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兩百六十六章 海將軍的友情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海皇若為了表達對自己的關心,硬是要自己說出是誰來,那自己還真說不出個一二。 「陛下,這點小傷,算不的什麼。」 說著,特里艾爾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張地圖,根據特里艾爾現在的判斷,他已經知...

「大人,怎麼辦」一名四翼天使見到八翼天使長維森戰死之後,開口向半空中的六翼天使長問道。,..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撤退。」六翼天使長的聲音有些顫抖,不過,這卻不是因為害怕,而是,這一場戰鬥的失利,讓他無法接受。

撤退。這兩個字對於天使族說起來容易,可做起來,卻是舉步維艱,這裡是神界,在神界的地盤上,五十萬天使族軍團,竟然才僅僅進攻了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要被迫撤退,這還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所有天使族都知道,撤退之後意味著什麼,四月神殿幾大天使長的怒火,只會比海族的攻擊,來的更加猛烈。

看到遲遲不肯後退的天使族,六翼天使長直接拿出一面令牌,高舉在手中。

「四翼天使軍團聽令,所有人,撤退。」

見到那面玉牌,所有的天使族在不敢停留半刻,毫不猶豫的脫離戰圈,急速後退。

特里艾爾的心臟猛烈的跳動幾下,他伸手在自己的空間戒指中拿出同樣一張令牌,這一次,特里艾爾總算是能夠看明白了,因為,那令牌的上方,正刻著四個月亮,而令牌的下方,則同樣刻著一個四翼天使的模樣。

四月神殿的令牌可以調動四翼天使軍團的令牌

確認無疑,特里艾爾連忙收好令牌,繼續向前方看去。

海族,不知道是何種目的,他們竟然沒有去追,反而是任由天使族離去,可即便如此,這一次,天使族的損失也高達四十多萬,在海族瘋狂的進攻下,回去的天使族,甚至連十萬都不到。

「頭領,這麼放他們走了,真是太便宜他們了,海皇陛下為什麼要放他們走,只要在給我們一點時間,天使族必然全部被咱們滅掉。」

一名海族不甘的看向鯨魚族頭領,抱怨的說道。

鯨魚族頭領向著那海族的屁股是一腳:「要不要我帶你去海皇陛下那問問」

那海族一聽這話,立刻猛的搖了搖頭,轉身消失在海族士兵之中。

這時候,旋窩之內,一個海將軍走了出來,看到鯨魚族頭領笑道:「阿德魯,乾的不錯,如果你在努力打幾個勝仗,海皇陛下定然會封你做一名將軍的。」

鯨魚頭領阿德魯立刻彎腰說道:「阿德魯謝謝將軍的栽培。」

那海將軍滿意的點了點頭:「將這些天使族的神格吸收掉,快速清理戰常」

阿德魯立刻應是,下去清理戰場去了。

可那海族卻沒有返迴旋窩之中,而是向著特里艾爾的方向叫道:「特里艾爾將軍,海皇陛下,要見你。」

特里艾爾已然知道自己的行蹤在天使族離開之後,便會暴露,所以,他也沒打算一直躲下去,昂首闊步走了出來。

「奧卡斯特將軍,多年不見,你還好么。」特里艾爾一邊走,一邊和海將軍打著招呼。

見到特里艾爾,阿德魯立刻躬身行禮道:「阿德魯,見過特里艾爾將軍。」

雖然阿德魯的內心對特里艾爾並不服氣,可是,海皇陛下親自封的將軍,阿德魯也不敢不低頭。

特里艾爾哈哈大笑道:「阿德魯頭領客氣了,剛剛見到頭領戰鬥,自愧不如,以一人之力,抵擋五十萬天使族,阿德魯頭領的勇氣,讓我敬佩。」

「哪裡,特里艾爾將軍實力不凡,海皇親封護衛將軍,今後還需要將軍多多幫助才是。」

阿德魯聽到特里艾爾說自己威猛,心中的不服氣漸漸消除了許多,不管如何,特里艾爾都在幫助海族,而且為人有這麼客氣,他一個頭領,自然不會去招惹特里艾爾。

奧卡斯特在見到特里艾爾的時候,發現了特里艾爾的異常,在剛剛特里艾爾和阿德魯交談的時候,奧卡斯特用神識在特里艾爾的身上掃了一遍,這才發現,特里艾爾竟然身負重傷。

「特里艾爾將軍,你受傷了」

咳咳

特里艾爾配合的輕咳了兩聲:「我們還是到海皇陛下那裡在說吧,如果陛下等急了,你我可都要受罰。」

「哦對對,特里艾爾將軍,請。」

奧卡斯特趕緊將特里艾爾帶入到神獸牧場之中。

見到海皇,特里艾爾立刻單膝跪倒在地道:「特里艾爾,見過海皇陛下。」

海皇,到底是擁有上品神格的強者,僅一眼看出來特里艾爾身上有傷,好奇的問道:「特里艾爾,你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特里艾爾連忙說道:「海皇陛下,為了詳細的查看四月神殿的情況,我悄悄混入神殿之中,可惜,卻被一名十翼天使族發現,好在高順等人拚死保護,否則,今天恐怕在也見不到海皇陛下了。」

海皇一聽這話,立刻大怒道:「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動我的人,他不想活了么」

特里艾爾一聽,知道,事情該此打住了,否則,海皇若為了表達對自己的關心,硬是要自己說出是誰來,那自己還真說不出個一二。

「陛下,這點小傷,算不的什麼。」

說著,特里艾爾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張地圖,根據特里艾爾現在的判斷,他已經知道了,四月神殿是這附近的哪一個建築,將這地圖向上一遞道。

「陛下,這是這附近的地圖,其中,正包括了這一次進攻的海族的四月神殿,請陛下過目。」

果然,地圖的出現,成功吸引了海皇的注意力,他接過地圖,仔細的看了看,特里艾爾立刻站起來,在旁邊一一講解,這都是哪些城市。

「恩,不錯,這地圖夠詳細,幾乎每一個城市都有記載,看的出來,這幾年,你也沒少下功夫。」

特里艾爾趕緊在拍馬屁道:「能為陛下效力,是我的榮耀。」

海皇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好,特里艾爾,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你的傷不難,先讓奧卡斯特幫你把那股力量吸出來,用不了幾天的時間,你的傷完全可以治癒,對了,這個或許多你會有幫助。」

一粒淡的小藥丸從海皇的手中丟出,看到這的藥丸,特里艾爾一陣惡寒,心中不禁暗想,話可以亂說,可葯千萬不能亂吃,特別是的,更要小心一些。

跟著奧卡斯特下去,在走到僻靜一點的地方時,奧卡斯特才一臉興奮的說道:「好小子,你運氣不錯嘛,竟然可以得到覺醒丹。」

「覺醒丹」特里艾爾好奇的問道。

奧卡斯特立刻恍然大悟道:「哦,對了,你還不知道這覺醒丹的用處,身為海族,我們天生具有升起防禦水盾的能力,這水盾可以抵擋一次致命的攻擊,這是海族天生的能力,別人是不可能學會的,可是,只要服用覺醒丹,即便不是海族,也能夠擁有這樣的能力,但是,因為你自身吸收水元素能力不足,這水盾用在你的身上,確實不容易發揮作用,可關鍵時刻,卻能夠幫你化解一次致命的攻擊,小子,每一次化解攻擊,可都等於是救了你一命,你說,你的運氣如何」

「這麼厲害」特里艾爾是見過那水盾的,十萬天使合力的大天使滅殺,正是被這水盾化解的。

特里艾爾拉住奧卡斯特道:「老兄,這水盾若是用在我的身上,大概多久可以在使用一次」

這個問題特里艾爾必須要問清楚,這可是關係到生死的大事,一點也不能馬虎。

奧卡斯特抓起特里艾爾的手,一股的神力直接向特里艾爾探去,隨後,奧卡斯塔搖了搖頭道:「竟然一點水元素之力都沒有,一年,恐怕你一年能施展一次不錯了。」

「一年」特里艾爾差點要暴走,這誰能記住啊,若是在第三百六十五天想要施展的時候,一但水盾沒出來,那自己豈不是死的更快

「我還是慎重一些吧。」特里艾爾覺得,這覺醒丹用在自己的身上當真是浪費,他想到了一個人,或許,只有在她的身上,這覺醒丹才會得到真正的發揮。

對於特里艾爾右肩的這股神力,以奧卡斯特的能力處理起來,並不困難,只是這神力因為是被種在天使族體內,對身體適應能力極強,想要徹底清除乾淨,過程繁瑣了一些。

當奧卡斯特將最後一絲神力逼出特里艾爾右肩之後,特里艾爾毫不猶豫的擺出一桌大餐,與奧卡斯特開懷暢飲起來。

對於實力等同於十翼天使的海族大將軍而言,魔晶之類的東西根本是個笑話,可久居海底,奧卡斯特對人類的美酒卻是特別有興趣。

在加上白起和高順的作陪,海將軍奧卡斯特,也不禁喝的爛醉如泥。

不過,第二天之後,在奧卡斯特的眼中,特里艾爾已經成為了朋友,一連數日,特里艾爾幾乎每天都會到奧卡斯特的房間中拿出酒菜暢飲一番,時間久了,二人已經開始稱兄道弟起來。

漸漸的特里艾爾的身份在海族也是水漲船高,有海族大將奧卡斯特支持,在加上海皇陛下對特里艾爾的信任,特里艾爾想不牛都不行埃

這樣的日子並沒有過太久,天使族的第二次攻擊的消息,便傳到了每一名海將軍的耳中。

身為護衛將軍的特里艾爾自然也有所耳聞,可整個海族,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般,該如何還如何,根本不把天使族放在眼裡。

這一天,海皇忽然派人尋找特里艾爾,聽到這個消息,特里艾爾也是立刻去見海皇。

「陛下,您找我」

海皇點了點頭:「特里艾爾,你現在離開,在天使族到來之前,一定不能讓他們發現你的身份。」

特里艾爾心中頓時一陣高興,不過嘴上卻道:「陛下,您這是什麼意思我特里艾爾願意和海族共存亡。」

海皇微微笑道:「你在胡說什麼海族什麼時候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了,我要你走,是要你繼續為我補充餘下未完成的地圖,對於天使族,我會拖延一段時間,等你拿到整個地圖的那一天,是我海族踏平天界的開始。」

「踏平天界,陛下神威。」

「踏平天界,陛下神威。」

「踏平天界,陛下神威。」

兩邊的海族同時高喊起來,當真是氣勢如虹。

特里艾爾這才抱拳說道:「陛下放心,我定然以最快的速度將這地圖全部完成,絕不耽擱一天,只是陛下,我想在臨走之前,去和奧卡斯特將軍道別,請陛下應允。」

海皇點了點頭:「恩,不錯,我知道你們的關係很好,那你去吧,由他代替我送你出去好了。」

特里艾爾對著海皇重重的行了大禮,在和身邊的海將軍打過招呼之後,獨自離開了。

奧卡斯特已經知道了特里艾爾要走的消息,一時間也有些難捨,一路將特里艾爾送出很遠,特里艾爾這才將一枚空間戒指悄悄的塞到奧卡斯特的手上。

「特里艾爾,這是」

特里艾爾帶著一臉不舍的表情說道:「這一走,又不知道多少年我們兄弟才能在見面,這空間戒指中,已經被我裝滿了美酒,我能做的,也只有這麼多了。」

奧卡斯特一拳打在特里艾爾的肩膀上:「你這小子,但願你能活著回來。」

特里艾爾笑了笑:「放心吧奧卡斯特,不在見你一面,我是捨不得死的。」

奧卡斯特無奈的搖了搖頭,揮出擊掌的動作,特里艾爾毫不猶豫的迎了上去,可下一刻,特里艾爾是一呆。

「拿這它,小子,你給我一枚戒指,我也還你一枚,我們~扯平了。」

說完這句話,奧卡斯特轉身走,在沒回頭。

特里艾爾獃獃的看著這枚的戒指,內心中,卻閃過一絲愧疚之色。

不得不說,特里艾爾只因為如此對待奧卡斯特,無疑是想在海族抱一條大腿,海皇肯定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可是,若什麼事情都拿海皇說事,只會讓人更討厭自己。

所以,特里艾爾極力的維護自己與奧卡斯特的關係,有了這層關係的存在,海將軍們也意識到,特里艾爾是真的想融入海族,而不是仗著海皇的庇護,目空一切。

可特里艾爾沒有想到的是,奧卡斯特,卻是真心的和他在做朋友,這枚戒指,到了特里艾爾手上的那一刻,特里艾爾已經知道它是什麼了。

海洋之戒下品寶物

佩帶著每天都可以從中吸收水元素補充自身的元素消耗。

雖然只有短短一句話,可這,特里艾爾卻知道,意義不凡,海洋之戒,對於其他種族或許是沒有太大的作用,但是對於海族,這基本上等於是給自己備了一瓶藥劑。

雖然它本身沒有任何的攻擊能力,但是,有了它,卻可以讓一名十翼天使實力的高手,甚至是十二翼實力的高手,重新獲得攻擊對手的能力。

高手戰鬥,一但沒有了神力,這是十分危險的事情,有了海洋之戒,奧卡斯特在和一名十翼天使對戰的時候,可以不計較神力的施展,盡情的攻擊對手。

可誰能想到,奧卡斯特竟然將這決定命運的海洋之戒給了特里艾爾,這份禮物,絕對是重於泰山的。

因為奧卡斯特知道,特里艾爾沒有吸收水元素的能力,所以,想要施展水盾,極為的困難,可是,有了海洋之戒的存在,特里艾爾便可以在海洋之戒的水元素枯竭之前,連續的釋放水盾。

還有什麼禮物,比這海洋之戒,更重呢

特里艾爾望著奧卡斯特離去的身影,久久不語。

高順一直站在特里艾爾的身邊,他看到特里艾爾一直不說話,便說道:「若是海族不主動對付我們的話,和一名海將軍做朋友,似乎也沒什麼不妥吧主公又何必如此」

特里艾爾搖了搖頭:「和一名海將軍做朋友確實沒什麼不妥,可惜的是,現在和我們玩遊戲的,卻是海皇,他無非是想利用我幫他畫出天界地圖罷了,一但這地圖真的全部完成,我們,還有什麼用處么」

高順雖然不否認這一點,可還是辯解道:「這海皇的為人,倒也隨和,即便是不在需要我們,也不至於立刻動手將我們擊殺吧」

特里艾爾搖了搖頭:「這很難說啊,你看看那些海將軍對海皇的敬畏,不難發現,海皇,絕不是表面那樣隨和,而我們拿了他這麼多寶物,他怎麼可能會放過我們呢」

「這倒也有些道理,可是主公,照這麼說來,我們豈不是不該幫海皇」

特里艾爾又否定了高順的話:「幫還是要幫的,因為,我們可以趁機提出一些要求,可是,我們也不能完全信任他,至少,在一段時間內,要給海族製造些麻煩,最好讓海族忙的,連殺我們的時間都沒有。」~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