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兩百八十四章 狙殺?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停留。 特里艾爾無奈的搖了搖頭道:「算了,收手吧」 后羿可看不到崖頂的情況,他急著道:「師父,難道我沒有命中」 特里艾爾卻苦笑道:「不是你沒有命中,而是那幫天使被你給嚇跑了。」...

克米特天使長的臉色難看至極,他怎麼也沒想到,海族比魔族還要瘋狂,竟然才剛剛碰面,發起偷襲。,..搜索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對此,克米特命令,天使族縮短防線,軍團之間銜接在一起,這樣一來,若是在遇到偷襲,自然可以相互幫助。

對於海族的第十軍團,克米特也倍加的照顧,他只派出去一百名天使,但是,這卻不是拿著大天使之劍的一百名天使,他們的手裡,拿著的,是天使之弓。

一百名弓手之中,四翼弓手八十名,六翼弓手二十名,這是克米特為海族第十軍團指揮官準備的見面禮,若是對這份禮物不滿意,克米特還會送上更重的。

二十名六翼弓手,這已經是克米特比較看得起特里艾爾了,從第八軍團敗退的天使帶回來的口信中,對方的將軍,實力是六翼巔峰左右。

所以,二十名弓手對付他一個,在克米特的眼中,對方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活的過明天。

第十軍團上方的懸崖,是天使族弓手停留的地方,他們到也會挑地方,前一夜,白起從這裡下去偷襲了天使族第十軍團。

而今天,天使族在同一個地方,準備狙殺特里艾爾。

百名弓手,在這裡整整埋伏了一個上午,不斷的觀察對面的軍營,他們已經不敢在靠近,以免被海族的哨兵有所察覺。

「隊長,這裡的距離實在是太遠了,我們恐怕很難一擊斃命氨

一名六翼天使想小隊的隊長道。

那隊長點了點頭:「可是,這裡卻是我們唯一能夠隱身的地方,他們的運氣不錯,選擇的地方正好是我們視線所不及之處,若是在靠近一些,恐怕這一次的狙殺任務簡單了。」

百名弓手天使,在這裡為狙殺的隱藏地點正犯愁,卻不知道,這個地點,可是老將軍白起親自挑選的。

白起,身經百戰,所選擇的營地,那也是十分有講究的。

事實上,從第一天選擇這裡,意義是頗深,天使族的第十軍團只因為會選擇那懸崖下方駐紮,是因為那裡,正好是白起留給對方的對立點。

可惜,天使族對於兵法向來沒有研究,根本不理會身後是不是靠著懸崖,還當這裡是一處遮蔭蔽日的絕佳地點,哪會想到,駐紮的當晚,百萬天使,全部命贍手中呢

而整個區域,唯一可以設伏的地點也正是這懸崖頂端,前一天,白起簡單交代過特里艾爾,如果敵人想要埋伏弓手偷襲,整個大營周圍,也只有這一處地點,能夠藏身其中。

所以,對於這裡,特里艾爾也是格外的注意。

以特里艾爾的目力,他早在天使族來到這裡的第一時間,發現了他們,可惜的是,天使族根本看不到隱藏在暗處的特里艾爾,已經身陷險境,卻還不自知。

特里艾爾隨意的在後營走著,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實則,他是在找后羿。

因為剛剛打過勝仗,眾將心情不錯,經常聚到一起喝酒,以示慶祝,后羿自然在列,見到特里艾爾到來,阿德魯立刻站了起來。

「將軍,來的正是時候,我們才剛剛坐下,可沒敢去煩你,快,給將軍讓個座位。」

特里艾爾微笑著擺了擺手:「你們先喝,我找后羿有點事情。」

「哦」聽到特里艾爾要找自己,后羿連忙站了起來。

「師父,您找我」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隱晦的看了一眼白起,白起的的笑容,似乎更勝從前。

「你們痛痛快快的喝酒,等我辦完手頭的事情,立刻來。」

阿德魯可不知道特里艾爾這語氣中有多少意思,立刻笑道:「好,我們等著將軍。」

特里艾爾微笑著離開,而他的身後,則是一臉嚴肅的后羿。

走的稍微遠了一些之後,后羿才快步跟上道:「師父,是不是有敵人來了」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

后羿在問道:「弓手」

特里艾爾又點了點頭。

「太好了,有多少人」

特里艾爾腳步並沒停下,一邊走,一邊說道:「百人左右,其中二十幾個六翼實力的。」

后羿一臉不屑道:「六翼算不的什麼,弓箭,比的是技術,只要這箭矢能夠傷害到對方,什麼實力,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

特里艾爾心中暗爽,身邊有人,那感覺他是不一樣,一百名弓箭手,看著好像是很厲害的樣子,可是那又怎麼樣

太陽遠不遠他后羿都能給射下來,憑這幾個六翼天使

一座木製塔樓上,特里艾爾和后羿悄悄的站在其中。

對於這二人,海族都不知道他們在搞什麼花樣據說幾位將軍都在後面喝酒,可戰將軍帶著后羿跑到塔樓上做什麼所以,在場的海族雖然沒有說話,但是並不表示他們不好奇,目光時不時的向著塔樓中瞄上一眼。

特里艾爾站在塔樓中,目光冷冷看向遠方的懸崖,他在找,找對方的主將,或是頭領,后羿的第一箭,一定要直接幹掉他,讓這百名弓手群龍無首才行。

好一陣觀察,特里艾爾終於斷定,所有天使族都在和同一個人對話,此人,身後正是六翼,不用說,他定然是這一次,帶頭的小隊長無疑。

「后羿,你看那懸崖上,有一塊巨石你能不能看清楚」

后羿仔細向著懸崖上看去,可惜,實在是太遠了,不過隱約之間,確實有一塊巨石的影子。

「師父,您可是說那懸崖上,偏右的那塊巨石,後面,依稀有三顆古樹」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不錯,正是那塊巨石,你聽我說,以我們的方向為準,那巨石的左下方,有個身影,他正是敵人的小隊長,不過,他十分狡猾,幾乎貼著地面露出頭來,而他的身體,正躲在那巨石的後面。」

根據特里艾爾的描述,后羿開始想像那懸崖上的情景。

懸崖,斜著向下,在懸崖之巔有一塊巨石,巨石的後面,一個人影半身貼著巨石,半身貼著地面,而他的頭,則不時的從巨石后探出,正在查看自己所在軍營的動向。

所以,擊中巨石的左下方,將巨石轟碎,同時,貫穿敵人。

這話,說起來簡單的很,可是,若是做起來,可比登天還難,如此遠的距離,弓箭不能有一絲的偏差。

哪怕有頭髮絲一點的偏差,箭矢出去之後,都無法命中目標,而且,這麼遠的距離,即便是瞄準,在不考慮風向,等諸多原因的情況下,箭矢不能有絲毫的下墜,一但力度不夠,導致弓箭曾弧線狀,恐怕,箭矢仍然會擊中懸崖,無法命中目標。

后羿的雙目異常的嚴肅,他的左手忽然在空中一抓,蛇麟弓直接握在手中,右手一拉,將蛇麟弓拉成滿月,同時,在蛇麟弓的弓弦上,一根綠色的箭矢出現。

「師父,您看著他,如果他在觀察我們之後回頭,您說話。」

此時的后羿,彷彿是一座雕像一般,看著他對準的方向,別說是下方的海族,即便是特里艾爾都懷疑,到底行不行

此時的海族,早已經傻了,他們順著后羿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到,那正是當初自己去過的懸崖,對於那懸崖,他們也算是熟悉,可卻不知道,如此遠的距離,后羿到底瞄準那懸崖做什麼

特里艾爾的目光鎖定懸崖之上,連眨眼都不敢,這可是無比關鍵的一箭,后羿如此的認真對待這件事,自己,可不能有所失誤。

一秒,兩秒,特里艾爾的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巨石下方的腦袋,當他將目光從駐地移開,身體撤回的時候,特里艾爾猛然開口道:「射。」

一道綠光,幾乎在特里艾爾開口的同時飛出。

見到那綠光射出后帶動的一陣空間扭曲,所有的海族,幾乎同時將目光看向那懸崖上方。

他們同后羿一樣,對於遠處懸崖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像,別說是人,即便是那巨石,都是十分的模糊。

可在這個時候,崖頂上方的巨石猛然間爆裂開,所有的海族心臟彷彿跟著巨石同時炸裂。

「我的天哪這也能射中」

此時的海族,嚇的面如土色,他們以為,特里艾爾要后羿射的正是那塊巨石,無疑,那個整天跟在特里艾爾身邊,實力平平的小子,他做到了。

好強的箭術,如此遠的距離,一箭射中巨石,海族連想都不敢想。

可這,卻還是海族誤會了,如果他們知道,后羿射的不是巨石,而是巨石後面的那個天使族,他們還會有力氣站著么

特里艾爾與海族看到的不同,在他的眼中,一道金光飛濺而出,無疑,那一箭,貫穿了那名天使長的身體,那金色四濺的,正是天使族的血液。

崖頂之上,所有的天使族正在議論著如何針對下一步開展計劃,他們那裡能夠想到,這突然間,能從那萬米開外,射出一根箭矢。

而且,那箭矢穿透巨石,準確的命中小隊長,一箭,了結這小隊長數萬年的獵殺生涯。

他們惶恐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紛紛尋找樹榦藏身,嚇的面色鐵青,連話都不敢在說一句。

怎麼辦天使族的副隊長,心臟的直跳,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此時的他,大腦一片空白,根本不敢回頭,只能看到身邊,是隊長飛濺出來的金色血液,而隊長的屍體,正靜靜的躺在不遠的地方。

「后羿,能不看清楚剛剛巨石所在的地方,那三顆古樹」

后羿的目光一刻不離崖頂,點了點頭。

特里艾爾接著說道:「三顆古樹的後面,每一顆都躲藏著一名天使,擊中古樹立地一米的距離,能命中他們。」

后羿的右手在特里艾爾說完之後,冷冷的凝聚出三根箭矢,並不停頓,直接將這三箭射出。

看到后羿同時射出三箭,海族的表情獃滯了,他們的心中暗暗計算著,四箭,這可是四箭了,等下,定然要偷偷跑出去看看,到底這個叫后羿的小子,射中了幾根樹木。

在海族還想著的時候,三根箭矢瞬間到了崖頂,三顆古樹直接斷裂,而古樹後面的三名六翼天使,直接死亡。

三聲慘叫,海族和特里艾爾不可能聽的到,但是,那崖頂的天使,卻聽的異常清晰。

這慘叫聲比平時聽到耳中的要慘烈的多,同時,也帶著強烈的恐怖味道。

「走。」

那名副隊長,幸運的沒有躲在那三顆古樹之後,他的話一說完,所有天使轉身走,一刻都沒有停留。

特里艾爾無奈的搖了搖頭道:「算了,收手吧」

后羿可看不到崖頂的情況,他急著道:「師父,難道我沒有命中」

特里艾爾卻苦笑道:「不是你沒有命中,而是那幫天使被你給嚇跑了。」

「這」后羿也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將手中的蛇麟弓收了起來。

在這個時候,海族爆發出一陣的掌聲。

「厲害,太厲害了。」

「是啊,這麼遠的距離,竟然可以射中巨石,后羿是我海族第一勇士也不為過。」

特里艾爾哈哈的笑道,指著那懸崖之上道:「去幾個人,將那四名天使的屍體,給我帶回來。」

在特里艾爾這話說完之後,全場的海族,沒有一個還會動的。

「四四名天使」

剛剛不是射石頭是射天使呢這麼遠的距離,射中一個天使

海族如何相信他們怎能相信

可話是特里艾爾的說的,他們不相信也不敢多說什麼,幾乎同一時間,在場的海族同時衝出大營。

這一次不是偷襲天使族,大可以直接向著崖頂衝去,而這些海族四翼的實力,來回也不過是幾分鐘的時間。

可是,卻因為他們在崖頂耽擱的太久,而拖延了盡半個小時。

這半個小時,不是因為他們找不到天使的身體,而恰恰因為是找到了,才耽誤的。

在這懸崖之巔,幾千名海族看著駐地的位置,后羿能夠射中天使族一事,展開了一輪激烈的讚美。

當他們帶著四位天使族的屍體回到大營之後,一個個的心臟,不禁的跳了起來。

太可怕了,那個叫后羿的小子太可怕了。

因為後羿的表現,特里艾爾身邊跟隨的幾個人,都被海族士兵給神化了。

后羿持弓,被暗地中稱之為弓神。

白起持刀,也被稱之為刀神。

高順持槍,無疑,都叫他槍神。

以此類推,甚至,連安琪兒都被稱之為,權杖女神。

說什麼的都有。

可這卻是後來的事情,眼下,帶著四名天使族的屍體,數千海族,心驚肉跳的回到大營之中。

將屍體放在營地內,海族便各自散去。

眾將軍正在喝酒,這個時候,整四個屍體送去,顯然是找抽,阿德魯不扒了他們的魚皮才怪。

等到眾將喝完之後,阿德魯才從海族的口中聽說事情的經過。

他當然不相信,於是,阿德魯親自到了懸崖頂端看了一遍,才帶著驚恐,趕回自己的帳篷之中。

一連三天的時間,阿德魯精神恍惚,在一次見到眾將,阿德魯的額頭上,冷汗都直流。

他可不知道,眾人都有什麼手段,說那個叫后羿的小子,平時還感覺他是一個奴僕,跟在特里艾爾身邊沒什麼大不了的,若不是這一點,甚至在阿德魯喝酒的時候,都不可能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可現在看來,這些傢伙,並不是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六翼天使長,萬米開外,只有被秒殺的份,自己當初還妄想和特里艾爾戰將軍比劃比劃,若是真的是敵對的關係,恐怕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吧

所以,在這之後,阿德魯整個人都低調了許多,在見到特里艾爾身邊的人,也不在那麼放肆了,眾將知道阿德魯為什麼會這般變化,一個個心中好笑,可也沒表現的如何。

一如既往的對待阿德魯,這讓阿德魯的心裡,漸漸的好受了一些,也很快,融入到眾將之中,慢慢的回歸自我。

海族漸漸的平復了心情,只是在見到特里艾爾的時候,加深了一層尊敬。

可是,那逃走的九十六名天使族,此時,卻還沒能此平復下來。

他們可沒敢直接回去,若是這樣的回去,恐怕克米特會毫不猶豫的將他們給殺了,以示懲戒。

他們沿著懸崖下方,悄悄的躲了起來,希望,能夠在尋找一個機會,狙殺對方的將軍,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他們一輩子,恐怕都不敢回去了。

戰爭,沒有因為特里艾爾這邊的影響,有所變化,克米特帶領的天使族在當天對奧卡斯特帶領的海族發起了攻擊。

那裡不同於特里艾爾這邊的對抗,要知道,所有的天使族精英,都集中在十翼天使長克米特的身邊。

所以,這一戰下來,海族的中心還是受到了天使族的重創,三百萬海族,一戰損失了兩百多萬,這一消息,讓身在神獸牧場中的海皇,也暴怒了。~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