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兩百七十七章 天晶礦區之戰(一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不同,但是,那材質,那劍上所發出的神威,都說明,那把劍正是大天使之劍無疑。 特里艾爾微微一笑,將天使修羅刃立在手中:「你說這個撿的。」 撿的,特里艾爾真的沒有說謊,這把劍也的的確確是在...

智慧之果,在眾人服食后的第三天漸漸開始發揮作用,根據特里艾爾的判斷,這果子對智力的提升幾乎是微乎其微,可是對於魔法元素的冥想與吸收,卻起到了極大的作用。,..百度&搜索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這可不僅僅體現在安琪兒與梅蘭的身上,即便是特里艾爾這樣不會魔法的戰士,在吸收神力的時候,也有明顯的作用。

不知不覺,半年的時間匆匆而過,在這半年的時間裡,特里艾爾幾乎走遍了三分之一的森林,這還是在選擇性的戰鬥前提下走完的,若是每一次遇到神獸都戰鬥的話,恐怕連十分之一的森林都走不完。

「主人,半年了,我們也是時候,該回去了。」

特里艾爾的身邊,英子提醒道。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半年的戰鬥,讓特里艾爾似乎變得又冷漠了許多,他看了看身後的方向,又看了看地圖,道:「我們走,不要讓白起和高順在那裡空等,整整兩百萬軍團,目標還是太大了些。」

話一說完,特里艾爾拿出時空之舟,眾人快速登上之後,向著約定的地方飛去。

十幾天後,時空之舟自動停了下來,特里艾爾並沒有讓眾人離開,而是獨自一人飛了下去。

此時的高順和白起都已經守候在此地,二人正相互交談,在特里艾爾到達這裡的時候,他們立刻有所感應,目光直接向半空中看去。

「王上。」

「主公。」

見到特里艾爾獨自飛下,高順和白起紛紛行禮道。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笑著說道:「這半年的時間裡,始終沒有你們跟在身邊,還真有些不適應。」

高順笑道:「主公不適應,我們也好不到哪去,總感覺這時間過的太慢,恨不得立刻到今天。」

特里艾爾與白起和高順相互擁抱了一下,隨後,他的目光看向骷髏騎士與金剛,兩個軍團。

此時的兩大軍團的士兵,一個個氣宇軒昂,臉上,彷彿是地獄的殺神一般,比之從前,不可同日而語。

特里艾爾打開召喚之門,所有士兵,紛紛向著召喚之門走了進去。

等到士兵全部進入到召喚空間之後,特里艾爾帶著高順和白起,直接向半空中的時空之舟飛去。

站在時空之舟的甲板上,特里艾爾眼望天晶石礦區的方向道:「你們都準備好了么」

眾將在特里艾爾的身後,齊聲道:「戰。」

特里艾爾轉過身來,他的目光從左到右,依次看過:「好,這一戰之後,我們很可能成為神族的敵人,但是,為了召喚軍團今後的強大,我們必須這麼做,也只能這麼做。」

高順道:「主公,一票大的,他們神族如此控制天晶石,算放在這裡也不給我們人族,那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也不是好欺負的。」

特里艾爾重重的點了點頭:「好,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不論我們的未來如何,這一次,都將是決定召喚軍團命運的一天。」

特里艾爾話音一落,神念直接控制整個時空之舟,頃刻間,時空之舟一點點擴大,直接擴張到兩千米。

魔能炮彷彿夾雜著一股猙獰的氣勢,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這還是特里艾爾第一次使用魔能炮,具體的威力,特里艾爾也並不知道,但是,能夠出現在時空戰艦之上,魔能炮的威力定然不會太差。

他也不求魔能炮可以殺死多少天使族,只要可以將那高大的城牆轟開,為召喚軍團開闢一條進攻的道路,這足夠了。

十八門魔能炮,每十人操作一台,另外,在配以百人來運送能源,這一切準備完畢之後,時空戰艦,緩緩向著天晶礦區飛去。

六月神殿的天晶礦區,增加了大量的天使族士兵,當然,這不是為了防止什麼,而是對於失職過失的一種補救,真正的高階天使族,大多都分散至各處,尋找特里艾爾的蹤跡,這天晶礦區,雖然有三十萬天使駐軍,可真正階位超過六翼的,卻只有三人。

八翼天使長賽爾,仍然是這裡的天使長,留下他在這裡的原因,一個是希望,賽爾可以在這裡,養好傷勢。

其次,雖然右臂被斷,賽爾的實力大打折扣,可是,八翼天使長之中,沒有人比他對這裡的情況更為的熟悉。

所以,賽爾沒有被冷落,繼續留在了他熟悉的地方。

半年之中,賽爾無時無刻不在腦海中回憶著特里艾爾的樣子,他發誓要記住這個小子,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特里艾爾帶給他的一切。

酒,是療傷的良藥,那個風度翩翩,曾經是萬千女天使心目中英雄的賽爾,如今是,整天手不離酒瓶,無論到那裡,都是一副邋遢的模樣。

看到賽爾的變化,他從前的兄弟也紛紛為之難過,更加深了對特里艾爾仇恨。

可是,他們卻怎麼也沒想到,那個讓他們日思夜想的年輕小子,會在這個清晨,在一次出現。

四翼天使一如既往的在城牆上巡邏,這萬年不變的工作,雖然有些厭倦,但是,卻還是盡職盡責。

兩個四翼天使一邊向前走,一邊說著什麼,雖然聽不到他們的言談,但是,容他們的面容可以看出,二人的心情還是不錯的。

忽然間,遙遠的天邊,一陣氣流波動傳來,立刻引起了兩名四翼天使的注意,而下一刻,一艘大型戰艦,出現在他們的視野中。

「天啊,那是什麼」

一名四翼天使指著戰艦說道。

另一名天使也驚呆了,他痴痴的望著戰艦,眼神中儘是不可思議之色。

心中暗想,敵襲不會吧這可是天界,怎麼會有敵襲除了那個小子,天界數萬年都沒有發生過什麼大事情了。

可下一刻,他的目光忽然一擰,那個小子他該不會真的如此膽大吧

時空戰艦越來越近,特里艾爾,此時站在戰艦的甲板上。

他看到了這兩個四翼天使,更看到了他們臉上吃驚的神色。

「該死,是他,我認識他,敵襲,快,敵襲。」

那名四翼天使忽然大聲叫了起來,隨著戰艦越來越近,他清楚的看到了特里艾爾的容貌,雖然天使族的目力沒有特里艾爾那麼強,可他還是敢確定,那船上站著的,正是那個曾經來過的小子。

一陣低沉的聲音傳遍了整個天晶礦區,可算這聲音天使族十分的熟悉,卻還是有個別天使族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是什麼聲音哦~我想起來了,這是敵襲的號角聲,什麼敵襲」

那天使族顧不得手上的工作,立刻向外面沖了出去。

在這個時候,整整十八聲震耳欲聾的聲音傳遍了整個礦區,而那低沉的號角聲,則被這巨響聲完全的掩蓋祝

十八門魔能炮,同時發出一道光束,雖然,操作魔能炮的劍聖有些生疏,可是,還是有大半的魔能光束擊中了城牆。

轟轟轟

聲音不絕於耳,那高聳的城牆,在魔能炮之下,彷彿是豆腐一般,被炸的四分五裂,頃刻間,倒塌一片。

可這並沒有結束,魔能光束在攻擊完城牆之後根本沒有停止,而是直接沖向天晶礦脈,又是一陣轟隆聲過後,礦脈中的天晶礦石,彷彿是從內部炸開一般,向著半空中四處飛濺。

天使族還尚沒有弄清楚是怎麼回事,便已經被這魔能炮的威力,震得呆住了。

「什麼事」賽爾雖然喜歡喝酒,可他卻是酒不自人人自醉,遇到這般響聲,他立刻沖了出來。

「大人,敵襲,特里艾爾,是那個小子,他在向天晶礦區進攻。」

「你說什麼」賽爾的目光立刻變得想要殺人一般,他始終記恨著特里艾爾,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可賽爾怎麼也沒想到,特里艾爾,他竟然敢攻打天晶礦區。

他瘋了么天晶礦區的天使族,多達三十萬,他竟然敢做出這樣的舉動

賽爾揮動著翅膀,向著城牆倒塌的方向飛了過去,他,那個叫特里艾降子卸嗌俑齙ㄗ印

特里艾爾並沒有下令停止魔能炮攻擊,眼前的城牆,雖然炸開了近千米,可是這樣的口子,根本不可能一下子衝進去太多的士兵。

他控制著時空戰艦,慢慢的沿著城牆的方向向前移動,於此同時,魔能炮一刻不停的向城牆的方向轟出。

一千米,兩千米,當魔能炮將城牆轟碎四千米左右的時候,半空中,一個個天使的身影出現,而為首的,正是八翼天使長,賽爾。

「特里艾爾大膽竟然敢攻擊天晶礦區,你找死。」

賽爾的聲音,充滿了憤怒,同時,也帶著諸多的疑問。

可特里艾爾根本沒有回答賽爾的話,右手一揮,在時空戰艦的之上,一道巨大的空間之門開啟。

隨後,賽爾的耳中,聽到了特里艾爾的聲音,可這聲音只有一個字。

「殺。」

一百萬的夜叉,腳踏祥雲,飛速的從召喚之門衝出,他們毫無懼色,在衝出的那一刻,矛頭便直指空中的四翼天使。

英子根本沒有廢話,他直接一飛衝天,雙手之上,一陣強烈的水元素波動瞬間包裹住雙手,以極快的速度,衝到了夜叉的陣營前。

「天哪他竟然是一名召喚師怪不得會帶走那麼多的天晶礦。」

賽爾對於特里艾爾的身份,直到現在,才完全看清,可下一刻,他的額頭變冒出一陣冷汗。

「不這不是他全部的士兵,五百萬他真的有五百萬的軍團么」

特里艾爾雖然沒有說話,但是,這並不代表特里艾爾不能用動作來回答。

當那巨大的之門出現在地面的時候,金剛,骷髏騎士,劍聖,帶著震天的喊殺聲,沖了出來。

「殺~殺了他們,不能讓敵人靠近天晶礦,給我殺。」

賽爾的聲音微微有些顫賭數量太多了,僅憑藉三十萬的四翼天使,根本不可能完全抵擋的祝

眼下,從召喚空間衝出來的人馬,足足有兩三百萬之眾,可那傳送門之中,卻還在不斷的向外衝出人馬。

整整三個軍團,同時交給高順來指揮,而白起和小醋,則直接張開翅膀,向著半空中飛去,他們的目標,正是八翼天使長賽爾。

半空中的天使族,幾乎是咬著牙沖向召喚軍團,他們是天使族,有著足以讓他們自豪一聲的身份,同時,也有著對主神最忠誠的信仰,和不畏犧牲的信念。

可敵人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這根本不是怕不怕的問題,而是,這根本是不可能勝利的戰鬥。

沒有什麼比這更讓人沮喪,三十萬對戰四百萬,這甚至已經能夠讓眼前的天使族絕望。

在賽爾的命令發出之後,天使族動了,絕望,只能存在於天使族的內心,面,他們不會有任何的表現。

三十萬天使族,對戰一百萬夜叉軍團,竟然毫不遜色,即便只高那半階的實力,也擁有著以一敵三的能力。

在天晶石礦區的半空中,兩隻軍團很快便撞在一起,戰鬥,也此正式展開。

特里艾爾向身後看了一眼,對著幾女說道:「你們留下。」

而他,則猛然一躍,向半空中飛去。

面對八翼天使長,特里艾爾根本沒有任何的勝算,可面對賽爾,特里艾爾卻不太在乎,必定,賽爾的右臂被斬斷不久,想要在短時間內學會利用左手攻擊,還是相當困難的事情。

所以,特里艾爾並沒有展開羽翼,而是憑藉著神力的催動,向著賽爾飛去。

賽爾面帶怒容,他左手握住大天使之劍,身後的羽翼猛然煽動幾下,身體化作一道電光,向著特里艾爾的方向,電射而去。

見到這賽爾竟然如此仇恨自己,特里艾爾微微一笑,天使修羅刃猛然向前一劈,減緩賽爾的攻勢,空間斬連續揮出整整二十劍。

「你手上怎麼會有大天使之劍不對,那是改造過的,竟然有神匠師膽敢為你重鑄大天使之劍,特里艾爾,憑這一點,便是是死罪。」

賽爾在飛至特里艾爾面前之後,立刻注意到特里艾爾手中的大天使之劍,雖然只是在劍柄之處有所不同,但是,那材質,那劍上所發出的神威,都說明,那把劍正是大天使之劍無疑。

特里艾爾微微一笑,將天使修羅刃立在手中:「你說這個撿的。」

撿的,特里艾爾真的沒有說謊,這把劍也的的確確是在天空之城撿的。

當初,八翼天使長與魔神迪亞普斯戰鬥,封印他之後,大天使之劍便成了無主之劍,而後,躲藏在泰坦之心中,被特里艾爾得到,所以,說是撿的,也不為過。

可賽爾會信么大天使之劍也是你隨便能撿到的非但不信,而且,還以為特里艾爾是在戲弄自己,這一暴怒之下,對特里艾爾的恨意不由得又加深了幾分。

「人類,你的罪惡無可饒恕,擊殺八翼天使長,這也是一條死罪。」

特里艾爾手持天使修羅刃,止住了賽爾的話:「我哪條不是死罪我也不怕告訴你,到了這天界,你知道的,不知道的罪名,我想了想,沒有一條不是死罪,所以,不勞煩你替我操心了。」

聽到特里艾爾說自己還犯過其他的罪名,賽爾的已然斷定,眼前這個人類,已經不可能在有悔悟的可能,道:「你是個惡魔,我以天使族的身份,正式對你執行審判,死吧。」

特里艾爾早厭煩了這種唧唧歪歪的打鬥,他可沒時間在這裡耗著,時間越長,對他而言,越危險。

所以,特里艾爾的每一次出手,幾乎都是殺招,下手毫不留情,甚至,每一劍都是劈向賽爾的神格。

若是賽爾可以用右手持劍,憑特里艾爾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活的過幾秒鐘的時間,可是,現在的賽爾,卻沒有擊殺特里艾爾的能力。

不但不能擊殺,甚至,連自保都有些困難。

神力的流動,可不是輕易能夠改變的,賽爾活了萬年,神力向來都是奔著右手去的,這是一個習慣,久而久之,神力的脈絡也漸漸在體內如溪流入海一般,奔著右手的方向而去。

這樣一來,想要改變神力流動的方向,便是更加困難的事情。

想要改變,至少也需要十幾年。

而且,先不說神力的脈絡,單說這左手持劍的習慣,也同樣需要賽爾鍛煉數十年,甚至百年才能夠適應過來。

必定,這可是萬年的習慣,想要改變,也十分的困難。

特里艾爾心中對此十分的清楚,所以,他根本不施展高階戰技,是以空間斬攻擊賽爾,這只是一階戰技,消耗對於現在的特里艾爾,甚至都沒有補充的快,哪裡有消耗

可是這空間斬,讓賽爾吃盡了苦頭,所謂「英雄無用武之地」放在現在賽爾的身上,在貼切不過了。~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