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兩百三十二章 一挑三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槍,順勢向下一砸,奔雷索魂槍直接砸在黑暗之矛上,電擊感瞬間席捲低階魔王全身,他情不自禁的鬆開右手,黑暗之矛當場掉落地面,第一回合。 在這之後,高順的手猛然一帶,一把抓住奔雷索魂槍的前端,順勢在...

當看到高順接下這血斗之時,那名低階魔王毫不猶豫的飛向比斗常籃色,..百度&搜索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高順冷哼一聲,二話不說,直接向著比斗場同時飛了下去。

雙方才剛剛站穩腳步,尚未打過任何招呼,那低階魔王便直接動手,向著高順一掌抓來。

高順的反應相當快,尚沒有等對方攻擊近身,便已然做出了躲閃的動作,飛起一腿直接向對方下體要害踢去。

這樣的攻擊在比斗中極為的少有,可現在是血斗,雙方等於是簽過了生死狀,哪還管這一腳踢下去對方會不會好受,根本是哪疼往哪打。

那低階魔王也沒想到眼前著人類竟然反應如此迅速,而且躲閃之後一連串的動作是那樣自然,顯然是久經戰陣的高手,也絲毫不敢大意,立刻穩住身形,雙拳狠狠砸向高順飛來的右腿。

可這個時候,高順那右腿竟忽然停止了動作,繼而向上猛然一抬。

那本下壓雙拳的低階魔王,臉被雙拳帶動向下,眼睜睜看著一隻大腳直奔他整張臉踢了過來。

他額頭頓時一陣冷汗,心中不免有些駭然,這到底是什麼攻擊方式怎麼好像是所有的進攻,都是事先想好了一般

可這想法才僅僅從腦海中浮現,高順的腳已然是踢到了那低階魔王的臉上。

這一腳可不輕,若是一個普通的雙翼天使,僅憑這一腳,都能當場隕落,即便是低階魔王,也直接被高順踢的在半空中旋轉一圈之後,才落下。

下巴已然被踢得腫脹起來。

那低階魔王對著一旁吐了口血水,這樣的小傷,根本不值一提,可被人踢臉的感覺,實在是太不爽了。

「小子,你成功的激怒了我,我會讓你付出雙倍的代價。」

高順微微一笑:「雙倍的代價你是準備踢我兩回嘍」

那低階魔王冷冷一笑:「踢你那不是太便宜你了,老子要把你撕成兩半。」

高順笑的更加大聲道:「嗯,你這想法到是不錯,只是我並不覺得你能辦到。」

「那你試試。」那低階魔王雙手猛然一張,他的十根手指上,指甲瞬間長出十幾厘米,並且越來越厚,當指甲膨脹到一定程度之後,他的兩隻腳上,同樣長出了幾厘米長的指甲。

看到這低階魔王的雙手變成了雙爪,高順也變得小心起來,那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一把匕首,那是矮人族利用剩餘的天晶石打造的匕首,削鐵如泥,異常鋒利,召喚空間的主將幾乎人手一把,以備某些地方狹小,兵器不能施展時,防身之用。

可沒想到,今天,高順便將這匕首拿了出來,他要幫眼前這低階魔王,削指甲。

那低階魔王,也根本沒在意,神器,在天界,已然不稀奇了,這裡的兵器,哪一把不被稱之為神器呢

他雙爪來回抓了抓,一步跨出,一隻爪子毫不猶豫的向著高順的胸口抓去。

高順將匕首反握在手中,一拳迎向那飛來的爪子,在拳爪即將對撞到一起之時,高順的手猛然一抬,匕首直奔低階魔王的爪子削去。

那低階魔王似乎也早知道對方會這麼做,他爪子在半空中忽然一停,繼而在高順匕首劃過的一剎那,猛然向前一抓。

可在這個時候,那原本應該繼續上挑的匕首,卻忽然向回一收,彷彿是切豆腐一般,那五根指甲齊刷刷被斬斷,低階魔王至始至終都不明白,自己的想法,為什麼又被他給猜到了

他同高順從前戰鬥的對手一樣,根本不懂得武學的奧秘,武學,從起手的第一式開始,之後的攻擊,幾乎都是環環相扣,針對的是對手的下一個動作,而提前做出反應。

與高順玩近身格鬥,那根本和找死沒區別。

低階魔王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他略一思考,轉身後退數步,那指甲已然成了這幅模樣,根本不可能在傷人,乾脆被低階魔王收回了體內。

他看這高順,心中狠狠的咒罵了幾句,可當他看到高順手中匕首的時候,嘴角上,又露出了一抹狡邪的笑意。

「好吧,人類,我對你的測試已經結束,事實證明,你有資格和我真正的戰鬥一次,是不知道,你會不會馬上後悔來歐塞城了呢」

低階魔王的胸前,一團黑色的霧氣瞬間出現,看到這霧氣,高順知道,對方是要拿出魔器了,是不知道,他的兵器到底是什麼

低階魔王將手伸進霧氣之中一抓,將一把黑暗之矛從霧氣中拿了出來。

這黑暗之矛並不向一般長矛那麼長,而是只有三米左右,將它拿在手上,那低階魔王還耍了兩下,繼而將矛頭直指高順。

特里艾爾身後的十幾位首領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他們卻看到,特里艾爾以及特里艾爾身邊的幾人,都在不住的搖頭嘆氣。

難道那長矛是高順大人的剋星不成么

可隨後,幾位首領呆住了,因為,小醋忽然說了一句。

「我真替對面那傢伙捏把汗,白大哥,我跟你打賭怎麼樣,我賭高大哥三回合內必勝。」

白起哈哈大笑:「一回合丟矛,二回合逃命,三回合,死。」

白起這話,說的聲音特別的洪亮,非但他們身後的首領聽的清楚,即便是比斗場的對面,也聽的清清楚楚。

比斗場之中,手持黑暗之矛的低階魔王聽到這話,簡直是要發狂啊,他身經百戰,還從沒有見過如此狂妄的一群人,不~說狂妄都是在誇獎他們,他們根本是一群神經玻

還什麼,一二三我死了不吹你能死么

可偏偏歐塞城的首領感覺到一種不詳的預感,他總絕的對面的人沒有說謊,這是比斗場,可不是吹牛場,話能說的如此輕鬆,那說明,他們對下面那擁有低階魔王實力的人類,是十分信任的,他到底有著這樣的能力呢

高順將匕首輕輕一拋,那匕首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落下,高順右手一接,匕首直接掉入高順的空間戒指中。

面對持有黑暗之矛的低階魔王,高順不但收回了自己的兵器,反而是倒背著雙手,以一個強者的姿態,用藐視的目光看著那位低階魔王。

沒有比這目光更讓人討厭的事情了,低階魔王認為,這是他一輩子最不想見過的眼神。

他雙手僅僅握了握黑暗之矛,恨不得立刻上前,將高順的兩隻眼睛戳瞎。

「動手吧,讓我見見你真正的本事。」高順的語氣,彷彿對眼前的低階魔王十拿九穩一般。

「小子,你找死,暗之矛。」

低階魔王低喝一聲,雙手將黑暗之矛向前一送,黑暗之矛上,一層黑芒閃現,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黑暗之矛這樣,刺了過來。

明眼人一看能明白,暗之矛既然是戰技,那一定有著某種加持,但是,它沒有變化,無疑說明了,這份戰力,全都被壓制在黑暗之矛內,這定然是一招爆發力超強的戰技。

十米,七米,五米,兩米,直到此時,高順仍然沒有任何的動作,這讓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冷冷的看著高順,都想知道他到底在搞什麼

在黑暗之矛距離高順一米的瞬間,高順的身體忽然一側,右手向前一探,奔雷索魂槍被高順直接抓在手中,一股龐大的力量瞬間爆發出來。

高順抓住奔雷索魂槍,順勢向下一砸,奔雷索魂槍直接砸在黑暗之矛上,電擊感瞬間席捲低階魔王全身,他情不自禁的鬆開右手,黑暗之矛當場掉落地面,第一回合。

在這之後,高順的手猛然一帶,一把抓住奔雷索魂槍的前端,順勢在一掃,奔雷索魂槍的槍尖直奔低階魔王的頸間掃去,那低階魔王眼見如此神威的利刃向自己頸間划來,二話不說,轉身逃,他本是想逃出一小段距離,躲開攻擊的範圍,因為他手持兵器是黑暗之矛,太清楚這長兵器攻擊範圍了。

可偏偏有了白起的話,所有人自然而然的認為,低階魔王是選擇了逃跑。

而這,正是雙方交戰的第二回合。

到了這緊張的第三回合,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他們在看,高順到底如何殺死眼前這低階魔王,要知道,高順只有一次出手機會,若是他沒能成功,那剛剛白起的話,真的是在吹牛了。

此時的低階魔王只跑出了五步的距離,他心中知道,高順定然會選擇追擊他,如果現在他停下,對方只需要長槍一掃,他背,很難判斷方向,那小子手中的神器,可不是假貨,只要輕輕一劃,他的這條命,可真的沒了。

所以,他沒有停留,而是繼續猛衝出幾步。

可高順卻沒有做任何的追擊動作,他右手握著槍尖,將奔雷索魂槍倒背在身後,左手死死的握住槍柄。

唰的一聲。

所有人都沒想到,高順竟然以這樣的動作,將長槍投出,在低階魔王感覺高順沒有追來之時,一把長槍從他的胸前透體而出,隨後,長槍的末端似乎被人同時抓祝

低階魔王只感覺自己的身體猛然一震,他的心臟便當場碎裂,於此同時,幾道電流直衝他頭頂魔核,一聲悶響,魔核在他腦海中炸裂。

高順的力道用的相當準確,那魔核在碎裂之時,沒有一片飛出低階魔王體外,這才是真正高手的可怕之處,對力道的拿捏,可以精確到萬無一失。

拔出奔雷索魂槍,高順用力一震,槍身的血液頃刻間被震飛,高順拿出一塊白色的絲巾,仔細的在奔雷索魂槍上來回的擦拭著,彷彿那上面不能夠沾染一點灰塵。

震驚,全場鴉雀無聲。

高順殺人的手法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敵人已經清楚的告訴了你這三回合內內將要發生的事情,可事情卻還是一般無二的發生了。

這才是最讓不能理解的地方,歐塞城的首領怎麼也想不明白,第一回合長矛被擊落,改變不了,第三回合戰死,也是必然的事實,難道,第二回合的逃,你沒有勇氣站在那裡

這真是丟人丟到家了,活了數萬年,戰鬥近萬次,還是第一次聽說,敵人要你怎麼死,你怎麼死的事情,若說敵人是高階這也可以,可敵人只是平階對手,而且論實力,也僅僅才是低階魔王初期,怎麼會是這樣的結果

他看了看其他的低階魔王,其中,一個魔王站起身,直接跳下比斗場,早已經有人將之前那名低階魔王的屍體搬走,為接下來的比斗,騰出地方。

「你要什麼打」高順看著飛身下來的魔王,低聲問道。

那魔王面色有些難堪,按說,自己的兄弟被人給殺了,他理當為其報仇,可偏偏人家之前是簽過血斗契約的,若是拿這件事情說事兒,恐怕會遭到魔主的責罰。

「既然你們是來比斗,那按比斗的規矩辦,大家都是同族,沒必要非殺個你死我活。」那低階魔王想過之後,還是決定,按照魔界的規矩正規的比斗。

高順點了點頭:「好,我們也不想殺人,可是剛剛是血斗,我不殺他,他會殺我,所以,各位,對不住了。」

聽到高順這麼說,對面的首領,面色多少也緩和些,事實上,若不是他先開口諷刺對方,也不會鬧出今天這流血事件。

這其中最輕鬆的無疑是現在場中這位低階魔王,他本是用人錢財替人消災,平時,他一切的開銷都是歐塞城提供,現在有人來挑戰,他自然要出力,他也不想死,如果對方是死敵神族的話,那他也不在乎什麼了,可對方並不是。

「好,既然這樣,那請動手吧。」

那名低階魔王已然不抱有什麼希望,他同剛剛那名戰死的低階魔王實力相當,既然他都戰死,那自己又怎麼可能是人家的對手。

高順做了個請的手勢,奔雷索魂槍緊緊握在手中。

這低階魔王也不客氣,上來拿出自己的魔劍,二人你來我往,交戰數回合。

說起這低階魔王的實力,其實並不算弱,高順為什麼遲遲不肯拿出奔雷索魂槍,其目的是要殺對方也措手不及,若真的是對方有了準備,同為一個實力下,想要擊敗對手也並不容易。

可現在,所有人都認為高順是在客氣,那低階魔王也是越打越沒意思,明明可以三回合結束戰鬥,人家為了彌補剛剛擊殺自己陣營一人的過失,這是故意在放水,自己實在是有些打不下去了。

可實際上,高順是真沒放水,可對方這一失神間,高順卻抓住機會,將對方魔劍打落,之後,便立刻退開。

在外人眼中,高順無疑是怕誤傷到對方,而且低階魔王兵器已然被擊落,明顯是敗了,這第二陣,又被高順拿了下來。

這低階魔王伸手一揮,地上的魔劍消失,同時對著高順點了點頭,算是對高順放水的感謝,轉身退回自己的座位上。

高順心想,這也應該差不多回去了,否則,在這樣下去,對方的首領肯定是要被逼急的,搞不好親自下來,一時半刻若拿不下對方,之前的戰鬥,可也不好交代了。

想到此,高順也緩緩向回走。

在這個時候,一個低階魔王直接飛身下來:「兄弟等等,我不服。」

高順一回頭,只見到一個低階魔王手持一把大刀,已然站在了比斗場中間。

高順看著他冷冷的說道:「既然如此,那請吧。」

這一次,高順也是有些火氣了,自己已經想要離開,怎麼還追上來了他運足了全力,奔雷索魂槍在自己的身邊形成了一道的光幕,這樣華麗的招式,看在所有人眼中,真的是目不暇接,甚至可以說是賞心悅目。

戰鬥還是在高順的勝利下結束,而整個三場下來,高順以一人連挑對方三人,第一次,讓歐塞城首領,有些坐不住了的感覺出現。

特里艾爾看著高順:「差不多了,要把高順換下來。」

他的身邊,蜘蛛女王蘿莉點了點頭:「我去把他拉回來。」

說完,也不管特里艾爾同不同意,直接跳下比斗場,根本連話都不說,直接張嘴是一縷蛛絲,直接黏在高順的背後,將高順甩回看台上。

蜘蛛女王這招,平時在召喚空間內,沒少施展,經常和高順等人在學習武技時偷襲他們,高順一見到這蛛絲,便立刻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因此,他並沒有躲閃,而是任由蜘蛛女王施為,他以為,這是特里艾爾要蘿莉這麼做的,目的是幫助自己解圍。

可直到回去的時候,他才從特里艾爾詫異的目光中發現什麼,立刻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妙。

果然,所有人的耳邊,彷彿是一聲驚雷炸起。

比斗場上,蜘蛛女王蘿莉,伸手指著對面的看台上,大聲喝道:「這一場,我來。」~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