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兩百九十五章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了,被海皇的戰技擊中,四翼天使直接被秒殺,也只有八翼天使和十翼天使,能夠勉強堅持下來。 可餘下來,海族大軍的衝鋒,如潮水般襲來,這讓天使族不得不暫時後退。 他們想不明白,一直堅守四月神...

雙方戰鬥,因為幾大天使長重傷,而海皇如今也無力再戰,陷入短時間的停戰時期。

天使族,一連退出幾萬米開外,但是,並沒有放棄對四月神殿的包圍,雙方,仍然繼續僵持著。

海皇獨自坐在四月神殿的大殿中,目光有些暗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陛下,您該休息了。」

雖然現在並不是傍晚,可是,海皇的身邊,一名美人魚還是這樣勸道。

「沒關係,這點消耗,還不足以將我擊垮。」

美人魚心疼的看著海皇,不敢在多言什麼,只能默默的看著海皇,雙眼中,淚水悄悄落下。

海皇繼續坐著,過不多時,他輕輕開口道:「後悔么?」

美人魚輕輕抹了一把淚水:「陛下說什麼呢,能跟在陛下的身邊,是我的榮幸,又怎麼會後悔?」

海皇卻搖了搖頭:「可我從未給過你任何的名份,你本應是亞特蘭蒂斯帝國的皇后,可惜,偏偏遇上了我。」

「陛下的身上,擔負著整個海族的仇,只要能跟在陛下的身邊,有沒有名份,又有什麼關係呢?」

海皇輕輕的將美人魚的手握在手裡,低頭,向她看了一眼。

「你不該留下,特里·艾爾走了,現在,就算你在想離開,也沒有機會了。」

美人魚搖頭笑道:「陛下到哪,我就到哪,生或死,對我沒有任何的意義,不過陛下,特里·艾爾,她應該不會走。」

「你這是什麼意思?」

美人魚輕笑一聲:「他的三位夫人還在四月神殿,所以,他不會走。」

海皇搖了搖頭:「不可能,我將天使聯盟送給了他,如果他是個聰明人,就該知道這其中的意義,他是人類,人類的心,你是不會懂的。」

美人魚卻堅定的說道:「陛下,我雖然不是人類,可我卻是一個妻子。」

海皇有些不解的看著美人魚:「這跟他走有什麼關係?」

美人魚道:「因為我曾經見到過那三個人族女子,她們的目光中,充滿了對那小傢伙的信任。」

海皇苦笑著搖了搖頭:「你啊,始終不能忘記那些人類的愛情故事,你知道么,特里·艾爾這一次回來,所面臨的戰鬥,很有可能是神族的主神,先不說他們,就說外面那些十二翼天使長,都不是那小子能夠抗衡的,他會為了三個女人回來?不可能,除非,他是傻子。」

海皇的話,不但堅定,且充滿了自信,他知道,特里·艾爾得到了不少的好處,在加上天使聯盟,現在的特里·艾爾,最應該的就是找個地方好好的壯大自己。

他還只是個八翼天使,如果將得到的神格吸收,在加上那些神材的輔助,用不上百年的時間,特里·艾爾變會擁有一支和現在海族不相上下的軍團。

藉此,他在稍加努力,只要他達到了中品神格巔峰之後,憑藉著天使聯盟,他即便是見到一名殿主,至少,也有能力保全性命。

可是現在?特里·艾爾最需要的就是時間,沒有時間,就算有再多的神材,他又有什麼用?

即便是給他幾億上品神格,如果不吸收,他也一樣是毫無成就。

海皇輕輕拍了拍美人魚的手:「放心吧,拿了我海皇秘典,在加上天使聯盟,這小子恐怕……。」

話才剛說到這,海皇的嘴巴猛然閉上,最近兩天,四月神殿沒有戰爭,海皇的實力也沒有恢復,所以,海皇的神識,沒有向四周擴散,自然不會發現四周的異樣。

可是,水隱盾在近距離出現的時候,海皇還是會立刻有所覺察的。

「他回來了?」

海皇的身體猛然站起,不可思議的看著大殿之外道。

美人魚微微笑道:「陛下還是不了解一名妻子,若特里·艾爾真的不會回來,那堅定的目光,是不可能同時出現在那三個小丫頭身上的。」

她的話才剛剛說完,特里·艾爾的身影便立刻飛進大殿之中。

「特里·艾爾,見過陛下。」

海皇一步步走下台階,每走一步,都想著美人魚說過的話:「特里·艾爾,你為什麼回來?」

特里·艾爾行了行禮道:「陛下,我的三位夫人還在四月神殿之中,我怎麼能就這樣走了呢。」

海皇回頭看了看美人魚,若有所思的轉過頭來:「就為了三個人族女子?這好像不是你們人類的風格吧?」

特里·艾爾卻搖搖頭道:「陛下,別人怎麼做我不知道,但是我特里·艾爾,絕不會丟下我身邊的任何一個人。」

海皇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嗯,好,你下去吧,你的三位夫人如今就在你的房間中,至於其它的事情,明天一早,在說。」

特里·艾爾一想也是,便沒有多說什麼,轉身走了下去。

海皇在特里·艾爾走後,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這小子不錯,看來,他已經完成了我交給他的任務,這一次,我看神族如何應對。」

特里·艾爾雖然許久未見三女,可因為這非常時期,也不敢太放肆,只是安慰了三女一番之後,便直接去休息了,這些天,特里·艾爾高度疲勞,來回奔走亞特蘭蒂斯,根本就沒有任何休息。

但是,特里·艾爾卻決定,明天見了海皇之後,便準備讓三女先行離開。

第二天一早,一眾還將軍如數到齊,他們已經得知,特里·艾爾回來了,恐怕,海皇這一次召集大家,也定然是有事情要宣布。

特里·艾爾到的也比較早,站在所有海將軍中間,自然成為了這一次的焦點。

時間不長,特里·艾爾只來得及談了幾句,大殿之門開啟,所有海族立刻向大殿中走去。

大殿之上,海皇端坐其中,雖然海皇的實力有損,但是,特里·艾爾的回歸,讓海皇頃刻間,彷彿活力再生一般,看上去和從前沒有什麼不同。

「特里·艾爾,現在你可以告訴大家,這一次,你到底去完成了什麼使命。」

特里·艾爾站了出來,在眾海將軍的注視下,慢慢的說道。

「各位將軍,這些天我只所以離開,是因為,我去了一趟海皇宮。」

「海皇宮?」

「什麼?他竟然回到了亞特蘭蒂斯?」

眾海將軍不可思議的看著特里·艾爾,眾說紛紓

特里·艾爾頓了頓又說道:「陛下,幸不辱命,這一次在海皇宮之中,我親手恢復了定海雕像,並且,將阿德魯族長留下守護雕像。」

「老天,定海雕像恢復了?」

海將軍又是一陣交談,但是,這一次,眾人是帶著驚喜的目光交談的。

海皇微笑著點了點頭:「你乾的不錯,所以,定海雕像中的天使聯盟,便作為你這一次功勞的獎賞,賜予你了。」

特里·艾爾連忙跪倒在地:「謝陛下。」

於此同時,特里·艾爾將那本古書拿出來,雙手捧在手中。

海皇看了看古書,微微嘆息一聲:「這海皇秘典也給你吧,它並不是什麼重要的物品,無非是記錄了各種寶物的使用方法,看了數萬年,我早已不需要它了。」

聽聞海皇這麼說,特里·艾爾也不客氣,將秘典收好,又說道:「陛下,這一次,我回來的地點是神獸牧場,期間,為了防止意外,我同時將空間鎖帶了回來,還請陛下將其收回。」

特里·艾爾話一說完,就要在一次拿出空間鎖。

海皇直接揮了揮手:「不必了,那空間鎖也是你的了,特里·艾爾,既然你恢復了雕像,那麼,你應該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對么?」

特里·艾爾並不否認:「陛下,兩大陸如今已經連接,相信用不了多久,魔族就應該知道,只是我不知道,陛下下一步,如何打算?」

海皇點了點頭:「這正是我要你們來的意思,你們可以說說自己的想法,下一步,都有什麼想法么?」

東將軍站了出來,他先是讚賞的看了特里·艾爾一眼,接著看向海皇道:「陛下,我們將事情鬧的這麼大,魔族,不可能不知道我們的存在,若是在拋出一些寶物,對魔族的吸引力就更大,神魔兩族,本就一直處在不死不休的戰鬥中,如今大陸恢復完整,只要給魔族一個進攻的理由,相信魔族,早就已經安奈不住了吧?」

北將軍布拉姆站出來說道:「不錯,此時,如果將事情在鬧大的一些,相信用不了多久,神魔兩族,將在一次開戰,只不過,我們,卻在也沒有機會看到那一天了。」

海皇微微的笑了笑道:「布拉姆,你也不要那麼悲觀,大陸的重新連接,讓我們可以隨時出現在神族的土地上,所以,這一次,我們將不在使用過去的戰術,我們的責任不單單隻有復仇,還要延續海族的未來。」

布拉姆看著海皇道:「陛下是要回歸亞特蘭蒂斯?」

海皇點了點頭:「不錯,那本就是我們海族的領土,從前,我們沒有機會在回去,自然不會抱有幻想,可是現在,我們已經有了這樣的機會,我若是在帶著你們死戰下去,那和一個混蛋,有什麼區別?復興亞特蘭蒂斯,這才是一個海皇該做的事情。」

「陛下英明。」

眾海將軍同時跪倒說道。

海皇滿意的看著眾海將軍,不過很快,變陷入沉思之中:「只不過,我們不能就這麼輕易的走了。」

奧卡斯特看著海皇說道:「陛下的意思是?」

海皇看了看眾人:「我們要讓魔族動手,至少也要讓魔族知道我們的存在吧?從前我們是給天使族帶來了不小的麻煩,可那些都不是魔族親眼所見的,所以,接下來,還是要好好的想想,到底要如何應對接下來的戰鬥。」

對於這一點,特里·艾爾其實也有想過,海族到底要如何做,才能換來最好的結局。

「特里·艾爾,說說你的想法。」

海皇看到特里·艾爾一直低頭不語,知道他定然也在考慮這件事,便直接問道。

特里·艾爾忽然被海皇點名,立刻站出來道:「陛下,特里·艾爾愚鈍,想法是有的,可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個好的辦法。」

「你說。」海皇對於特里·艾爾,已經是越來越信任,這麼多的事情,特里·艾爾幾乎每一件都辦的妥妥噹噹,對於海皇而言,特里·艾爾就是海族的福星。

特里·艾爾點頭道:「陛下,我覺得,現在就離開,是肯定不妥的,若想要魔族出兵,我們要將事情鬧大,越大越好,而且不但要鬧大,還要向著神族內部攻打進去。」

奧卡斯特一聽特里·艾爾這話,立刻打斷他:「特里·艾爾,不要亂說。」

奧卡斯特明白,現在的海皇是有了退意,而此時特里·艾爾卻主張進攻,擺明了是不服從海皇的決定,怕特里·艾爾受到海皇的責罰,才出言制止了特里·艾爾。

可海皇卻說道:「誰都不要講話,特里·艾。」

特里·艾爾對著奧卡斯特笑笑,示意奧卡斯特放心,接著說道:「只有到了內部,一些消息才不會暴漏在魔族的視野中,陛下可以想像一下,我們海族,明明是衝進了神族的內部,可數月之後,卻沒有一個走出來,那麼,魔族會怎麼想?」

海皇道:「以為我們全都戰死了?」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沒錯,魔族,定然會如此猜想,因為魔族的姦細是不可能進入到神族內部的,所以,他若是回去交代,定然是全都並借著猜測,而且,整個魔族聽到這個消息,也只能憑藉猜測來判斷消息的可靠性。」

奧卡斯特已經是一頭冷汗了:「特里·艾爾,你胡說什麼?你是要我們全都陣亡,來換取魔族的信任么?」

特里·艾爾微微一笑:「大哥你忘了,我的能力了?我們海族,只要衝進神族內部,根本就不用與之交戰,我就能夠悄悄的帶領所有海族離開。」

「離開?」奧卡斯特不解的道:「你若是離開,那魔族來的時候,神族只要如實一說,他們雙方還會開戰么?」

特里·艾爾哈哈大笑:「神族怎麼說?說我們跑了?」

奧卡斯特點了點頭:「這是事實,有什麼不對?」

「沒什麼不對,可是,魔族會相信么?不會,魔族只會認為,神族消滅了海族,並且得到了海族一切的寶物,想隨便找個借口就將魔族打發了?這說法不但不會讓魔族相信,反而會讓魔族更加的憤怒,因為,在魔族的眼中,神族簡直是將魔族當成了白痴。」

眾將軍無語了,他們不知道該說什麼,這個計劃,簡直是明著坑神族啊,而且,神族是無論如何也解釋不清楚的。

這個計劃,看是平常,可卻極為的實用,其中最主要的是,海族的消失,那可是千萬海族,引得中央神殿出兵對抗,怎麼可能是說沒就沒的?

其中的關鍵當然是特里·艾爾,也只有他,能夠悄悄的將海族全部帶離天界,讓中央神殿撲個空。

「好,就這麼辦。」

海皇,已經完全聽明白了特里·艾爾的意思,決定,就按特里·艾爾說的計劃辦。

四月神殿之中的海族,已經開始列陣準備戰鬥。

外面的天使族,可不知道其中發生了什麼,他們仍然在休整之中,完全不知道海族正緩緩向他們靠近。

一千萬海族,全都集中在中央的位置。

而特里·艾爾帶領著他的召喚軍團,負責埋伏中途的援軍,一切正按著海族的計劃進行著,等待的,就只是天色完全黑下來的那一刻。

凌晨,正是所有人最睏乏的時間,天使族的營地內,巡邏依舊,可卻像往常一樣,沒有任何的風吹草動。

忽然間,半空之中,一道蔚藍之色出現,海皇當先出手,揮動的手中的三叉戟,首先對天使族的營地發動了進攻。

還在養傷的幾位殿主,被突如其來的海皇恐怖威壓驚得立刻坐了起來,下一刻,他們就知道,一個及強大的戰技,正向著駐地襲來,紛紛起身,直接飛向半空。

可海皇的攻擊已經來到,在想阻止已經來不急,只能紛紛後退,可下方的天使族,可就沒有他們那樣幸運了,被海皇的戰技擊中,四翼天使直接被秒殺,也只有八翼天使和十翼天使,能夠勉強堅持下來。

可餘下來,海族大軍的衝鋒,如潮水般襲來,這讓天使族不得不暫時後退。

他們想不明白,一直堅守四月神殿的海族為什麼會衝出來,難道,他們是要逃么?

天使族,一路向著中央神殿的方向敗退,而海族,卻一直緊追不捨,這更讓天使族不解。

海族要幹什麼?他們難道不知道,越追下去,他們的處境將越危險么?

可海族沒有給天使族任何的解釋,雙方,一個急退,幾個緊追不捨。

就這樣,一連追趕了數天,海族已經距離中央神殿的位置越來越近了。

終於,在距離中央神殿不到萬里的地方,海族停下腳步,沒有繼續追趕,可是這萬里的距離,根本不需要幾天的時間,中央神殿的八翼天使軍團,就能夠到達。

事情就這樣突然的發生了。

得知天使族敗退的消息,戰神殿主神巴格迪大怒,親自帶領十翼軍團衝出戰神殿。

可是,當巴格迪來到這裡的時候,方圓千里,空無一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