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兩百七十九章 天晶礦區之戰(三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漸漸的被拉開。 特里艾爾知道,賽爾雖然陷入短時間的瘋狂,可他本體,卻還是一名天使,即便是墮落,也要遵守生命的規則。 本來賽爾的身上有傷,如此快速的追趕,無疑會牽動身上的傷口,在加上特里...

「神格好~好,看到這把劍沒有它是四月神殿殿主薩多基爾大人,親賜與我,如果你可以戰勝我,不要說我的神格,連這把劍,都可以給你。籃色,..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一句話,表明了一種態度,賽爾的話,絕不是示弱的表現,反而是,對特里艾爾必殺的決心。

他已經什麼都不顧了,不成功便成仁,特里艾爾絕不相信他會將這把十二翼天使長賜予大天使之劍留給自己,到時候他恐怕,算毀了這把劍也不會讓大天使之劍落到自己的手上。

神器,想要毀掉並不容易,但是,一名八翼天使卻能做到,那是引爆神格。

特里艾爾一直沒有說話,他正在考慮的也是這個問題,賽爾對自己的恨意太大了,甚至,為了殺死自己,甘願墮落。

這樣的對手,若真的發現,戰勝不了自己的話,恐怕很可能會走極端的路線,引爆神格,也要和自己同歸於荊

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一名八翼天使的神格引爆,即便特里艾爾可以躲過一劫,下方那些士兵,恐怕也沒機會在活下來多少人。

他已經瘋了,為了戰勝自己,賽爾絕對是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天使族,你們的內心是如此的脆弱么這一點點的挫折,讓你們變得如此瘋狂

可賽爾哪管這些,他整個人都沉溺在嗜殺的狀態下,這才是天使族不能墮落的真正原因。

「殺。」

賽爾的雙眼,漸漸迷失了本來的顏色,眼白越來越紅,瞳孔處,已然是深紅色。

他的劍,彷彿在一瞬間迷失了自己,那原本神聖的大天使之劍,眨眼之間覆蓋上一層紅色的魔氣,而賽爾的羽翼,則不斷的向外湧現出更多的魔氣,彷彿是一縷縷濃煙一般,透體而出,圍繞在賽爾的身邊。

特里艾爾當然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自己也曾墮落過,可是,根本沒有出現賽爾現在這般模樣,這到底是為什麼

魔化,此時的賽爾正是魔化墮落。

一名聖潔的天使,在仇恨中墮落,在殺死自己同族下墮落,在必死之志下墮落,這其中的任何一條,都有可能導致墮落天使妖魔化。

一但進入魔化狀態,他的心智,會短時間內不受自己的控制,嗜殺成性,不分敵我。

此時的賽爾,手中的大天使之劍越來越紅,當整個劍身完全成為血紅之後,他的進攻,也隨之開始了。

「退。」

特里艾爾見到賽爾的身體動了,毫不猶豫的沖著白起和小醋喝道。

於此同時,他的天使修羅刃毫不猶豫的迎了上去。

賽爾的攻擊幾近瘋狂,血紅的劍光,彷彿一道道光幕一般,瞬間將特里艾爾席捲其中。

特里艾爾也同時將天使修羅刃舞成一道光幕,牢牢的守住全身,可這隻維持了數秒的時間,之後,便立刻有些招架不祝

賽爾的攻擊太瘋狂了,一個八翼天使,完全是以攻擊為主,根本不顧忌身體的傷勢,這樣的猛攻,別說是特里艾爾,算是一名八翼天使,也不可能招架得祝

特里艾爾雙手持劍,可漸漸的,他發現自己的雙手越來越麻,越來越疼痛,甚至,連手中的天使修羅刃都似乎難以握祝

他立刻將天使修羅刃撤回,一層淡淡的光幕出現在特里艾爾的身上,海皇盾,代替了天使修羅刃,於此同時,一瓶防禦藥劑被特里艾爾喝下。

即便如此,特里艾爾也是連連後退,緊咬的牙關,都滲出了黑色的血液。

這還是特里艾爾第一次防禦的如此狼狽,他甚至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右手死死按住左手的海皇盾。

而賽爾的攻擊,彷彿是機器一般,根本停不下來。

身後的白起和小醋,臉色連連巨變,他們不是不想出手,而是不敢出手,此時的特里艾爾,全神貫注的防禦,若是這個時候出手,一但特里艾爾分心,是相當危險的事情,只能隨著特里艾爾後退的腳步,一退在退。

此時的特里艾爾,防禦的相當艱難,整個左手,已經完全麻痹,甚至連知覺都沒有。

可他卻不得不苦苦堅持,若是稍不留神,等待他的,將是死亡的命運。

好在特里艾爾的手中擁有海皇盾,若是沒有的話,今天,特里艾爾定然敗的十分凄慘。

可正在特里艾爾苦苦支撐的時候,他的耳邊,一聲脆裂的聲響,特里艾爾的額頭,一陣冷汗瞬間冒出。

不好,海皇盾

賽爾的攻擊停止了,可是,卻不是因為賽爾想要停止,而是,賽爾的大天使之劍卡在了海皇盾之中。

存在了數萬年的海皇盾,特里艾爾不知道它守護了多少個主人,可特里艾爾卻知道,它竟然是毀在了自己的手中。

利用賽爾拔劍的間隙,特里艾爾猛然揮動手中的天使修羅刃,如此近的距離,特里艾爾若是在刺不中賽爾,他乾脆別活著了。

一劍入體,特里艾爾毫不猶豫的向著賽爾的心臟劃去,於此同時,賽爾拔出了大天使之劍,連連後退數步,一股紅色的血液,順著賽爾的胸前流出。

可賽爾看都不看那傷口,手中的大天使之劍,在一次向著特里艾爾砍了過來。

「不怕天使會打架,怕天使妖魔化。」

特里艾爾留下這一句話,轉身逃。

當然,特里艾爾不可能真的逃走,而是,避開賽爾這短暫的鋒芒,帶著賽爾在半空中到處亂飛,他要等,等時間一點點流逝,等賽爾體內的血液,流到可以影響到賽爾。

那時候,才是特里艾爾攻擊的最佳時間。

白起和小醋張大了嘴,看著眼前不可思議的一切,兩道身影,一個跑一個追,而跑的那個人,全身毫髮無損,追的那個人,身體卻血流如注。

「白大哥,這叫什麼事兒啊咱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盟主被人追殺吧」

小醋明顯也是有些急了,看著特里艾爾跑的如此狼狽,小醋恨不得衝上去一劍擊殺賽爾。

白起的右手,在鬍鬚上掠了一把道。

「嗯,速度,老夫不擅長啊,小醋,要不你去試試」

「這」小醋老實的閉上了嘴,不在多發一言。

在二人的圍觀中,特里艾爾與賽爾的距離,漸漸的被拉開。

特里艾爾知道,賽爾雖然陷入短時間的瘋狂,可他本體,卻還是一名天使,即便是墮落,也要遵守生命的規則。

本來賽爾的身上有傷,如此快速的追趕,無疑會牽動身上的傷口,在加上特里艾爾剛剛刺中的一劍,賽爾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可是,特里艾爾也不敢放鬆警惕,畢竟,賽爾是一名天使,而不是人族,即便是血液流失的厲害,也不是沒有殺死特里艾爾的能力,因為,真正的殺招,有時候僅僅需要一劍,便能完成。

所以,特里艾爾仍然繼續急飛,在覺得距離足夠的情況下,回手利用空間斬還擊,試探賽。

可賽爾面對空間斬竟然避都不避,只是揮手格擋,擋住便擋住,擋不住,用身體擋。

終於,賽爾的速度越來越慢,並且,越飛越低。

看到賽爾這般,特里艾爾終於斷定,賽爾的身體,看來是熬不住了。

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若是此時不抓住機會猛攻,賽爾在地面上發起瘋來,召喚軍團的士兵,可有難了。

想到此,特里艾爾的身體直接化作一道黑光,無影斬立刻施展出來。

在半空之中,特里艾爾圍著賽爾漸漸下落的身體,一陣猛攻。

轟的一聲。

賽爾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一陣天晶石的碎屑被帶起,濺得四處飛揚。

「呃」賽爾的口中,艱難的發出聲音。

特里艾爾靜靜的看著賽爾,小心的提防著賽爾隨時暴起的攻擊。

「特里艾爾」

賽爾才剛剛說出四個字,一口鮮血便從口中噴了出來。

「賽爾,你若是願意投降,我可以不在攻擊你,並且,為你指引一條通往魔界的道路。」

特里艾爾試探著問道,他想知道,賽爾是不是還處在狂暴之中。

「你做夢。」

賽爾艱難的站起身,左手在胸口處按著,似要防止血液在流出。

「到底發生了什麼」賽爾喃喃的說道,之後,便好似陷入短時間的回憶之中,似要想起剛剛的事情來。

特里艾爾不是不想趁此機會進攻,只是他的身體,剛剛一直保持著急速的飛行,也需要喘口氣,否則,算勉強進攻,自己恐怕也殺不死一名八翼天使長。

「是你,是你害的我魔化,特里艾爾,死吧。」

賽爾是手上,大天使之劍微微的顫抖著,特里艾爾見狀立刻毫不猶豫的舉起手中天使修羅刃。

「大天使滅殺。」

「大天使滅殺。」

二人幾乎同時出手,同時施展出一個戰技。

雙方的戰技相互碰撞在一起,立刻區分出強弱,雖然賽爾身負重傷,可戰技的威力,還是比特里艾爾強上一些。

這一擊的碰撞,特里艾爾的身體直接倒飛出去,在地上劃出一道深深的痕,身後的羽翼,也被天晶石劃出數道傷痕。

這一對比之下,特里艾爾又希望賽爾魔化了,因為,那時候的賽爾失去理智,只知道亂砍,可現在的賽爾,雖然身負重傷,但是他的進攻,卻變得更難琢磨。

特里艾爾才剛剛勉強站起,隨後,便又聽到一個聲音。

「天使之擊,天使守護。」

兩個戰技,一個,是八翼天使的進攻戰技,而另一個,則是八翼天使的守護戰技。

聽到這個聲音,特里艾爾的身體直接向一邊閃開,天使之擊幾乎是貼著特里艾爾的羽翼飛過,雖然險險的躲過這一擊,可巨大的力道還是將特里艾爾倦飛出十幾米。

這一次,即便特里艾爾在艱難,也一下子直接跳了起來,極光斬連續施展出,阻止賽爾的動作,隨後,自然領域直接爆發,將賽爾籠罩其中。

有了魅魔花妖的幫助,自然領域中,特里艾爾得到了片刻的。

以賽爾的實力,魅魔花妖的藤蔓根本無法靠近賽爾,可是,這藤蔓卻始終保持著無休止的生長,卻也給賽爾,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不要說是賽爾,任何一個和特里艾爾交戰的對手,對於特里艾爾的自然領域,沒有一個不討厭的,這藤蔓簡直是讓人煩不勝煩。

屁大的攻擊力都沒有,可偏偏死纏爛打的跟著你,試問,誰能不煩

可無論賽爾怎麼煩,都沒用,這是特里艾爾的能力,也正是自然領域最恐怖的地方存在,生生不息,不死不滅。

看了看手中的海皇盾,特里艾爾的心中一陣怒火湧起,他看著賽爾,冷冷說道。

「剛剛是你的進攻,現在,你也應該嘗嘗我剛剛苦苦支撐的滋味了。」

永恆之輪的屬性,直接對準速度,於此同時,特里艾爾向著半空中的小醋喊道:「小醋。」

小醋立刻會意,風神靴的屬性立即加持到特里艾爾的身上。

四倍的提速,特里艾爾直接幻化出分身,十道身影,根本不用任何的戰技,而是同時用手中的長劍從四面八方劈砍賽爾。

金鐵交鳴聲傳遍了整個天晶礦區,而特里艾爾的天使修羅刃與賽爾的大天使之劍對撞在一起的時候,也發出了無數個火花。

看著特里艾爾野蠻的動作,白起微微搖頭,意味深長的道。

「不怕天使不能敵,怕天使不講理。」

小醋聞言,不由得一愣,喃喃說道。

「只知白起是武痴,不想還能作首詩」

嗯白起瞪著眼睛回頭看向小醋。

小醋連忙擺手:「開個玩笑,開個玩笑。」

白起冷哼一聲:「老夫~文武全才。」

小醋咽了口口水道:「是是是~小弟謹記於心,謹記於心。」

特里艾爾的進攻,停止了,一陣猛劈,頓時覺得心情緩和了許多。

「果然是越野蠻,心情越痛快埃」

「你找死。」

賽爾這連續的防禦,心中可是憋了一肚子火,怎麼說他也是八翼天使長,眼前的兄弟還沒死絕呢,算自己墮落了,也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如此沒面子啊

他手提大天使之劍,立刻抓住機會反攻特里艾爾,只是,腳下那不斷糾纏自己的藤蔓,在此時卻是給賽爾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神級對決,一秒鐘都是極大的漏洞,在加上特里艾爾本身加持著雙屬性的速度,躲閃之快,根本不是賽爾所能及的。

而且,此時的賽爾,已然也是距離油盡燈枯不遠了,他的動作,雖然極力想掩蓋自己的虛弱,但是,特里艾爾可不是傻子,大小的戰鬥,特里艾爾也是一路戰到今天,這細微的動作,怎麼可能逃得過特里艾爾的眼睛。

不過特里艾爾並沒有任何的表現,他在等,等自己可以擁有一擊必殺的機會,只有這樣,他才能阻止賽爾自爆神格。

賽爾也深知自己的極限,所以,他保留住自己最後的一口氣,決定對特里艾爾發出最後一擊。

雙方都有自己的想法,相互之間,也陷入焦灼,誰也不敢輕易的出手,應對的皆是小心翼翼。

終於,賽爾還是忍不住了,不是他不夠沉穩,而是他的傷勢實在是太重,若是在不出手,這一擊恐怕在也沒有機會了。

賽爾的目光,異常的肅穆,他的手中,大天使之劍被他挽出一道劍花,這劍花看似平常,可卻蘊含著強大的力量。

「審判光之讚歌。」

賽爾的大天使之劍,瞬間變化成為數把,在他的身前,那變化出來的劍影,如同張開的八翼一般,排列成行。

下一刻,連同賽爾手中的大天使之劍,一共九把,同時立起,越便越大,在漲到約兩米長之後,同時向著特里艾爾劈了過去。

特里艾爾的目光,帶著一絲畏懼,腳下連連後退,可那九道劍光,彷彿是怎麼躲也躲不開一般,死死的跟在特里艾爾的面前,不但沒有被特里艾爾拉開距離,反而是越來越進。

在這個時候,賽爾手持著中間的那一把大天使之劍,猛然向前劈去。

可也正是在這個時候,賽爾的臉色,卻猛然巨變,因為,特里艾爾手中的天使修羅刃,正向著他手上的大天使之劍刺來。

「你。」賽爾詫異的吼了一聲。

下一刻,血光飛濺,賽爾的右肩,一把漆黑的長劍冷冷的刺在賽爾的肩膀上,而賽爾的臉上,卻仍然停留著不可思議之色。

特里艾爾冷冷的說道:「審判光之讚歌,八翼天使的秘法,不好意思,這一招我恰巧了解。」

「不可能」

賽爾怎麼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這可是十二翼天使長,單獨傳授給八翼天使的秘法,據賽爾所知,整整三萬年之中,根本沒有八翼天使施展過這秘法。

他不可能知道。~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