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兩百七十四章 火蟒王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看到火蟒王的目光,小醋的心中暗叫不好,毫不猶豫的向著火蟒王撲了過去。 似乎感受到小醋的情緒出現波動,火蟒王不非但沒有停止手上的動作,反而是加快了衝鋒的速度。 看到這火蟒王的並不理...

這個世界的戰技與武功,相差天地之距。,..搜索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每一個戰技,都要經過法則的判定,以常人的速度,根本無法打破這個法則的限制,即便是高高在上的主神,也只是戰技的威力驚天,可手法,卻和正常的修鍊者沒什麼不同。

當然,有些事情熟能生巧,對於戰技施展的速度,自然有些人快上許多,可是,像小醋這樣,在法則的判定中,能夠以這樣的手法,打破法則的限制,自今,還沒有一人。

可是,從前沒有,不代表以後也沒有,小醋的出現,打破了這百萬年不變的定律,他讓一個戰技,不但可以在半空中隨意的施展,而且,還讓這本身是群攻戰技,同時打出數倍的數量。

這是一個突破,是前所未有的突破,以這樣的手法,若是掌握的更加純熟之後,小醋的戰力,必然得到數倍的提升。

整整四個焰輪舞,是小醋可以在半空中打出的極限,他不是只有這四個動作,可是,餘下的動作,並沒有生成相映的戰技,可現在,卻已經足夠了。

四個焰輪舞幾乎同一時間向著火蟒王的口中打了進去。

正驚慌的火蟒王這才有所反應,立刻將嘴閉上,可下一刻,它的腹中,一陣劇烈的疼痛感襲來,那不是一刀兩刀的威力。

而是,數以百道劍氣同時在腹中旋轉,即便它在強大,內臟也經不起這樣的傷害。

剛剛閉上的蛇口,連三秒鐘都沒有忍住,便仰天張開,隨後,一聲聲刺耳的嘶鳴聲傳遍了整個山谷之中。

看到那在一次張開的蛇口,小醋的身形直直落下,天罡溶火劍向下挽出一道劍花,帶著小醋整個身體,直接向著火蟒王腹中鑽了進去。

在進入火蟒王腹中的一刻,小醋的身體立刻調轉,腳上,才剛剛有機會踏實,天罡溶火劍直接向前一劈。

借著一劍之威,他的身體,直接衝破火蟒王的皮膚,出現在崖底。

身後,一股腥臭的血水,以及一些被焰輪舞絞碎的內臟,噴涌而出。

呼呼呼

持劍站在地面,小醋重重的著,從自己飛身至半空之後,幾乎每一次的攻擊,都是小醋第一次嘗試完成,這是在賭命,也是毫無辦法的辦法。

若是這其中,有一步失誤,自己都有可能成為火蟒王腹中的食物。

「結束了。」小醋的聲音帶著一股悲壯,雖然這與火蟒王的戰鬥結束了,可是,他帶來的一千名宗師,也已經剩下了不到三百人。

「副盟主,小心。」一個聲音,猛然在小醋的耳邊響起,聽到這個聲音,小醋的身體立刻向前衝去。

可在這個時候,他的面前,一道巨大的黑影落下。

見到這黑影,小醋毫不遲疑的向一旁在閃,可那黑影,卻也同時從小醋的身後追來。

的一聲。

小醋聽到這聲音,頭也不回,應為他知道,這正是火蟒王蛇尾攻擊地面的聲音,他急速的向一邊連續閃躲,抽出時間將頭看向火蟒王原來的地方,果然,那地方什麼都沒有。

「這都不死」小醋的心中不免有些駭然。

可隨後,小醋暗罵自己太大意了,因為,在他下來的時候,第一劍直接斬下了斑斕火蟒的頭,為的是防止,斑斕火蟒不死,可他竟然在擊殺火蟒王的時候,忘記了這一點,以為已經開膛破腹的火蟒王已經死了。

事實上,火蟒王確實活不了了,內臟被絞殺的支離破碎,即便在強大的修復能力,也無法將碎肉修復成內臟,火蟒王必死無疑。

但是,不是現在。

連續幾個跳躍,小醋的身形急速脫離火蟒王的攻擊範圍,手中天罡溶火劍連續發出幾道劍氣,阻止火蟒王的繼續進攻,讓自己得到了片刻的時間。

可火蟒王卻絲毫沒有停手的打算,連續的攻擊,沒有成功攻擊到小醋,火蟒王將攻擊的目標鎖定在,正與斑斕火蟒交戰的宗師身上。

看到火蟒王的目光,小醋的心中暗叫不好,毫不猶豫的向著火蟒王撲了過去。

似乎感受到小醋的情緒出現波動,火蟒王不非但沒有停止手上的動作,反而是加快了衝鋒的速度。

看到這火蟒王的並不理會自己,小醋大聲對著火蟒王喝道:「住手,你的對手是我。」

轟的一聲。

這一聲巨響,彷彿是砸在了小醋的心中一般,無比的沉重。

那巨響之後,十幾個宗師的身體,連同幾條斑斕火蟒齊齊的飛起。

這火蟒王,竟然在生命的最後,連自己的同族都一起攻擊,體內,魔獸的本性暴漏無疑。

「你這孽畜。」

小醋的手上,天罡溶火劍爆發出一陣猛烈的紅光。

在神力的催動下,一滴滴紅色的元素能量像似水滴一般,沿著天罡溶火劍落下,讓整把長劍,變得異常恐怖。

劍身一動,小醋的身影化作一道殘影,電閃雷鳴般到了火蟒王的近前,劍氣,一道接著一道,冷冷的向著火蟒王劈去。

可這火蟒王竟然完全不理會小醋的攻擊,它心中清楚,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殺死眼前的這個小子,那麼,它將這最後的力量,全都用在眼前人類的身上。

即便是自己死了,也不會讓著小子好過。

火蟒王的巨尾,無情的在四處轟砸,根本不管眼前的是自己的同族還是人類。

小醋的心中,無比的憤怒,可他卻絲毫沒有任何的辦法。

十幾人,二十幾人,火蟒王這樣毫無顧忌的攻擊下,宗師根本無法抵禦,四周的崖壁,掛滿了斑斕火蟒和宗師的屍體,看著他們死後絕望的眼神,小醋恨不得立刻殺死眼前的火蟒王。

「小醋,任何的能力,都要看你如何的運用,運用好了,是善,運用的不好,是惡。」

特里艾爾的聲音,在小醋的腦海中不斷的響起。

功法,真的那麼重要麼不,它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的運用,是救人還是殺人。

小醋的身體,猛然間高高躍起,他的天罡溶火劍,也被他直接收回。

「彈指神通。」

在小醋的手上,兩道火紅的光芒劃破長空,向著火蟒王襲去。

那光芒,看似毫無威力,可是,當它們出現之時,所帶動的氣流,讓火蟒王也為之一振。

噗噗

兩聲悶響。

火蟒王的雙眼,同時被小醋的彈指神通命中,鮮血濺射至半空,與此同時,是火蟒王的一聲慘叫。

在那之後,小醋的雙手從未間斷過,彈指神通的指氣不停的在崖底來回的穿梭。

一隻只斑斕火蟒痛苦的在地上來回的扭曲,它們的雙眼,因為被彈指神通命中,而失明。

可這樣的攻擊,顯然無法阻止火蟒王最後的瘋狂。

雙目瞎了又如何,火蟒王的巨尾仍然在崖底沒命的狂掃。

見到火蟒王仍然催死掙扎,小醋身形一動,直接跳到了火蟒王的身上。

對於小醋的氣味,火蟒王極為的熟悉,它拚命的在地上翻滾,撕咬,纏繞,可眼前這小子,比他想像中要難對付的太多。

無論如何,火蟒王都無法將小醋甩掉,乾脆,帶著小醋一同攻擊剩下的宗師。

這崖底,火蟒王居住了數萬年,雖然雙目被毀,可大致還是能夠判斷的,它拚命的掙扎,阻止小醋想要擊殺它的動作,於此同時,用自己身體最後的力量,瘋狂的攻擊沒有攻擊到的地方。

眼見自己的攻擊仍然無法讓火蟒王停下來。

小醋真的是歇斯底里了,他身體極為的靈活,順著火蟒王破開的腹部,竟然直接鑽了進去。

彈指神通的指氣,絲毫不比小醋的劍氣弱上多少,並且,由小醋十指連發。

在火蟒王的腹部,劍氣如同九天落下的洪流一般傾瀉而下,劇烈的疼痛,讓火蟒王發出連連的慘叫。

不知道過了多久,小醋的彈指神通從為斷過,終於,火蟒王不動了,於此同時,小醋也停止了攻擊,伸手一抓,天罡溶火劍出現在小醋的手上,一劍揮出,小醋在一次出現在崖底的地面上。

將臉上的血肉擦掉,小醋的眼中,是一片慘烈的景象。

的一聲。

一道金光升起,在小醋的眼前,一個宗師升階了。

可是,那名宗師卻用絕望的目光看著小醋,金光落下,那宗師的身體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下一刻,他的雙膝猛然向前跪下,身體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為什麼為什麼」

小醋仰天長嘯,他已經用盡了全部力量,卻還是沒能挽留住一個兄弟。

懸崖之上的特里艾爾,目光猛然發出一陣精光,他看了一眼周圍的人,快速的交代一句。

「雅兒,你留下。」

身體,毫不猶豫的向著懸崖下方沖了下去。

身後的眾將,毫不猶豫的跟在特里艾爾的身後,一個個跳下懸崖。

雅兒的嘴角高高翹起:「它們又不是我的同族,怕什麼姑奶奶也是從屍山血海里走出來的,什麼場面沒見過。」

身體一動,雅兒跟在眾人的身後,一同跳下懸崖。

崖底,所有的將領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他們早在下來的第一時間,已經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

屍體不是沒有見過,可一戰之後,一地碎肉的場景,是眾將沒有想過的,他們不是害怕,只是震驚,小醋這一戰,到底是如何戰鬥的。

「小醋,我是不是太殘忍了」

特里艾爾站在小醋的身邊,有些傷感的說道。

小醋搖了搖頭:「盟主,若不是這一次,我恐怕還會一直拘泥與自己的能力之中,像盟主說的那樣,招式,本無善惡,要看如何運用罷了。」

「哦」

小醋看了看特里艾爾:「盟主放心,我沒事,況且,盟主叫這一千兄弟下來,不正是準備讓他們送死的么」

「小醋,你怎麼跟主人說話呢」英子聽到小醋的話音似乎有些不敬的味道,立刻出言喝斥道。

特里艾爾擺了擺手,示意英子退下,對著小醋說道。

「不錯,這是我的意思,一千宗主,換的你清楚自己的長處,小醋,你應該知足,若不是他們的死,你如何發覺你那些功法的用途,拘泥於功法的弊端,而不看功法的其它面,小醋,若是你一直這樣下去,未來的戰鬥中,死溶,絕不止這一千之眾,我更不可能,將一整支軍團交到你的手中。」

沒有等到小醋回答,特里艾爾又說道:「你是聰明人,這道理你應該一想懂,看看你的武林盟吧,現在的士兵,已經不在是宗主了。」

特里艾爾打開召喚之門,從裡面,走出兩名腰間佩劍的武士。

劍聖

半神級,武林盟高階兵種,宗師的異變武者,保留了宗師的功法,同時對劍氣的掌握達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可以壓制神力,利用手中神劍疊加劍氣埂

清風十三劍,十三式劍招變化萬端,鬼神莫測。

拔劍術,劍聖能夠利用自身的實力,將神力注入劍鞘之內,出鞘之時,可以達到一擊三倍的攻擊能力,效果驚人,近身戰鬥,威力十分恐怖。

看到這兩名劍聖的出現,所有人的都投去了羨慕的眼光,特別是后羿和黑白無常,如今,還沒有晉陞半神的軍團,可只是他們兄弟了。

雅兒,隨便的走在眾斑斕火蟒的中間,嘴角微微翹起。

「噎殺幾隻神獸,要不要這麼拚命」

她的腳步來回在斑斕火蟒的屍體邊走動,可在她途徑火蟒王身邊的時候,手中猛然多出一把長劍。

一劍劈下,一道電光出現,將火蟒王的頭顱猛然切了下來,在這個時候,火蟒王的身體連連動了幾下。

特里艾爾手中,天使修羅刃出現,一劍將這火蟒王身體從頭至尾切為兩段,自此,火蟒王才停止了蠕動。

「早告訴過你,不將頭切下,有些巨蟒是可以在生的,你竟然也能忘了」

雅兒的目光,好似殺人般看著小醋,讓眾人一陣惡寒,心中紛紛暗道:「好可怕的小丫頭,難道你忘了你也是條巨蟒了么」

小醋可沒想到火蟒王竟然沒有死,他見到宗主身上的金光,以為是這火蟒王死後的發生的,可卻不知道,那金光,是由那宗主殺死最後一隻斑斕火蟒,才出現的。

而那個時候,小醋剛好從火蟒王的身體內竄出,才會大意。

好在雅兒是泰坦巨蟒化身,對於火蟒王是不是死了,一下能夠分辨的出,否則,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意外。

特里艾爾看了看英子,心中有些懷疑,英子對死氣的感知能力,如今已經越來越低了。

看到特里艾爾的目光,英子有些怒道:「怎麼我確實感知不到它死沒死又怎麼了難道,非要我一直是殭屍,你才滿意么」

「這個我哪是那個意思。」特里艾爾有些尷尬的說道,立刻想要岔開話題,於是,將目光看向後羿和黑白無常,想要鼓勵他們幾句。

可后羿一見特里艾爾的目光,立刻單膝跪倒在地道:「師父放心,弟子定當竭盡全力,不負師父重託。」

可黑白無常卻同時雙膝跪倒在地:「大人,這個升階,我們兄弟自己來行了,很快,一定很快,不牢大人費心了。」

說完,還心有餘悸的看了看那火蟒王。

特里艾爾苦笑的搖了搖頭道:「放心吧,你們兩個,至今我還沒想到如何幫助你們,等想到了在說吧。」

謝必安的臉色極為的難看,他哀求的說道:「大人,您別幫忙了,我們哥倆努力,努力還不行么」

特里艾爾沒有理會謝必安,直接向雅兒走去,因為,雅兒的手裡,正握著一顆火紅色的內丹。

看到這內丹,特里艾爾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把它給誰,可下一刻,特里艾爾猛然想起了一個人來,或許,他比任何人都合適吸收這內丹吧

見到特里艾爾走向自己,雅兒乖乖的交出了內丹,特里艾爾笑著接過,也不說話,直接向著召喚空間走了進去。

如今,特里艾爾傷勢已好,在進到匠神坊,已經沒什麼不舒服,見到特里艾爾走了進來,達尼舒克便笑著迎了上來。

「城主大人,您怎麼有時間到我這來」

特里艾爾笑著看向達尼舒克道:「我準備在送你一樣好東西,怎麼樣,有沒有興趣跟我出來看看」

達尼舒克一聽這話,立刻快步跑了出去,可放眼之處,根本沒有什麼神材。

不滿的道:「城主大人怎麼騙我這什麼都沒有氨

可特里艾爾卻毫不在意,他慢慢的走向達尼舒克,將手向前一攤。

手心中,火蟒王的內丹正不斷的向外發出一陣陣火紅的光暈,那光暈看起來極為的艷麗,仔細看去,內丹的中心,好似熔岩一般滾滾翻湧著。

「我的天哪這是給我的」

達尼舒克不可思議的看著特里艾爾。

特里艾爾微微一笑:「怎麼你不要那我可給別人去了。」

達尼舒克一把將那內丹搶在手中,二話不說,直接將那內丹吞下:「嘿嘿,老頭子臉皮薄,可經不起城主大人笑話。」~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