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兩百九十四章 天使聯盟套裝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皇卻沒有同意,表示,鎧甲一但送給神族,如何分配,那是神族自己的事情。 於是,泰勒便偷偷將一套之中的披風取走,交給沙利葉,無疑,這鎧甲到了神族,立刻會與沙利葉的披風構建聯繫,除了沙利葉,沒有人可...

特里艾爾低頭看著眼前的雕像點了點頭,不管這裡有沒有雕像真實的一部分,他都要試一試。籃。色。書。巴,..百度&搜索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高順,你帶幾個人去把我們召喚空間的那部分雕像拿出來。」

高順聞聽此言,點了點頭,快步走向召喚空間之中。

過不多時,高順帶著幾名士兵走了出來,他們的手中,端著的正是雕像的四個部分。

特里艾爾來回的在豎立雕像的幾座石台上來回的走著,他的心中,默默的數著。

同時,暗暗觀察雕像石台各自有什麼不同。

可惜,這石台雖然擺放的雕像年代不一樣,可是,這十九座石台卻是同一時期的作品,沒有什麼不同的地方。

「到底這雕像中,有什麼秘密」

特里艾爾小聲的自言自語道,他敢肯定,海皇要他來,絕不會那麼簡單,他為什麼要自己來這裡難道,他早知道,自己的手中擁有這些雕像了么

這太匪夷所思了,自己的召喚空間,比手上的空間戒指要隱蔽的多,那是絕對的空間,海皇不可能知道,那其中都有什麼才對

等等,特里艾爾記得,海皇曾經對他說過,希望自己的軍團幫他守護四月神殿,之前的海皇,同樣沒有見到過自己的軍團,他又是如何知道這些的

海皇,在特里艾爾的心中,越來越可怕,他的實力,或許並不是他最厲害的地方。

亞特蘭蒂斯的文明,他的手中,到底掌握著多少亞特蘭蒂斯文明留下的寶物,這才是海皇最可怕的事情。

圍著其中一座高台來回的走了兩圈,特里艾爾親手在高台上撫摸著,過了一會,他指著高台道。

「將雕像放下。」

高順點了點頭,親手將雕像的黃金足放下,片刻之後,那雕像的石台上,立刻閃現出一陣光華,整個海面似乎也為之一震。

「怎麼回事」

特里艾爾警覺的看向眾人。

白起雙目微動:「王上,似乎這海水有異樣。」

「異樣」

特里艾爾低頭思考了良久:「是福不是禍,不管了,將所有雕像放上去。」

幾名士兵依言走至雕像近前,分別將腿部和腰部放到雕像上,這個時候,雕像上的金光更勝,海水顫抖的更加厲害起來。

特里艾爾看了看四周:「動手。」

接下來,幾百名士兵,紛紛尋找雕像的軀幹和雙臂,將它們挑選出來,紛紛拿在手中。

經過查看,眼前的軀幹共有十九個,而手臂,也有整整三十八支,如果沒有猜錯的話,真正屬於雕像的一部分,確實在這雕像部件之中。

有了金光的輝映,找到真實的雕像並不困難,在中士兵的努力下,雕像的餘下部分,真的被特里艾爾給找到,而唯一沒有放上去的,是那黃金頭部。

特里艾爾內心,壓力向潮水般襲來,他不知道,這雕像的頭一但放在雕像上,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所有的人的心中,同一時間都有這樣的疑問出現,可是,事已至此,沒有人不想知道,最終,到底會發生什麼。

終於,特里艾爾點了點頭,看到特里艾爾點頭之後,白起接過士兵手上的黃金頭道:「我來。」

展開雙翼,白起慢慢的將黃金頭放在雕像上。

剎那間,雕像上的光華閃耀到極致,特里艾爾的頸間,天使項鏈自行飄飛到半空,向著那雕像慢慢飛去,最後,落到那雕像的頸間。

可是,海水在震動一次之後,便在也沒有任何的異樣出現,到此,所有人的眼中,盡都是疑惑之色。

「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這怎麼可能」高順看著雕像道。

僅憑藉這雕像如此的不平凡,全部完成之後,不說是驚天動地,至少也不該是這般才對啊

白起慢慢的走向特里艾爾:「王上,我們是不是還欠缺什麼,沒有放上去」

白起的意思是,這雕像是不是該有把金劍之類的物事。

「還有什麼」特里艾爾低頭想了想。

忽然,特里艾爾一拍額頭,難道

特里艾爾伸手在自己的空間戒指中將那件天使披風拿了出來,在這披風一出現的一刻,披風變立刻自行展開。

而後,慢慢的向著雕像飄飛過去。

剎那間,雕像的光輝,無限延長了數倍,於此同時,黃金雕像猛然裂開,從雕像的中間,一套白底金邊的鎧甲飛至半空之中。

那鎧甲不斷的在半空中慢慢盤旋,像是在向眾人展示自己的魅力。

天使項鏈,天使披風,幾乎同時飛了過去,與那鎧甲瞬間融為一體,整套鎧甲的光芒一閃而逝。

正當所有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

特里艾爾的身體,慢慢的飄飛到半空,與鎧甲面對面的站到了一起。

下一刻,特里艾爾身上的永恆戰甲直接脫離身體,整套銀白色的鎧甲一一出現在特里艾爾的身上。

天使聯盟

至尊級,全套為八件,每一件都蘊含著強大的力量,具有超級防禦能力的同時,對於攻擊力的加強更是有著極大的提高,鎧甲的自身,不受神力的加持下,可以抵禦十翼天使的任何攻擊,是亞特蘭蒂斯的巔峰之作。

天使聯盟,是亞特蘭蒂斯為了紀念與神族的友情,而專門為神族準備的一套至尊級戰甲,這一套鎧甲,耗費了太多亞特蘭蒂斯人的精力,其威力,更是無與倫比的強大。

可這樣的鎧甲,整個亞特蘭蒂斯也只能做出一套,所以,神族之人想要得到,完全要靠自身的運氣。

當年的王子泰勒,年輕氣盛,誓死要爭取將這鎧甲送給沙利葉,可是,當年的海皇卻沒有同意,表示,鎧甲一但送給神族,如何分配,那是神族自己的事情。

於是,泰勒便偷偷將一套之中的披風取走,交給沙利葉,無疑,這鎧甲到了神族,立刻會與沙利葉的披風構建聯繫,除了沙利葉,沒有人可以將其穿在身上。

可是現在,天使聯盟卻沒有穿在天使族的身上,而是,成為了特里艾爾的戰甲,由於這鎧甲是為天使族創造,鎧甲的背後,巧妙的安排了六對十二翼的空缺處。

特里艾爾展開八翼,感覺極為的舒服,根本沒有任何約束感存在,可是唯一尷尬的事情是,特里艾爾那四對羽翼的下方,還留有兩條空缺之處。

這是特里艾爾現在,無論如何,都無法掩蓋的缺陷。

而這兩條縫隙,也成為了特里艾爾目前,唯一的弱點所在。

如此充滿神聖意味的鎧甲,穿在特里艾爾這個墮落天使的身上,多少是有那麼一點不倫不類的味道,可是,這鎧甲所散發出來的恐怖力量,是不會被掩蓋的。

下方的眾將,眼望這套鎧甲,那叫一個羨慕,可他們也知道,這鎧甲,特里艾爾說什麼也不會交出來的,單單那一整套鎧甲拉風的設計,符合特里艾爾的審美觀。

所以,眾將是各自開導著自己,即便是白起,也不住的來回搓著手,雙眼中,竟然也有著一絲貪婪之色。

「完美。」

這是白起唯一開口說出的兩個字。

整套天使聯盟,根本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只有這兩個字最為的貼切,那是「完美」。

眾人被天使聯盟所吸引,完全沒有注意到那金色雕像的變化。

在特里艾爾內心澎湃的時候,黃金雕像慢慢的閉合,於此同時,整個亞特蘭蒂斯,正不斷的向上緩緩移動著。

定海雕像

天界,穩固海洋的神級雕像,與地面上的海洋不同,地面上,海水一但不穩,則會引發海嘯,吞噬陸地,而天界,海水一但不穩,便會下沉,從而引發陸地塌陷。

定海雕像的恢復,與陸地截然相反,它的穩固方式,不是向下,而是向上。

當年,主神是一拳擊毀定海雕像,將雕像轟成幾段,同時,將其中一部分帶離,可一個主宰不能整天帶著幾塊雕像到處走,便直接將這雕像丟到了神族的土地上。

而神族,沒有人知道海族的秘密,自然不會把這雕像當成一回事。

而唯一知道秘密的海族,也被主宰封印起來,所以,主宰也沒有想到,數萬年之後,還有人能夠穿越自己的封印,將海族給放出來。

同時,收集到所有的雕像,將它們歸於原位。

這是天命,那定海雕像即便是主宰都沒有能力毀掉,即便是在神界數萬年的歲月中,也絲毫不會受到任何的破壞。

所以,冥冥之中,彷彿一切都已經註定一般,特里艾爾的出現,將這數萬年的平衡終於打破。

天界的土地,神魔兩大勢力中間的連接點,在一次出現,定海雕像的歸位,讓兩塊天界大陸,在一次連接到一起,成為一塊大陸。

特里艾爾正在為這套鎧甲痴迷中,也沒有注意到雕像的變化,可在眾人全都失神與天使聯盟戰甲的時候,忽然一陣劇烈的震動響起。

整個海洋,在一瞬間,下沉了一部分。

「怎麼回事」特里艾爾猛然醒來,向眾人問道。

所有人先是搖了搖頭,可隨後,白起便站出來說道:「王上,海水下沉了。」

「海水下沉」

特里艾爾有些不能理解這其中的含義。

白起點了點頭:「王上,如今的亞特蘭蒂斯像是杯子里的水,是固定不動的,一但下沉,而水有沒有少,唯一的解釋是,海水向四周擴散開造成的。」

「你說什麼糟了。」

特里艾爾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擴散兩邊沒有陸地,這海水如何能擴散特里艾爾不知道海水的兩端被人下了什麼封櫻

可是,海水沒幹,說明,海水不能出現在兩端暴露的空氣中,而現在,唯一能夠解釋海水擴散的原因,只有海水鏈接到了神魔兩界的海洋,也只有那樣,海水才會擴散。

「該死,跟我走。」

特里艾爾的身體,一路向著亞特蘭蒂斯的出口處疾馳。

途中,特里艾爾見到了阿德魯,沒有等阿德魯多問,特里艾爾立刻命令阿德魯守護海洋中間的黃金雕像,隨後,帶著眾將,繼續前行。

阿德魯沒敢多說什麼,帶著海族向海洋中心的海皇宮游去。

亞特蘭蒂斯的出口處,特里艾爾一飛衝天,直接出現在上古戰場,一股熟悉的神力撲面而來,特里艾爾頓時駭然的看向天空。

天空中,溫暖的陽光是那樣的熟悉,特里艾爾不是沒有在上古戰場中呆過,因為距離天空較遠,上古戰場的陽光極為的微弱,所以,才導致上古戰場中,陰氣較重,才會出現那麼多的遊魂。

可是現在,如果不看周圍的一切,只看天空的話,這裡,跟以往的神界沒什麼兩樣,或者可以這麼說,這裡根本是神界之地。

「海洋恢復了原來的位置,神魔大陸,在一次接壤了。」

特里艾爾終於知道這黃金雕像的作用了,也明白了海皇的用意,他正是要神魔兩大陸接壤,從而引發,第二次神戰。

「海皇好算計。」白起看這天空,開口說道。

特里艾爾贊同的點了點頭:「從一開始,這是個局么」

白起卻搖了搖頭:「或許,我們暗中幫了不少的忙。」

特里艾爾看向白起,白起笑道:「這一切的一切,恐怕只能用天意來形容了,神界恢復了完整,魔族定然會前來查看,四月神殿,五月神殿,六月神殿,三月神殿,接連被襲擊,魔族不可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高順介面道:「那豈不是要引起神戰」

白起點了點頭:「這正是海皇想要的,他不會讓神族這麼容易的安穩下去,可沒想到,卻是我們,幫他完成了這一切的計劃。」

小醋道:「不過,他也給了盟主足夠的好處,這一套鎧甲,出手也算大方了。」

眾將點了點頭,對此,到是全都沒有否認。

「王上,四月神殿,恐怕會成為戰火的焦點處,不能在回去了。」

白起看著特里艾爾道。

可特里艾爾卻搖了搖頭:「不行,安琪兒和梅蘭梅朵還在四月神殿,她們既然跟著我來到神界,我不能丟下她們。」

白起皺眉道:「可是王上,這一回去,若是在想離開,沒那麼容易了。」

特里艾爾的目光堅定,他看了看眾人道:「我知道,這一次回去,前路定然十分艱難,但是,我還是無法丟下她們,這不僅僅是因為她們是我的夫人,更多的是,一個男人的責任。」

白起輕嘆一聲:「不論如何,王上的抉擇,是我們的抉擇,既然王上要回去,我們陪著王上回去,生死由命,富貴在天,這一路下來,又有哪一次不危險呢」

白起的話,眾人的心,又有哪一次不危險,這確實是特里艾爾的每一次經歷。

可這一次不同,這一次,特里艾爾面對的是神族,是至高無上的主神。

但是,特里艾爾不能獨自離去,安琪兒三女,一路從四大陸跟隨自己來到天界,那是數百年的感情,她們經歷過無數的生死,沒有一次有過怨言,默默的為特里艾爾付出著自己的一切。

所以。

要特里艾爾放棄三女他做不到,正如他所言,這是責任,況且,不要說是三女,即便任何一個兄弟,特里艾爾都不可能放棄他獨自離去。

讓所有人進入到召喚空間之中,特里艾爾獨自一人急速向著神獸牧場飛行,以他八翼的速度,這樣的距離,根本用不了幾天的時間。

到了神獸牧場,特里艾爾毫不猶豫的取回傳送陣轉身走。

現在的神獸牧場,恐怕很快將變得更不安全,臨行時,他按照古書上的記載方法將空間鎖收回,立刻向著四月神殿疾馳而去。

距離四月神殿的位置還有一段距離,甚至,特里艾爾的目力根本看不到遠處一切的時候,一股濃濃的血腥味便已經傳到了特里艾爾的鼻中。

特里艾爾焦急萬分,可是,他因為在水隱盾之中,根本無法快速前行,只能慢慢的向前移動。

漸漸的,特里艾爾看見了四月神殿的情況。

如今的四月神殿,城牆殘破不堪,天使族的屍體,與海族的屍體到處可見,難以想像,雙方到底發生了怎樣的戰鬥

兩族這一戰,除去被特里艾爾帶走的三百萬海族,餘下的一千七百多萬海族戰死七百多萬,所剩下的海族不到千萬,四位海將軍之中,南將軍戰死,東將軍重傷,其餘將軍,也都帶有不同程度的傷勢。

海皇也是拼的油盡燈枯,最終,使用大量寶物助陣,才將天使族逼退。

當然,現在的天使族,也並不好過,六位殿主四位重傷,失去戰力,一位輕傷,勉強能夠應戰,唯一情況稍好的一位,便是四月神殿的殿主亞列,他是因為本有傷,所以這連日的激戰,他沒有參與,反倒成為了眾天使長中,唯一一位還有一戰之力的殿主級的天使長。~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