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兩百七十一章 越危險的地方,越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主,十二翼天使長薩多基爾。 布蘭克曼城主看了一圈周圍的八翼天使道:「薩多基爾,你這是什麼意思我罪惡之都可沒有魔神的存在,犯得上動用中央神殿的力量」 「住口,魔神笑話,一個魔神,值得我動...

八翼天使長賽爾的目光中,充滿了滔天的恨意,他冷冷的看著罪惡之都的城主。,..百度&搜索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你確定要一直維護他」

罪惡之都的城主,態度堅決:「沒錯,這是我罪惡之都的規矩。」

「規矩」八翼天使長賽爾仰天大笑:「好,那讓我看看,罪惡之都的城主,到底有什麼能力」

賽爾的大天使之劍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向罪惡之都城主劈去,這一劍,絲毫沒有留有的意思。

罪惡之都城主,臉上是一臉的不屑,手中雙手大劍微微一抬,一股強大的劍氣從雙手大劍上發出。

整個過程,罪惡之都城主連動都沒有動一下,僅憑藉這一擊之威,將八翼天使長賽爾,直接逼的後退了數步。

「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你能有今天,也算得來不易,看在你之前沒有對我頂撞的份上,這一次我讓你走,若是你在敢動手,別怪我真的對你不客氣,八翼天使你應該知道,即便是十翼天使,我也不是沒有殺過。」

賽爾當然清楚的知道這些,否則,他早將特里艾爾搶回去了,可是,他如果這樣回去,那結局,恐怕也不會有好的下常

橫豎都是死,賽爾還有的選擇么

「不可能的。」賽爾的語氣中,充滿了失落。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賽爾繼續說道:「今天,若是不能把他帶走,算是死,我也不可能離開。」

看到賽爾如此的堅持,罪惡之都城主,不禁回頭看了一眼特里艾爾。

「他到底犯下了何等罪行如果他真的得罪了六月神殿,以薩多基爾的性格,他不可能只派遣你一個人來難道,你與這小子有私仇」

賽爾搖了搖頭:「沒有。」

「那你為什麼如此的倔強」

賽爾的目光,忽然惡毒的看向特里艾爾:「因為,他拿走了不該屬於他的東西。」

罪惡之都城主看著賽爾淡淡的說道:「告訴我你的職位。」

賽爾遲疑了片刻,慢慢說道:「六月神殿,天晶礦區守護天使長。」

罪惡之都城主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

隨後,他回頭看了看特里艾爾道:「小子,天晶礦在神界控制極為嚴格,若是你肯交出來,我敢保證,眼前的八翼天使長不會為難你,作為對此的補償,我會親自去一趟六月神殿,絕不不會讓你今後在有麻煩,怎麼樣」

「不可能。」

「不可能。」

一連兩聲不可能幾乎同時發出。

對此,罪惡之都城主也是怒火上涌:「你們兩個小子到底想怎麼樣」

罪惡之都的城主當真是有些急了,首先,特里艾爾是自己的顧客,他付出了酬勞,照罪惡之都的規矩,他不能死在這裡,或者在這裡被人帶走。

可問題是,眼前的八翼天使長,若是普通的八翼天使還好一些,可這傢伙手持著八翼天使令牌,這代表著,眼前的八翼天使長身為極為的特殊,他雖然只是八翼天使,可是,那令牌,卻是只有十二翼天使長才可以擁有的。

若不是這樣,罪惡之都城主早一劍劈了他了,哪還會費什麼話。

於是,他才會說出讓特里艾爾交出天晶礦的話,也只有這樣,才能保住罪惡之都的萬年信譽不失。

可這兩個小子,都像是死心眼一般,怎麼說都不肯退步,這確實讓罪惡之都城主,十分的為難。

罪惡之都城主看了看特里艾爾道:「小子,你給我出了個難題,天晶礦你也敢偷你的膽子還真是不小氨

隨後,他又看向八翼天使長賽爾:「百日之內,你不能動他,若是想帶他走,等到百日之後吧。」

賽爾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天晶礦,一但說出來,恐怕,罪惡之都的城主,定然要保著這小子,他恨不得特里艾爾用天晶礦來作為抵押,求的保護,一但那樣,他可以名正言順的得到那些天晶礦。

可他卻不知道,眼前站著的這個小子,手裡的天晶礦,可不是幾塊,幾十塊那麼簡單。

可賽爾卻不能說出這數量,一但他說了,恐怕會有更多的人類強者冒出來,最後的結果,只能是幾位殿主聯手出面解決,可那些天晶礦,在整個事件處理起來的時候,還不知道會缺失多少。

事情的最後,是一定要有人,背這個黑鍋的。

如果賽爾不說,他很可能受到處罰,甚至,因此而喪命,可若是賽爾說了,這事情,恐怕直接會連累守護天晶礦區的所有兄弟,恐怕他們,將沒有一個能活下來。

賽爾輕輕的閉上雙眼,誓死盡忠,或許薩多基爾大人,會給他一個機會,不讓賽爾接受中央神殿的處置吧

想到此,賽爾的身上,一陣金光升起,他竟然燃燒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準備捨身一擊。

「找死。」罪惡之都城主冷冷的說出兩個字,雙手大劍被他抓在手中,在賽爾尚未攻擊的時候,竟然提前出手。

八翼天使的全力一擊,特里艾爾感受的真真切切,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抵擋得住這樣的兇猛的劍氣。

即便是罪惡之都城主,都不肯硬接,而是選擇了直接動手,打斷對方繼續燃燒神力。

感受到雙手巨劍向著自己襲來,八翼天使長賽爾立刻揮動大天使之劍,狠狠的劈向罪惡之都城主。

雙方的一次碰撞,大地都發出一陣劇烈的顫抖。

為了不讓劍氣的餘波破壞罪惡之都,罪惡之都城主的身上,一陣金光出現,直接將八翼天使長賽爾的劍氣包裹住,使這股劍氣向上空衝去。

下一刻,他猛然一劍在次劈出,一股金色的血液頓時灑向半空,於此同時,一隻右臂飛了出來。

賽爾的臉色一變,左手死死的按住自己的右肩,轉身逃。

罪惡之都城主無奈的搖了搖頭,他沒有直接將賽爾擊殺,而是任由他逃出城去。

「不出幾個月,薩多基爾那老傢伙一定會來,小子,一名十二翼天使長親自來抓你,即便你死了,你的名字,也會傳遍整個天界。」

說完,罪惡之都城主轉身離開,沒有在說一句。

在他走後,餘下的人類在看特里艾爾的目光,可不是當初那般了,眼前這小子的膽子實在是太大了,趕緊各自離開,甚至,連多看一眼特里艾爾都不敢。

特里艾爾微微一笑,這城主看來是想讓自己乖乖的將天晶石送到他的手中啊,然後在將天晶石交給薩多基爾,以贏得友誼。

不過么,他自然不可能全都交出來,而這數量不對的問題,其原因自然是出在我的身上了。

罪惡之都的城主確實是這樣想的,天晶石,那是根本不可能出現在人類手中的神材,除非對神族做出重大貢獻,才有可能得到些許的賞賜。

可數萬年沒有發生戰鬥,人類上哪去做重大貢獻所以,想要得到天晶石,只有暗地裡想辦法。

可天界,對於天晶石控制極為嚴格,即便是暗地裡,人類也根本弄不到。

別說是幾塊,即便是巴掌大小的天晶石,在人族中,也是極為珍貴的存在,若是被罪惡之都城主知道,特里艾爾的手裡是一大片礦脈的話,特里艾爾絕不可能活的過三秒鐘。

五天之後,特里艾爾向城主的房間走去,見到是特里艾爾,一邊的守衛,根本沒有阻攔。

「城主大人近來可睡的可好」見到城主,特里艾爾笑著問道。

罪惡之都城主點了點頭:「一如既往,沒什麼不同的,你來找我,有事情」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直接說吧,城主大人,我手上確實有天晶礦,我想,大人想必也不希望這天晶礦全部回到神族的手中,一人一半,什麼都不需要大人做,只要大人不說出我的去向,如何」

「這」

特里艾爾打斷了城主的接下來要說的話:「大人,我若是被神族抓住,對您並沒有什麼好處,而且,那些傢伙很有可能還會藉機找您的麻煩,而我若是死了,那天晶石無疑是落到了大人的手中,想必您會更麻煩。」

說著,他將整整十塊天晶石從空間戒指中拿了出來,放到罪惡之都城主的面前。

見到這足足達到了一米長的天晶石,罪惡之都城主趕緊將門關上。

「你瘋了么怪不得那八翼天使一定要帶你回去,你小子還真夠狠的,竟然將這麼大塊的天晶石帶了出來」

特里艾爾笑了笑,小聲說道:「城主大人,這些,是我的一點心意,還望大人幫我拖延幾天,讓我有機會離開。」

罪惡之都城主的臉色有些為難道:「這一次,恐怕不是我不想幫你,那老傢伙是六月神殿的殿主,我不可能保得住你。」

特里艾爾搖了搖頭:「大人不必費心保護我,只要給我半年的時間,我自然有辦法隱匿起來,大人只需要給他們指一條稍微偏差一些的方向,這整整十塊天晶石,是大人您的東西了。」

「這」城主的臉色,仍然是一臉為難。

可特里艾爾卻沒有理會,彎身行了一禮道:「大人,今晚,我會悄悄的離開,相信在這之後,大人都不會在見到我,而這些天晶石,我也從沒見過,大人,告辭了。」

話一說完,特里艾爾轉身離開。

正如特里艾爾所說的那樣,罪惡之都的城主不可能動手殺了他,一但那樣,他無疑是等於給自己找了麻煩,特里艾爾的手中的天晶石,所有人都知道,那回去的八翼天使也知道,而這個理由,足以讓那些看自己不爽的神殿殿主聯手擊殺他。

放他走,不但要放他走,而且還真的不能讓神族找到他,半年的時間,只要他遵守了這個承諾,想必那小子算被抓到也怪不得他。

如果他也是個守承諾的人,便不會說出這些天晶石的下落。

而且,算那小子半年後被抓到了,出賣了自己,以自己的實力,在加上協助天使族擒住這小子,那些天使族也不可能死死盯住自己不放。

賭一次,為了這些天晶石賭一次,這可是有多少魔晶都換不來的東西,自己沒理由不收下。

午夜,特里艾爾帶著眾人悄悄的離開了罪惡之都。

當然,在眾多高手的眼中,面對這所謂的悄悄離開,都是選擇性失明罷了。

罪惡之都的城主更是在神識一掃之後,安然入睡,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般。

特里艾爾帶著眾人,越走越遠,他需要離開罪惡之都城主的神識覆蓋才可以有新的動作。

一連三天,特里艾爾始終向著七月神殿的方向疾行,終於,在這天傍晚,特里艾爾帶著眾人悄悄的登上時空之舟。

沒有在向七月神殿的方向移動,特里艾爾控制這時空之舟,反倒向著六月神殿的天晶礦區飛去。

最危險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特里艾爾相信,天使族可以想到任何的地方,但絕對想不到,特里艾爾在天晶礦脈的附近。

這不是遊戲,這是生與死的抉擇,特里艾爾決不肯現在返回海族,至少,在召喚軍團三個半神級軍團沒有成功修復神格之後,他絕不回去。

四個月之後,罪惡之都陷入了從所未有的恐慌之中。

在他們的城外,三萬天使死死的將罪惡之都圍了起來,看到那些天使,罪惡之都的人嚇的連門都不敢出,甚至躲在自己的房子中,還在不住的顫抖。

罪惡之都的城主的臉色也不禁變得十分難看,當他飛到半空,親眼見到這些天使的時候,他知道,那個叫特里艾爾的小子,怕是欺騙了他。

「布蘭克曼,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接二連三的阻止我六月神殿抓人,還不立刻跟我回中央神殿,接受審判。」

半空之中,一個面容俊美的男子,聲音冰冷的說道。

雖然這男子只有三十幾歲的樣子,可整個神界,沒有人不知道他是一個活了數萬年的老傢伙。

他正是,六月神殿的殿主,十二翼天使長薩多基爾。

布蘭克曼城主看了一圈周圍的八翼天使道:「薩多基爾,你這是什麼意思我罪惡之都可沒有魔神的存在,犯得上動用中央神殿的力量」

「住口,魔神笑話,一個魔神,值得我動用三萬八翼天使軍團」

聽到這話,布蘭克曼城主的心中是猛然跳動起來,那小子到底是什麼人竟然連中央神殿,都出兵了

「說吧你到底想怎麼樣」

薩多基爾天使長只說了三個字:「交出來。」

布萊克曼無奈的搖了搖頭道:「他已經走了,他的酬勞時間以到,在你們來之前,他已經走了。」

薩多基爾的臉色頓時一變,他看著布萊克曼冷冷的說道:「把他給我抓起來。」

罪惡之都城主布蘭克曼厲聲喝道:「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布萊克曼,你知道不知道,那個小子他到底偷走了多少天晶礦」

布蘭克曼城主帶著詢問的意思道:「二十塊」

十二翼天使長薩多基爾微微的搖了搖頭。

「三十塊」

「難道是五十塊」

布蘭克曼的聲音越來越大,也越來越難以置信。

在這個時候,薩多基爾伸出了一根手指。

見到這根手指,布萊克曼才驚訝的說道:「一百塊」

他心中驚訝無比,一百塊天晶石,那小子如何拿到手的,看來,自己還是不夠貪心啊,若是當時在逼問他幾句,恐怕至少,自己也能得到五十塊天晶石。

可布蘭克曼沒有想到,他之後聽到的聲音,讓他一個神族中,排名第二的人類強者,也瞬間聽傻了。

「你像似個農夫一般可憐,布蘭克曼,一百塊你認為值得我動用三萬八翼天使軍團么告訴你,那小子帶走了整整一萬米的天晶石,你知道那意味著什麼如果打造兵器的話,那些天晶石,足足可以裝備出一支,千萬人數的軍團。」

「你~你胡說八道,為了對付我,你竟然連這種借口都想得出來」

布蘭克曼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整整一萬米,那怎麼可能,從地上至地下,一萬米天晶石那恐怕都要達到數百萬塊,憑那幾個人,你是讓他拿,他也拿不走啊

薩多基爾嘆了一口氣道:「我知道你不相信,連我聽到這消息的時候都不相信,可是,親眼看到的事實,容不得你不信啊,布蘭克曼,我知道你肯定不會猜到他擁有這麼多的天晶礦,才放他走的,不過,這都沒有關係,現在,你必須幫我找到他,如果你還想隱瞞,我敢保證,罪惡之都立刻變成一座死城。」

布蘭克曼知道這一次,自己是闖了大禍了,即便他擁有和眼前這十二翼天使長媲美的階位,他也絕不會有命活到明天。

這樣大量的天晶石丟失,恐怕連主神都怒了,若是他在敢隱瞞,他絲毫不懷疑,罪惡之都,將是他葬身之處。

「他~他去了八月神殿,不~七月神殿的方向。」

布蘭克曼的大腦已經完全空白,此時的他,腦海中彷彿是一團漿糊一般。~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