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兩百三十一章 都給我去蹲著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他這一蹲不要緊,其餘的魔族都傻眼了,可也沒辦法,自己首領都蹲著去了,他們又怎麼敢不去,都乖乖的蹲好,一個個如斗敗的公雞一般,垂頭喪氣。 日子一連過去了整整半個月,比斗場下,也蹲滿了六七百人...

看到這上場的四人,對面的那首領差點一口血吐出來,他身為首領,怎麼能不明白,此時,那人類如此做,是故意在羞辱自己。,..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上門挑戰,卻連場都不敢上,這確實有些說不過去,可自己已經是派遣了守衛上場,表示認輸,將帶來的物資拱手相讓,你還想怎麼樣非要弄的如此不死不休才行么

接下來他看到的畫面,讓這首領更是惱火,也不知道是特里艾爾示意過還是怎的,那四個強壯的魔族上來是一頓野蠻的拳頭,根本沒有附加任何的魔力,完全是拳拳到肉的打法。

那守衛只是一名隨從而已,說白了,是那首領的端茶倒水的下人,他怎麼可能是那些選出來的勇士對手,而且又是四個打一個。

這一連串沉悶的聲音過後,那守衛已然是滿臉鮮血,連嘴中的牙齒都不知道被打掉了多少顆。

若不是他首領在場,此時這守衛定然是會跪地求饒,發誓效忠了。

「夠了。」那首領終於忍受不住這窩囊氣,他一拍桌案,聲音低沉的說道:「這一次我們認輸是,你又何必如此的羞辱我」

他的目光,一直看向特里艾爾,因為,他發現,整個比斗場,一切的一切,都是在這個神秘人類示意下進行的。

特里艾爾微微一笑,揮手示意那四人退下,之後,對著那首領說道。

「很好,既然你認輸,那麼請按照我們死亡堡壘的規矩來。」

那首領一頭霧水的看著特里艾爾:「規矩什麼規矩」

特里艾爾用一根手指,指了指那比斗場的正門說道:「首領大人為什麼不自己去看呢」

被特里艾爾一說,那首領果然好奇的走向那比斗場的大門。

非但是他,連死亡堡壘的首領也有些安奈不住了,他都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死亡堡壘的比斗場還出現了規矩

可惜,他身為死亡堡壘的首領,即便是裝也要裝一陣,算想看,也不是現在埃

那敵對首領昂首闊步的走向正門,他抬頭一看,只見到,那門上橫著一張木板,木板上方用魔族的字體寫到。

「凡戰敗者,均要在比斗場下方蹲上百日,以示警告。」

那首領的腦袋「轟」一下,炸開了,老天,不會吧怪不得這群傢伙都在那蹲著,弄了半天,這寫著呢

他看了看那牌匾,又看了看蹲著的魔族,忽然間,他雙眼閃現一絲恐懼,那被特里艾爾秒殺的首領,碰巧和現在這個首領認識。

他當然知道那傢伙的暴脾氣,心中猜想,定然是他不肯蹲著,結果被直接擊殺,這規矩到不算困難,身為十二階魔族,蹲上百天根本死不了,可是這顏面,實在過不去埃

特里艾爾沒有給這首領太多思考的時間,他看著那首領:「這位首領大人,您應該看到了,這規矩寫在正門上,是你們自己不看,可怪不的我們」

那首領心中這叫一個憋屈,心道,算了吧,若不是打不過你,這規矩,算個屁啊,惹急了,老子連你這死亡堡壘都給拆了,可現在的問題是,打不過埃

他衡量一番,實在是沒有任何的辦法,硬著頭皮蹲在了比斗場的下方。

他這一蹲不要緊,其餘的魔族都傻眼了,可也沒辦法,自己首領都蹲著去了,他們又怎麼敢不去,都乖乖的蹲好,一個個如斗敗的公雞一般,垂頭喪氣。

日子一連過去了整整半個月,比斗場下,也蹲滿了六七百人,他們像是受了氣的小媳婦一樣,蹲在比斗場下畫圈圈,事實上,他們也沒有別的消遣。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死亡堡壘的首領,會定時派人給他們送來食物,必定,特里艾爾不可能一直在死亡堡壘中停留,一但他什麼時候離開,死亡堡壘的首領還要防備著這些首領會不會來報復自己。

可時間一久,問題來了。

既然吃東西,那需要方便,特里艾爾到也沒那麼變態,在守衛的看護下,到是允許他們隨時去方便,可一想到方便的時候,也要蹲著,這些魔族頭疼。

於是,更多的魔族選擇了站著方便,這是他們唯一能夠站直身體的幾分鐘,他們可不想白白的浪費掉。

事情還是得到了周圍部落的察覺,這幾天,很多部落在他們之前進入到死亡堡壘,可出奇的是,他們都沒有出來,這樣怪異的情況,怎麼可能不被人注意到

一些實力並不算強的部落,開始打起了退堂鼓,他們衡量了一番之後,悄悄的返回了自己的部落,免了一場羞辱。

可還是有一些部落首領不信邪,他們毅然走進死亡堡壘中,可以想像的道,他們最後聽到的話,是什麼。

「都給我去蹲著。」這是特里艾爾最近幾天說的最多的一句,甚至,都差一點成了他的口頭禪。

終於,在兩個月之後,漸漸的沒有人在來比斗,而這段時間,死亡堡壘的補給,也足足增加了幾倍,死亡堡壘的首領,已然成為了笑的最開心的一個。

其實,留下這些人,特里艾爾並不是單一為了羞辱他們那麼簡單,他最初在死亡堡壘停留,也是迫不得已,希望找個穩,以求先了解一下這魔界的概況。

現在,他已經大概對魔界有了初步的了解,至於那些高階軍團,那決不是這種五級小部落有機會了解到的秘密。

為了給自己找一個更加穩固的地盤,在比斗的第二天,特里艾個決定。

他要獨自統領一個四級部落。

可統領四級部落最好的辦法是挑戰一個四級部落,這樣可以坐享其成,有了高順等人,特里艾爾相信,低階魔王之下的任何挑戰比斗,他都有把握戰勝,而高級魔王,又不能跨級挑戰他的部落,這樣一來,只要將部落交給召喚空間的某位大將,他才可以安心的吸收那顆十翼的神格。

所以,他才留下這群人,因為想要比斗,身邊自然要跟隨一些魔族,以免比鬥勝利之後,那四級首領若帶著所有人一同離開,特里艾爾豈不成了光桿司令了

當然,召喚空間內是不缺人的,可是,如果整個部落中,全都是召喚空間的人,那麼勢必要引起高階魔族的懷疑,一但被找個什麼理由,又或是強加個什麼罪名,那才是得不償失。

看著在沒有部落來挑戰,特里艾爾和死亡堡壘首領說出了自己離去的想法,並且提出,需要一份補給,足夠挑戰四級部落的補給。

這樣的要求當然不會被拒絕,死亡堡壘的首領愉快的答應了特里艾爾,並且還為特里艾爾提供了一個絕佳的四級部落。

特里艾爾現在所站的地方,在數萬年前,是魔族最富饒的土地,那時候,海水未乾枯,戰場為下陷,這裡,幾乎是軍隊的必經之地,更是不少高階將領選擇休息的好地方。

可惜,在海枯地陷之後,一切都便了,數萬年沒有戰爭,高階的魔族已然很少在來這裡,只有偶爾飛過的不死鳥,還讓人記得,他們是魔族。

在距離死亡堡壘不遠的地方,有一座山頂城堡,當年,那城堡曾經是負責監視神族的崗哨。

可數萬年沒有軍隊在來,那城堡被一個低級魔王佔據,成為了一個四級部落,而那部落中,共有四千多人,那部落的首領似乎也不喜歡太多人打擾,只要那四千多人便不在擴充實力。

可是這麼一個部落的存在,所有這附近的五級部落每年都要送去一部分補給,作為附屬部落的貢品,而那些高階的魔族,也根本不會在意這一點點補給,大老遠的跑來比斗,所以,那城堡,成了這附近數萬米之內,最讓人嚮往的地方。

聽完這些,特里艾爾不禁才恍悟,怪不得,這地方看著挺艱苦的,原本還以為魔族不會搞什麼建築,他們的房屋是這般,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那麼回事,我這是跑到魔族郊區了

特里艾爾平復了一下心情,他看了看死亡堡壘首領:「那城堡,有名字么」

死亡堡壘首領點了點頭:「大人,那城堡的建立,傳聞是為了紀念一位戰死的魔神大人,所以,這城堡也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它叫做,歐塞城。」

「歐塞城」特里艾爾喃喃的最終默念了一句,隨後,他看向死亡堡壘的首領說道:「我需要一個嚮導。」

那當時負責引薦特里艾爾的守衛小隊長直接站出一步,道:「小人,願為供奉大人帶路。」

特里艾爾回頭一看,竟然是他,心中十分滿意,這小隊長雖然實力一般,可做事冷靜,在低階魔族中,算是一個人才。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好,你了。」

他轉身看向死亡堡壘首領,友好的相互擁抱了一下,帶著那可憐的一千多魔族,離開了死亡堡壘。

得知特里艾爾要帶著這些人去找歐塞城的麻煩,這些人立刻變得驚慌不以,甚至,有個別的魔族,還想逃跑。

可卻被特里艾爾一掌劈死當常

特里艾爾冷冷的看著眾人,對他發出警告:「若是你們在敢有人想跑,下場定然是和他一樣。」

其中一個首領硬著頭皮道:「大人,不是我們不肯去,若是其他的地方還好說,可歐塞城,一共擁有六位低等魔王,不是那麼好對付的,憑我們這幾個人,別說比斗,恐怕進了歐塞城,想在出來,都難了。」

特里艾爾卻冷哼一聲:「魔族,向來都是不怕死的戰士,你們的勇氣呢」

所有人低頭不語,他們心道,魔族是不怕死,可你剛讓我們蹲了兩個月,回頭讓我們替你賣命我們可也的願意才行啊

當然,這話他們可不敢直說:「大人,魔族都幾萬年沒有戰爭了,現在的我們只想好好的做自己的首領,請大人不要為難我們,我們部落的族人,還等著我們回去主持部落內的一切呢。」

特里艾爾的雙眼忽然變得冰冷,而且冰冷的可怕:「想回去可以,但是,要等我拿下這歐塞城之後才行,若是在這之前在有人敢離開,死。」

特里艾爾一直看著眾人的反應,見到眾人似乎對自己並不服,他忽然右手一指地面,一張傳送門出現,從那傳送門之中,魚貫走出十個人來。

見到這四個人,在場所有的魔族全都大氣也不敢在出一聲,那是低階魔王實力的十個人,其中任何一個人爆發出的實力,都讓他們感到了恐懼。

「我們走。」特里艾爾看向身邊帶路那守衛小隊長。

小隊長已然被高順等人的實力驚得兩眼發直,安琪兒用權杖在那小隊長的肩膀上敲了敲,將那小隊長從震驚中拉回現實。

「啊什麼大人,您說什麼」守衛小隊長磕磕巴巴的看著特里艾爾詢問道。

特里艾爾嘆了口氣:「帶路。」

「是,大人。」守衛小隊長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了錯誤,趕緊在前面帶路,在也不敢回頭在看一眼。

而特里艾爾也沒有在說話,他的身後,數百魔族的隊伍井然有序的跟在特里艾爾身後,一個個精神抖擻,鬥志昂揚,哪還是剛剛那副樣子

歐塞城距離死亡堡壘並不算遠,短短十幾天的路程,在偌大個魔界,這真的不算什麼距離。

從山下看,一座高聳入雲的城堡出現在所有人的眼帘中,那城堡樣式雖然古樸,可卻是為了觀察周圍情況而建,整個城堡四周都有很好的觀察口,若是在那裡悄悄的安插幾個高等精靈,這周圍的一切,根本逃不過他們的監視。

而且作為一個觀察要塞,這城堡防禦方面應該也有著不錯的設計,根據那密集的塔樓可以大致的猜測出一二,只可惜,現在的距離,特里艾爾根本無法看的太仔細,可僅憑藉這第一眼,特里艾爾喜歡上這歐塞城了。

歐塞城的城門前,高順等人收斂了氣息,他們每人帶著百十個魔族,跟在特里艾爾的身後,向城堡中走去。

聽到對方是來比斗的,歐塞城的守衛頓時是一驚,這歐塞城多少年沒人來挑戰過,他們不可能不知道歐塞城的情況,特別是最近幾年,歐塞城又誕生了兩位低階魔王,整個歐塞城共有八位低階魔王大人,這樣的實力,在四級聯盟中已然是頂尖的存在,可沒想到,竟然還敢有人上門比斗

那守衛連忙去稟報首領,聽到這個消息,那首領冷冷一笑,送上門的補給,他又怎麼會有理由不收呢四級比斗,上場人數為八人,而歐塞城,整整八名低階魔王,在四級聯盟中,這根本是無敵的存在,試問,對手憑什麼可以贏的了這比斗

「比斗的資格,他們換取了么」歐塞城首領淡淡的問了一句。

那守衛立刻回答:「大人,都檢查過了,沒有問題。」

「好,敲警鐘,所有人比斗場集合。」

「是。」那守衛立刻跑出了大廳,直奔頂層鐘樓而去。

三聲古樸的鐘聲傳遍了整個歐塞城堡,這鐘聲越長表示遇到的情況越危機,這三聲,則表示有人上門挑戰的意思。

片刻之後,城堡的各處,幾道身影直接飛出,目標地只有一個,那是歐塞城的比斗常

特里艾爾也被人指引著來到了比斗場的一端。

到底是四級部落的比斗場,規模若和死亡堡壘比起來,簡直堪稱豪華級。

看了看那些站在特里艾爾身後的五級部落首領,歐塞城的首領隨意的笑了笑:「你們誰是這次比斗的首領氨

特里艾爾坐在人群中間,這首領的位置一眼便知道,可對方偏偏這麼問,無疑,不是真的沒看見,而是表明了,根本沒把特里艾爾放在眼裡。

高順冷冷一笑,站了起來:「原本以為,這歐塞城的首領是個大英雄,可沒想到,今天一見,原來是個瞎子。」

歐塞城首領頓時大怒:「混蛋,你說誰瞎」

高順向著歐塞城首領身後大量了一番:「難道,瞎的不止你一個」

歐塞城首領的身後,一下子站起七個人,其中一個用手指著高順喝道:「有種你在說一句試試」

高順潤了潤喉嚨,一字一句的說道:「你瞎呀。」

那說話的魔族,伸手彈出一滴鮮血,那鮮血在比斗場上方不住的盤旋,同時,他看著高順冷冷的說道:「小子,血斗,你接不接」

高順冷哼一聲,伸手彈出一滴鮮血,飛快撞向那比斗場上空的那滴,兩滴血液飛快的旋轉到一起,片刻之後,一道紅光直衝天際。

血斗,是死斗,在雙方祭出鮮血之後,等於是相互簽下了約定,在約定生效后,雙方的比斗可以直接將對方擊殺,而這擊殺,將不算在懲罰內,低階魔王必定已然在魔界有了一些地位,隨便死亡,是絕不允許的,但是血斗,是魔界承認的一種方式,也是可以將同族擊殺的唯一機會。~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