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兩百二十二章 失效的空間裂縫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魔族入侵的事情,你都問了些什麼」 謝必安一怔:「屬下該死,屬下該死,屬下這將那些沒用的東西拿走。」 特里艾爾一把按在那記錄的羊皮紙上:「算了,下去做事吧或許,還真是那些女魔從他嘴裡套出...

看著休克,特里艾爾冷哼一聲,他隨後在半空中一抓,大天使之劍已然握在了手中,劍眉一挑,特里艾爾一劍刺中休克的身體,將休克的靈魂,提了起來。,..百度&搜索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休克,你背叛了整個人族,引來魔族屠殺四大陸的生靈,現在你還有面目求饒」

休克的靈魂在不住的顫抖,大天使之劍可以直擊靈魂的能力,讓休克無比的痛苦,他艱難的張開嘴,一字一句的吐出幾個字。

「我出賣人類」

特里艾爾似乎感覺這樣問話實在太費勁,右手在大天使之劍上用上一絲極其微弱的力量,休克的身體倒飛出十幾米外。

「說,為什麼要引來魔族」

休克的靈魂在離開大天使之劍之後,好受了許多,他看著特里艾爾,雙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我沒有出賣人類,若說是出賣過你,那我承認,我確實像魔族提供了你不少的信息,可是人族我從沒有那樣做過。」

特里艾爾的目光冰冷,憤怒的說道:「你還不承認,我問你,魔族可是從你去過之後,才有的現在的一切動作」

休克回想了一下,卻發現,事情似乎是和特里艾爾說的一樣:「這可我什麼都沒有提過。」

「沒有提過你曾經是神恩城的主教,難道,沒有提過有關教廷的事」

休克搖了搖頭:「沒有,真的沒有,我同黑暗女王一共才只見過一面,說話的時間不超過幾分鐘而已,我哪有機會說那麼多事情」

特里艾爾對高順使了個眼色,高順冷哼一聲走向休克:「看來,你小子是不想說了」

他將休克的靈魂提起,奔雷索魂槍上閃電啪作響,將休克的靈魂丟向空中,高順一槍便在半空中刺中休克的身體。

閃電不斷的在休克的靈魂中來回的亂竄,這天晶石所鑄的神兵,起是休克這樣已然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靈魂可以承受的住的

但高順的把握十分的到位,在休克的靈魂承受到最大限度的時候,高順將休克丟向了原來的位置。

「謝必安。」

黑無常趕緊抱拳:「大人。」

「我將休克交給你了,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我都要他想起一些事情來。」

聽到這裡,休克已然是嚇的萎縮起來,現在的他,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那十八層地獄中的酷刑,他真的害怕了,可偏偏,他連死的權利都沒有,這特里艾爾是一個不擇不扣的惡魔,他怎麼能夠對一個靈魂,下此毒手。

謝必安重重的點了點頭:「大人放心,屬下定然幫他想起來,即便他想不起來,屬下也非要他想起來點什麼。」

特里艾爾輕咳了一聲,冷聲說道:「我要的是實話,是對魔族進攻大陸有用的訊息。」

「是,是,屬下明白,屬下定然會讓他想起來一些有用的訊息。」謝必安連忙認錯。

特里艾爾在次看了一眼休克:「休克,只要你可以提供真實的消息,每一個,我可以減你百年之苦,若是你無法提供,那你在這裡好好的受罪吧。」

休克已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跪在地上,連連叩拜:「謝謝大人,謝謝大人,我一定努力回想,將從進入魔族開始,說過的一切話,做過的一切事,都想起來。」

減刑百年若是提供更多的消息,是不是可以不用在受這樣的苦了呢也不知道人的轉生需要多久,若是一兩百年,那隻需要提供一兩個有用的消息已經夠了。

這是休克的想法,他並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什麼地方,謝必安從未跟他說過這許多,所以休克一直認為,自己死後在冥界,而特里艾爾,無疑是通過墮落天使的力量,來到了這裡,買通了獄卒,才有的現在的結果。

若是休克知道,他被關押的地方是特里艾爾的召喚空間,而特里艾爾不死,休克將永遠在十八層地獄中度過,不知道休克還會不會如此的配合呢

特里艾爾離開了森羅殿,並沒有在召喚空間過多的停留,只奔駐地的營帳中走去。

連續幾天的戰鬥,特里艾爾實在是有些累了,雖然召喚空間內可以休息,可特里艾爾還是喜歡在大陸上休息,時間一晃過去三天,謝必安終於來了。

「大人,那小子的話屬下都記下來了,這三年裡,他將進入魔族的一切都詳細的將了出來,甚至連~和那些女魔發生的事情,都有。」

說到這裡,謝必安嘿嘿的笑了起來。

特里艾爾一板臉:「讓你問些有關四大陸魔族入侵的事情,你都問了些什麼」

謝必安一怔:「屬下該死,屬下該死,屬下這將那些沒用的東西拿走。」

特里艾爾一把按在那記錄的羊皮紙上:「算了,下去做事吧或許,還真是那些女魔從他嘴裡套出的一些秘密,也未可知。」

謝必安的眼角抽搐了幾下:「那屬下先退了。」

特里艾爾擺了擺手,謝必安快步走出營帳。

見到謝必安離開,特里艾爾直接將羊皮紙打開,一字一句的仔細看了起來。

渾然不知道,英子陪同著精靈女王丹妮走了進來。

看到特里艾爾好奇的看著一疊厚厚的羊皮紙,精靈女王丹妮不自覺的湊上去看了幾眼,片刻之後,他雙目含怒的喝道:「你看什麼呢」

這一喝問,當真是嚇了特里艾爾一跳,他抬起頭,只見到丹妮正含怒的看著自己,剛要解釋。

聽到英子在丹妮的耳邊說了三個字:「金瓶梅。」

精靈女王丹妮好奇的看了一眼英子:「金瓶梅是什麼」

特里艾爾趕緊站了起來,對著英子瞪了一眼:「什麼亂七八糟的,你別聽她亂說,什麼金瓶梅我告訴你們。」

特里艾爾將整個事情說了出來,精靈女王和英子這才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

「正好。」特里艾爾看了看二女:「你們也幫我分擔一些,一起找找,這裡面到底有什麼是和這秘密有關的訊息。」

精靈女王丹妮和英子同時點了點頭,她二人伸手將特里艾爾面前的羊皮紙拿出一部分,等特里艾爾在坐下的時候,看著羊皮紙暗暗嘆氣道:「哎,精彩的部分,全沒了。」

可他哪敢多說什麼,對於夫妻關係,特里艾爾從始至終都是弱勢的一方,精靈女王從頭至尾,一直壓的特里艾爾無法翻身。

經過整整一個下午的查看,特里艾爾並沒有從自己的那份記錄中得到什麼有用的消息,他將目光看向二女,希望她們可以找到什麼。

精靈女王搖了搖頭,這裡面記錄的都是那些破事,哪有什麼有用的消息存在

可英子卻看了他們一眼,之後略帶思索的說道:「若是你們都沒有發現,那麼,我這裡的,極有可能是我們要找的答案了。」

特里艾爾直接站了起來,他快步走到英子身邊,看向英子手中的那張羊皮紙,喃喃念道。

「那柔滑的皮膚。」

啪的一聲。

英子小手直接打在了特里艾爾的身上:「往哪看呢在這裡。」

英子沒好氣的用手指向一條念道:「那是一個美好的夜晚,我和她談了許多,談到了我的過去,談到了我在神恩城的日子,還給她講了我在追殺特里艾爾時候的遇到的怪事,那是一個怪異的湖泊,裡面的魔獸,竟然會每隔一段時間都要到岸上來呼吸空氣。」

特里艾爾和英子對視一眼,他想起來了,那湖泊正是藍水湖,英子的玄玉手,正是在那裡得到的。

特里艾爾站起身:「英子,去告訴白起,這裡的一切暫時都交給他來負責,另外,叫上高順,來我的營帳中等候,我去找一趟安德烈。」

說完,特里艾爾轉身走出營帳,直接向著安德烈的營帳快步走去。

這二人的營帳距離並不算遠,特里艾爾直接打開帳簾,邁步便走了進去。

看到特里艾爾如此不顧規矩,安德烈知道,特里艾爾定然是遇到了急事。

「特里艾爾發生什麼了」

特里艾爾做了個手勢,示意安德烈不要擔心什麼:「安德烈,我剛剛想起了一些事情,這極有可能跟古戰場有關,我來是想跟你打聲招呼,我想去幽藍峽谷一趟。」

安德烈點了點頭,只要不是魔族襲擊,其它的事情他到不緊張:「嗨,這算什麼事,你只管去是了。」

他回手拿出一張令牌,可轉而,又將令牌放了回去。

「你看我,這都習慣了,憑你特里艾爾,走到哪裡,還用的上令牌埃」

特里艾爾不禁啞然失笑:「安德烈,你真的太累了,短時間之內魔族不會進攻四大陸,你可要注意身體埃」

安德烈苦笑一聲:「放心去吧,我倒下了,不還有你特里艾爾么」

特里艾爾一擺手:「你可別指望我,對付魔族還行,指揮大陸那是你安德烈的事情。」

說完,特里艾爾轉身離開了安德烈的營帳,向自己的營帳走去。

高順已然在營帳中等候,於此同時,英子和丹妮也已然交代完畢,特里艾爾收起召喚之門,帶著三人直接飛向天空,向著烈焰大陸的方向飛去。

途徑聖力之源隱匿的地方,特里艾爾情不自禁的向下看了一眼,如今那裡已然修建了一座地精城堡,在那地精城堡中,一座傳送陣,直達聖地。

建立這傳送陣,特里艾爾有三個目的。

第一,他已然派遣黑龍族去往聖地,以他們的飛行速度,一年的時間,定然可以到達三重天,而耶特則可以直接在三重天重新布置一個傳送陣,帶著骨龍奧貝恩以及安琪兒三女回歸四大陸,而這時間已然過去了半年,用不了多久,他們能回來了。

第二,這裡的守護者都是四大陸傑出的後輩,他們可以通過傳送陣直接去聖地歷練,讓自己吸收的聖力,可以更好的融合,升階更加容易許多。

第三,等耶特回來的時候,那證明他已然成功在三重天布置了傳送陣,三重天之內,有著可以連接魔族的傳送陣,有了這個傳送陣,特里艾爾可以隨時帶著人類到魔族的後花園放一把火,甚至,可以利用它,反攻魔族。

這一舉三得的好事,唯一等待的,是地精耶特的回歸。

故地重遊,特里艾爾的腦海中想起了很多當年戰鬥過的情形,於此同時,心中不禁倍加的思念起玲兒來,那是這世界唯一一個黑髮的女子,可現在,卻已然永遠的保存在特里艾爾的記憶中。

想到此,特里艾爾不禁向著玲兒的部落中飛去,想在看一看那部落的樣子,可當他接近那部落的時候,腦海中飛快的想起一件事情,這件事,當特里艾爾的瞳孔瞬間增大。

他想起來了,為什麼自己覺得恐懼魔王雅迪斯抽出魔劍的那一刻十分的熟悉,當年,黑暗聯盟的大長老,是用的哪種方式。

「黑暗聯盟黑暗大陸聖女她不會是黑暗女王吧」

特里艾爾的自言自語讓高順和英子同時一怔,黑暗女王

「我們走。」

特里艾爾帶著三人,變換了方向,以特里艾爾現在的神識,想要找到那神秘的地方並不困難,可當他落到黑暗聯盟秘密基地的時候,這裡已然人去樓空,在中間那巨大的房間中,特里艾爾看到了已然坍塌的傳送陣。

特里艾爾冷冷的笑了笑:「我們一直覺得黑暗女王很神秘,可沒想到,早在多年前,咱們,見過她。」

高順已然明白了這一切:「主公,這真是沒有想到,黑暗女王,竟然會偽裝成人類,居住在我們的身邊。」

「算了,現在在說什麼也沒用,找到那通往古戰場的裂縫,才是最重要的。」

特里艾爾直接飛起,向著藍水湖的方向飛去,這裡已經距離玲兒的部落非常遠,特里艾爾便打算先去藍水湖,回去的時候,在去那部落。

幽藍峽谷藍水湖旁邊,特里艾爾帶著三人隱匿在幾株大樹上,他要等魔獸的出現,因為藍水湖的旋窩開啟的時間,那些魔獸是最清楚的。

這一等又是幾天,終於,在一天夜裡,特里艾爾等到了這些上岸的魔獸。

他看了看湖水,對著幾人點了點頭,伸手一劍將岸上的魔獸直接秒殺,當先跳入湖水之中。

在特里艾爾身後,高順,英子,精靈女王丹妮同樣跳了進去。

過了一陣之後,那水中的旋窩果然在一次開啟,特里艾爾已然有了一次經驗,這一次,他站的相當穩,同時,一把抱住隨後進來的丹妮。

聞道這惡臭的氣味,丹妮的眉頭緊皺,可她知道事關重大,硬是忍住,沒有發出任何的不滿。

特里艾爾從空間拿出一顆雷系魔晶,將室內照亮,可卻意外的發現,那玄玉手主人的屍體,已然不知道被人丟到了何處。

「沒錯,這裡確實有人進來過,分頭找找,這狹小的空間內,到底有什麼秘密」

這一次,眾人的準備十分的充足,包括照明用的魔晶,他們紛紛拿出魔晶,開始四下尋找起來。

英子最為心細,這裡她記憶深刻,一眼遍發現了那些被人動過的屍堆。

她快速走了出去,雙眼不住的盯著眼前的牆壁仔細看去。

「在這。」英子的聲音讓說有人聚了過來,在英子的指引下,他們看到了極為不可思議的一幕。

在英子所指的那牆壁上,原本漆黑的牆壁中,一個橢圓形的裂縫以同樣漆黑眼色,鑲嵌在牆壁中間。

如果不仔細看,定然不會發現這裂縫的存在,它與這牆壁的顏色實在是太接近了。

伸手推了推那裂縫,一股無形的力量將特里艾爾的手之隔在裂縫之外,在自己的手心處用了一絲聖力,那裂縫沒有半分的動彈。

見到這情況,特里艾爾用大了力氣,可那裂縫仍然沒有任何的異樣。

特里艾爾直接催動四翼之力,一掌狠狠的按在裂縫之上,可那裂縫仍然沒有任何的波瀾。

特里艾爾倒吸一口冷氣:「看來,這是黑暗女王要找她哥哥的原因吧這裂縫恐怕沒有八翼天使的力量,根本無法恢復。」

高順看了看那裂縫,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說道:「主公說的定然不會錯,這裂縫恐怕至少需要一位甚至兩位魔神的力量才能打開,可是魔神迪亞普斯已然死了,如此說來,豈不是整個大陸,在沒有人能夠開啟這空間裂縫了」

特里艾爾點了點頭:「關於這裂縫我們需要回去在商量,可在這之前,絕不能讓魔族在來這裡。」

高順看了看四周的環境:「主公,這樣的話,至少要留下兄弟在這裡把守,可這地方」

特里艾爾微微一笑:「高順,這一次,休克立下了大功,我不是也答應他,免他百年的牢獄之苦了么。」

聽到特里艾爾如此一說,高順笑了,而且是,笑的特別的開心。~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