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二百零五章 下毒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杯喝,完全沒有任何的防備之心。 奎斯恩的酒碗剛到嘴邊,臉色裝作難看的樣子:「哎呦呦,這該死的鬼地方,一定是在外面吃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你們喝,我去去來,去去來。」 對於奎斯恩這模樣,守...

三重天雖被稱為煉神境,可不僅僅對人類的凝聚神識有幫助,同時,還對元素的領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在這裡,神族留下了一絲的神念,可卻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對於這九重天,神族幾乎在每一重,都留下一些特殊的東西,這也正是對通關者真正的培養。

只要能利用好這些特殊的地方,任何通關者都有可能成為所有通關者中最優秀的存在,而他們在到了天界之後,也能夠有更好的表現,從萬千通關者中脫穎而出。

這神念順著召喚之門進入召喚空間,在尋早到特里艾爾之後,無聲無息的從他腦海中自動遊走一番,在不知不覺中的將天界對戰技的理解,傳達給特里艾爾。

這樣的情況,幾乎在每一名通關者的身上都發生過,但是,能夠從這神念中得到多少啟迪,要看通關者的天賦了。

此時的特里艾爾,正閉著雙目,感受自身的空間元素,他不知道有神念曾到過他的腦海中,更不知道,這神念有何等作用。

但是,特里艾爾腦海中,八翼天使的傳曾卻對這神念極為的熟悉。

當神念準備離去的時候,負責記憶傳承的那一絲八翼神識,直接將神念牢牢鎖住,將其重新召喚回特里艾爾的腦海中。

這一切,特里艾爾毫無察覺,他只知道,這一年裡,他的意識海中,由每一秒鐘開始,不斷的一層層過濾著各種各樣的訊息。

他先是領悟時間,繼而放大到萬物生死循環,在往後是星系的運轉,最後,則看到了浩瀚的宇宙。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看到這些,他只想對空間屬性有所了解罷了,可這些空間屬性所反映出的訊息,到底代表了什麼

一年,整整一年的時間,特里艾爾漸漸有所頓悟。

法則,無論這浩瀚宇宙的任何角落,都離不開自然的法則,而能夠違逆法則唯一的辦法,是空間。

外界一天,召喚空間一年,這本身打破了這個大陸的法則,可卻是真實存在的,若想要領悟至高無上的空間戰技,首先要學會,如何逆轉法則。

拿劍氣而言,一道劍氣,在揮出之時,是有著一道移動的軌跡的,可若是空間系劍士在揮動劍氣的時候,完全可以無視這法則,讓劍氣直接撕裂空間,瞬間出現在對手面前。

這樣的能力,自然隨著階位越高,不斷的變化著,以特里艾爾當初吸收聖力的能力,特里艾爾施展出的七階禁咒,已經可以撕裂大片空間,造成空間黑洞。

所以,空間系特點是,與弱則弱,遇強則強,小到瞬移劍氣,大到整個宇宙間,這其中的跨越,都叫空間。

特里艾爾睜開了雙眼,在召喚空間中仔細看了一眼之後,他的身體漸漸變成了虛影,下一刻,他的身體便瞬間出現在影仙閣。

特里艾爾的心中狂喜,做到了,我真的做到了,這是空間的力量,完全無視任何的法則。

在一閃身,特里艾爾已然出現在召喚之門附近,這是特里艾爾在感悟空間之後,領悟的瞬移術,他把自己當作劍氣來用,讓自己向空間劍氣一般,能夠瞬間出現在心中所想的位置,這與從前的無影殺戰技大不相同,無影殺雖然也能瞬間移動身體,可那樣的移動,是依靠戰技發動,手中不能沒有發動戰技的兵器,可現在,特里艾爾完全是隨心所欲的瞬移。

不過,現在的瞬移術,仍然不夠完美,他只能將身體移動到目力所及的範圍內,但特里艾爾自信滿滿,他相信終有一天,他只需一個神念,可以移動到任何他想要去的地方。

時空之門

是特里艾爾領悟的九階戰技,他利用現在的召喚之門,融合了空間屬性,讓召喚之門可以開在任何他目力所及的地方,從前的召喚之門,只能在地面上開啟,若是眼前的空間狹小,特里艾爾必須找到合適的地方。

可現在卻不同了,時空之門,能夠跟隨特里艾爾的神念隨意開啟,可以是空中,也可以是水中,總之,特里艾爾一切可以看到的地方,都能夠隨意的開啟,並且,只需要一個想法即可,連從前召喚的手勢都免了。

唯一不足的地方,這時空之門是融合了九階戰技,施展起來,相當耗費聖力,若是平時,特里艾爾還是要老老實實的按規矩開啟召喚之門。

特里艾爾走出召喚空間,對著三女交代一番,留下奧貝恩,以及一小隊巫妖,獨自離開。

想要進入那黑暗大陸,要通過召喚之門的特殊性才能進入黑暗女王的禁制內,特里艾爾自然沒問題,可安琪兒以及梅蘭梅朵,是決計無法通過召喚之門進入的。

這也是特里艾爾為什麼送走那些通關者的第二個原因,將自己的媳婦丟到一群老男人中間,讓特里艾爾如何能安心的離開

看著眼前的高峰,特里艾爾身形一閃,已然出現在山峰之頂,在一次感嘆了一番這瞬移的好用,特里艾爾向著高順的位置走了過去。

尚沒走到,遠遠便聽見高順大聲喝道:「喂,該去辦事了。」

隨後,便聽到了奎斯恩回答:「你放心,事情我一定會辦妥,可你們的解藥呢」

特里艾爾冷哼一聲,身形一閃來到二人身邊:「把你的事情辦好,走出禁制,解藥自然會落到你的手中。」

奎斯恩一愣,心中駭然,對於特里艾爾什麼時候來的,奎斯恩竟然一點都沒有覺察到。

但奎斯恩並沒有表現出什麼,他轉身向著下方昂首走去,絲毫不在看特里艾爾和高順一眼。

此時的奎斯恩哪還有其它的想法,他只想拿到那解藥,快點離開。

特里艾爾不是他可以對付得了的,能有機會逃,他又怎麼會在乎那三百條魔族的性命

奎斯恩在特里艾爾的監視下,大步走進那禁制內。

見到奎斯恩,魔族守衛先是一愣,可隨後便熱情的上來打起了招呼。

「奎斯恩軍團長您怎麼回來了」

奎斯恩冷哼一聲:「這是神界搞出來的聖地跟那些魔獸戰鬥,老子連一點興趣都提不起來。」

那守衛頓時換上一臉笑容:「是,這些魔獸哪是您的對手啊,別說它們,我看算是神族,也不夠咱們奎斯恩軍團長殺的。」

奎斯恩仰天大笑,笑的十分開心,可這牙,卻差一點咬碎。

這群老傢伙,實力都不低,可礙於老頭子的面子,不得不奉承我,神族若是在從前,被你們這麼一說,老子還是很開心的,可他娘的,老子才剛剛讓一個神族關了一整天,現在在跟我說這些還有個屁用。

奎斯恩做出一份無聊的表情:「你們誰有酒氨

跟他說話的那守衛,立刻一指身邊的幾個大酒罈子,笑著說道:「軍團長不必客氣,這酒都是女王賞賜下來的,都是好酒。」

奎斯恩點了點頭,他也不客氣,伸手將酒罈抬了過來,打開蓋子之後,酒香頃刻間傳遍整個禁制之內。

「不錯,確實不錯,來,一起喝。」

有了奎斯恩的招呼,這三百魔族守衛也不客氣,都圍了上來,對於他們,聖地的守衛枯燥又乏味,唯一的消遣是喝酒,好在女王會定時派人送來生活所需的一切,這魅影族釀造的美酒他們是要多少有多少的。

魅影一族,大多以女性為主,平時大多以虛影的形態出現,利用自己的身體採集甘露,釀造出的美酒,讓人浮想聯翩,喝下之後,回味悠長。

奎斯恩帶著三百名守衛胡吃海喝一番,期間,更是答應眾人,回去之後,會秘密幫他們弄些好東西。

這無疑讓眾人非常高興,連連奉承起來。

可奎斯恩卻始終在尋找如何將特里艾爾給的那東西投放到酒罈中,他不敢不照特里艾爾的話去做,他怕死,非常怕死,雖然他相信自己的父親定然會幫他解毒,可若是能得到特里艾爾的解藥,那自然是最為穩妥的辦法。

奎斯恩站起身,晃了晃眼前的酒罈,見酒罈以空,說道:「你們喝,我在去選一壇來。」

趁著大家不注意,將那一大瓶巫妖血,悄悄倒進酒罈,轉過身來,將酒罈放在大家中間。

「來來來,大家都倒上,我們共同干一杯。」

「好。」立刻有守衛上來,將酒全都倒滿,奎斯恩端起酒碗,大聲說道:「干。」

所有守衛舉杯喝,完全沒有任何的防備之心。

奎斯恩的酒碗剛到嘴邊,臉色裝作難看的樣子:「哎呦呦,這該死的鬼地方,一定是在外面吃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你們喝,我去去來,去去來。」

對於奎斯恩這模樣,守衛們也是無語,這小爺,整日吃好的,穿好的,怎麼可能受的了這風餐露宿,也沒在多想。

奎斯恩走出禁制,假裝找個地方方便,悄悄的繞道禁制的一邊,卻絲毫不敢離開禁制太遠。

特里艾爾在半空之中,微微冷笑,他將一個小瓶丟向奎斯恩之後,繼續站在大天使之劍上監視著下方。

這小瓶可不是什麼解藥,巫妖血,那根本沒有解藥一說,非但如此,丟給奎斯恩的還是一瓶巫妖血。

若是奎斯恩不怕死,他回去之後,或許還有機會說一天話,可若是奎斯恩喝下這一瓶巫妖血,他身上的屍毒完全有可能立即發作,成為殭屍。

奎斯恩接過小玉瓶,放到自己的空間戒指中,他可不想在丟人,即便是在想喝下解藥,也要等到傳送之後在喝,否則,豈不是讓特里艾爾笑話

過了片刻,奎斯恩捂著肚子走了回去:「他娘的,老子是一點也受不了了,不行,我要立刻回去,這地方,說什麼也不來了。」

說完,他指著一個守衛:「將傳送陣開啟,我要先回去。」

那守衛有些遲疑的說道:「這個么」

奎斯恩的臉色立刻一冷:「怎麼是不是非要我父親,親自來接我才行」

那守衛臉色頓時大變:「軍團長說笑了,請。」

奎斯恩冷哼一聲,轉身向著傳送陣走了進去。

特里艾爾一直默默的看著下方,這禁制原本無法被人類看破,因為八翼傳承幫助特里艾爾融合了那一絲神念,讓特里艾爾現在的體內擁有了真正的神識,所以,他才有了看清楚禁制之內能力,而這一切特里艾爾卻毫不知情。

當特里艾爾看到奎斯恩走後,便已經開始有了動作。

三百名十一階的魔族,以現在特里艾爾剛剛晉陞九階的實力,根本對付不了,那可是不低與嘯天虎的實力,上一次,僅憑藉四十幾隻嘯天虎,召喚軍團損失足足過萬,又何況是三百魔族。

而且,這狹小的空間內,根本無法召喚出全部軍團,所以,特里艾爾才有了現在的計劃。

當奎斯恩第一句說出自己是四大護法之子的時候,他雖然裝作沒聽見,可心中,卻已經有了算計。

果然,那奎斯恩十分的怕死,老實的將巫妖血放到眾人的酒里,那可是一大瓶的巫妖血,若不是眼下魔族的階位過高,他們早已經成為了殭屍。

特里艾爾的身體慢慢落向地面,一個瞬移,悄然無息的來到了禁制之外,禁制同封印不同,它具有一定的攻擊能力,如果想通過瞬間移動直接進入,在身體觸碰禁制的那一刻,必將引來禁制內的攻擊。

想要進去,除了召喚之門以外,根本毫無辦法。

特里艾爾慢慢的走到禁制的邊緣處,在遠離那些守衛的地方,悄悄開啟召喚之門。

那些守衛在奎斯恩走後,絲毫沒有影響到他們的酒興,繼續推杯換盞,相互吹噓,完全沒有注意到,在他們的身後,一個人類的身影,正向他們慢慢的走來。

「哎,奎斯恩軍團長也真是,這不是害我們要受罰么」

「你少說幾句吧,算讓女王知道又能如何,只要說明是他自己要回去,女王大人不會遷怒與我們的。」

「是,你也不看看他是誰的兒子,若不是因為護法大人,咱們兄弟,又怎麼會對一個十階的小子如此的客氣。」

「哎,誰讓人家是護法大人的獨子呢」

最後說話的那個護衛端著酒碗,對著特里艾爾眨了眨眼,隨後,他用使勁的揉了揉眼睛:「嗯不對,不是幻覺,你是誰」最後這三個字,他的聲音已然變了腔調。

所有護衛幾乎是同時看向特里艾爾的方向,他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人類他是怎麼進來的

特里艾爾微微笑了笑:「我是誰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很快要死了。」

「我們很快要死了」所有的守衛相互對視了一眼,他們像看白痴一般看著特里艾爾。

「憑你一個九階的小子」

魔族的護衛們紛紛站起身子,他們將特里艾爾圍了起來,一名守衛隊長站出來說道:「人類,我不管你是如何進來的,現在,我給你三次機會,你可以在我們之中任選一人,只要你能戰勝,我保證你可以安全離開。」

「白痴。」

魔族護衛的話,讓特里艾爾想起了嘯天虎,雖然他們種族不同,可結果,定然是相同的。

特里艾爾凝聚出大天使之劍,環視周圍一眼:「你們若是一起上,或許還可以多活一段時間,否則,死吧。」

話一說完,大天使之劍毫不猶豫的對著所有的魔族守衛掃了過去,特里艾爾不想在他們身上浪費時間,巫妖血已然被他們喝下,現在雖然覺察不出什麼,可是一但他們運用體內魔力,會極大加速血液的循環,因此,會讓巫妖血的作用立刻發揮出來。

見到特里艾爾如此不時抬舉,魔族守衛憤怒了,三百名十一階高手,竟然讓一個九階初期的人族小子給無視了,他們心中,怎麼可能不怒

可當他們剛一運用體內的魔力,臉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他們已然察覺到,一股力量,正慢慢的侵蝕他們的身體,在剛剛運轉魔力那一刻,他們的心跳,便已然停止了。

這根本不可能十一階的實力,竟然沒有發現自己是在什麼時候受的傷,這樣的結果,怎能不讓魔族守衛駭然。

「你到底是什麼人」那魔族的守衛隊長,說話的聲音已然有些微微的顫抖起來。

特里艾爾的身形直接瞬移出魔族守衛的包圍圈,冷冷的看著守衛隊長,慢慢的說出五個字:「大天使滅殺。」

對於一群必死的魔族,特里艾爾實在是想不出任何廢話的理由,在大天使滅殺之後,魔族那本蒼白的臉,漸漸變得鐵青。

他們不是不想動手,只是,他們發現,自己的手已然僵硬,若不是憑藉十一階實力在抗衡,現在的這群魔族,早死了。~搜搜籃色,即可全文閱讀後面章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