艾爾身邊,這才說道:「怎麼回事」

特里艾爾道:「泰坦族,派遣了大量的金身泰坦出現在黑市,據說,他們這一次正是為了上一回黑市被襲一事而來,我們附近的亡靈族,幾乎被清理的乾乾靜靜,好在比蒙城相距亡靈墓園非常遙遠,那些泰坦族並沒有前來這裡,而是向著更遠處清理,這將是亡靈界的一場災難,但是,這卻是整個事件的開始。」

巴克利看了看特里艾爾:「事件的開始特里艾爾,你確定」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無影告訴我,北天界,亡靈族其實存在幾十億還多,但是,這些亡靈,平時都在隱藏之中,如果泰坦族不停止對亡靈的威脅,那麼,將極有可能,引發亡靈族的報復。」

巴克利笑了笑道:「報復你想太多了,特里艾爾,亡靈族,即便在強大,也不可能敵得過泰坦族的攻擊,別說是幾十億,是幾百億,也根本不夠泰坦族殺的。」

巴克利繼續說道:「而且,泰坦族的雷電之力能夠攻擊人類的靈魂,那些沒有靈魂的亡靈,更是一碰之下,將似乎無存,不是小看亡靈族,和泰坦族交手,亡靈族彷彿是大山中的綠草一般,擊殺他們,對於泰坦族,根本不費什麼力氣。」

特里艾爾看著巴克利道:「巴克利,你還是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你有沒有想過,那些亡靈一但攻擊其它種族,將會給北天界帶來怎樣的災難,不用多,一千萬的幽靈龍,即便毀不了泰坦族,但是摧毀整個北天界,那已經足夠了。」

為自己倒了一杯果酒,特里艾爾一口喝下:「巴克利,我敢和你打賭,亡靈族,將給整個北天界,帶來一場前所未有的災難。」~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