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兩百七十二章 半年之約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體內的火焰。 所以,在這森林之中,只要找到最陰寒的地方,能找到斑斕火蟒。 這當然難不倒特里艾爾,有英子在,陰寒之地,甚至連找都不用。 特里艾爾拉過英子,在她耳邊小聲低語了幾句,...

「七月神殿」十二翼天使長薩多基爾低頭思考起來。,..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他去哪裡做什麼是為了躲避我的追捕不可能,如果他去了七月神殿,那他絕對是自投羅網,他不可能這麼傻。

將頭看向罪惡之都城主,薩多基爾懷疑的說道:「布萊克曼,他是如何跟你說的」

布萊克曼的臉色難看之極:「這,他曾經說過,是準備去八月神殿,可是,他走的方向,卻是七月神殿。」

薩多基爾點了點頭:「你確定」

布萊克曼非常肯定的說道:「不會錯,在他離開之後,我的神識一刻都沒有離開過他,七月神殿,不會錯。」

薩多基爾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好,我們走,如果這一次抓到他,我敢保證你不會有事,如果這一次抓不到,恐怕你要跟我走一趟才行了。」

布萊克曼的心中肯定是十分懊惱的,別說是他,即便是任何人,都不會想到特里艾爾竟然惹下了這天大的麻煩,如果他知道,別說是十塊天晶石,算給他一萬塊,他也決不會放走特里艾爾。

這可是連主神都動怒的事情,他布萊克曼膽子再大,也不敢和主神做對,除非他不想活了。

可事情已然發生,布萊克曼在後悔也沒有用,只能跟在薩多基爾的身邊,一起去找特里艾爾。

路上,布萊克曼百思不解,整整萬米的天晶石礦,那小子到底是如何弄走的他著薩多基爾,心中還是不肯相信。

「老傢伙,你該跟我說實話了吧你抓那小子,到底是為了什麼」

薩多基爾一邊飛行,一邊看著布萊克曼道:「你覺得,我一個六月神殿的殿主,平時沒事,喜歡跟人說謊么」

布萊克曼目光陰沉的看著薩多基爾:「十萬米的礦脈,這小子是怎麼拿走的」

薩多基爾搖了搖頭:「沒有人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根據現場遺留下來的痕,地面上,腳印眾多,甚至還有車輪的印跡,可那小子確實是帶著十幾個人進去的,這絕對不可能有假。」

布萊克曼接著問道:「他們進去多久」

「一天。」薩多基爾毫不遲疑的回答道。

「一天以那小子的實力,一天的時間,恐怕連二十塊天晶石都弄不下來,這怎麼可能呢」

薩多基爾冷哼一聲:「正是這個原因,才導致賽爾完全沒有把他當回事,別說是他,算是我,也不可能想到,最終的結果,會是這樣。」

布萊克曼城主,贊同的點了點頭:「這確實怪不得賽爾,一萬米天晶石,若是以四翼天使開採,一天的世間同樣的效果,需要多少人」

「五百萬。」

布萊克曼城主聽到這裡,什麼話都沒有說,過了許久,他才說道:「老傢伙,整個天界,能夠讓我相信,這話是真實的,不超過二十人,其中幾位是主神大人,另外的十二位,是你們十二天使長,不過,老實說,我現在連自己都不確認,我到底有沒有真的相信你。」

「哼這不奇怪,你知道么,到了現在,我都不相信這是真的,連我自己都不相信,你知道么」

布萊克曼城主嘆氣搖了搖頭:「看來我們都被他給騙了,他的實力,絕對不是眼前看起來那麼低微,他到底是誰該不會是~巴爾吧」

說道巴爾,薩多基爾的目光立刻變得陰冷許多:「七十二柱魔神恐怕他們也沒有這樣的能力。」

布萊克曼也不想在繼續說下去了:「你也不要總是看不起那些傢伙,要知道,打了數萬年,神族不也沒有將他們除掉么」

薩多基爾不服氣的說道:「那是主神不准我們出手,若是可以的話,他們早被神族滅了,不過,我說的話也不全是氣話,七十二魔神怎麼可能會用車來運送魔晶,而且,整整五百萬魔族一起進入礦脈,可能么」

布萊克曼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你一點有關他身世的線索都沒有」

「不錯,若是有的話,我還會和你這般廢話不過,我已經派人去查了,這個小子的手上,曾經拿出一塊四月神殿的令牌,我想,他極有可能是從聖地來的新人,至於是哪個大陸的,這還要詳細確認才行。」

「新人」布萊克曼聽到這兩個字笑了笑道:「那我不用擔心了,因為,我所在的四大陸,已經數千年沒有人族來到神界了。」

「這也只是個猜測,他是不是人類,恐怕還很難說。」

「你這又是什麼意思」

薩多基爾目光中帶著一絲懷疑之色:「你還不知道吧四月神殿那邊出問題了,據說是,出現了一支神秘的海族力量,五十萬四翼天使軍團,短短十幾分鐘敗了,這些海族,不簡單的。」

「海族」布萊克曼城主,覺得他的大腦彷彿都已經不夠用了,眼前這事情,也變得越來越複雜。

八翼天使的隊伍,在通往七月神殿個八月神殿的交叉口,分為兩隊,為了不給特里艾爾留下任何的機會,七月神殿和八月神殿的路上,都不能放過。

對沿途的一切可能藏人的地方,更是進行了地毯式搜查。

此時,特里艾爾正坐在時空之舟上仔細的觀察位面圖,時空之舟的速度極慢,彷彿是天空中的漂浮物一般,這也是為了不引起任何的空間波動,刻意施為的。

最近這幾年裡,天界可不太平,特里艾爾也不禁要小心一些,因為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特里艾爾一手造成的,如果他被神族抓住,絕無生還的可能。

「主公你看,按照位面圖的顯示,天晶礦脈,已經離我們不遠了。」高順指著位面圖說道。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弄出這麼大的動靜,想必整個天界,都亂了,天晶礦的周圍,也極有可能增加大量的守衛,我們要快一些了,最好可以在神族猜出我們位置之前將所有的神格全部修復,在離開六月神殿的時候,在一票大的。」

高順一聽來了精神:「主公還想在弄些天晶石」

特里艾爾毫不遮掩的點了點頭:「事情已然發生,恐怕未來的幾年,甚至幾十年,幾百年之中,我們都可能沒有任何在接觸天晶礦的機會,若是這一次不賺他個夠本的話,以後,可在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高順也是點了點頭:「不錯,這一次還真的是我們唯一的機會,若是失去了,恐怕數千年之後,都不會在有這樣的機會。」高順的想法,似乎比特里艾爾來的還要悲觀一些。

特里艾爾一指位面圖道:「高順,看到沒有,我會將你放在這裡,半年之後,我們在天晶礦脈的附近集合,記住,這一次不是為了證明自己,而是只有一個目的,那是成長,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一定要讓你的軍團,在半年之內,修復神格。」

高順先是站直了身體,然後,在抱拳躬身道:「主公放心,半年,我定然不負主公厚望。」

特里艾爾知道自己這樣的決定很殘忍,這裡是天界,那些神獸若是單單一個軍團面對,有時候是十分危險的事情。

可特里艾爾必須這麼做,他已經沒有退路,若是召喚軍團的實力在不提升,特里艾爾根本沒有參與到這戰鬥中的資本。

幾天之後,特里艾爾降下時空之舟,高順最後看了一眼所有人,報了抱拳,轉身離去。

看著高順離去的背影,白起才笑著說道:「王上,將我的軍團也放出來吧。」

特里艾爾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白將軍,知道我的意思了」

白起點頭道:「王上放心,半年之後,我定然最先在這裡等著王上。」

「好,半年之後,我們不見不散。」

白起的金剛緩緩離開,特里艾爾看著白起的身影,一股鬥志渾然升起。

他看了看眾人,目光落在小醋的身上,所有軍團,小醋的出現是僅次於白起的,這一次,特里艾爾是真的希望,小醋的軍團,也可以升階。

見到特里艾爾看向自己的目光,小醋的心中立刻會意。

「盟主放心,我決不讓盟主失望。」

特里艾爾鄭重的點了點頭:「小醋,我明白你的困惑,但是,我卻幫不了你,我只能告訴你,要相信自己,不可以拘泥於你現在的能力。」

小醋微低著頭,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點了兩下。

召喚空間的主將,隨著階位越高,會慢慢想起自己從前的能力,比如高順,他通過不斷的提升,漸漸的想起了自己曾經的武技和兵法。

但是,他們卻不可能想起從前的經歷,所以,高順雖然對武學和兵法掌握全部,但始終不記得自己跟隨呂布,被曹操斬殺的經歷。

而小醋,穿越的時候,才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他根本沒有真正經歷過楚留香威震武林的那段歷史,因此,他的性格,也不在是那個歷史中楚留香的性格。

可隨著小醋階位的提升,他漸漸發現,自己的一切能力都和偷有關,在對比其餘的眾將,不是成名的將軍,是后羿那樣的神人,這確實給了他不小的打擊。

特里艾爾不是沒有和小醋談論過此時,只是,特里艾爾對楚留香的歷史也不是太了解,只能含糊其詞的說,小醋曾經是個大人物,是哪種劫富濟貧的俠客,可這樣的說詞無疑不會有太大的作用。

百年的時間,小醋一直無法正視自己的能力,以致最近幾年,整個人都變得沉默許多。

可特里艾爾不是心理醫生,他可以戰鬥,可以指揮整個軍團,卻偏偏不懂得如何開導人的抑鬱。

於是,他想到了英子,想讓英子去開導小醋,可,英子是一個武俠白痴,楚留香是聽說過,可根本不知道他是幹什麼的。

因此,這事兒,也沒能成功。

束手無策之下,特里艾爾乾脆放手不管,相信在百年的歷練當中,小醋他自己也會慢慢的將事情想通。

如今,正是小醋的關鍵時期,能不能通過自己這一關,正是對他的考驗,對此,特里艾爾也開始漸漸的有些明悟,或許,這正是小醋的契機。

自信,如果能夠找回屬於他的自信,特里艾爾相信,小醋的武林盟,定然能夠突破。

天晶礦脈的附近,神獸是絕對不敢與出沒的,想要見到神獸族群,必須在向前前進一段時間。

而特里艾爾的選擇,無疑是帶有深意的,他要重拾小醋的信心,讓小醋明白自身能力的絕不僅僅是偷那麼簡單。

斑斕火蟒

十三階神獸通常,斑斕火蟒的實力都在十三階巔峰左右,而其中的火蟒王,更是百分百十四階。

天界神獸之中,斑斕火蟒是較為兇猛的神獸,有同級無敵之稱,其身如人一般粗,身長可達數十米,體內一個烈焰火囊,存有天界溶火,極為的恐怖。

溶火,煉熔火之晶的火焰,正是在這溶火中吸收到了足夠的火焰元素,熔火之晶才有了熔煉的能力。

可想而知,熔火之晶經過引燃,都可以直接融化神材,這練熔火之晶的溶火,怎麼能不恐怖

可這還不是斑斕火蟒的全部能力,身為巨蟒,斑斕火蟒還能夠自由穿梭在地底,同時,堅硬的皮膚自身是一種武器,一但被他困住,在想脫身,比登天還難。

既然要讓小醋清楚的認知到自己的厲害,不能敷衍他,否則,根本對他沒有任何的幫助。

要麼,特里艾爾選擇讓小醋繼續沉迷下去。

要麼,玩點大的。

斑斕火蟒並不是每天都生活在地底,因為它們長時間吸收溶火,每天清晨的時候,都要在陸地上吸收一些寒氣來對抗體內的火焰。

所以,在這森林之中,只要找到最陰寒的地方,能找到斑斕火蟒。

這當然難不倒特里艾爾,有英子在,陰寒之地,甚至連找都不用。

特里艾爾拉過英子,在她耳邊小聲低語了幾句,英子點頭會意,神識一掃,英子很快找到了一處地方。

跟在英子身後,眾人全都低空飛行,七拐八拐之下,眾人悄悄落到了一處懸崖之上。

「主人,在下面。」

站到懸崖頂端,英子在一次感受一番之後,肯定的說道。

特里艾爾立刻釋放神識,將整個懸崖籠罩在其中,不錯,這下面確實是斑斕火蟒的巢,而且數量還不少,竟然達到了一千多條。

「小醋,你可敢面對這生死歷練」

特里艾爾的表情,是從未有過的嚴肅。

見到特里艾爾說的如此認真,小醋點了點頭道:「盟主可是要我跳下這懸崖,與懸崖下的神獸戰鬥」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不錯。」

小醋二話不說,腳下一用力,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直接向下跳去。

特里艾爾的反應何等迅速,一把將小醋從半空中抓了回來。

「我知道你敢,可是你總要我把話說完才行吧」

小醋不解的道:「盟主,不是幾隻神獸么下去解決完之後在說也不晚。」

特里艾爾卻將小醋死死的按住:「你可不要小看這些神獸,天界之中,我八翼傳承的記憶中所還保留的記憶不多,這斑斕火蟒是其中之一,你要記住,我讓你下去,可不是要你去死,若是你真的沒有戰勝它們的能力,立刻飛回來。」

小醋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特里艾爾打開召喚之門,從裡面,走出整整一萬名武林宗師。

「選一千人,跟你一起下去。」

小醋也不廢話,目光一掃,頓時有一千人走了出來。

這是武林盟特有的交流方式,只需要小醋的一個眼神,他們,能夠領會他的意思。

將人選好,小醋看了看特里艾爾道:「盟主,現在,我可以走了么」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道:「我能做的,這麼多,小醋,你自己的心結,始終還要是要你自己來打開。」

小醋點了點頭,毫不猶豫的向懸崖跳了下去,在他的身後,一千名武林宗師緊隨其後,同樣沒有半點猶豫。

可在小醋落至半空的時候,他的耳邊,一個以神力發出的聲音說道。

「小醋,任何的能力,都要看你如何的運用,運用好了,是善,運用的不好,是惡,我對你有信心,我站在這裡等你,你一天不上來,我等你一天,你若是一年不上來,我等你一年,你若是死在下面,我特里艾爾,在這裡等你一輩子。」

英子吐了吐舌頭道:「你幹嘛怎麼搞的跟小醋要壯烈犧牲是的」

特里艾爾輕輕嘆了一口氣道:「差不多吧,即便他這一次不壯烈犧牲,恐怕也是九死一生吧」

「什麼」眾人聞聽此言,也是一愣。

小醋的實力,大家都清楚,他出手,雖然沒有高順剛猛,沒有白起果決,可是,論速度,靈活,眾人之中,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這樣的人,你只能說他無法擊殺敵人,可是若想脫身,是極為簡單的事情。

可特里艾爾卻說這一次小醋是九死一生他都跑不出來,那其他人呢

斑斕火蟒,到底是何方神聖~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