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三百零七章 拷問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擺放在六翼天使長的面前,並且,用一種等著瞧的目光,看向了那天使長。 這讓六翼天使長的內心,好一陣劇烈的跳動。 他顫抖著問道:「這些都是什麼」 一名士兵站了出來道:「這還用問,都...

為了給這位天使長置辦一套刑具,高順和白起可是煞費苦心。籃色,..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他們二人都是光明磊落之人,向來不喜歡陰損的東西,即便是刑具,也是一樣。

但是,為了讓這位天使長說實話,還是要製作出一些比較有震懾力的刑具來,否則,那天使長絕不會輕易將寶物拿出來。

一連七天的時間,高順請達尼舒克鍛造出不少的刑具。

其中,天晶礦打造的烙鐵。

還有從后羿手中借來的那根蛟龍筋,由中間固定了一根天晶短棍,做成了一根蛟龍鞭子。

另外一樣,便是兩根天晶長棍。

這三樣,是真正拷問六翼天使的刑具,而其它的東西,那可都是唬人用的了。

一隊士兵將這些刑具一樣樣擺放在六翼天使長的面前,並且,用一種等著瞧的目光,看向了那天使長。

這讓六翼天使長的內心,好一陣劇烈的跳動。

他顫抖著問道:「這些都是什麼」

一名士兵站了出來道:「這還用問,都是用來給你行刑用的。」

「看到沒」那士兵從一個檯子上拿起幾根鐵針道:「穿心透骨針,由你的十根手指釘入,直到心臟,將所有骨骼串聯在一起,保證你什麼都說了。」

「還有這個。」那士兵又拿起一樣:「十指碎骨夾,把它戴在你的手上,只要輕輕一夾,保證你十指盡斷。」

那六翼天使長的冷汗唰一下下來了:「這我的手上,不是有那針么」

那士兵一愣,轉而說道:「你傻啊,不會把針拔出來么」

「你們,你們不能這樣對待一名天使族。」

六翼天使長咆哮著說道。

那士兵冷哼一聲:「天使族哼告訴你吧,這些刑具,都是天晶石鍛造,對付的是你們天使族,至於那些刑具,我也不認識,等我們大人來了,給你用上,你會知道了。」

話一說完,那士兵也不停留,轉身帶著其他人走了出去。

「等等,你們把話說清楚,這些到底都是什麼」

六翼天使長看著眼前稀奇古怪的刑具,汗水不斷的流淌下來,天晶石,他不是不認識,眼前這些刑具,他一眼可以斷定,確實都是天晶石鍛造的。

先不說那些古怪的東西都是什麼,單說天晶石,對天使族是絕對可以造成傷害的。

密室的門外,高順和白起正向裡面偷聽,從那天使長的口吻中,他們能夠聽出,那六翼天使長確實有些害怕了。

正所謂,未知的東西才是最可怕的,那六翼天使長哪裡見過這樣的刑具,光聽那士兵說,已經被嚇個半死了,早失去了對事物的辨別能力。

說那穿心透骨針,只有三十多厘米長,算真的能夠從手指釘入,也不可能盯到心臟處。

只不過那六翼天使長根本沒見過這東西,還以為這針也能夠通過神力引導,其實,他的害怕,更多的是來自自己的想像罷了。

當那士兵走出來的時候,白起和高順對他滿意的點了點頭。

隨後,眾人一同離開密室。

心理戰。

這是白起的手段,他要讓那天使長自己對著那些刑具想像。

通常,一個人在面對絕望困境的時候,總是將事情想到最糟糕的地步,這個想像,是他內心的極限,自然也是他最害怕的地方。

還拿那穿心透骨針來說,你若是對他用了,也許他並不會因此而說出什麼。

但是,你什麼都不說,只把東西放在他面前,那麼,他自己會想,敵人會不會把它用在我身上的某某地方,可千萬別那樣,我那裡可有傷,若是真的用在我的傷處,我該怎麼辦這一類的想法。

所以,這是心理戰術,給敵人製造個絕境的想象空間,讓敵人自己崩潰。

又是三天過去,高順和白起並沒有出現,但是,那些士兵,在一次來到了密室之中。

見到那士兵出現,六翼天使長大聲嘶吼道:「你們的大人呢,難道他不敢來行刑么」

那士兵鄙視的看了他一眼:「別急,我們大人正在準備其它的刑具,用不了兩天,會來了。」

六翼天使長吃驚的看著那士兵道:「你說什麼還有」

那士兵冷笑一聲道:「當然,這點刑具怎麼夠用,我們大人數萬年都沒有動過刑具了,這一次,還不好好的享受一番。」

「瘋子,你們全都是瘋子。」那六翼天使長已經不知道在說什麼好了。

那士兵理都不理他,對著外面高聲叫道:「抬進來。」

聽到士兵的話,六翼天使長將目光看向鐵門,眼中立刻閃現一抹駭然之色。

門外的士兵,慢慢的抬進來一個精鐵打造的鐵籠。

裡面,裝著一隻通體火紅的蜘蛛精。

那士兵不忘介紹:「翠毒蜘蛛女王,若是這些刑具,還是不能讓你開口,這隻翠毒蜘蛛女王,將被放出來,自由的在房間中走動,哦,對了,她已經十幾天沒有吃東西了。」

那六翼天使長恨不得立刻破口大罵,可他的嘴還沒有張開,又一個鐵籠被抬了進來。

士兵的介紹又來了:「泰坦巨蟒女王,若那隻翠毒蜘蛛女王沒有將你消化掉,便由這隻泰坦巨蟒女王接著吃。」

可這還不算完,當六翼天使長即將崩潰的時候,外面,抬進來一個超級大的鐵籠來。

「黑龍王,若是翠毒蜘蛛女王和泰坦巨蟒女王都沒把你吃掉的話,這條黑龍王,將把你們三個統統吃掉,你,會從這裡進入他的腹中,在從這裡,呃到時候你已經不知道了。」

話一說完,那士兵轉身走。

當一聲,巨大的鐵門關閉,整個密室中,留下了六翼天使長,還有三個要命的傢伙。

又是三天過去。

這三天之中,六翼天使長的心被攪得混亂不堪。

那鐵籠中的關著的三位可是一點也不消停,不但整天大吼大叫,更是的撞擊鐵籠,好像餓極了的樣子。

甚至,那蜘蛛女王不停的向六翼天使的方向噴吐毒液,可惜的是,這鐵籠的距離六翼天使長的位置相當遠,那毒液不偏不倚,正好吐在他的面前,險些將他腐蝕融化掉。

終於,六翼天使長等來了高順和白起,只是,他的心情已經是煩躁不安,亂成一片。

高順慢慢的走向六翼天使長,在他的身後,是用獸皮蓋著的幾個刑具。

高順一點也不客氣,伸手拿起蛟龍筋鞭子,向著六翼天使長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話一說完,掄起鞭子便是一頓猛烈的抽打。

那六翼天使長可沒想到,對方上來連問都不問,這開始了。

他本來還等著對方詢問,試圖說一些謊言來欺騙對方,可沒想到的是,高順根本不按套路出牌,話都不問。

那六翼天使長是想說,都沒有機會。

打了一會兒,高順似乎有些累了,轉身走到一邊,兩名士兵立刻將一把椅子放在那裡,高順直接坐了上去,指著那六翼天使長道:「給我打。」

那兩名士兵各自拿起一根天晶長棍,同樣是二話不說,上來打。

六翼天使長雖然有神力護身,可這該死的密室中一點神力波動都沒有,剛剛為了抵禦高順的鞭子,已經是耗費了部分神力,如今,在為了抵禦天晶長棍,更是耗光了神力。

所以,當開始的時候,他感受的痛苦並不算大,可是,當神力耗光的那一刻,劇烈的疼痛感立刻傳遍全身。

打了好半天的時間,六翼天使長硬是咬牙挺了過來。

似乎是這兩名士兵也累了,高順這才吩咐道:「都停手吧,歇一會在打。」

六翼天使長一口血噴了出來,雙目狠狠的瞪著那兩名士兵。

「你看什麼看。」那士兵回手又是一棍,這才退下。

這一次,終於輪到白起了。

他慢慢走了上來,將空間戒指中的熔火之晶放到小型熔爐中點燃,片刻之後,一股灼熱感傳到了六翼天使長的身上。

他親眼看見白起將一根烙鐵放在熔爐之中,慢慢加熱,隨後,白起輕輕拿起那烙鐵,對著六翼天使長道:「你到底說不說」

天晶礦脈打造的鐵器,放在熔火之晶里燒紅,這樣的烙鐵若是燙在自己的身上,不用說,算天使族也要皮開肉綻。

六翼天使長毫不猶豫的說道:「我說,我說。」

白起滿意的點了點頭,將烙鐵從新放回熔爐中。

這個時候,高順卻站了起來道:「他娘的,說你不早出聲,害的我費了這般的力氣。」

那六翼天使長立刻怒道:「你也沒問埃」

「嗯」高順怒目看向那天使長:「娘的,你還敢對著老子大喊大叫。」

說著,他直接將那穿心透骨針拿了起來。

白起連忙一把按住高順,怒道:「你幹什麼大人說過,只要他肯說,你不能對他用刑。」

高順瞪著眼睛道:「不用刑,你怎麼知道他說的是不是真話。」

白起則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思:「即便是用刑,那也是我先來。」

高順這一次沒話說了,只能說道:「那你先來。」

白起冷哼一聲,伸手便那起烙鐵。

六翼天使長腿都哆嗦了:「我說,我說了。」

白起「嘶」了一聲:「對啊,他是說過要招供的。」

說完,將烙鐵重新放回熔爐道:「說吧。」

六翼天使長茫然了:「說說什麼」

「他娘的。」高順快速閃贍另一邊,伸手那起烙鐵,直接燙在六翼天使長的身上。

哧的一聲,一陣濃煙冒起,皮膚燒焦的味道,傳遍了密室之中。

「氨

六翼天使長疼的臉都有些抽搐了,這烙鐵來的太突然了,他根本沒有任何的思想準備,這一下下來,當真是渾身顫抖,冷汗直流,連嘴角都跟著抽搐。

「我看你還敢不敢胡說八道。」

高順陰狠的看著六翼天使長咬牙說道,說完,便將那烙鐵在一次扔到熔爐之中,拿起穿心透骨針,要在次行刑。

六翼天使長已經顧不得疼痛了,攤上這兩位,他不知道倒了什麼霉了,從始至終,可都沒問到底想知道什麼,張口讓說,我說你妹埃

可他想歸想,嘴上可不敢這麼說啊:「大人啊,你們兩位到底想知道什麼氨

白起隱晦的看了一眼高順。

白起將高順手中的穿心透骨針在一次按下,轉身向著六翼天使長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六翼天使長咬牙堅持說道:「貝絲羅德。」

「來這裡想幹什麼」

六翼天使長接著說道:「幾個月前,我得到了一件寶物,想把它藏在這裡。」

「寶物呢」

「天使族可以將物品存放在虛空之中,大人若是想要,只要放了我,我便可以將寶物交給你們。」

白起點了點頭,對於六翼天使長說的話,他到可以斷定這些是真的,接著問道:「神族現在的情況如何了」

「神族」那六翼天使長抬頭疑惑的看了看白起。

「說。」高順在一旁惡狠狠的說道。

六翼天使長連忙低下頭道:「是,是,神族,已經亂了,魔族的先鋒軍團混入了神族的領地,分散在神族各處,而魔族的大軍,也抵達了上古戰場,中央神殿緊急出兵,將他們堵在了上古戰場外,可有族人說道,似乎看見魔族和海族聯合了起來,至於現在的戰況,我不知道了。」

白起冷冷的看著六翼天使長:「你的話,是真的么」

那六翼天使長垂頭喪氣道:「大人,落到你們的手裡,我沒打算繼續活著,我可以將寶物給你們,我只有一個要求,用這寶物換我的神格,讓神格同我一起長眠。」

白起點了點頭:「我可以保證這一點,但是,殺不殺你,卻不是我說的算的。」

六翼天使長用哀求的目光看向白起道:「大人,算我求你,殺了我吧,不要在折磨我了。」

此時的六翼天使長,說的到是真心話,起初,他是對那些刑具產生過懷疑,也準備用謊言欺騙對方,要知道,傷對於天使族而言,根本是小事。

可沒想到,這些天晶石打造的刑具,真的讓他感受到了痛苦,特別是那些沒有使用過的刑具,他現在想想都害怕。

自己剛剛嘗到滋味的刑具,已經讓他無法忍受下去,至於高順一直想使用的穿心透骨針,現在的六翼天使長,只要一想,渾身上下冷汗都直流。

白起和高順沒有在難為他,又問了一些想要知道的神界大陸情況,便轉身離開了密室。

特里艾爾正在城主大殿中等著二人的消息。

當他見到高順和白起出現的時候,心中知道,事情辦妥了。

「主公。」高順的手中,拿著一件以絲綢和獸皮為材料製作的袍子。

特里艾爾看著那袍子道:「這是那寶物」

高順點了點頭:「不錯,正是這一件。」

特里艾爾搖了搖頭:「這算什麼寶物」

高順一聽,便將袍子交給特里艾爾:「當初在看到的它第一眼的時候,我的想法,也跟你一樣。」

「哦」特里艾爾聽高順的意思,好像這袍子還不簡單一般

結果袍子,特里艾爾的腦海中立刻反映出一道訊息。

龍翼袍。

「套裝」特里艾爾驚訝的說道。

高順點了點頭:「這應肯定是一件套裝,是不知道,海皇他到底是全部仍出來了還是只扔出來一半,如果可以得到全部,那完美了。」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隨後,右手輕輕撫摸著龍翼袍,雙目緩緩看向白起。

白起點了點頭:「王上,這本是屬於他的寶物,應該給他。」

特里艾爾將袍子遞交給白起:「去吧,這是你欠他的。」

白起單膝跪倒在地道:「謝王上。」

帶著龍翼袍,白起要尋找的不是別人,正是奧貝恩。

如今的奧貝恩,還被關在那密室的鐵籠中,在這之前,白起找到他,要他化作本體,去嚇一嚇那六翼天使長。

奧貝恩自然滿口答應下來。

可是,白起可沒說是被關在籠子中嚇唬,所以,當奧貝恩見到這巨大鐵籠的時候,頓時一陣火冒三丈。

可白起硬是連推帶勸,將奧貝恩關了進去,所以,現在白起要是真的不拿點東西去,還真不好意思見他。

一隊士兵,艱難的將奧貝恩抬了出來,可奧貝恩似乎有意要為難一下白起,死活不肯化身人形。

老將軍嘴角帶著笑意,慢慢走了過去,不緊不慢的將那龍翼袍拿了出來。

「奧貝恩,知道這是什麼么」

「哼一件衣裳,你想打發我」

白起哈哈笑道:「這是剛剛那六翼天使長交出來的,想必你也知道,只不過,你還不知道它的名字。」

奧貝恩疑惑的看著白起:「名字你小子什麼意思」

白起將衣服一抖:「龍翼袍,王上已經說了,這件寶物,歸你了。」

「真的」

奧貝恩被是和白起開個玩笑,哪還會在堅持,他可是知道,任何一件寶物,都不是表面上看到那麼簡笛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