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兩百八十章 海族的大黑鍋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果真的將這力量注入到大天使之劍中,大天使之劍便會瞬間爆裂。 因此,這八翼天使的神格戰技,是將神格的力量,擴展到大天使之劍外,而中間的一劍,正是其中的陷阱。 這個秘密曾經不是沒有人知道,...

六翼天使之後,或者說下品高級神格之後,最強的攻擊,都是來至神格中蘊含的強大力量。籃色,..百度&搜索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只是,六翼的時候,只可以調動神格中的力量,梗並沒有戰技,而到了八翼,才有機會觸摸到第一個神格戰技。

審判光之讚歌。

便是天使族通用戰技之一,利用大天使之劍,形成的九道劍光,可以同時從四周梗但是,這個戰技,卻隱藏著一個驚天的秘密。

那是,當戰技發出的時候,所施展的人會在其中一劍劈下,正是這一劍,不能有任何的躲閃動作,否則,其餘八道劍影會立刻將你撕成碎片。

而恰恰,中間那看似真實的一劍,其實,才是假的,因為,大天使之劍,根本承受不了神格的力量,如果真的將這力量注入到大天使之劍中,大天使之劍便會瞬間爆裂。

因此,這八翼天使的神格戰技,是將神格的力量,擴展到大天使之劍外,而中間的一劍,正是其中的陷阱。

這個秘密曾經不是沒有人知道,可知道的人,都死了,當然,除了那些擁有這戰技的八翼天使長。

所以,賽爾怎麼也不肯相信,特里艾爾會知道這戰技的漏洞。

他當然不會知道,特里艾爾的腦海中的傳承正是來至一名八翼天使長,如此重要的戰技,他自然會留下部分傳承。

只要特里艾爾到了八翼的實力,這樣的戰技特里艾爾同樣可以使用,所以,賽爾又一次悲劇了。

神格戰技,不但沒有傷到敵人分毫,反倒是自己被敵人重創,賽爾的心情,如萬年不化的冰山一般寒冷。

中品神格,自己可是擁有中品神格的強者,即便在神界,自己也不是一個默默無名之輩,可是,直到遇到眼前這小子,賽爾連續遭到重創。

先是損失一條手臂,現在到好,整個人,都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賽爾在沒有任何的動作,他已經絕望了。

賽爾的身體,靜靜的豎立在特里艾爾不遠的地方,身上的鮮血,早已經不在向外流淌,暗淡無光的羽翼,空洞的目光,現在的賽爾,是那麼的落寞。

但是,一層淡淡的金色光芒從賽爾的身上慢慢發出,越來越亮,讓賽爾的整個人,彷彿在這一刻,都變得神聖許多。

只是,當特里艾爾看到這光芒的一刻,卻是另一種反應。

賽爾已經墮落,可他卻是剛剛墮落的天使,神格並沒有受到魔氣的侵蝕,所以,這金光的來源只有一個,那是神格。

他竟然真的說到做到,真的引爆了神格。

「混蛋,你瘋了」

特里艾爾大喝一聲,身體急速向著賽爾衝去。

別說是特里艾爾,整個戰場,靠近特里艾爾的士兵,如今都安靜下來,八翼天使自曝神格,方圓幾萬米恐怕都要毀於一旦,唯一能夠將大家從死神手中拉回來的,現在,只有特里艾爾的一個人。

特里艾爾的天使修羅刃直接丟在了地上,身體急速向著賽爾飛去,神格的引爆,幾乎是一兩秒鐘的事情,如此的距離,特里艾爾根本不可能阻止。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金光直接從特里艾爾的身體上飛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那金光落到了賽爾的身上。

這到金光,正是天使項鏈所發出的一擊,直接擊中賽爾,賽爾的靈魂猛然受到重創,正是這一下,賽爾的神格自爆有了片刻的延緩。

下一刻,特里艾爾以戰技時空之門的方式,將召喚之門開啟到賽爾的身後,毫不猶豫的抱著他,衝進了召喚空間之中。

整個過程,發生的時間不足三秒鐘,甚至,特里艾爾做完這一切之後,還有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一秒鐘的時間,只有一秒鐘的時間,賽爾的神格,都已經從腦海中脫落,只需要在過一秒鐘,便能夠自爆。

可是這一秒鐘,特里艾爾抱著賽爾衝進召喚空間之中,法則立刻阻止了賽爾的自爆,於此同時,賽爾不可思議的睜開了眼睛。

「這是神死後到達的地方么」賽爾的聲音極其的微弱,他還以為自己的神格沒有自爆,可是當他看到周圍的景色時,他知道,自己已經死了。

「神死後去哪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這裡是我特里艾爾的召喚空間。」

聽到這句話,賽爾的眼睛猛然睜大:「你沒死」

特里艾爾冷哼一聲:「賽爾,從你戰鬥開始,抱著必死的決心,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因為,從那時候開始,你已經提醒了我,如果你敗了,你恐怕要自爆神格。」

賽爾閉上了雙眼:「所以你一直提防著我」

特里艾爾並不否認的點了點頭:「賽爾,這是你最後的機會,生還是死」

賽爾沒有回答,可是,卻等於是給了特里艾爾答案,他選擇了死。

賽爾清楚,特里艾爾所說的活是什麼意思,他或許有能力自己,可是,自己恐怕也一輩子只能做他的奴僕。

八翼天使長的尊嚴,不容賽爾如此低賤的去面對特里艾爾,更不要說,今後,會面對自己曾經的同族。

所以,他只能死,不能活。

對於賽爾的態度,特里艾爾早有所料,他可以強行讓賽爾成為自己軍團中的主將,可是,他卻不會這麼做,召喚軍團的主將,都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所以,越是人少知道這事情越好。

可賽爾的忠誠,讓特里艾爾十分的佩服,他不想讓賽爾死,但是,卻也不能讓他活著。

召喚空間之中,並不缺少士兵,特里艾爾擺了擺手,示意將賽爾抬下去,召喚空間的法則自然會解決一切的事情。

賽爾本是油盡燈枯,根本用不了多久,便會在召喚空間中自生自滅,看著賽爾被人抬走,特里艾爾惋惜的搖了搖頭,轉身,走出召喚空間。

喝喝喝

整整五百萬士兵,在特里艾爾出來的那一刻,高舉手中的兵器,同時喝道,這是激動的一刻,他們勝利了。

此時的天晶礦區,已經沒有一個活著的天使族,五百萬士兵,盡情的挖掘天晶礦,而高順,則帶著一隊人馬,開始收集天使族的神格。

同時,將死溶,安葬。

其實,這些夜叉,在特里艾爾離開一段時間后,便會自行的消散,可特里艾爾卻始終堅持將自己死溶安葬,入土為安,一來二去,這成為了召喚空間的一種習慣。

整整三天的時間,特里艾爾的召喚軍團一直在向召喚空間中搬運天晶礦。

拿一顆也是拿,拿十顆也是拿,現在的神族,不論如何都不可能放過特里艾爾,如果有那個能力,特里艾爾恨不得將眼前的整座礦脈都搬走,他已經什麼都不在乎了。

「主公,我們遇到了點麻煩。」高順人還沒有到達特里艾爾身前,話音已經傳了過來。

特里艾爾正圍著天晶礦區沒有破裂的城牆來回的走著,聽到高順說話,不由得是一愣。

「高順,怎麼回事」

高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有些著急的說道:「我們發現了天晶礦的原礦脈,也請達尼舒克出來看過,這原礦脈是整個天晶礦脈的核心,其礦脈的品質比天晶礦高了幾倍還多,但是,屬下想盡一切辦法,愣是一塊原礦脈也弄不下來埃」

「有這事兒走,我們去看看。」

特里艾爾跟著高順,來到天晶石礦脈的中心位置,果然,在那裡,一些明顯與周圍天晶礦脈不同的原礦脈靜靜的生長在天晶礦脈之中。

特里艾爾拿出天使修羅刃,全力向那原礦脈砍去。

一擊之下,那原礦脈只是發出幾道火花,與幾聲刺耳的聲響之外,竟然毫無反應。

他皺著眉頭,來回的在原礦脈周圍思考了一陣,神念直接傳出,片刻之後,時空戰艦出現在眾將的面前。

「高順,十八門魔能炮,給我向著一個點轟,不管耗費多少魔能,也要將這原礦脈給我轟下來幾塊。」

「是。」高順臉色一沉,要登上時空戰艦。

特里艾爾一把將他拉住:「我可告訴你,若是你只轟下來一塊,那你們幾個傢伙,可都被指望在有機會提升手中的神器了。」

這句話,特里艾爾說的聲音不小,無疑是在警告高順,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這原礦脈拿到手。

特里艾爾的話說到這個份上,召喚空間的將領們可都急了,誰都知道,自己的未來,掌握在這原礦脈的手中。

無疑,這原礦脈,正是神聖天使之劍的鑄造神材,如今著神材在自己的面前,若是帶不走,那可怪不得老天不照顧你了。

眾將幾乎是各顯其能。

后羿甚至都累的有些虛脫了,可是,卻始終無法撼動原礦脈。

乾脆,眾人一起登上時空戰艦,親自操作幾門魔能炮,對著原礦脈整整轟了一天。

原礦脈,畢竟也是礦脈,即便它在堅硬,也不是不可撼動的存在,否則,神聖天使之劍也不可能被鑄造出來。

只不過,眾將的實力還有些力不從心罷了,可是,魔能炮是何種威力,這一天下來,絲毫不比一個十二翼天使長發出的力量弱太多。

原礦脈也被轟下來不少的碎塊,這可都是極品神材中的極品,對於這原礦脈的收集,眾位主將極其看重,甚至,親自參與其中。

可如此大的響動,讓原本已經出發馳援的天使軍團在一次加快腳步,在那到原礦脈的地二天,六月神殿的天使軍團距離天晶礦區,已經不到一天的路程了。

小醋以風神靴為助力,急速的趕了回來。

當特里艾爾得知情況之後,立刻下令,將賽爾的屍體妥善放到天使族的屍堆中,所有軍團的士兵,立刻回到召喚空間。

一切準備完畢,特里艾爾登上時空戰艦,以極快的速度,離開了天晶礦區。

正馳援的天使軍團,帶隊的,是六月神殿的總軍團長十翼天使長理查德。

他是唯一一位留下鎮守六月神殿的最高長官。

當他聽到天晶礦區被偷襲的消息后,無比的震怒,立刻帶著軍團前來支援,可這必定需要時間,當他即將趕到的時候,一陣空間波動驚擾了他。

神識一掃,理查德發現,那竟然是一艘載具。

立刻吩咐眾人前往天晶礦區,而他一個人,急速的跟在時空之後的後面,一路追趕下來。

特里艾爾已經是沒有地方可以停腳,他直接選擇了去神獸牧常

必定已經得罪了神族,若是連海族在得罪了,他恐怕一輩子,也別指望在踏上這片土地。

一連數天的飛行,特里艾爾根本不知道身後有人追趕,十翼天使長,又豈是現在的特里艾爾能夠發現的

不過,時空之舟的速度並不慢,這一路下來,十翼天使長理查德也是竭盡所能,但卻始終追不上。

直到了神獸牧場之後,特里艾爾直接消失在這附近,而理查德也立刻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後果。

「海族」

海族出現在四月神殿的消息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可是,這些海族並沒有引起什麼大亂子,甚至,比起特里艾爾的所作所為來,根本是小巫見大巫。

所以,對於海族,四月神殿一直在鎮壓,而沒有驚動中央神殿。

可六月神殿距離四月神殿非常近,他們怎麼會不知道這件事情

現在看來,海族在這裡的一切,都只是做做樣子罷了,他們真正的目的,是天晶礦。

理查德沒有直接衝下去,他必定是一名總指揮,做事,還是要講究分寸的,這是四月神殿的地盤,他一個六月神殿的指揮官在這裡出現,到沒什麼。

可是若是參與到戰爭之中,那事情大了。

難道,四月神殿的殿主指揮不了自己的軍團,需要他來插手么

所以,理查德立刻調轉了方向,但是,卻不是回天晶礦區,而是向著四月神殿的方向飛去。

四月神殿正殿之中,天使長亞列,正端坐其中,最近一段時間,海族鬧的厲害,讓這位天使長不得不長期呆在四月神殿。

正閑來無事的時候,忽然聽說六月神殿指揮官理查德求見,立刻叫人將理查德帶了進來。

「六月神殿天使軍團團長理查德,見過亞列大人。」

大殿之中,理查德單膝跪倒在地道。

亞列微微一笑:「理查德,有些年沒見了,坐吧。」

理查德道:「謝謝亞列大人,想不到亞列大人還記得理查德。」

理查德站起身,在大殿之中站好,雖然亞列說的客氣,可他真的敢去坐么

「理查德,你不在六月神殿好好獃著,為什麼會出現在我這裡」

理查德連忙躬身道:「大人,六月神殿,出事兒了。」

「你說什麼」亞列的眉頭緊皺,帶著疑惑看向理查德。

酪豢諂,才說道:「大人,天晶礦區被人偷襲,八翼天使長賽爾陣亡,三十萬守護天使,無一倖免,天晶礦丟失數量巨大。」

亞列猛然一拍桌子:「你在說一遍」

理查德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說了出來,但是,對於特里艾爾的名字,理查德並不清楚,事實上,只有賽爾從布萊克曼城主的嘴裡聽到過特里艾爾這幾個字,可之後,他也沒有交代給誰,而其餘的天使知道賽爾心情不痛快也不敢多問。

這樣,理查德只知道有人攻擊了天晶礦區,可是,對於特里艾爾,他卻是一無所知。

而那名事先逃走的六翼天使長也沒有看到特里艾爾後面的戰鬥,也不知道特里艾爾的身份是墮落天使,所以,他只是說天晶礦區遭遇偷襲。

理查德便帶人趕來,可還沒有到天晶礦,理查德追著時空之舟來到了四月神殿,這一切,所有的事情,彷彿跟特里艾爾沒有了任何關係一般。

而這事情的前因後果,所偷襲的軍團,都因為時空之舟消失在神獸牧場,被冠以了新的名字。

「海族」

亞列的手又一次狠狠的拍在了桌案上。

「怪不得海族最近總是有意避開戰鬥,原來他們是在拖延時間。」

暴怒的亞列,將目光看向門口喝道:「去把克米特給我叫來。」

十二翼天使長暴怒,下面的天使頓時是一個哆嗦,別說是他,算是理查德也不敢多發一言,老老實實的站在原地等候。

片刻之後,十翼天使長克米特直接飛了進來。

「大人,您找我」

亞列的臉色極為的難看,伸手將一面八翼天使軍團的調令丟給克米特。

「立刻集合四月神殿的所有軍團,將神獸牧場的海族,全都給我抓回來。」

克米特的手微微抖動一下,在他的記憶中,亞列大人可從來沒有如此的憤怒過。

他扭頭看了一眼理查德,理查德立刻會意道:「大人,理查德願意聽從克米特大人調遣,協助克米特大人緝拿海族。」

亞列點了點頭,沒有在說一句話。

克米特給理查德遞了個眼色,二人,迅速離開大殿。~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