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二百零九章 絕望的魔族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 可是,無論他們如何揮動羽翼,那旋窩的吸力像夢魘一般無法掙脫,隨著旋窩的旋轉越來越快,翼魔族完全失去了飛行的能力,甚至,強大的吸力讓他們連慘叫都無法發出。 翼魔族的身體,隨著旋窩不停的旋轉,他...

眼前的蠻牛族因為地獄之火的損失不小,但是,在這廣闊的戰場上,想要直接憑藉地獄之火消滅整個蠻牛族百萬之眾,根本不可能。,..搜索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黑白無常抖了抖飆風哭喪棒,雖然這神器沒有招魂的能力,但是,這卻是黑白無常的標誌性動作,於此同時,這哭喪棒上的招魂鈴發出的聲音,也是一種特殊的攻擊訊號。

招魂鈴是一種怪異的銅鈴,這鈴聲經過黑白無常二人的處理,所發出的聲音,即便是特里艾爾都無法聽到,可是,落到勾魂使者的耳中,即便是相距千里,也同樣可以震懾到他們的內心。

全力進攻,這是勾魂使者所接到的命令,在鈴聲響過之後,勾魂使者將手中索魂鏈猛的一甩,毫不猶豫的向著蠻牛族的陣營中,沖了過去。

沒有經過地獄之火洗禮的蠻牛族,身體皮膚異常的堅硬,索魂鏈抽過之時,帶動起一連串的火花,那被抽中的蠻牛族,咬了咬牙,便毫不猶豫的撞上勾魂使者。

戰鬥真正的進入到白熱化,黑白無常張口一吸,地獄之火瞬間回到他們的體內,這火焰雖然短時間內無法傷害到勾魂使者,可若是時間久了,照樣可以對自己人造成傷害。

只是,對於這個時間的掌握,謝必安和范無救,相當有把握,根本不會犯錯。

他二人,一眼便見到那蠻牛族的軍團長,相互對視一眼,邁開步子,沖向馬迪克斯。

三支軍團中,白起的軍團打的最為安逸,龍犀戰車不是同階魔族可以抵抗的了的,面對那瘋狂的衝鋒,大地魔熊根本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一輛輛龍犀戰車毫不留情的從他們身邊駛過,在大地魔熊驚恐的目光中,將無數大地魔熊直接絞殺,即便是沒有死的,在白起幾道劍氣之下,也在無任何生還的可能。

在黑白無常帶領勾魂使者前進了十分之一的時候,白起的龍犀戰車,已然滅掉了大地魔熊族整整五分之一的族人,戰鬥進展比森羅殿,整整快了一倍。

這還是在黑白無常擁有地獄之火的能力下拉開的距離,足可見,龍犀戰車是何等的可怕。

戰鬥進行到現在,加上對戰奇美拉和獅蠍族,已然過去了一天的時間,其中,進展最慢的,是后羿的伏魔台。

面對十階能力的翼魔族,消滅的他們最好的辦法是魔法,可后羿伏魔台的仙士,階位確實是太低了些,若不是因此,后羿的軍團,也不會在聖地,被甩開如此之大的距離,面對聖地的魔獸,仙士能夠出力的地方屈指可數,因此,他們同勾魂使者一樣,升階緩慢。

可后羿此時卻異常的焦急,隨著戰鬥越來越深入,所面慕孜灰蒼嚼叢礁擼若是在不幫助士兵升階,在未來的戰鬥中,他們的位置將十分的尷尬。

手持蛇麟弓,后羿的雙眼冷冷的看著前方的翼魔族,充滿了殺意。

后羿已然認識到,戰爭,不是一個人的戰鬥,從前的后羿,憑藉自身的能力,一步一步的將自己的伏魔台帶到了如今的四階,可現在,他發現自己已經無力在幫助一整支軍團,想要讓伏魔台有所提升,必須要學會如何帶兵進攻。

他站在原地,第一次用心的分析了自己軍團的強項,在結合他們的特點,后羿第一次認真的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冰封千里。」

聽到這四個字,后羿身前的仙士竟然一愣,隨後立刻醒悟,開始合力開啟八卦之門。

后羿的身形極快,他直接衝到了隊伍的前頭,手中蛇麟弓拉開,也不進攻,將目光對準了那些想要靠近的翼魔族。

防守,這是后羿第一次幫仙士護法,此時的后羿,根本不理會眼前的翼魔,若是對方不攻,他手中蛇麟弓便一直端著。

終於,仙士的五行法術之一的冰封千里,施展出來。

翼魔的上空,一個八卦緩緩張開,在八卦邊緣處,一道淡的光芒閃現,無數雪花飄落向翼魔族。

在那雪花接觸到翼魔族上空之後,八卦範圍內的翼魔族,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異常的冰冷,那寒意彷彿要將他們以內的血液凍實,用力的揮動了幾下羽翼,這些翼魔突然發現,那原本靈活的動作,在那雪花降臨之時,有了明顯的僵硬。

片刻之後,那僵硬感越來越強,在過了幾秒的時間,雙翼已然達到了完全無法揮動的地步。

一隻只翼魔從半空中倒栽向地面,瞬間死亡,看到這一變化,翼魔族軍團長,毫不猶豫的下達了衝鋒的命令。

翼魔族以驚人的速度,排列成箭頭一般的陣形,急速的揮動羽翼,沖向仙士的陣營中。

后羿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他左手提著蛇麟弓,右手輕輕一揮:「飛沙走石。」

所有的仙士立刻改變身姿,半空中的八卦立刻閉合,在翼魔族即將衝到仙士陣營的時候,在仙士的後方,八卦瞬間開啟,一圈圈土黃色的波紋閃現在八卦的邊緣處。

隨後,八卦重新打開,頃刻間,八卦的中心處,狂風涌動,巨石橫飛,無數碎石彷彿一顆顆炮彈般,向著翼魔族的陣營砸來。

翼魔族那原本緊湊的陣形瞬間被狂風吹的混亂不堪,一顆顆巨石從前方胡亂的砸來,根本是避無可避。

凄厲的慘叫聲吸引了所有觀戰人族的目光,世間彷彿靜止了一般,人類的士兵,張目結舌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心中萬分震驚。

面對翼魔族,此時仙士的進攻異常的有效,高空飛行,狂風是極大的天敵,在加上不斷砸來的巨石,翼魔族可謂是吃盡了苦頭。

雖然仙士的階位不高,可這巨石的數量實在是太多太多,一顆若是無法傷害,那兩顆,若是還不行,那百顆。

面對這樣的仙術,翼魔族沒有絲毫的辦法,他們唯一的進攻方式是靠近對方,可如今別說靠近,想要睜眼都難,更別提什麼防禦。

更加讓翼魔族不可思議的事情是,他們怎麼也弄不清楚到底是何種魔法,為什麼這麼久,卻始終沒有停止的跡象

為了對抗著飛沙走石,翼魔族也似乎是拼了一般,他們頂著狂風亂石艱難的前行,唯一的希望是以最短的時間內,靠近仙士,哪怕是一秒鐘也好。

可他們越是這樣想,越是絕望,地面上的翼魔族,屍體早已堆積如山,可他們距離仙士的距離,不但沒有縮短,反而是越拉越遠。

在所有翼魔族絕望的時候,對面敵人的魔法停止了,這讓翼魔族死寂的心重新升起了希望,可他們沒有想到,這樣的希望,也僅僅是下一個絕望的開始。

金光升起在後羿的伏魔台陣營中,熟悉特里艾爾的人族都知道,這是特里艾爾軍團升階的標誌。

看到這樣的金光,布利特爾嘴角一陣抽搐,這金光讓他永生難忘,還好,此時看到這金光出現,對他而言,不是災難。

仙卒

仙家道門的守衛中的精英,已經擁有了觸摸天地法則的能力,手中的兵器,可以在鼓同時,攜帶五行之力,更能夠發動,威力巨大的真五行大陣。

后羿閉上雙眼,領悟新生的真五行大陣,片刻之後,后羿睜開雙眼,口中大喝一聲:「碎星亂舞。」

沒有八卦的圖案,甚至沒有任何的仙術法決,所有仙卒只是將手中兵器,一指前方。

在翼魔族最密集的地方,一個微弱的旋窩出現,可隨後,那旋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狂的暴漲,足足有百米之寬。

巨大的狂風從旋窩的中心帶動整個旋窩瘋狂的旋轉起來,巨大的吸力,將翼魔族不斷的向旋窩的中心處拉扯。

於此同時,那旋窩的中間,無數快碎裂的星石,飛出旋窩之外,來回在旋窩中旋轉飛行,至此,碎星亂舞大陣正式成型,而翼魔族的噩夢,也同時開始了。

碎星亂舞的旋窩中,星石彷彿是一把絞刀般,將所有被吸扯進去的翼魔族頃刻間便絞成了碎肉,所有的翼魔族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同伴被旋窩吸了進去,片刻之後,他們的碎肉從旋窩的上下兩端飛出。

他們已經不單單是絕望那麼簡單,幾乎是用盡畢生的力量,他們只想飛離這恐怖的旋窩。

可是,無論他們如何揮動羽翼,那旋窩的吸力像夢魘一般無法掙脫,隨著旋窩的旋轉越來越快,翼魔族完全失去了飛行的能力,甚至,強大的吸力讓他們連慘叫都無法發出。

翼魔族的身體,隨著旋窩不停的旋轉,他們的腦海僅僅一秒中之後,便已經失去了所有的意識,繼而,被碎星亂舞大陣絞殺。

翼魔族軍團長此時感覺到全身冰冷,可額頭上,卻不住的向外湧出豆大的汗珠。

那旋窩的恐怖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甚至,在祖先的傳承中,根本沒有過這魔法的記錄,他無法想像那是怎樣的一種力量。

那不斷旋轉的旋窩中,分明看到了源自浩瀚星空的力量,神族,他們一定是神族,否則,他們根本沒有辦法指揮源自星空的力量。

這想法當然不只是魔族才有,即便是人族,也是這麼想的,他們根本無法理解這力量源自何處,在他們的認知當中,只有神族,才能做到這般,那根本不是人類能夠擁有的力量。

左邊,白起的龍犀戰車軍團所向披靡,右邊后羿的仙卒讓人膛目結舌,被夾在這樣兩支軍團中,讓原本耀眼的黑白無常兄弟,瞬間變得暗淡無光,尷尬無比。

謝必安回頭看了一眼,拍了拍一旁的范無救:「我說老八,幾百萬人類,連一個看咱哥倆的都沒有,這仗,你打的下去」

范無救嘆了一口氣:「七哥,你看那小子的德行,那張臉,跟他娘的今天成親是的,難看死了。」

謝必安一揮手:「行了行了,你別嫉妒后羿那小子了,咱哥倆還是想想如何讓咱們的兵團在升一階吧。」

說道這,范無救不禁大吐苦水,眼前這蠻牛,皮厚的跟鋼板一般,若不施展地獄之火,很難殺死,可若是長久的施展地獄之火,先不說黑白無常能不能維持地獄之火一直燃燒,算是可以,手下的勾魂使,也無法長久在地獄之火中戰鬥。

面對蠻牛族,黑白無常的軍團,只能硬碰硬的白刃戰,根本沒有任何的辦法。

謝必安看了看眼前混戰的場面,也受到了一些后羿的啟發:「這樣下去不行,老八,咱們必須要擊中勾魂使,優先滅掉一些,先讓咱們的森羅殿升階在說。」

范無救點了點頭:「七哥,你說怎麼辦」

謝必安想了想說道:「咱們先擊中隊伍,圍毆少量的蠻牛,你我兄弟也將地獄之火集中,先幹掉眼前的這群蠻牛在說。」

范無救沒有異議,他們二人將手中飆風哭喪棒一抖,所有的勾魂使者立刻向一個方向集合,同時,手中的索魂鏈全都攻向距離自己最近的蠻牛族。

這一變化,雖然將戰圈縮小,卻大大提高了擊殺蠻牛的速度。

謝必安和范無救同時向前,將地獄之火在一次噴出,這一次,他們沒有利用手中的飆風哭喪棒將地獄之火吹散,炎炎地火之上,那蠻牛族幾乎是一小片一小片的向下倒去。

這樣,二人也足足耗費了幾個小時的時間,原本也快要升階的森羅殿,終於在他們的努力下升階了。

戰鬥持續了近兩天的時間,即便是人類的士兵,也已然站的有些雙腿發麻,事實證明,不上戰場戰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好在,這兩天不到的時間內,他們先後看到了一個又一個讓他們終生難忘的戰鬥,這戰鬥看的眾人熱血沸騰,特別是后羿的升階,讓所有士兵體會到特里艾爾的恐怖之處。

這還僅僅是一次升階,讓一整支軍團有了飛躍的提升,那麼下一個升階的會是那支軍團呢自己又機會在見一次么

他們的運氣非常不錯,在聖地的幾年中,召喚軍團也不過升階幾次,向這樣一天之內有兩支軍團升階的情景,已經越來越不容易見到了。

在所有人類有些看的麻木的時候,森羅殿進階了。

耀眼的金光重新聚攏了所有人的目光,在一陣金光過後,勾魂使者的身上,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們的身體先是瞬間膨脹,體形增高了近半米,手中,那原本的索魂鏈也慢慢的變成一把雙手月牙戟,雙腳猛然一踏,讓他們的身體穩穩的立於地面,繼而,他們的身體上,一副皮甲出現,而他們的頭頂,兩根牛角鑽了出來。

牛頭

本是地府陰官,因為犯錯,被貶為役,他們的手中,一把月牙戟,可勾人魂魄,可斬殺妖魔,是極為厲害的鬼卒之一,雖然他們被稱作卒,可實則,能力已經完全超出了兵卒太多。

當金光散去之後,全場一片寂靜。

「他們是獸人族么」一些士兵以極其微弱的聲音向一旁的士兵問道。

那士兵茫然的點了點頭:「應該是吧」

特里艾爾的心中對於森羅殿的這一次進階,可謂是震驚不小,牛頭,那豈是四大陸的人類能夠知道的,他們已經有了對戰妖魔的實力,而這才僅僅是森羅殿的五階兵種。

蠻牛族的吃驚絲毫不亞於人類,看著眼前和自己戰,瞬間被金光籠罩,可金光散去之後,蠻牛族竟然看到了和自己一樣長著一張牛臉的怪人出現。

他們不是牛頭人族,這是蠻牛族軍團長馬迪克斯的第一個想法,可隨後,他自己問自己,不是牛頭人族,為什麼他們長著牛頭

「你們是什麼人」馬迪克斯看向牛頭問道。

謝必安冷笑一聲,帶著驕傲的口氣說道:「哼你聽好了,他們的名字,叫做牛頭。」

「牛頭人族」

「什麼牛頭人族,咱們是牛頭。」謝必安刻意強調了一番,表示根本和牛頭人族兩回事。

馬迪克斯低頭思索了一番:「牛頭那不還是牛頭人族」

范無救看了看要發飆的謝必安說道:「七哥,你何必對牛彈琴」

謝必安一聽此話有理,也不多解釋,手中飆風哭喪棒一抖,牛頭接令,手中月牙戟連續揮動幾下,一步飛躍至蠻牛族身邊,月牙戟狠狠落下,一隻蠻牛的腦袋頓時被斬落到地面上。

所有人類的士兵頃刻間露出驚訝之色,這升階的前後差距,果然是巨大的。

看著眼前牛頭的威猛,謝必安和范無救的臉上,終於有了得意的笑容。

為此,謝必安還詩性大發,當場念出一句小詩。

牛頭戰蠻牛,

專斬蠻牛頭,

蠻牛族大怒,

雙目瞪牛頭。

特里艾爾聞聽此詩,對謝必安直接無語了,可蠻牛族,卻沒有心情理會這所謂的小詩,他們的雙眼中充滿了恐懼之色,一直以來,蠻牛族的防禦從來都是他們引以為豪的存在,可在這牛頭的攻擊下,這樣的防禦優勢,已然是蕩然無存。

他們和其他兩個魔族一樣,此時的目光中,已然是一片絕望。~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