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兩百七十八章 天晶礦區之戰(二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艾爾,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應答。 「你什麼你我問你,其一,你的傷不是我造成的,其二,我也沒有搞什麼鬼計暗算你,我特里艾爾堂堂正正的攻打天晶礦區,我怎麼無恥了」 聽到特里艾爾這話,賽爾的...

八翼天使長賽爾,因為右臂被斷,與特里艾爾對戰,並沒有站到什麼上風。,..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但是,特里艾爾卻不會因為這一點有任何的手軟。

趁你病要你命,這萬年不變的道理,特里艾爾怎麼可能放過如此絕佳的機會。

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擊殺八翼天使的,若不是因為賽爾右臂被斷,別說是特里艾爾,即便是整個軍團,恐怕都不可能殺的死一名八翼天使長。

因此,特里艾爾的進攻,根本是毫不留情,手上的天使修羅刃一劍快過一劍,在加上那變幻莫測的空間系劍氣,短短几分鐘的戰鬥,賽爾的身上,留下四五道劍傷。

賽爾左手按住傷口,雙目都好似要噴出火焰一般。

「特里艾爾,你無恥。」

特里艾爾將天使修羅刃護在身前,冷笑一聲:「賽爾大人,我不明白,我怎麼無恥了」

賽爾指著特里艾爾怒道:「趁我有傷在身,偷襲天晶礦區,你以為,你很光彩」

特里艾爾對此並不否認:「賽爾大人,照你的意思,我只有在你全盛時期來攻打天晶礦不無恥了沒錯,那確實光明磊落,可那麼做,無疑也是個白痴。」

「你。」賽爾指著特里艾爾,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應答。

「你什麼你我問你,其一,你的傷不是我造成的,其二,我也沒有搞什麼鬼計暗算你,我特里艾爾堂堂正正的攻打天晶礦區,我怎麼無恥了」

聽到特里艾爾這話,賽爾的傷口因為激動的情緒一下子爆裂開:「你敢說我的傷不是因為你造成的」

特里艾爾不屑的笑了笑:「我讓你追我了」

賽爾勉強的鎮定下來道:「你盜取令牌,欺騙本天使長,偷走天晶礦,別說是我,任何一名天使,都不可能讓你逃離出神界。」

特里艾爾伸手將那面四月神殿的令牌拿了出來:「賽爾天使長,請你記住,我特里艾爾,從來不做偷盜的事情。」

賽爾懷疑的看著特里艾爾:「你是說,這令牌是四月神殿殿主給你的」

特里艾爾搖了搖頭道:「你想聽實話么」

賽怠!

特里艾爾手拿著令牌的一角,來回晃動了幾下:「這令牌,它也是撿的。」

賽爾即便是有在好的脾氣也非怒不可了,若不是顧忌到天使長的尊嚴,賽爾都想破口大罵,你什麼都是撿的,大天使之劍是你撿的,四月神殿的令牌也是你撿的

怎麼你這麼會撿,我賽爾活了上萬年,我怎麼沒撿過

可特里艾爾卻真的一點辦法沒有,事實上,這令牌,確實也是撿來的。

賽爾根本不打算在談下去了,原本,賽爾想拖延一段時間,最好能等到六月神殿有所發現,派遣援軍到來,可現在,話才說了幾句,已然被這小子氣的傷口崩裂,若是在談下去,恐怕不用打,氣也被他給氣死了。

特里艾爾當然知道賽爾是要拖延時間,其實,特里艾爾也並不是非殺賽爾不可,他的目的是天晶礦,而不是天使族,當然,若是天使族非要阻攔,那特里艾爾會毫不客氣。

可是,若天使族不拚死抵抗,或者說無暇干涉自己的行動,特里艾爾也不打算擊殺太多天使,畢竟,這麼做的後果,要比單純搶走天晶礦,嚴重的多。

若是拿走天晶礦,六月神殿的殿主或者會通緝自己,可是,若是將眼前這些天使族都殺了,恐怕,連主神,都會記住自己的名字,這確實不是一件好事。

可眼下,天使族似乎想抵抗到底,絲毫沒有讓自己安穩帶走天晶礦的意思,這怪不得特里艾爾心狠了,大不了先去魔界呆上一段時間,至於以後的事情,管他呢

「賽爾,如果你仍然堅持,那拿出你真正的實力否則,可不要怪我。」

特里艾爾的聲音異常的堅定,聽到特里艾爾的話,賽爾的心中好似升起一層寒冰,他知道,特里艾爾終於要下殺手了。

「來吧,三十萬天使族不死,你都不可能帶走一塊天晶礦,你有你的理由,我們,也有我們的堅持。」

特里艾爾二話不說,召喚之門在一次打開,十萬高等精靈飛了出來,特里艾爾一指遠處交戰的天使。

「殺。」

高等精靈如果單獨對站四翼天使,根本沒有任何的勝算,但是,如果是在一旁肆無忌憚的狙殺,那可不是威脅那麼簡單的了。

一支支羽箭由風之弓射出,在配以快速凝聚的神力,高等精靈射出的追蹤矢,成了四翼天使的催命符。

僅僅數秒鐘的時間,賽爾看到無數的天使族落向地面,本暴怒的他,此時恨不得立刻把特里艾爾碎屍萬段。

可他什麼都做不了,不要說照顧那些天使,現在的賽爾,連他自身都難保。

在高等精靈動手之後,特里艾爾也開始對賽爾發起了猛攻。

右手持劍,特里艾爾猛然向前一劈,雖然這一劍看似和之前沒什麼不同,可威力卻極大。

「次元斬。」

眼見特里艾爾的一劍劈來,賽爾毫不猶豫的還手,當他的大天使之劍對上特里艾爾的次元斬的時候,才知道,這一擊,竟然蘊含了如此恐怖的力量。

半空中的賽爾,身體直接倒飛出數百米,口中,一口鮮血吐出。

沒等賽爾回過神來,特里艾爾快速的沖了過來,在距離賽爾還剩百米之處,直接使用空間禁錮困住賽爾,隨後,便是一擊無影殺。

特里艾爾的身體,化作一道殘影,在特里艾爾的身上,在一次留下幾道傷痕。

鮮血,一滴滴向地面流去,賽爾的目光,卻是一如既往的堅定,他不可能被特里艾爾的幾次攻擊擊垮,可是,當賽爾看到自己的兄弟,一個個想地面墜落。

並且,在落地之時,被金剛一錘轟成肉泥的時候,他的內心終於還是崩潰了。

此時的賽爾,近乎要達到了瘋狂的邊緣,他不是弱者,從來的都不是,可現在,一個中品神格的強者,竟然被一個下品神格的小子吊打,這如何能讓賽爾甘心。

憤怒的賽爾,採用了極端的辦法,將自己體內的神力,完全釋放出體外,同時包裹住大天使之劍,以這樣的方式,攻擊特里艾爾。

雖然,這辦法可以讓賽爾的攻擊有效,但是,如此釋放神力,根本不是長久的辦法。

賽爾管不了這麼多了,藉助這短時間的神力,賽爾揮動這羽翼,向特里艾爾發動了連續的猛攻。

神力不能注入大天使之劍,賽爾只能以近身的方式戰鬥,可這,只在特里艾爾沒準備的情況下才有些效果,當特里艾爾施展出分身之後,賽爾的攻擊,根本無法找到真正的目標。

「劍刃風暴。」

特里艾爾的目前最強的近身戰技,除去被賽爾攻擊消失的三個分身,餘下的七個分身,同一時間發出劍氣,將賽爾完全包裹在其中。

「大人。」

賽爾的身邊,是一個六翼天使長,此前,一直在與白起戰鬥,雖然他的實力完全超過了白起,可他的心思,卻始終在賽爾的身上,也因此,與白起戰了個平手。

當他看到賽爾被特里艾爾的分身圍攻之時,立刻擺脫白起,向著特里艾爾的撲了過來。

見到他有這樣的動作,白起並沒有追擊,手中的至尊龍神斬開始瘋狂的吸收神力。

「滾。」

特里艾爾見到那六翼天使長向自己攻來,手中天使修羅刃毫不猶豫的劈出一劍,這一劍,沒有施展戰技,而是憑藉著特里艾爾自身的強大力量,將那名六翼天使長擊退。

餘下的時間,那名六翼天使長要受到白起九百條黑龍的洗禮,算不死,恐怕半條命也沒了。

可特里艾爾才剛剛擊飛那六翼天使長,左邊,一道金光出現,對這道金光,特里艾爾極為的熟悉,大天使之怒,那正是大天使之怒。

另一名六翼天使長見到之前的天使長被特里艾爾擊飛之後,也不近身,擺脫小醋,以大天使之怒攻擊特里艾爾。

對此,特里艾爾沒有立刻回擊,而是將海皇盾頂在頭上,抵擋住大天使之怒的攻擊,也正是在這個空檔,那六翼天使長幫助賽爾擺脫了特里艾爾分身的糾纏,向後退去。

「賽爾大人,您沒事吧」

六翼天使長關切的看向賽爾,同時,用憤怒的目光看向特里艾爾。

賽爾搖了搖頭,剛剛特里艾爾的一擊,賽爾已經清楚的看到,那六翼天使長被特里艾爾一擊轟飛,顯然,特里艾爾的實力,高出他許多。

沒想到,這小子和自己戰鬥的時候竟然還有所保留,他的實力,竟然達到了六翼巔峰,如此一來,整個天晶礦區,除了全盛時期的自己,恐怕根本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我們的人,還有多少」八翼天使長根本不忍心在看向天使族,聲音顫抖的向身邊的六翼天使長問道。

「大人,餘下的兄弟,恐怕連一萬都不到了。」

那六翼天使長連看都沒看,便直接說道,從戰鬥開始,他一直注意著身邊的動向,此時的戰鬥,他心中有數。

「我們已經儘力了,但是,這裡的消息,一定要傳達回神殿,好兄弟,你願意為餘下的兄弟,犧牲么」

那六翼天使長的雙眼猛然睜開:「不賽爾大人,你不能呃你不能墮落。」

一切都晚了,那六翼天使長在想說什麼,都晚了。

此時的賽爾,大天使之劍已經將他的身體貫穿,賽爾,同樣沒有回頭的機會了。

「好兄弟,殺了特里艾爾,我賽爾會自裁陪你這條性命。」

賽爾的長劍從六翼天使長的胸口拔出,那樣任由他的身體,向地面墜落。

「大人您。」

那名之前被特里艾爾擊飛的六翼天使長,才剛剛從白起的黑龍王之怒下擺脫,看到了這不可思議的一幕,他的震驚,甚至比自己受的傷,還要強上太多。

此時的賽爾,身後的羽翼漸漸變色,由淡紅至紅色,覆蓋了整個羽翼。

賽爾墮落了,換來的是能夠和特里艾爾一戰的機會。

「羅迪,立刻離開,將這裡的事情帶回六月神殿,同時告訴薩多基爾大人,賽爾,讓他失望了。」

「大人。」

「走。」賽爾的聲音充滿了決絕。

賽爾的右臂,一條黑色的陰影出現,那陰影快速的變化著,形成一條手臂的模樣,接過左手的大天使之劍,賽爾冷冷的看著特里艾爾。

「我會用你的鮮血,為我死溶陪葬。」

六翼天使長羅迪全身劇烈的顫抖者,他咬了咬牙,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白起何等聰明,連追都沒追,給小醋遞了個眼色,他二人快速的向特里艾爾身後飛來。

這個時候,白起若是真的去追那叫羅迪的六翼天使長,他恐怕連數秒鐘都活不過,白起~可不是白痴。

特里艾爾也沒想到,賽爾會這麼做,親手擊殺一名六翼天使長,換來自己的墮落,從而,利用黑暗的力量,重新洗禮自己的經脈,用魔氣凝聚手臂,讓自己重獲八翼天使的力量。

不得不說,賽爾的做法很極端,事實上,從他墮落的那一刻,他在如何保護天晶礦區,都已經是徒勞,所以,現在的賽爾,選擇這樣做的原因,恐怕只有一個,那是,殺死特里艾爾。

特里艾爾佩服的伸出拇指:「賽爾大人,為了弄死我,您也是蠻拼的。」

賽爾才不理會特里艾爾的嘲諷:「你可以盡情的說,因為,在過一會兒,恐怕你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了。」

賽爾的右臂不停的來回握著劍柄,似乎是正在努力的適應。

於此同時,那右臂之中,不斷有魔力注入,身後的羽翼顏色也隨之變化著。

對此特里艾爾心中清楚,賽爾正在學習如何整理自己的羽翼中的能量,所謂天使的羽翼,向是一個瓶子一般,而天使族體內的神力,無疑是瓶蓋。

當天使擊殺天使,或者選擇自行墮落的時候,那瓶蓋等於是被開啟,得到的外力,會注入到羽翼之中,等於是給自己增加了一部分額外的力量。

這是墮落天使與天使族同樣階位,可墮落天使卻強於天使族的原因。

對此,特里艾爾無比的清楚,因為,他本身,是一名山寨的墮落天使。

可山寨有山寨的好處不是天使族的羽翼,是不能夠收回體內的,因此,只要天使族墮落,便根本無法掩飾。

但特里艾爾卻能,他完全可以將羽翼收回體內,所以,他有了在天界行走的可能,非但如此,即便是面對天使族,特里艾爾的身份,也根本不會暴漏。

「憑你這悟性,也想學習如何運用羽伊α啃話。」

特里艾爾看著賽爾那笨拙的動作,簡直要崩潰了,如此拙劣的手法,不知道背著點人么你難道不知道站在你面前,是一個資深的墮落者

「你你怎麼知道」

賽爾的臉上,是一臉的尷尬之色,剛剛墮落的他,確實還不會運用羽翼中的力量,可這也不算什麼,尷尬的是,這事,竟然被眼前的小子發現了。

特里艾爾冷冷一笑,用一副導師的口吻說道:「小子,既然不懂,要努力的學著,你可看好了。」

特里艾爾的身後,整整三對黑色的羽翼出現,這羽翼張開的那一刻,還活著的天使,包括賽爾,全都是一臉震驚之色。

「大天使滅殺。」

特里艾爾的口中,冷冷的說出五個字,於此同時,手中的天使修羅刃瞬間變成黑色,一劍劈來,賽爾只覺得自己的眼前一片黑暗籠罩,下一刻,他的身體急退。

可即便是如此,他還是被大天使滅殺擊中,口中,連續數口鮮血噴了出來,只是,這鮮血,已經變成了紅色。

紅色的鮮血,可不是我們人類一般,天使族,血液原本是金色,如今的紅色,是根據羽翼在變化,因為賽爾並沒有擊殺過太,只憑藉一個六翼天使長,根本不足以變成想特里艾爾這樣的黑色羽翼。

雖然身體受傷,可賽爾卻仍然無法從震驚中緩過神來,他想過特里艾爾一萬種身份,可是,卻從來沒有想過,眼前這小子,他竟然是自己的同族。

「你是哪個神殿的叛徒難道是四月神殿的」

賽爾的口中,艱難的說出幾個字,轉念一想,賽爾立刻又說道:「不對,你不是天使族,你到底是什麼人」

「什麼人又有什麼關係呢你殺了我,不論我是誰,都已經不重要了,我殺了你,算你知道我是誰你又能如何」

賽爾點了點頭:「沒錯,是我多餘了,特里艾爾,今天,你我之間,能夠離開的只有一個。」

特里艾爾將手中的天使修羅刃緊緊的握了握道:「你的神格,我特里艾爾要定了。」~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