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召喚軍團 玄幻魔法

無敵召喚軍團 第一百三十七章 車輪戰

作者:失心徒(書坊)

本章內容簡介:已,老頭,這難道不是你想要的結果么?」 「你……」布利特爾覺得這一戰是自己有生以來打的最憋氣的一戰,眼前這個小子絲毫沒有神劍師的風度,這張嘴簡直就跟無賴沒什麼區別。 就在這個時候,身邊...

「好小子,我布利特爾活了大半輩子,還是第一次見過有人在老子的領域中還能如此冷靜,那就讓我看看,你的自信在哪裡。 」

布利特爾手中長劍斜刺向特里·艾爾,三倍加層的力量,七階神劍師的實力,這一劍威力之強可想而知。

特里·艾爾為了躲避剛剛的戰技,將永恆之輪的屬性定在了敏捷上,若是在力量屬性上,他也許還真會在硬拼一次,身體一側,讓開這雷霆萬鈞的一劍,特里·艾爾手中的永恆之劍順勢上揚。

布利特爾並不理會這即將近身的一劍,反而是橫掃特里·艾爾,特里·艾爾大驚,布利特爾竟然會用這樣的自殘的方式還擊,特里·艾爾當真是沒有想到,連忙後退閃避。

布利特爾嘴角微微上翹了一下,他當然不會選擇自殘,只是他心中清楚,這一劍掃過去,特里·艾爾想要活命就必須收回他的永恆之劍罷了,這便是多年的戰鬥經驗,有時候敵人看似同歸於盡的方式,實則確實最有效的防禦。

特里·艾爾這一退,正中了布利特爾的下懷,手中長劍連續的瘋狂攻擊,特里·艾爾的身形一退在退,根本就無法做出反擊的動作。

哧!的一聲。

特里·艾爾冷的一咬牙,疼痛的感覺頓時席捲特里·艾爾全身,連續的閃避始終沒能躲開布利特爾的攻擊,上身中了兩劍,下身中了一劍,但是由於永恆戰甲的緣故,上半身幾乎無大礙,可腿上卻實打實的挨了一劍。

「嘿嘿,這是個好的開始,對么?特里·艾爾。」

特里·艾爾一咬牙:「呸!老不死的,不就偷襲成功一次么,有什麼好笑的,這一劍小爺定要你還回來。」

「……哦~哈哈……老頭子可有年頭沒受過傷了,說起來,還真是懷念啊,你要是有本事,不妨給我一劍?」

「早就說過,老頭你是有找虐的傾向,既然你這麼喜歡,我就滿足你的要求。」

這一劍,特里·艾爾當真是有些火了。

「老傢伙,你看清楚了。」

「哦?我倒要……」話沒說完,布利特爾的臉色頓時變得鐵青。

就在他的腳下,地面忽然出現異樣,那平整的地面上,不斷有鮮花瘋狂的生長,這絕對不是什麼神奇的種子,憑藉布利特爾多年的閱歷,他立刻斷定這就是傳說中的自然領域。

「自然領域?小子,你竟然能夠開啟自然領域?」

「布利特爾,你給我看清楚,這才叫做領域,你剛剛開啟的那東西,它就是個圈圈,接招吧。」

「……你……你。」

布利特爾滿臉由鐵青轉為漲紅,你了半天,根本找不到反駁的話,自己這百米領域已經是大陸為數不多的超強領域之一,可現在,在人家這千米範圍內的自然領域中,被叫做圈圈那也是無可厚非埃

「次元斬。」

特里·艾爾手中的永恆之劍急速向前揮了一擊,這一擊沒有絲毫的起手動作,看似完全是隨意而發,但是這隨意的一下卻不尋常,正是吸收聖殿騎士副團長比爾頓的戰鬥經驗,特里·艾爾將七階的最後一個戰技完美的改良,讓自己不需要任何的起手動作便可以施展出自己最強的攻擊。

次元斬幾乎是看不到任何的劍氣所在,是空間元素壓縮到極致的表現,細如髮絲的一道劍氣,卻蘊含特里·艾爾三分之一的力量,更重要的是,這劍氣只能引起輕微元素波動,極難防禦。

布利特爾可從沒見過有人這樣隨意施展七階戰技的,聽聞特里·艾爾一聲大喝,卻並沒有感應到劍氣的存在,還以為自己是被耍了,可是就在那想法剛剛產生的一刻,一股殺意忽然莫名的出現,頓時一陣頭皮發麻,轉身就躲。

哧!

一聲皮膚被劃開的聲音在布利特爾的耳邊響起,布利特爾的手頓時向自己的胸口捂去。

「好高明的戰技,竟然可以將劍氣壓縮至這般細微,小子,你到是讓老頭子佩服。」

鮮血順著布利特爾的指縫流出,這一劍若不是布利特爾,換做其他人決計難逃一死,幸虧躲閃的及時,這劍氣幾乎是擦著布利特爾的心臟劃過,假如在遲疑一秒鐘,布利特爾就將死在特里·艾爾的劍下。

「佩服到是免了,我這也是滿足你的要求而已,老頭,這難道不是你想要的結果么?」

「你……」布利特爾覺得這一戰是自己有生以來打的最憋氣的一戰,眼前這個小子絲毫沒有神劍師的風度,這張嘴簡直就跟無賴沒什麼區別。

就在這個時候,身邊的巨盾戰士卻忽然闖進了他們二人的戰圈,布利特爾不由得一怔,這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傢伙,沒看到他們二人動手,竟然不有多遠跑多遠,還會闖到這裡來?

可轉頭一看,即刻發現了事情不對,這二人對戰,巨盾戰士怎麼沒有躲遠,足足躲出了幾百米之外,可特里·艾爾的領域卻忽然籠罩了千米的範圍,不少巨盾戰士頓時被籠罩在內,僅僅這片刻的時間,受到領域的影響,巨盾戰士開始出現幻覺,到處在領域中遊盪,布利特爾想了想,立刻有了一種不安的感覺。

幻想?這自然領域竟然不是增加自身的屬性,而是一種可以讓對手產生幻覺的領域。

危險,這樣的領域,戰媸庇鋅贍芙入幻覺狀態,必須儘快斬殺他,否則,自己很有可能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特里·艾爾,你很幸運,我這一生中,七階戰技的出手還不足十次,你竟然會成為這其中的一人,你已經有了足夠驕傲的資本,想見見七階巔峰的戰技么?那你就睜開雙眼看好了,這個曾經斬殺過十三個七階巔峰實力的戰技,神罰。」

唰!唰!唰!

布利特爾連續揮動了幾劍,這幾劍出手之後,他的面前出現了三排長劍的虛影,那虛影一道接著一道飛向空中,在以極快的方式落下,神罰,顧名思義,那是神從天對人類降下的懲罰,那一道道虛影的劍氣,可不僅僅是威力強勁那麼簡單,更是有著追蹤敵人的能力,劍影落下,人神俱滅。

劍影升的快,降的也快,特里·艾爾感受著一道道毀天滅地的力量在自己的頭上出現,頓時一驚,他的手瞬間向空間戒指中探去,就在那第一道神罰降下的時候,特里·艾爾直接將血玉龍鱗舉到了頭頂。

噗!噗!噗!

這毀天滅地的神罰就這樣輕描淡寫的化解了,布利特爾眼睛都看直了。

「老頭,你使詐,咱可不帶騙人的。」

噗!

一口鮮血從布利特爾的嘴裡噴了出來,騙人?這可是老子這輩子最強的一擊啊,你小子不知道從哪弄來這麼個鬼東西,竟然還出言諷刺,布利特爾本來就帶著傷,這一刺激,直接沒忍住那壓制的一口鮮血,直接噴了出來。

「老東西,堅持祝」遠處,一聲長嘯,一個人影瞬間飛奔而來。

他們二人的戰鬥,所有人都在暗中默默的關注著,特別是另外三位大主教,擊殺一個小子,四位紅衣大主教要是一起動手,未免也太沒面子了,所以當布利特爾親自出手的時候,他們三位也沒有參與,反而是在一旁觀戰,順便應付一下周圍的敵人,可是當特里·艾爾領域爆發的時候,紅衣大主教薩維爾便一直關注著這邊的戰鬥,一直到布利特爾噴血,薩維爾震驚了,這確實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布利特爾親自出手,竟然被一個小子打到吐血,這簡直讓人無法相信。

布利特爾氣息很亂,在自然領域下,現在的情況十分危險,一但把持不住,被領域的力量侵蝕,教廷的首席紅衣大主教可就要當場殞命了。

「薩維爾?不能讓他活著,即使動用禁咒,也不能……咳……咳……」布利特爾艱難的說出這句話。

薩維爾的雙眼血紅,死死的盯住特里·艾爾:「你放心,這小子絕對看不見明天的太陽。」

特里·艾爾則是無語了,七階神劍師對自己車輪戰,這絕對是一件光榮的事情,但反過來說,這情況糟糕透了。

薩維爾幾個閃身,身形如電,將布利特爾交給另一名紅衣大主教,之後,又快速來到特里·艾爾的面前,這一連串的動作,也僅僅幾個呼吸間便已經完成,特里·艾爾冷冷的笑了笑,這時候,他根本就沒機會跑,可自己的實力已經損失大半,現在的他,在一次迎戰一名七階巔峰的神劍師,勝算幾乎是零。

「這就是教廷的作風么?你們還有沒有一點廉恥?」

薩維爾冷冷的笑了笑:「隨你怎麼說,特里·艾爾,你很強,自少你超出了我們對你的認知,不過正因為這樣,今天你必須死,老實告訴你,就算你有戰敗我的能力也沒用,我的身後仍然站著兩位紅衣大主教。」

「無恥。」

薩維爾呸了一口:「就算是我們無恥吧,誰讓你有必死的理由呢,出手吧。」

薩維爾長劍一挺,也不給特里·艾爾任何說話的機會,就連布利特爾都敗給了特里·艾爾,薩維爾絲毫不敢託大,上來便是殺招。

半空之中,一聲暴喝,一道暗金光芒直襲薩維爾。

「大膽,誰敢對我王上出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