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一百七十五章 十天十夜的殺戮

作者:失心徒(書坊)  |  更新時間:2015-11-17 21:08  |  字數:3326字

魔獸如潮這個詞是根本無法形容聖地的,或許在一千年前,那時候魔獸的數量甚至連很多都算不上,可是現在,沖入這無邊無際的一重天之中,別說是尋找通往二重天的道路,即便是想要休息五秒鐘都是一種奢侈。籃色,..搜索巫神紀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哈哈這才叫戰鬥,這才叫戰鬥,白大哥,兄弟我這三天里可是比他娘的打一輩子仗還過癮。」高順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水,他的上衣因沾滿鮮血後干硬,以致揮動兵器時十分的不舒服,早以不知道被他丟到了何處,如今的高順,赤著上身,像是在血水中剛剛洗了個澡一般,活脫脫的一個地獄惡鬼的模樣。

手中奔雷槍末端,一層淡淡的白色光柱已經十分的明顯,這光柱雖然不高,但是足可以證明,三天之中,高順擊殺魔獸的數量多達百萬之眾。

白起的目光冰冷的可怕,且無時無刻不透著一股森森的寒光,這連日的戰鬥,白起身為殺神,所擊殺的魔獸絕不會低於眼前的高順,即便是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經,在此時都迸發著無窮無盡的殺意。

「高順,看到王上了么」

這二人在第一天便已經被火雲豹衝散,在這三天之中,召喚軍團的人幾乎是沒怎麼遇到過,他們的身邊,除了魔獸,還是魔獸,根本看不到任何其它的東西存在,在今天,高順見到眼前不遠處十分的混亂,知道定然是自己人在前方不遠處,於是,帶著獨角獸騎士殺奔到此地,正巧,在此地遇到了白起。

聽到白起的問話,高順有些茫然的搖了搖頭:「從第一天分開,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咱們的人,這一重天太大了,別說是擊殺魔獸,算沒有魔獸,想要找一個人,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白起點了點頭,高順的話不無道理:「高順,必須找到王上,你應該看到了,這魔獸根本殺不盡,若是在這麼下去,你我兄弟最終的命運只有死。」

高順頓時一怔,殺神白起是怕死么當然不是,這幾天高順幾乎是殺紅了眼,那有時間想其他的事情,整整三天三夜,高順無時無刻不在收割著一隻又一隻魔獸的性命,可如今白起的話卻將他驚醒,不錯,自己殺敵的的目的是什麼是為了變得更強,可不是為了來送死的,雖然他二人視死如歸,可總也要分什麼時候,死的是不是有意義吧

這無休止的殺下去,最終的確只有一條路,那是死,即便不被魔獸殺死,也要活活累死,而這,根本是毫無意義的死亡。

「白大哥,你的話我明白,可是現在我們到哪去找主公若是以意念聯繫他,算是聯繫上了,主公他恐怕也說不清楚自己的位置吧」

這聖地大家都是第一次來,而且這一出來陷入了魔獸的包圍之中,四周曠野什麼都沒有,只有無窮無盡的魔獸,更可氣的是,這裡雖然可以出現白天黑夜的變化,但是卻根本看不到太陽,也不清楚這是不是神族有意模仿人類刻意營造的,總之,想要通過雙眼分辨方向,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起重重的喘著粗氣:「算了,讓我們在想想辦法,對了,還不把你戒指里的東西拿出來」

高順聽到白起這麼說,心中暗暗叫苦:「知道瞞不過你,你說說,我見到誰不好,偏偏遇到你,好吧好吧給你是了。」

說完,他的目光向手中的空間戒指上望去,但是片刻之後,高順的雙眼忽然變大:「他娘的,咋剩一桶了」

隨後,有些戀戀不捨的拿出了綠茵酒,隨後又拿出一隻空木桶:「呃算了,你我兄弟二人一人一半,給。」

白起看向高順目光極為的不爽,這小子,定然沒少帶出這綠茵酒,這才三天的時間,竟然給喝沒了,當真是不可饒恕,接過木桶,白起咕咚咕咚的喝了起來,酒本是麻醉神經之物,但是在這殺伐之地,作用卻恰恰反了過來,痛痛快快的喝上幾口,這緊張的神經,似乎也鬆緩了許多。

丟掉手中的木桶,白起問道:「你可還能大致分清當時王上的去向。」

高順看了看四周,入眼處,完全是一模一樣的景色,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哎」

白起四處大量一番,在一個方向站定:「從昨夜開始,火雲豹已經漸漸被眼前這未知名的魔獸代替,所以根據火雲豹的方向判斷,我現在的位置,身後定然是對著安全區,我記得,王上在動手的那一刻,是在我的左手邊,所以,我們去那個方向尋他。」

高順一臉茫然的點了點頭:「聽你的,走。」

白起震動了幾下龍翼:「走。」

這二人在空中短暫的休息片刻之後,在一次埋身在無盡的魔獸海中。

聖地一重天的某個角落之中,一個身影來回的在魔獸之中穿梭,那身影近乎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在移動著,當他停下之時,身後的一對血色羽翼,顯得格外耀眼。

特里艾爾,已經在一重天之內連續戰鬥了五天五夜,整整一百二十個小時里,特里艾爾滴水未進,更別提休息了,此時,他那張帥氣的面容已經髒亂不堪,頭髮更是被魔獸的血液搞的胡亂的黏在一起,彷彿是多年未曾沐浴過的乞丐一般。

特里艾爾在剛剛一劍斬殺數百隻魔獸之後,舌尖輕輕舔了舔乾枯的嘴唇,隨後,狠狠的呸了一口,將那一股腥臊的氣味吐了出來。

回頭看了看,安全區早在多天前已經從目光中消失,現在,他的背後,是無數魔獸的屍體,在那屍體的兩端,漸漸有魔獸繞過他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